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司马罗得救
    a ,最快更新宗师星际行最新章节!

    司马霏儿撇了撇嘴道:“醋坛子怎么了,我若是不吃醋,就成傻子了,而且我可不想看着自个的老公跟别的女人成天在一块。”说到这,司马霏儿顿了顿,又赶忙加了一句,“就算你们在一块是在干别的事。”

    白漠寒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知道霏儿,不仅你不喜欢她,你应该也知道,我对她也是相当的不感冒,可是如今王叔他们的事偏偏只有她能帮上忙,所以,现在只能顺着她点。”

    司马霏儿抱着白漠寒的脖子道:“我知道漠寒,可是mary她对你只要不死心,我这心里肯定不舒服。”

    白漠寒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现在只有减少和她接触的次数。”

    司马霏儿一脸无奈的道:“也就只能这样了,哎!”

    二人又相拥了一会,司马霏儿忽然从白漠寒的怀里爬了起来,兴奋的开口道:“漠寒,我想到个办法,能让mary她不在缠着你。”

    白漠寒闻言,也是一脸兴奋的问道:“什么办法,你说说看?”

    司马霏儿神秘的笑了笑道:“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给她找一个男人,这样不是就行了?”

    白漠寒听罢,当下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直接躺了下去,司马霏儿见状,忍不住开口道:“怎么,你觉得我这个办法不好?”

    白漠寒长出口气道:“办法倒是不错,可是你上哪去给她找一个男人,而且前提还是她喜欢的。”

    司马霏儿却是一脸自信的道:“这有什么,天下之大还愁找不到一个男人?”

    白漠寒此时心里却是一阵的吐槽,“男人可是多的是,自个手下就有几十号,可是有用嘛,mary喜欢的可是自个,这个比较仪表堂堂,而且还有本事的。”当然这些话,白漠寒却是没敢说出来,这话若是说出口,司马霏儿肯定会说自个这是不想让mary离开。

    见白漠寒并不言语,司马霏儿却是又开口道:“不过她倒是蛮有眼光的,一眼就看中了你,我老公,你这么优秀,确实不好找比起强的,若是比你差的,估计也不行,这倒是麻烦的很。”

    听了司马霏儿的夸赞,白漠寒心里自然也是一阵的高兴,当下上前抱住司马霏儿道:“对啊,你老公这么优秀,这世上可是没有第二个。”

    司马霏儿嗔怪的将白漠寒给推了开,“所以为了今后我的幸福生活,我说什么也得帮她找一个出来,若是找到一个比你好的,人家还干嘛抱着你这么个次品的不放。”

    闻言,白漠寒忍不住撇了撇嘴,“刚刚还说我是好的,怎么一眨眼我就成了次品了,这落差可是太大了。”

    司马霏儿这时却没有搭白漠寒的茬,此时的她正眼珠子乱转,似乎在想着什么,没一会,司马霏儿转头对着白漠寒道道:“说实话漠寒,那个mary她长的还是挺漂亮的……”

    不待司马霏儿说完,白漠寒忙开口道:“再漂亮也没我老婆漂亮。”白漠寒适时的讨好,本以为会换来司马霏儿的夸赞,可却没想到,司马霏儿却是开口道:“我跟你说正经事呢,你说mary她是不是长的还不错。”

    白漠寒这才忙点了点头,算是认同,司马霏儿这时开口道:“我看不如这样,我帮她海选个老公出来,你觉得怎么样。”

    听了司马霏儿的主意,白漠寒当下便惊得长大了嘴巴,声音也立马高了不少,“什么?你要帮她征婚?”

    “不是征婚,而是海选老公,记住是海……选。”司马霏儿一字一顿的道。

    白漠寒闻言,当下摇摇头道:“不行,不行,她这个人你没看出来吗,咱们若是这样做,让她知道了,自尊心肯定受打击,到时候会做出设什么事来,可就真不好说了。”

    司马霏儿听罢点点头,“这个我知道啊,所以这件事还需要你帮忙?”

