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就在此时司马罗终于睁开了眼睛,见司马傲天在场,一个激灵便坐了起来,喊了声“家主”,便再也撑不住的跌倒在了床上。

    司马傲天见其再次强撑的要做起来,忙按在司马罗的肩膀之上道:“别急着坐起来,你的身子是撑不住的。”

    闻听此言,司马罗这才回忆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下便拔出尖刀冲着自己的脖子便扎了过去,司马傲天心中一惊,好在反应极快的给拦了下来,不然司马罗非得交代在这里不可。

    将司马罗的刀子给夺了下来,司马傲天方才毫不客气的道:“你这是在做什么,我可不记得司马家的家训里,有自裁这一条。”

    司马罗闻言,仿若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一般,苦笑道:“家主,我如今这样不人不鬼的样子,你还救我做什么,不定哪一日我又做出了无法挽回的事情,您是知道的,我如今不一定控制的了自己。”

    话落,司马罗双手紧紧抱着自己,仿若这样能给他更多的勇气,来面对自己此时的模样一般。

    司马傲天闻言,不由好笑的将镜子递到了司马罗面前道:“你看。”

    司马罗想要闪躲,被司马傲天强制的定住了脑袋,让其视线聚集在镜子上。

    无奈之下,司马罗只得闭上了眼睛。

    只一眼,司马罗的视线便再也离不开了,不可置信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道:“家主,我没有看错对不对,我恢复正常了,我真的恢复正常了对吗。”

    见司马傲天点头,司马罗再也忍不住落下了热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如今司马罗才彻底了解了,这话的含义。

    司马傲天见状,将刚刚抢过来的利剑递回到司马罗面前,这才站起身道:“现在你该不会还要寻死了吧。”

    司马罗忙摇了摇头道:“家主,你就别笑话我了,我知道自己刚刚的表现没用极了,你放心,以后我绝不会如此。”

    轻“哦”了一声,司马傲天似笑非笑的道:“哦,这么有信心,既然如此,mary那边,恰好还缺一个监视她的人,不如我再将你派过去,你觉得如何。

    司马罗闻言,脸上顿现一抹惊恐之色,忙不迭的摇头道:“家主,我想这个任务我可能胜任不了,家主,你也知道,我的修为在司马家就是垫底的存在,别说监视了,若是我,只有暴露的份,再说了我的专长可不是这个。”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再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司马罗,我没听错吧,这是你说的话吗,司马家拼命三将之一的你,竟然也会害怕,还找出这么可笑的理由来,我说,司马罗,一个女人真的就将你给吓成这个样子。”

    被司马傲天这么一说,司马罗也觉得尴尬又丢脸,忙到:“家主,你就别挤兑我了,我也承认我真的怕了,那人就那么轻易的将我变成了怪物,而且还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我真的不想再来一次。”

    觉察出司马罗话中的**,司马傲天深吸口气,这才明白过来,这件事上,真的给司马罗留下了阴影,站起身来,不由安抚道:“阿罗,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我让人将你妻子放进来吧,自她知道你受伤,不定怎么担心呢,让她过来看你,也好让她安心,你说是不是。”

    想到妻子,司马罗脸上闪过一抹温柔,点头应道:“那就麻烦家主了。”

    司马傲天点头就要离开,见状,司马罗忙追问到:“家主,我变成狼妖的事情,嘉茹不知道吧。”

    “那是自然。”司马傲天话落,司马罗终于放下了心。

    见状,司马傲天出了屋子,示意将司马罗的妻子放了进去,望着二人相拥的模样,司马傲天这才叹道:“好在没落下什么遗憾。”

    晚间,齐思

    网网推荐:

    情听完丈夫的诉说,那还真是一阵后怕,想着若是mary下手的对象是女儿,那女儿还不是只有死路一条,想到这里,齐思情忙站起身道:“我看这mary真是个十足的危险人物,女儿这一走,还真走对了,若不然,咱们可以成天提心吊胆的了。”

    话落,见丈夫一脸不在意的模样,齐思情狠狠的一脚踹了过去,怒喝道:“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了没有。”

    司马傲天听罢,忙讨好的笑了笑方道:“听到了,听到了,你放心,mary这丫头到底是顾虑着漠寒这孩子的感受的,若不然,你以为咱们你女儿为什么没事。”

    谁知听了这话,齐思情心中更怒,直接开口道:“你说这话的意思,莫非我还得感谢她,一门心思想挖我女儿的墙角,却又顾虑着我女婿的心情,这才饶了我的女儿,呵,司马傲天,你觉得我是不是该高兴才对。”

    听闻妻子此言,司马傲天当下也被“噎”的不轻,说实话,他自然知道这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轻叹口气,司马傲天当下便道:“好了,如今漠寒要帮王老哥他们,而且你也知道王老哥他们如今多可怜,他们一个种族如今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还有随时灭族的可能,王老哥人这几天接触下来,也是很不错的,你说是不是。”

    齐思情听罢,挥挥手道:“我知道,他们二人都不错,可我介意的事mary这个女人,她这心理简直就是变态,你说吧,只从她来到咱们家,咱们家就没有太平过,你说是不是。”

    司马傲天点点头,“我知道,说实话,mary她来咱们这本就不是为了帮忙,最主要的就是因为漠寒,所以她能干出什么来倒是不奇怪了。”

    齐思情知道丈夫说的话在理,但还是忍不住道:“可是,咱们总不好让她这么一直胡闹下去吧,这一次,两次,咱们就认了,三次、四次,也就忍了,可是一直这么搞下去,谁受的了啊。”

    司马傲天苦笑一声,拍了拍妻子的肩膀道:“这也是我担心的,可是现在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我还是去找找漠寒,让他赶紧想想办法,为了霏儿也为了他自个。”

