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王叔,脸上顿时一喜,也有了说话的兴致,见mary没有跟出来,不由有些好奇的道:“对了,你将那mary怎么了。”

    白漠寒一愣,有些好笑的道:“什么叫我将她怎么了,王叔,一直找麻烦的可都是她啊。”

    王叔似笑非笑的望着白漠寒,只看得白漠寒不自在的避开眼睛,方才言道:“若不是你做了些什么,这个mary怎么可能不跟过来。”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白漠寒一手搭在王叔的肩上,方才言道:“不提这些扫兴的事了,走走走,回去等着,放心,那个mary还要用你们挟制我,不会就那么放手不管的。”

    王叔长叹口气,却也不得不承认,如今能依靠的也就是白漠寒了,只要mary对白漠寒的心思不放弃,那么这事就有机会,如今见白漠寒都这样说了,王叔自然不会反驳,两人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他们丝毫不知,待他们离去之后,原本研究室的人自然都回到了自己的岗位,见mary如今的模样,免不了有些人指指点点的,让mary只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脸过。

    被这样足足盯了两个小时,mary方才恢复了自由,当下便将桌子上的实验器皿都给扫在了地上,方才恨恨的道:“好,好,好的很,白漠寒,你如此对我,我岂能轻易放过你,就那么想躲开我是吗,做梦。”话落,高傲的望向众人道:“看什么看,一群废物,要知道在这个领域里,我才是顶尖的,你们不过都是些渣罢了。”

    闻听此言,司马罗恼怒的笑道:“渣,我说,小丫头,你才多大,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人外有人你不知道吗。说我们是渣,你又是什么东西。”

    “哈”了口气,听着司马罗声声指责,mary冷笑一声道:“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在我面前嚣张了是吗,好,不是说自己不是渣吗,那就解解开我这基因改造剂如何。”不等司马罗开口,mary率先开口,一个管状物飞出,司马罗还没有感觉,就见mary脸上已经露出了几分笑意道:“你可要小心了,我也不知道我拿的是哪一种基因改造剂,所以,你自求多福吧,若是运气好,变虎变豹,那样你还有些机会,若是运气不好,变成阿猫阿狗,只怕没有人能认识你吧。”

    司马罗听罢,脸色顿时一变,只是心里正一阵的懊恼,自个干嘛逞一时的口舌之快时,便感觉到了身上的不舒服,只觉得浑身上下的毛孔突然都有些肿胀的感觉,嘴里顿时忍不住大喊了起来。

    mary见状,笑着道:“看来你运气还不错,看来应该是狼人了,这个古老的种族可是有很多的传说,不过你可别以为你变成狼人就会拥有狼人的能力,我这里只是能让你变成那个样子,至于能力嘛,就看你自个原先的本事了。”

    说着话,直接司马罗的身上便已经长出了一成黑色的绒毛,此时正在慢慢的变长,而司马罗的身体此时也高大了几分,嘴跟牙齿也在不断的变长。

    此时,在场的众人当下都是瞪大了眼睛,当下便有人往外跑去,mary见状却是也不阻拦,她此时巴不得白漠寒来呢。

    那人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司马傲天的面前,喘着气道:“家主,不好了?”

    司马傲天一见来人,心里就是一阵的不舒服,不用听他也知道,准又是那个mary,当下长出口气道:“说吧,mary她又干嘛了?”

    那人先是一愣,继而开口道:“家主,mary小姐她,把司马罗给,给…给…”

    “给怎么了,又搞成傻子了,还是疯子?”

    那人摇摇头道:“都…都…都不是,给…给…”

    司马傲天,当下就是一急,“难不成给杀了?那她也太?”

    这时那人又是一阵的摇头道:“不是,司马罗现在变成狼人了。”

    “什么?”司马傲天这下又是一阵的吃惊,“这…这…她这是要干嘛,把人变成那个鬼样子,以后让他怎么生活。”说着话,司马傲天便已经走了出去。

    而此时白漠寒和王叔也已经来到了实验室的门前,

    网网推荐:

    白漠寒心里可是明白的很,自个刚刚可算是惹了这位大小姐,这会子能动了,估计那股子邪火就要发给别人了,刚一走过来,便立马听见了里面的狼嚎声。

    王叔这时忍不住道:“这是要干嘛,怎么出了这动静了?”