    白漠寒闻言,疑惑的问道:“我帮什么忙,总不至于我也去帮你选吧。”

    &n

    网网推荐:

    bsp;  “当然不是,你有更加重要的事?”司马霏儿一脸神秘的道。

    “更加重要的事?什么事,你说说。”

    “说实话,这件事呢,我本不想让你去做,可是呢确实也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了……”

    听到这白漠寒当下便明白,自个媳妇让自个去干吗了,当下忍不住开口打断道:“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去看着mary吧!”

    司马霏儿听罢,笑了笑道:“聪明不愧是我老公,不过呢,不是看着,而是拖着,你要尽量拖着她,我呢计划这星际网上发布消息,对了你还得帮我照一张mary的照片,方便我发在网上,”

    “哈,你到底想做什么,还放到网上,依我看还是算了吧,今日那mary虽然不是我亲自所伤,但到底是我动的手脚,如今心中不知道怎么恨我呢,而羽琨他们的事情还要依赖她出手,你可别弄到最后,让我无法收场。”

    重重的捶了丈夫两下,司马霏儿没好气的道:“我是那么没有分寸的人吗。”

    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白漠寒只笑着道:“不管是不是,还是安生两天吧,这次醒来,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子呢。”

    闻听此言,司马霏儿深吸口气道:“我知道了,这两天不会再做什么的。”

    满意一笑,将妻子搂在了怀中,白漠寒笑道:“我老婆果然通情达理。”

    闻言,司马霏儿窝在白漠寒的怀中,许久方道:“那你今天还回去吗。”

    摇了摇头,白漠安方笑道:“不回去了,留下来陪你和儿子。”

    望着妻子脸上的喜色,白漠寒忍不住长出口气,心中的怜爱更深了。

    一日过去,白漠寒与妻子依依惜别,回到司马家,就见mary一脸阴沉的坐在大厅之内,白漠寒眉头不由皱起道:“司马罗的事情,你计划如何收场。”

    嘴角溢出了一抹冷笑,mary言道:“你要和我说的就是这个。”

    轻咳一声,白漠寒不自在的道:“你的伤如何了。”

    “哈,原来你还记得你昨天做了什么,我还以为你什么都忘了呢。”

    说话间,司马霏儿脸上满是嘲讽,白漠寒见状,亦是不甘示弱的道:“我昨日操控司马罗将你伤成那个样子,是有些过了,可你也别忘了,司马罗现在是什么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我想若他此时有意识,只怕恨不得了断自己,是谁比较过分。”

    mary嘲讽一笑,“别说的他那么无辜,若不是他先对我不敬,我何必给他一个教训。”

    听闻此言,白漠寒摇头道:“教训,将他变成那个样子,只是一个教训,你是要了他的人性。”

    见mary不受教的模样,白漠寒长叹口气,终是道:“咱们出去走走吧。”

    mary一愣,指着自己道:“你确定,你是在和我说话。”

    “对,你到底去不去。”白漠寒有些不耐烦的道。

    听闻此言,只见mary蹭的一下子便站了起来,脆生生的应道:“去,怎么不去,只要是你,天涯海角我都跟着,不过你计划带我去哪里。”

    扭头望了mary一眼,白漠寒摇了摇头,率先走了出去。

    mary见状,忙跟上去。

    到了后院的花园,白漠寒斜睨了mary一眼,方才言道:“你伤都好了。”

    “只要我是清醒的,别说一爪子了,便是手脚都无,想恢复原样,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我以为你该知道的,毕竟,你亲自见过不是吗。”

    见白漠寒语塞的模样,mary冷笑一声道:“你那是什么表情,我本来就是干这个的,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再说了,若我记得没错,那些人都是求到我头上,让我给他们改造的,便是姓王的那两人,也是你求到我面前的不是吗。”

    轻咳一声,白漠寒顿时无言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以对,尴尬的道:“那司马罗总不是这样要求的吧。”

