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的确情势比人强,这话的一点都不错,白漠寒深吸口气,不得不低头道;“你的不错,主动权的确是把握在你的手里,只是你的条件我的确不能答应,若你一定坚持,那我也只有退身而出了,至于你们最后的结果如何,与我不相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闻此言,mary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冷笑,“了半,你也不过是伪善之人,为了你的妻子,朋友都能弃之不顾,就是不知道这话落在你朋友耳中,他是如何想法。”  mary话落,王叔便接过了话头,毫不客气的怼道:“我并不认为漠寒这么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到底,我和漠寒,也不过是见过几面罢了,若真能为了我们,舍弃自己的媳妇,我还真要怀疑这人的人品了。”  一席话,只将mary气了个半死,望着两人“左右你的条件,我不答应,你爱怎样就怎样”的模样,mary好容易才没让自己破口大骂,这有求于人的到底是谁,她怎么觉得,从刚刚开始,处于被动地位的便一直是她。  见mary这幅模样,白漠寒与王叔两人相视一眼,终是由白漠寒开口道:“可想好,换什么条件了。”  抬头望了白漠寒一眼,mary露出了一抹绚烂的笑意,当下应道:“当然了,我要跟着你。”望着白漠寒惊讶的模样,mary冷笑一声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是我的最后底线了。”  “哈哈”一笑,白漠寒笑道:“这只怕不方便,要知道,我可是住在岳父家里,带你这么一个对我有想法的女人回去,我岳父还不活吞了我。”  闻听此言,mary当下嘲讽的望着白漠寒道:“别这些有的没的,我只问你,你答不答应。”  白漠寒思虑了许久,终是应了下来。  见状mary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打开通讯器道:“我要出去一些日子,这里的事情都交给你们了。”  听到通讯器里的回音,mary眼神扫过白漠寒,示意其带路。  轻叹口气,白漠寒不得不让开身子,示意mary跟着自己走。只是心中却明白,这人带回去,可能引起的轩然大波。  果不其然,望着站在自己面前泪眼婆娑的妻子,白漠寒尴尬不已,正要上前,就觉得胳膊一紧,耳边传来mary特意变的柔媚的声音“漠寒,这就是你的妻子,长得也不怎么样吗,你特意带我回来,可是嫌弃她了。”  白漠寒文言,咬牙怒道:“你在胡八道些什么,还不给我放开。”  挑了挑眉,mary脸上笑容更甚,不仅没有放手,反而搂的更紧,斜眼扫过司马霏儿,一脸委屈的道:“漠寒,你这是怎么了,在我家你对我可不是这样的态度,你要带我回来,难道就是让我受来委屈的吗。”  再也听不下去,司马霏儿转身便跑开了,见状,白漠寒当下便将mary的手给甩了开来,食指指着mary怒道:“我警告你,再敢胡八道,就不要怪我不客气。”话落,赶忙一边喊着妻子的名字,一边紧追了上去,mary眼中闪过一抹诡光,这才面向众人道:“不知,我的房间在哪里。”  齐思情冷笑一声,“送这位姐出去,我司马家可没有她能住的地方。”  闻言,mary将上来抓自己的人瞬间制服,双手环胸冷笑道:“想赶我出去,只怕不行,你要不要先问问你的女婿,可是他千求万请的请来的,若是你实在没有房间给我,那我不建议睡在漠寒的房间,左右也是早晚的事。”  “你”听闻此言,齐思情当下便气了个倒仰,转身望着众人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这个不要脸的给我拉出去,难不成你就看着她在这里欺负大姐吗。”  众人闻言,顿时一拥而上,mary这次只望着王叔道:“你就这样看着,别忘了。”  将攻向mary的几人拦了下来,王叔忙站直身子道:“弟妹,那个这件事情不是你想

    网网推荐:

    的那样,你先给她安排一间屋子,接下来我会和你解释的。”  齐思情心中不愿,可是到底是自己女婿带回来的,而女儿一走,女婿就跟着走了,想来,并没有将这个女人放在心上,遂点了点头,也懒得自己动手,直接让人将其领到了一个离白漠寒最远的房间才作罢,转身便给丈夫报了信。  再,白漠寒望着眼前眼前紧闭的房门,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敲了两下,见其没有反应,只得打开通讯器,口中不停的念叨着:“快接通讯器啊,快接通讯器啊。”  只可惜,始终没有接通的意思,无奈,白漠寒只得继续按起了房中的门铃,“霏儿,你听我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个误会,我对她绝对没有那样的心思。”话落,见妻子还没应答,白漠寒不得不接着道:“你还记得生产那些变异人的那个研究中心吗,她就是那个中心的负责人,你听到了没有,若是你不想听我解释,那我就先走了。”  轻叹口气,白漠寒刚一转身,便听身后的房门打了开来,忙一脸惊喜的扭过身来,抢先一步挤进房中,将门给关了起来。  见妻子气得走到了床边坐下,白漠寒忙跟了上去,不顾妻子的挣扎,紧紧的将其搂在了怀中,这才言道:“你如今的气性越发大了,就算要定我的的罪,好歹也等我解释清楚之后再。”  冷哼一声,司马霏儿扭头委屈的道:“你还我,你带着个女人回来什么意思,所有人都知道了,你让我怎么想,好,你不是要解释吗,我给你机会,解释给我听啊。”  安抚的搂着司马霏儿,白漠寒忙道:“好好好,我解释,我解释,还记得我和王叔昨日出去了谈了一会吗。”  司马霏儿“恩”了一声,依然带着几分冷淡道:“这我当然记得,可和你带这个女人回来有什么关系。”  白漠寒忙道:“想来,你应该也记得我过的,王叔和羽坤两人之事。”  司马霏儿一愣,却是点了点头,白漠寒松了口气,白漠寒这才接着道:“那我因为什么去闯的研究中心,你还记得吗。”  “萧胜”下意识的回答之后,司马霏儿认为答案绝不会这么简单,结合王叔二人的情况,心思一动,答案脱口而出“你是你找他来,是为了解决王氏主仆的事情。”  赞赏的看了司马霏儿一眼,白漠寒方道:“不错,正是如此。”  闻言,司马霏儿没好气的道:“那就让他们去研究中心,用的着带回家来吗。”  白漠寒闻言,神色尴尬不已,眼神不由多了几分闪躲。  司马霏儿冷哼一声,“这么,她是真的看上你了,如今变着法的来挖我的墙角是吗。”  见白漠寒避开了眼神,司马霏儿转身便往外走。  白漠寒忙上前将人给拦了下来,“你这是要去哪。”  司马霏儿冷笑道:“让开,这是女人的战争,你掺和进来做什么。”  白漠寒神情纠结,强笑道:“霏儿,她可不是好惹的,便是我与她过招,都要时时防备,我怕你吃亏。”  “哼”了一声,司马霏儿并不领情,“我死了岂不是更好,免得看厌了我这张脸不好意思出来,换个人,也能多几分新鲜感不是。”  深吸口气,白漠寒忍不住苦笑道:“你今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恨恨的望了白漠寒一眼,司马霏儿没好气的道:“若这时候我还能讲道理,那我就真佩服自己的定力了,走开。”  摇了摇头,白漠寒并没有让开,只是道:“好了,你就别添乱了,我不可能和她有什么的,若不然,我就不会答应这个条件了,大不了,接下来的日子,我门都不出,一直窝在这个房间里总行了。只是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许找她麻烦。”怕司马霏儿误会,白漠寒忙解释道:“我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你,萧胜是什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么样子,你总该还记得,她的手段层次不穷,我可不希望你变成那个模样。”  司马霏儿闻言,狠狠的打了个冷颤,想着自己若是变成萧胜的模样,那才是生不如死,终是安静了下来,有些委屈的道:“可是他这样觊觎你,我的心里很不舒服啊。”  轻叹口气,扶着媳妇,坐了下来,白漠寒忙保证道:“她觊觎我又如何,在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难不成,她还能强走我不成,再我可是很爱你和孩子们的。”罢,见司马霏儿依旧不怎么开心,当下又接着劝解道:“好了,快别哭了,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还在这里掉眼泪羞也不羞。”  听了这话,司马霏儿忍不住笑了起来,正要开口,就听门铃响了起来,随之,mary的声音传了进来,只听其道:“漠寒,你在吗,出来和我聊聊,我有话和你。”  司马霏儿闻言,“蹭”的一声便站了起来,白漠寒忙将人拉了下去道:“别理她。”  只可惜,白漠寒显然低估了mary的毅力,足足半个时,mary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无奈,白漠寒只得将声音关了起来。  司马霏儿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许久方道:“看来,你躲在房间这招,看来也是行不通的。”话到这里,司马霏儿冷冷的望着门的方向,嗤笑一声,接着道:“不过,她以为这样就能取代我的位置了吗,简直是做梦,我司马家身为西方帝国第一家族,房子可不是只有这么一套。”  闻弦音而知雅意,白漠寒了解的应道:“霏儿你这个主意真的好极了,明咱们就搬出去。”  见白漠寒主动提起,司马霏儿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笑容,点头应道:“好。”  这边两个人刚商量妥当,得到消息的司马傲,当下便回到了家中,听过妻子的话,司马傲也着急了起来,刚要将女儿唤来,就听下人,mary堵在了女儿女婿的门口,冲着里面大喊情话有一阵子了。  司马傲脸色一黑,当下便斥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见她这样,不知道将人送回去吗,这里岂容她一个丫头放肆。”  众人闻言,顿时尴尬不已的道:“家主,非是我们不曾试过,而是但凡接近他两米之内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就变得很奇怪,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控制似的,如今已经倒了几十个了。”  闻听此言,司马傲惊叫道:“什么,有这种事情,你们怎么也不知道早点,走,我倒要亲自看看去。”  见司马傲一马当先,所有人忙跟了上去,只一眼司马傲,便充分明白,手下所的失去了控制,倒了几十个人是什么意思。  只见此时地上躺着十来个,一个个都是手脚朝,不住的乱动着,剩余的虽人在原地站着,但是那脸上的表情却是一脸的失魂落魄,呆滞的双眼愣愣的看着一个方向。  司马傲见状,当下心里也是一阵的发寒,当下回头问道:“这怎么回事?”  当下便有人开口解释道:“家主,那十来个在地上的是刚刚才接触到的,那些个发呆的事接触有一会的。”  “这算怎么回事,一开始发狂,接下来发痴。”司马傲摇着头道,心里顿时也有了打算,什么也得让这个女人,不应该算是“魔女”,什么也得让这个魔女离开自个家,这才一就搞出这么多事,若是时间长了,自个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想到这,后背顿时也是一阵的发凉。  当下司马傲紧走两步,走到mary身前的时候,看了其一眼并没有什么,只是摇了摇头,便径直走到了白漠寒的房间前,正要抬手敲门,mary笑着道:“伯父,你别敲了,立马没人,我可是敲了好长时间都没人理我。”  当下司马傲没好气的道:“没人理你,你这样谁敢理你,这些人怎么你了,你将他们都给弄成了这个样子,都是娘生父母养的,他们犯什么错了?至于让你弄成这幅鬼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