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mary笑了笑道:“他们想要阻碍我,我不得已才出手的啊。再说了,我这样总比把他们打伤好吧,放心我不过是让他们暂时迷失了自己,而且这种方式对他们并没有坏处,而且让他们平白多了这么个经历,他们以后会更加珍惜自个这个正常人的身份的。”

    司马傲天闻言,心里当下就是一阵的无语,当下也不在说话,上手敲了敲房门开口道:“漠寒、霏儿是我。”

    屋里的司马霏儿闻言,忙上前去开房门,白漠寒这时挥挥手道:“千万别开,mary还在外面,这一开门她可就进来了。”

    司马霏儿笑了笑道:“正好我跟她比试比试,这可是我家,我的主场,还能让一个外人把我给欺负了。”说着司马霏儿便准备开门。

    白漠寒见状,忙紧走两步,拉住司马霏儿,自个走到门前,拉开了门,司马霏儿见此情景,忍不住笑了出来。

    见门一开,司马傲天忙紧走两步走了进去,mary当下开口道:“漠寒,你真不打算出来跟我说点什么嘛?”

    白漠寒闻言,却是一声没有敢吭,mary呵呵笑了两声道:“漠寒你说你至于的嘛,我又不会吃了你,连一句话都不敢说,可不像你这个男人干的事啊。”

    司马傲天听罢,忍不住开口道:“姑娘,我有话跟漠寒说,你先等等,还有我的人,你是不是让他们恢复正常先。”

    mary闻言,笑着道:“伯父你还真是心疼手下,若想让我放人也不是不可以,将里面那位叫出来,我立马动手,若是不叫,那也恕我无能为力了。”

    话落,司马傲天深吸口气,将怒气压下,当下便打开通讯器道:“漠寒,你出来,一个大男人躲什么躲,左右你比他强,她又不能强了你,你怕什么。”

    白漠寒顿时一噎,许久方道:“我怕霏儿误会。”

    清晰的声音传来,司马傲天满意一笑,倒是叫mary气了个半死,冷笑一声道:“是吗,既然如此,你就别出来了,左右都是司马家的人,我也不是非救不可。”

    话落,mary转身便走,见状,司马傲天忙道:“赶快出来,难不成还真想让他们就这样过一辈子。”

    见白漠寒望向自己,司马霏儿没好气的背过了身子,“想出去就出去啊,看我做什么。”

    无奈一笑,白漠寒只得讪讪的出了屋子。

    房门一开,mary当下便扭过身来道:“难得,难得,终于舍得出来了,你怎么不继续藏着。”

    白漠寒闻言,神色一冷,当下便道:“mary别这么跟我说话,我并不觉得,我需要忍受你的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嗤笑一声,mary忙接着道:“不错,你的确是不需要,只是我实在好奇的很,那你干嘛还忍。”

    闻听此言,白漠寒几次张口,最终也没有说出什么来。

    司马霏儿在里面听到动静,满脸怒气的冲了出来,站在了白漠寒身边,指着mary道:“他为什么要忍,你不知道吗。”

    见到司马霏儿,mary顿时情绪爆表,不屑的望其一眼,方才接着道:“我想若不是你有个好家世,白漠寒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吧,真是幸运啊,只是不知道今生将这幸运用完了,来生你可如何是好。”

    “是啊,我也好奇的很,今生你和漠寒错身而过,不知道来生还有没有相见的机会,便是有,我想也不过是在重复今生的命运罢了。”

    mary眼中闪过一抹恼怒,就要动手,白漠寒忙将媳妇一拉,挡在了身后,厉声答道:“白漠寒,你果然够狠,既然如此,你最好天天陪在她身边,免得一转身,她就消失个了彻底。”

    话落,mary转身便走,白漠寒一个闪身将人给拦了下来,无视mary此时的恼怒道:“要走可以,将人给治好了再说。”

    直直的盯

    网网推荐:

    着白漠寒,mary终是一个转身,手跟着一挥,就见所有人都恢复如初,司马傲天心中一惊,正想开口,就见mary已经转身离开,无视众人,司马傲天皱着眉头道:“漠寒你跟我来。”

    见父亲很不高兴,司马霏儿忙要开口,白漠寒忙使了个眼色给拦了下来,这才开口道:“儿子还在屋子里呢,放心,我去跟父亲说两句话,一会就回来。”

    司马霏儿望了望父亲,又望了望丈夫,终是点头应了下来。

    望着二人消失的背影,许久,司马霏儿方才回到屋中,看着两个儿子沉睡的模样,忍不住自语道:“你说,你们父亲怎么就这么招人喜欢,平凡一点不好吗。”

    不说司马霏儿一个人如何吐槽,只说白漠寒跟着岳父来到屋中,司马傲天示意其先坐下后,这才问道:“漠寒,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今天也看见了,那个mary有多危险,我倒是无所谓,可若是伤到霏儿,你计划怎么办。”

    白漠寒深吸口气,这才道:“父亲,我也担心霏儿,刚刚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我们搬出去住,等王叔他们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再回来。”

    司马傲天长出口气,苦笑道:“呵,等王家的事情解决,漠寒,你以为你搬出去,她还会帮忙解决王家的事情吗,你可别忘了,mary答应来这里为的是什么,可不是她心肠好答应帮忙,你信不信,你只要敢搬出去,她立马就能将这里给闹个底朝天。”

    “这也正是我担心的,可大丈夫无信不立,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他们,就不能坐视不管,要不然这样好了,我让霏儿带着孩子搬出去,我留在这里。”话落,不等司马傲天开口,白漠寒便忍不住捶打着自己的脑袋道:“我真是个蠢货,霏儿怕的就是我对mary有了什么,怎么可能独自搬出去。便是搬出去了,只怕也是寝食难安,这事还真是难办的很。”

    “其实也不是很难办。”司马傲天长出口气之后,言道。

    闻言,白漠寒忙追问道:“岳父,你有办法,你说说,我该怎么办。”

    “霏儿一定是要搬出去的,至于担心你的事情,我会跟她好好解释的。”话落,司马傲天见白漠寒目露感激,司马傲天忙挥挥手示意不必之后,接着道:“我这样做,为的完全是我女儿的安全,你不用感谢我,我只希望你真的对得起,她对你的这份信任。”

    白漠寒闻言,点了点头,郑重的道:“父亲,你放心,我对霏儿许过的诺言,早已深深的烙印在心里,此生此世都不会忘记,更何况,mary这样的女人,男人看见就已经怕了,如何又会动心。”

    司马傲天点了点头,“那好,我就帮你这一次,你去让霏儿过来,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了。”

    白漠寒应了一声,忙跑去找来了司马霏儿。

    也不知道司马傲天到底和司马霏儿谈了些什么,第二日,司马霏儿便独自带着两个儿子搬了出去,同去的还有两队人马,用来保护司马霏儿的安全。

    而司马霏儿这一走,mary脸上首先忍不住露出了笑意,神色也缓和了起来,当下便望向王叔道:“你跟我来,我给你们做个详细的检查。”话落,mary又望向白漠寒道:“你也来,我有好多话要说。”

    司马傲天刚要开口,只是刚张开嘴,mary便率先道:“你若不来,这事我便不开始。”

    无奈,白漠寒只得应下。

    来到司马家的研究室,mary立马jin ru了状态,将二人给带过来,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然后却是眉头一皱,王羽琨见状忙开口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妥,女士?”

    mary略思考了一阵,这才开口道:“倒是没什么不妥的,只是你们这具身体的特征什么的太特殊,我根本没有见过。”

    王叔听罢,开口道:“我们这具躯体是凝练出来的,所以不论是跟人类,还是跟我们的本体,都有些区别,对了,我们这次出来也带了些我们自个本体的样本,你要不要也看看。”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mary闻言,脸上顿时一脸的兴奋,显然这个女人虽然行为举止异于常人,但是对于新鲜事物的探索和求知欲却不是一般的大,当下挥挥手道:“拿出来,我好好看看。”

