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又一个王叔
    最快更新宗师星际行最新章节!

    “我说你这孩子防备心也太重了,是,霏儿的确是我的女儿,我事事定然会向着她,可是这其中也有为你考虑的成分,相信我,便是你真的将漠寒这孩子给抢了过去,一个没有心的男人,只会让你更痛苦罢了。”齐思情见mary对自己抵触极深忙接着道。

    只不过mary并不领情,听闻此言,顿时笑道:“你这话不用来和我说,我觉得你跟你的女儿说,更好,嗯,说什么呢,对了,你就说,左右你的丈夫迟早要走,不如就凑着现在放手,免得以后被我抢走,脸上难看。”

    听闻此言,齐思情真的被气到了,东西便要发火,见状,mary一歪脑袋道:“怎么,这就忍不了了,所以说,既然心向着你的女儿,就不要装作一脸为我好的模样,让人看了真是恶心。”不等齐思情开口,mary将手一抬,当下冷笑道:“好了,什么话都不用说,我可没有功夫听,我的时间宝贵的很,可不是这样浪费的。”

    话落,mary转身便走,不想却在门口见到了王叔其人,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兴味,双手环胸紧紧的望着王叔道:“难得难得,原来你们还记得我的存在啊,我还以为,你们不想要延续了呢。”

    王叔眉头一皱,神色也忍不住冷乐下来,“mary姑娘,就是看在你即将对我们有恩的份上,我对你说话,才会礼遇三分,只是我也要提醒你,凡事不要太过,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

    mary鼓了鼓掌,十分兴奋的道:“好,好啊,你过然有种,又来威胁与我,不过没事,我这个人一向最喜欢跟人对着干,既然你先出招了,那接下来我要是不还手,岂不是要被你给笑死了。”

    话落,王叔下意识的觉得不好,忙向后退去,只不过刚退了一步,便觉银光一闪,右臂被一个针筒扎了个正着,且药液早已注入到了身体之中。

    心中一惊,正要开口,却发现意志模糊了起来,只隐约听见mary喊了个“三”字,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mary冷笑一声,一脚踹在了王叔的身上,“跟我斗,现在我便让你知道知道我的能力。”

    话落,便将背包打开,不同的培养皿摆满了整张桌子,只见mary从王叔身上取下些皮肉来,便只当其不存在一般,自顾自的鼓捣起来。

    三日之后,王叔方才转醒了过来,一睁眼,便摆出了防备的姿势,见状,mary冷笑一声,二郎腿一翘,顿时嗤笑道:“怎么,现在才知道害怕,会不会太晚了。”

    王叔闻言,并没有搭理mary,而是全身检查了自己一番,见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便忍不住皱起眉头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冷冷一笑,mary站起身走动了王叔的身边,方才无所谓的应道:“做了什么,你猜。”

    王叔握紧了拳头,怀疑的望着mary,突然出手,直接掐住了mary的脖子,阴狠的道:“我告诉过你了,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我再问你一遍,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别怪我没提醒你,老实回答,若不然,我可不能保证,我会不会做出什么来。”

    听闻此言,mary脸上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毫不在意的道:“是吗,不能保证会对我做什么,以为我会怕吗,告诉你,我可不怕。”说罢,mary眼中闪过一抹冷意,顿时怒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人给我拿下。”

    王叔一愣,刚想回头,便觉被人狠狠勒住,下一秒右手竟然被珊瑚绑了起来,王叔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只因这是珊瑚族人独有的招式,而显然少主是绝不会对他动手的,那动手的就唯有珊瑚族第三人。

    见状,王叔忙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听这个女人的命令,可我若没看错的话,你是珊瑚族人,咱们才是一体的,你该做的是抓住那个女人。”

    耳边传来“呵呵”二字,王叔只觉身子腾空,下一秒被人狠狠的扔在

    网网推荐:

    了地上,整个身子仿佛散架了一般。

    不过,王叔的视线,还是下意识的望向了可能是族人的方向,只下一秒,整个人都不好了,只因为,这人除了年龄,分明是和他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而且,其所用功法也和他一般无二,修为又相当,王叔整个人都给傻住了。

    见状,mary冷笑一声,招招手,示意此人走了过来,挑衅的望着王叔道:“这个是我新收的仆人叫阿狗,阿狗跟王叔打个招呼。”

    mary话落,就见被起名阿狗之人,竟冲着王叔“汪汪”了两声,这若是别人也就罢了,可阿狗的容貌分明与他一般无二,如此作为,顿时让王叔整个人都不好了,下一秒,便带着几分恼羞成怒道:“混账,你这是故意羞辱与我,这人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刚刚那些都是障眼法吧,难不成是机械人,你给老子说清楚。”

    耸了耸肩膀,mary示意阿狗蹲在王叔面前,又将匕首扔了一把过去,这才凉凉的道:“机械人吗,刀给你了,不如你捅一刀试试,他是否真是个机械人可好。”见王叔犹豫,mary便紧跟着道:“不用担心,我敢保证,他绝不会还手,可是觉得这个姿势不顺手,没关系,我可以让他换一个。”话落,mary便紧跟着道:“阿狗,没听到我的话吗,还不给我趴下。”

    就在mary发话的瞬间,阿狗直接趴在了地上,嘴巴微张,舌头不停地晃动着,简直与狗一般无二,见此情景,王叔气了个半死,连瞬间漆黑无比,直指mary道:“你欺人太甚。”

    脑袋一歪,mary不屑的道:“欺你,我做了什么,我只不过是让我的奴仆乖乖听话罢了,什么时候欺负你了,我怎么从来不知道。阿狗,可觉得我让你做的事情,欺负到你了吗。”

    就地一滚,阿狗直接趴在了mary的身边,满脸幸福的道:“能为主人服务,便是我最大的幸福了,主人,根本没有欺负我。”话落,竟将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转身便冲着王叔扎了过去。

    mary赶忙制止道:“阿狗,你这是做什么,谁让你对他动手了。”

    “当啷”一声,匕首应声落地,阿狗带着几分委屈道:“主人,阿狗才是对你最好的,最忠心的。”说着,狠狠的瞟向王叔道:“这个人,虽然长得和阿狗一样,但是你瞧他满脸皱纹,对你又凶,人又蠢,这种货就该认,你别喜欢他,喜欢阿狗,为了主人,阿狗什么都能学的会。”

    “真的吗。”mary问了一声,见阿狗点头,忙接着道:“那好,我这里有件事要你去办。”

    阿狗闻言,脸上顿时闪现了亮光,mary一笑道:“他的记忆我都移植给了你,一会你将他困在这里,以后几天扮演他如何。”

    使劲的摇了摇头,阿狗强烈的拒绝道:“不要,不要,主人是阿狗的,这个人绝对不可以和主人待在一起,还是说主人,你比较喜欢他,这才将阿狗打发了出去,若是这样,那我先在就宰了他,左右我们都一样,彻底取代他,好像也有趣的很。”

    mary摇了摇头,当下便反驳道:“不行,而且我也没要和他住在一起。”话落,mary将液氮速冻机取了出来,方才言道:“那一会,你将他装在这里,放在我给你的背包里,等我让你取出来,你再取出来总行了吧。还有,将这瓶药拿去服下,你如今看起来,比那人年轻太多,喝了这个可以和他一样了。”

    阿狗闻言,捂着脸后退了一步,不停的摇着头,见状mary神色一冷,忍不住道:“干嘛,你不愿意,还是要反抗我。”

    阿狗忙道:“不是的,主人,我没有要反抗的意思,我只是怕变老了主人就不喜欢我了。”

    mary闻言,没好气的道:“放心,我既然能让你变成那样,自然也会让你变回来。”