    白漠寒也是一阵的摇头,“这还真不好说,说实话,这位做出什么事来我都不吃惊。”

    此时却见司马傲天也走了过来,司马傲天见到白漠寒脸色也是阴沉的厉害,忍不住开口道:“漠寒,你赶紧进去看看吧,mary她把司马罗都变成狼人了。”

    听闻此言,白漠寒当下是了然的点了点头,“不用猜了,现在知道刚刚那动静是怎么回事了。”

    白漠寒挠挠头,径直走到了实验室的门前,打开门刚走进去,便见一个巨大的黑影朝着自个扑了过来,白漠寒当下忙一个闪身移到了一旁,只听砰的一声,刚刚自个打开的门已经飞到了外面。

    而攻击自个的正是一个狼头直立的人,显然是司马罗,只听司马罗的嘴里不住的呜咽着,好像有话要说,看来自个的意识还有一部分。

    mary这时却是一脸笑容的开口道:“怎么样,我的这个作品还不错吧。”

    白漠寒闻言,眉头一皱,开口道:“你就这么不拿人当人看嘛?”

    mary看了看司马罗不屑的道:“这种渣子蝼蚁,能被我当做实验品,是他的荣幸才对。”

    白漠寒听罢,伸手指着mary道:“你……”你了半天却是气的一句话也没说来。

    见到白漠寒这么一副样子,mary倒是一脸的喜意,笑着道:“我怎么了,我这可是试验需要,而且这个人胆敢跟我顶嘴,我可是要让他知道知道,在这个领域,我才是站在顶端的人,他若是有本事就自个破解这基因突变的问题。”

    白漠寒看了看mary,皱了皱眉,长叹口气道:“他现在连自个的身体都不受控制了,还怎么解决。”

    mary笑着道:“那就看他自个的本事了,若是有能力就把自个的身体控制权夺回去,若不然他就只有这样了。”

    白漠寒这时猛然间身子便射了出去,直接冲着mary飞了过去,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倒是让mary一时慌了手脚,当下便被白漠寒给再次点住了。

    mary脸色一变,紧皱眉头道:“白漠寒,你这是干什么?”

    白漠寒摇摇头道:“我不想干什么,我现在就是想让你自个破解破解我这手法,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动。”

    当下mary便明白白漠寒这是什么意思,“白漠寒,就算你点住我,他还是那个样子,而且你没看出来嘛,他如今还是受我控制。”

    说着话,便见狼人状态的司马罗又冲着白漠寒攻击了过来,白漠寒忙又是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开口道:“难道你认为我真那他没办法,狼人怎么了,狼人的穴位跟人能有多大区别呢。”

    说着,白漠寒便一阵疾跑,当下便出现在了司马罗身边,在其身上一点,不过司马罗变化的狼人却是丝毫没收影响,伸手便朝着白漠寒攻了过来。

    mary这时开口道:“怎么样,知道狼人和人的区别了吧,识相的赶快放开我,若不然倒霉的可不止一个人了。”

    mary话音刚落,便见司马罗浑身全是暴虐之气,眼睛已经泛起了绿光,看着后面跟来的一群研究院,这可都是司马家好容易培养出来的,绝不能有失,白漠寒眉头一皱,当下怒道:“看什么热闹,还不走的远远的,是想跟他一个模样,还是想死在这里。”

    闻听此言,众人方才回过神来,不要命的往外跑去。

    司马傲天见状,忙问道:“漠寒,现在该怎么办。”

    皱起眉头,白漠寒回道:“先将司马罗制住再说,父亲,你让开些,我只怕是要用些强硬手段了。”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却没有半点后退的意思,当下忙道:“漠寒,你不要担心,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还是很有实力的,给你帮把手还是不错的。”

