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再见mary
    见王叔的眼神扫了过来,白漠寒忙道:“应该,应该会重建起来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知道这事最终也怨不得白漠寒,王叔深吸口气,强迫自己笑道:“那,那个人到底是谁。”  “她叫mary。”话落,又将其的地址了一遍,方接着道:“若王叔要去的话,我会安排人带路的,只我就不去了。”  点了点头,王叔马上道:“那漠寒明你就找人带我去。”  问听此言,白漠寒一愣道:“王叔,需要这么着急吗。”  苦笑一声,“珊瑚族就要灭族,这事对我和少主来,早已是心上压上的巨石,我们是一刻都等不得了。即使你所的是最后一项希望,我们也想早日得到结果。”  这一席话,只让白漠寒无言以对,点点头道;“我明白了,放心,明我会让苍蝇头为你们带路的。”  王叔站起身来,再次郑重的对白漠寒道了句“谢谢。”  这才接着道:“不过,有件事还望漠寒,你能答应我。”  白漠寒一愣,忙道:“王叔请。”  下一秒就听王叔道:“再这件事没有定论之前,只希望你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少主,若是答案是失望的,那就当这件事不存在如何。”  这话一出,白漠寒当下便明白王叔话里的意思,吸了口气,当下点头应道:“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不会的。”  见王叔感激的离去,白漠寒也不知道这件事出来是好是坏。  回到房中,司马霏儿一眼就看不出丈夫的不对劲,见两个儿子睡得香甜,忙站起身道:“漠寒,怎么了。”  摇了摇头,白漠寒摸了摸妻子的额头,强笑道:“没事,不过是和王叔了点事,时间不早了,快睡、”  司马霏儿闻言,想问,却见丈夫眉眼中满是担忧,只得按下心中所想,温柔的道:“那我扶你去睡。”  点了点头,二人自收下不提。  再第二日一早,白漠寒便找了个机会将王叔带了出来,又吩咐苍蝇头将人带去mary研究中心的所在之地,末了自己不放心的跟了上去,不过只是远远的跟着,并不让二人发现自己。  再次来到树林里,苍蝇头指着前面道:“前面就是研究中心,我就不跟过去了,我这样的战力,跟上去,只会成为你的负担。”  着苍蝇头拿出一个通讯器和摄像头戴在了王叔的胳膊上道:“有事拨响通讯器,我会想办法救你的,至于这摄像头能让我给你分析里面的机关,我会通过通讯器,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走,王叔,你可记清楚了。”  应了一声,王树便往研究中心走去。  苍蝇头忙将通讯器打开道:“老大,王叔现在已经进了研究中心的监控范围了。”  话落,苍蝇头未见白沫寒回答,正想再试一次,便见白沫寒就蹲在了自己旁边,很吓了一跳,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深怕自己一不心叫出声来。  好一会,才一脸惊喜的道:“老大,你来了。”  “恩”了一声,白漠寒问道:“可看的出来,研究中心有人在吗。”  苍蝇头点头应道:“当然能,老大,要我分析一下吗。”  白漠寒应了一声,便见苍蝇头手指翻飞,不一会便笑着道:“老大,里面有人存在,而且看起来,防守还十分严密呢。”  闻言,白漠寒脸上终于露出了放心的笑容,“有人便好。”  苍蝇头闻言一愣,却并没有多嘴问什么。  只是透过王叔身上的摄像头传回来的消息,不停的分析着。  就在此时白漠寒便见苍蝇头停了下来,不由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可是情况不妙。”  摇了摇头,苍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情况算好算坏了,自王叔进去的刹那,研究中心里面所有的机关都被关了

    网网推荐:

    。j”  话音落下,白漠寒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一抹凝重,许久方望着苍蝇头道:“如今,情况未明,你要好好关注,万一出了事,我便进去救人。”  苍蝇头郑重的应了一声,眼睛瞬间盯在了显示器上。  再王叔一人一路无事的闯到了核心位置,见有人在,脸上一喜,忙迎了上去,有礼的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有个唤作mary的女子吗。”  “mary”见有人问出自己的名字,mary冷笑一声,便接着道:“你找她有什么事情。”  王叔闻言一愣,忙道:“我可以当面跟她吗。”  mary闻言,眉毛一挑,转身坐在了主位上道:“有什么话就。”  王叔一愣,忙道:“可我想和她本人。”  还不待王叔往下,mary嗤笑一声道:“我坐在这里,还不够明显吗。”  王叔一愣,明白过来忙笑道:“原来,你就是mary姑娘是吗。”  不耐的看了王叔一眼,mary不耐的道:“有什么话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哦”了一声,王叔也不浪费时间,双手直接化为珊瑚,望着mary惊讶的模样,方才言道:“我是珊瑚人。”  mary震惊的站起身来,“你什么,你是珊瑚人,生的,不是基因改造的。”  听闻此言,王叔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的确是生的珊瑚人。”  见王叔承认,mary脸上不由露出了惊喜的神色,随之严肃了起来,“那你来找我做什么,你难不成不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落在我手里,可未必会有好结果。”  王叔苦笑一声,方才言道:“若有办法,我自然不会来,可是我不来不行啊,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珊瑚族人如今就剩下了两个,再没有后人出现,迟早珊瑚族定然会覆灭的,无奈,我只好来请你帮忙,你放心,绝不会白帮忙的,且不珊瑚在星际的价值,若真能让珊瑚族后继有人,只要是你想要的,只管开口,我定然帮姑娘全部找来。”  