    齐思情这时却一脸无奈的开口道:“哎!我也是太着急了,若是漠寒真的有办法,估计早就拿出来了,算了你也不用再去找他了,如今也就只好让他慢慢想办法了。”

    且不提司马傲天夫妻二人在屋里说话,另一边,白漠寒和司马霏儿,见了面,忙将今天的事情跟司马霏儿说了一遍,司马霏儿知道,白漠寒是怕自个担心,才会如此的,当下心里也是一阵的感动,这感动中多多少少还有些酸意。

    白漠寒这时又开口道:“霏儿,你说我这样子,是不是有些过于优柔寡断了。”

    司马霏儿摇摇头道:“漠寒,如今这情势,你也只能这样做,若是有什么好的方法,我想你一定会尝试的,放心我不会再在这件事上纠缠了。”说到这,司马霏儿忙岔开话题道:“对了,漠寒,反正你现在也没什么好的办法,我看不如就按我说的做吧,咱们把网撒的大大的,还愁找不到一个mary心仪的人,我就不信了。”

    白漠寒一听这话,当下就是一阵的摇头,“霏儿,你可千万别,现在我好容易让她将注意力从你的身上转移了,若是你这么来一下,她肯定直接就将苗头对准你了。”

    司马霏儿一脸不屑的道:“怕什么,我不是有你在吗,我还怕她。”

    白漠寒尴尬的笑了笑道:“你不怕她,那是在精神上藐视她,而我确实必须在行动上重视她,你也看见了,她随手扔了点东西便将司马罗变成了那副样子,若是这东西沾到你或者说是孩子们身上,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司马霏儿看着丈夫这么重视自己的模样,忍不住开心的笑了出来,白漠寒见状,忍不住摇了摇头,无奈的道:“我拜托你,能重视这件事情吗。”

    连连点头,司马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霏儿忙道:“我嗯重视啊,是你没有好好考虑我的建议,我倒是觉得,他之所以迷恋与你,最大的可能就是你以往与她见过的人很不一样,我想只要让她知道,这样的人还有许多,这种迷恋说不定就会消失呢。”

    白漠寒一顿,只觉得妻子和歪理还真有几分道理,不由笑道;“若你真想找个与我一样的,那便找吧,只是有句话要先说在前头,决不能让mary看出痕迹来,若不然可不好收场。”

    听闻此言,司马霏儿忙连拍胸口保证道:“放心好了,绝不会让她看出来的。”

    抽了抽嘴角,白漠寒只觉得怎么想怎么不放心,只不过看着妻子兴致冲冲的模样,也不好打击他积极性,唯有点头应是。

    又见外面天色不早,白漠寒刚想开口,司马霏儿十分了解的道:“你放心回去吧,我会好好物色人选的,有不错的,我便将人派过去,你决不许与她有什么暧昧,知道了吗。”

    白漠寒忙连连点头,当下便解释道:“霏儿,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放心好了,我不给她拿东西,不给她帮忙,这样总行了吧,不过你也要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听见了吗。”

    司马霏儿被白漠寒这么一嘱咐,一交代,当下便觉得委屈起来,忙经头扭到了一边,直到那股哽咽感褪去,这才转过身来道:“你才是要好好照顾自己,我这里,你完全不要担心,再怎么样这里也是司马家。”说完,便抬头望着白漠寒道;“漠寒,你说是吗。”

    将头扭到了一边,白漠寒接过了话头道:“乖霏儿,你听话成不,我也答应你,会照你的话去做的。”

    闻言一喜,司马霏儿终于满意了。

    白漠寒深吸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了释然的笑意。笑望着妻子道:“霏儿真乖,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今天我便留在这里吧。”

    见丈夫要留下来,司马霏儿脸上更高兴了,忙自去收拾屋子不提。

    白漠寒这边高兴住下,却苦了司马家众人,只因自从听到白漠寒不回来的消息后,mary的脸色就阴沉了厉害,不说旁人司马傲天都有些心里没底,只紧紧的盯着mary,就怕一个不注意,mary又给他们惹来数的麻烦。

    好在,虽然mary情绪不对,如今看来并没有要爆发的意思,见状,司马傲天忙将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去休息吧我与mary再聊一会。”

    众人虽然担心,但也只能按着司马傲天的吩咐去做。只望着妻子,抓紧自己衣服的行为,司马傲天苦笑道:“快去睡吧。”说话间,司马傲天见mary扫了过来,不由再次催促了两句。

    就听mary嗤笑一声道:“原来,你们怕成我这个样子,那我就真的好奇的很了既然这么怕我,为什么不劝着你们的女儿与我作对,要知道,与我作对的人,从来是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这话听完,齐思情哪里还忍得住,当下喷道:“没脸没皮的我见的多了,但如同你这样的,我还真没见过几个,哎,我说我就奇了怪了,外面那么多的那人,你不去找,怎么就偏偏盯上我女婿了,是我承认他的确是个优秀的孩子,重情重义,长的又好,是很容易将人糊弄住,可有件事你要搞清楚,他已经结婚了,不论他再好,在成功,他都不是你的选择了,我说的这么白,你应该都听懂了吧。。”

    “这样的大白话若是我再听不懂,那我就真的该再死一死了,只是有件事,我还是希望你能了解,漠寒便是再好,他都是有主的人呢,你若是掺和进去,只怕不知道受多少女人谩骂,更重要的是,漠寒心中之人并不是你,那你所能得到的不是甜蜜的生活,而是无边的苦水和泪水,这又是何必。要者说,与其这样劳心劳力,,倒不如抛下心中执念,找个真正爱自己的人,快乐的过一辈子岂不是更好。”

    嗤笑一声,mary顿时冷笑都;“弄了半天,你也是劝我离开吗,也难怪,司马霏儿到底是你的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