    听闻此言,阿狗彻底放了心,双手一拍,方才满意的道:“只要这家伙不要待在主人身边,让他待在哪里我都没有问题的。”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听到自己的命运,王叔忙要反驳,却再次被针筒扎晕了过去。

    待半个小时,王叔(阿狗)回到屋子,王羽琨忙紧张的上前道:“王叔,你终于回来了,吓死我了,足足三天不见人影,你去哪里了。”

    王叔挑了挑眉,将mary的事情讲了一遍,这才言道;“少主,我和mary这几天想了好多办法,只是这事不是一时半刻能办好的,可能要等等了。”

    摇了摇头,王羽琨忙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只是王叔,下次你去哪里,记得告诉我一声,不然我会担心的,珊瑚族也只有咱们两个了,我不想最后只余下我一个。”

    见王羽琨待在屋中闷闷不乐的伤感模样,阿狗赶忙与王叔如出一辙的语气劝道:“少主,别想了,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再说,做主的到底是那位mary姑娘,不如少主,去求求她,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也说不定呢。”

    王羽琨闻言,不由转过身子道:“王叔,那位mary姑娘的目的,你明知道是得到漠寒,只要漠寒一日不与她好,那她就一日不可能帮我们的,若不然,她要用什么来为难、胁迫漠寒呢,你这三天和她在一起,难不成还没有明白过这个道理,更何况,你两天不见的时候,我就问过她,只是她口口声声没有见过你,如今想来指定是没安好心。”

    话落,王羽琨只觉得自己听到了紧握拳头的声音,不由笑道:“王叔,其实,你也不用气成这个样子,本就没有一丝希望,如今好歹有了,我不会想开的,失之我命,得之我幸,漠寒这个兄弟为人重情义,又够兄弟,我总不能为了自己,牺牲了漠寒吧。至于那个mary,王叔你也不要去找mary的麻烦,时间长了,她自然会知难而退的,而且司马罗的事情,你也听说了,我不想你也变成那个样子。”

    磨了磨牙,王叔冷笑一声,“少主,我想你误会了,mary最喜欢的是他的阿狗,白漠寒,他还真不够格。”

    见王叔激动的模样,王羽琨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下意识的望了对方一眼道:“王叔,你没事吧,怎么你好像对漠寒很不满,说什么mary最喜欢阿狗怎么可能,一听这个名字,根本就是宠物的名字吧,人对宠物便是再喜欢,他也不过是宠物而已。”

    “阿狗不是宠物。”

    猛然的一声惊叫,只让那个王羽琨吓了一跳,见王叔的样子实在是不正常,王羽琨也顾不得纠结自己的事情,忙站起身道:“王叔,你没事吧。”

    王叔没有应答,只是不停的重复着“阿狗不是宠物”这句话。

    王羽琨只觉得浑身都不对劲了起来,小心上前道:“王叔,阿狗到底是谁,为什么,我说的明明是现实你却真没激动。”

    “阿狗是mary最心爱最心爱之人,什么白漠寒拍马都闭不上,少主,以后你别听信流言,白漠寒在主……,哦,我的意思是mary心里什么都不是,主人最宠爱的就是阿狗。”

    伸手安抚的道:“好好好,mary最宠爱的就是阿狗,王叔,这几天想来,你也累的狠了,先歇息一下,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应了一声,阿狗转身便上了楼。

    王羽琨的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二话没说,转身便出了屋子,找到白漠寒,将事情讲了一遍,便重重的捶在桌子上道:“也不知道那个mary到底对王叔做了什么,王叔如今可是不正常的很。”

    白漠寒闻言,不由摇了摇头道:“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根本就是你自己吓自己,这两天王叔不见,你担心的吃不好睡不着,太过紧张了吧。”

    王羽琨连连摇头,紧紧抓着白漠寒的双手道:“不,不,不,漠寒,你真的要相信我,王叔真的不对劲,虽然看起来很正常,可我确定,王叔绝对是出事了。”

    白漠寒闻言,神色不免也凝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