    白漠寒闻言,忙挥了挥手道:“呵呵,我真不用你的帮忙,父亲,你保护好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话落,白漠寒便冲着司马罗冲了过去,双手光芒闪耀,一下子将司马罗掼倒在地。

    望着这一幕,mary嘴角却是挂起了一抹笑容,司马傲天看在眼中,下意识便觉得不好,忙喊道:“漠寒,快退。”

    听到岳父的呼喊,白漠寒下意识的放手,向后跃去,只是到底迟了一抹火光直冲面门扑来,白漠寒用手一挡,脸虽幸免于难,只胳膊上却起了好大的烧伤。

    不可置信的望着司马罗,白漠寒呢喃道:“怎么可能。”

    一抹嗤笑,挂在mary的嘴角,mary下意识的怼道:“怎么不可能,受了教训,难道我不会改进,若真如此,那我也太蠢了。”

    冷冷的望着杨意,mary又接着道:“如今怎么样,他这个陪练还不错嘛,能将你逼到这个地步。”

    司马傲天此时眉头也皱了起来,将白漠寒一推便道:“漠寒,你先去将伤口处理了,这里交给我。”

    说罢,司马傲天正要上前,却觉手肘一紧,便听白漠寒道:“父亲,这点小伤不值一提,上什么药,刚刚我不过是玩玩而已,不过现在显然不行,是得认真起来了。”

    话落,白漠寒将司马傲天往后一推,嘴角溢出一抹冷笑道:“有件事我只怕忘了告诉你,我还有一门秘法,没怎么用过,倒是很适合现在,只是希望你能承受的了。”话落,随手一指,便解了mary的穴道。

    mary耸了耸肩膀,不由得意的道:“你说的秘法,该不会就是认输吧,那我可真是失望的紧呢。”

    白漠寒没有应话,再次上前,双手搭在司马罗的肩膀上,司马罗本死死的压抑着身体里的兽性,却突然被白漠寒的眼睛吸引住了全部的心神,瞬间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边司马罗没了意识,那边mary便察觉出不对了,只感觉有什么失了控制,还不待细想,就见司马罗竟向自己扑了过来,赶忙飞身后退,躲过了司马罗的攻击。

    而此时白漠寒早已走到了司马傲天的身边,带着抹得意道:“父亲,仔细看,我想mary会告诉咱们遇到这种变异人该怎么做。”

    说这话的时候,白漠寒并没有压低声音,自然一旁的mary也听了个正着,身子一顿,便被司马罗尖利的爪子在背部抓出一抹血痕来。

    一股钻心的疼痛,让mary再也忍不住的**出来,泪眼婆娑的望着白漠寒,竟是收起了所有的防备,闭上了眼睛,大有一副你不救我,我就去死的样子。

    白漠寒心中一堵,却也不得不让司马罗停下了攻击,让其沉睡了过去,再抬头时,就见mary身子一晃,就要往地下栽去,白漠寒赶忙上前轻轻一掌挥出,让其轻轻落在了地上,免得摔伤。

    司马傲天长叹口气,“如今可怎么办。”

    “父亲,先让人将人抱回去再说,另外将她的伤治好,司马罗如今这个模样还有王家的事情,mary绝对不能出事。”

    这个道理司马傲天自然全都明白,点了点头,自去安排不提。

    白漠寒长出口气,转身便出了司马家,直往别院而去,见到妻子熟悉的容颜,白漠寒忙上前,深深的将其拥入了怀中,司马霏儿身形一顿,双手终是环着丈夫道:“怎么了,这才一日不见,你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摇了摇头,白漠寒言道:“不要问好吗,让我静静的抱一会,我这心真的很累。只有抱着你,我才能感觉到片刻的宁静。”

    司马霏儿闻言,果然不动了,直到白漠寒主动放开,司马霏儿方问道:“你心累是因为那个mary。”

    见媳妇脸上满是醋意,白漠寒人忍不住笑了出来,点了点媳妇的鼻头,好笑的道:“真是一个醋坛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