    “他是例外,先挑衅的可是他。”话落,mary似笑非笑的望着白漠寒道:“莫非,平日里,白漠寒你被人打了左脸,不是打回去,而是将有脸也塞过去,求着人家再赏你一巴掌吗。”

    不得不说,mary说话那真叫一个噎人,这不,白漠寒再次被噎住了,直望着mary道:“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噎人,算了我叫你来,不是说这个的,我只是想问,你计划什么时候,将司马罗变回正常人。”

    挑眉一笑,mary露出一抹邪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将他变回正常人了,你也太会自说自话了。再说了,如今的他可以说是基因变异人,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变回去的,你也太看的起我了。”

    “可是我认为你可以。”

    mary顿时沉默了下来,就在此时,只听一声脆响,一朵鲜花顿时掉落在了地上,也惊醒了此时沉默的mary,mary顿时言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自认在星际如我这般优秀的女子早就不多了,更不用说,我自认长的也不差。”

    闻言,白漠寒好笑的道:“感情的事情,不是光看这些外在条件的,最重要的是心,心中所想就是爱之所在,也许是我们相遇太晚,也许是我们有缘无分,mary不要将希望放在我这里,没有用的,若是你肯听我的,我倒是觉得羽琨这人不错,我知道研究人员都有些怪癖,羽琨的特殊足够你了解一辈子,若你能帮他解决后顾之忧,他定然会一生一世将你捧在手心里。”

    眼中闪过一抹恼怒,mary冷笑道:“可是我想要被捧在手心里的人不是他,那个人,不仅不将我捧在手心,还对我狠的很,次次都将我的心摔个粉碎,他不知道,我也会痛,我也会绝望,而如我这样的人一旦绝望,会做出什么来,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闻听此言,白漠寒无奈的道;“诉说伤心的同时,你都要语带威胁,这样的人,你以为会有几个人喜欢的。”

    “别说这样的话来哄我,便是我是这个样子,你也不会对我有一丝一毫的怜惜你所要的,也不过是让我帮你将王家主仆的事情解决罢了,只不过你以为我会让你如意,告诉你,若想不付出任何代价,便让我帮忙,绝没有可能。”

    话落,mary拿出一只针筒道:“看在你今天肯如此平静和我说话,更带我来花园闲逛的份上,司马罗我就先放过他了,只你也记得告诉他,我mary可不是不还手的人,下一次他可没有这么好运了。”

    话落,mary转身便走。

    白漠寒一脸懵逼的将mary送走,这才拿着针筒找到了司马傲天道:“父亲,这是mary给的,说是能将司马罗恢复原样。”

    司马傲天并没有接过针筒,而是怀疑的望向白漠寒,白漠寒一愣,下意识的答道:“父亲,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可是什么都干。”

    只是不用司马傲天开口,白漠寒就知道他是摆明了不信,不由再次解释道:“我真的什么都不干,我不过是带她去后面走了走,告诉他我不是他的两人,顺便劝她再找一个人,多余的话,我可是一句都没有。”

    “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他能将这东西给你,更不用说,昨天你还将她伤的这么重,漠寒,老实说吧,你是不是牺牲色相了,霏儿又不在你便是真做了什么,看在你救人心切的份上,你放心我也会帮你慢着的。”

    长出口气,白漠寒无奈的道:“拜托,父亲,要我说几遍你才懂,我没做过,让我怎么说。”话落,白漠寒眉头一皱,将针筒往司马傲天手里一推,没好气的道:“这司马家里,哪个地方没装监控,左右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你要是实在不信,只管打开看看,我相信,他们只会还我的清白。”

    话落,白漠寒郁闷转身,直接离开了司马傲天的屋子。

    司马傲天当下便打开了监控,见果然如白漠寒所说,方才放下心来,拿起针筒,转身便来到司马罗的屋子里,因有些担心,司马傲天只注射了一点,见司马罗的兽性体征退了下去,这才放心的将所有的药液给推了进去,约过了十分钟之后,见司马罗完全恢复了正常,司马傲天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