    王叔和王羽琨闻言,忙拿出了本体样本,mary看了看,又是一通的鼓捣,看着样本的反应,mary似自语般的开口道:“若是有刚刚取下来的样本就更好了。”

    王叔和王羽琨并没有说什么,白漠寒却是忍不住开口道:“你还真是心狠手辣,刚刚取下来的……”

    不待白漠寒说完,mary便又开口道:“刚刚取下来怎么了,别说他们这种非人类,就是人类的胳膊和腿,我也是取过**的,若不然我也不会造出那些变异人了,而且你没听说过么,对于科学的态度要严谨,这是我们对科学最起码的尊重,这个你不懂的。”

    王羽琨这时心里却是充满了希望,忙开口询问道:“mary小姐,你若是需要新鲜的,可以跟我们一同去星辰大海,我们的本体就在那里。”

    mary闻言,看了看王羽琨,挥挥手道:“我看还是算了吧,没看见漠寒对我已经是一脸的意见了嘛,若是我真的在你们身上拉一块下来,他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来呢。”

    王羽琨听罢,笑了笑,并没有表态。

    mary将所有的东西又看了一遍,便转身将王家主仆给赶了出去,又是一阵串眼花缭乱的操控之后,方才停了下来。

    白漠寒见状,忙问道:“怎么样,可有希望。”

    mary似笑非笑的望了白漠寒一眼,慢悠悠的坐了下来:“那你是想让我说有希望呢,还是没有希望呢?”

    “自然是有希望。”话落,mary飞起一脚便对着白漠寒给踢了过去,白漠寒心中一惊,赶忙躲了开来,不想这边他刚退了一步,mary便已闪到了自个身后,手中的利剑,早已等在了那里,白漠寒见状,在空中强行提气变道,落在了一旁,皱着眉头道:“你这又是在做什么。”

    mary却并没有回答,而是再一次的攻了上去,两人过了几十招,最终mary被白漠寒定在了原地,这才听白漠寒厉喝一声道:“够了,你到底要闹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

    mary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直到达到我的目的为止。”

    白漠寒无奈的望了对方一眼,撂下一句“算了,我跟你真的什么都说不通,你先在这里好好醒醒你的脑子,放心,顶多三个小时,你就能恢复了。”话落,白漠寒摇了摇头,就要离开。

    此时却听mary道:“怎么,现在就要走,你难道不想知道结果了,若我猜得没错,那两个珊瑚人什么的,现在一准在外面等着你呢。”

    白漠寒身子一顿,见状,mary脸上露出了一抹胜利的笑容,“说真的,我现在还真的有些喜欢你的伪善了,若不然你也不会处处受制于我不是吗。”

    深吸口气,白漠寒扭过头来,“是吗,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我伪善,怎么就不知道,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不可能变成真的,所以从今天起,我决定将这两个字抛却,原本是我想错了,你仗着我对王叔他们的承诺拿捏着我,若我自己不在乎了,你又能奈我何。”

    话落,白漠寒扯了扯嘴角,扭身大踏步出了研究室。

    见状,mary的脸色当下便阴沉了下来,心中也生出了一抹动摇。

    另一边,白漠寒出了研究室,就见王叔果然等在了那里,还未上前,白漠寒便先摇了摇头,瞬间,王叔的精气神仿佛全都抽干了一样,苦笑道:“是我强求了,我早该想到的,漠寒你都没有办法,一个你的手下败将又能起什么作用。”

    见王叔误会了,白漠寒忙解释道:“王叔,我摇头并不是说失败了,而是mary不肯说罢了,不过据我的估计,她心中应该有谱了,只是……”顿了顿白漠寒无奈的接着道“只是她心心念念就是对我不死心,如今有了依仗,只怕更是要可劲的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