mary眼中多了几分兴味,只不过很快便湮灭了下去,皱着眉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王叔神色一变,忙道:“找人打听出来的。”  冷笑一声,mary嘲讽的道:“打听出来,我这里神秘的很,根本就不可能打听的出来,我的人知道我的手段,绝不可能出卖我,那就唯有。”望着王叔带在身上的东西,mary直接将摄像头拽了出来,对准自己道:“白漠寒,肯定是你出去的是吗,好的很,我给你三分钟时间出现在我的面前,若不然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只怕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了,你应该不想这个人出什么事。”  听闻此言,另一边的苍蝇头担忧的望着白漠寒道:“老大,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我回去喊人。”  摇了摇头,白漠寒道:“你直接回去好了,放心,我没事的,另外记得,今发生的事情和所有人都不要,若是有人问起,就我和王叔有事,最迟明就回去了。”  苍蝇头还有些担忧,这时就听mary的声音再次响起道:“白漠寒还有一分半钟,若你再不出现,那就等着给这个王叔收尸。”  闻言,白漠寒拍了拍苍蝇头的肩膀,便冲着研究所的所在飞驰而去。  终是在最后一秒前站在了mary面前,只不过神色有些尴尬的冲着mary打了个招呼。  mary嘲讽的扯了扯嘴角,直望着白漠寒道:“难得,难得,白漠寒你再次踏入我的地盘,怎么,可是好长时间不见,你想念我了。还是想再毁我的研究所一次。”  见自己每一句,白漠寒的神色便尴尬一次,mary不由将视线转到了别处,接着道:“哦,瞧我这记性,刚刚那位不是了吗,你是有求于我。”  尴尬到了极点,白漠寒反而放开了自己,轻咳一声道:“的确,我这次来就是想请你帮忙,求什么你也知道了,若刚刚王叔开的条件不够,我也可以再添一点。”到这里,白漠寒正准备思考什么东西能送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到mary的心坎上,就见mary已经抢先一步道:“想要我帮忙,好,财宝之类的我也可以不要,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好。”  闻听此言,白漠寒忍不住道:“好,只要你能救得了珊瑚族人,要什么我白漠寒定然帮你寻来。”  闻听此言,mary脸上方带上笑容道:“放心好了,我要的东西,不用外面寻去,只要你白漠寒一句承诺就好。”  白漠寒一楞,忙道:“请。”  “和你妻子离婚,和我结婚。”  mary此话一出,不低于一道惊雷,炸响耳边想都没想,白漠寒当下便道:“这不可能。”  嗤笑一声,mary边走边道:“怎么不可能,刚刚你可不是这么的,不是,我想要什么都要帮我寻来的,相比我提那些材地宝,这个很容易做到,我不是过了吗,不过是一句承诺。”  话落,mary便已经走到了白漠寒的身边,直接依偎进了白漠寒的怀中,这样一来,可将白漠寒吓得不轻,忙连退三步道:“还请mary姑娘自重。”  mary冷笑一声,“自重那是什么,我认识吗,再者了,你有求于人,怎么能不付出代价,我不要别的,只要你整个人,有什么自重不自重的。”  “你”  见白漠寒气白了脸,mary不由又上前几步,将白漠寒的下巴抬了起来,“条件我已经提了,至于接不接受就是你们的事情了。”话落,mary眼角瞟过王叔的方向。  王叔踌躇了一下,忙走到白漠寒面前,双膝一软,就要跪下,白漠寒忙上前想扶,不想此时,王叔突然转而攻向mary所在的方向,只两招便将其给抓在了手里,紧紧的捏着mary的脖子道:“若你不帮我,我今就让你死在这里。”  mary闻言,再也忍不住放肆大笑了起来,“让我死在这里,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便连那个愚蠢的萧胜我都能复制出那么多个来,更何况我自己,要杀就杀,反正死了一个我还会有十几个我活过来,哦,忘了告诉你,他们睁开眼睛的的条件,便是我这个主体死去,而在我死去的瞬间,我的所有记忆都会传送到他们的脑中,你认为到时候你们会怎么样。”  王叔闻言,手不自觉地收紧,只可惜mary的脸上并没有半点惧怕之色,见状,王叔的情绪终于激动了起来,使劲的摇着mary道:“你到底答不答应。”  望着mary已经青紫的脸色,白漠寒忙上前将人给救了下来,王叔见状,有些激动的道:“漠寒,你在做什么,我马上就能让她答应了。”  闻言,白漠寒将mary拉到身后,苦笑的摇了摇头道:“王叔,你难道没注意到,若我不动手,只怕你早杀了她了。”  见王叔还想上前,白漠寒忙拉着mary后退了一步道;“王叔,虽然我和她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为人也能看出几分,她既这么了,那真会誓死不从,而且一个mary就够麻烦了,我可不想十几个mary一起出现。”  话落,白漠寒见王叔镇定了下来,这才长出口气,示意mary可以出来了,不想mary闻言,不仅没有露出身形来,反而嘴角一弯,紧紧靠在了白漠寒的背上,双手搂在了白漠寒的腰间,方才言道:“感觉到了吗,我的心跳,她声声再我心悦你。”  叹了口气,白漠寒发现,他只要面对这个mary叹气的次数,是越来越多了,用力将mary的双手掰了开来,白漠寒扭头直视mary郑重的道:“我再一次,我的心中只有妻儿,我不可能做对不起他们的事情,而且我认为你实在算不得聪明。”  mary是什么人,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论,当下便嗤笑道;“不聪明,你这是贬低我了,不聪明我能建起这样的研究所,不聪明,你们能求到我的身上,什么心中眼中只有你老婆一个,若你只是想这些的话,那我还是劝你免开尊口,因为我不想听。”  见白漠寒还想开口,mary索性冷笑一声道:“住口,别忘了,你们还有事有求于我,如今我可还没有答应呢。”  屋中顿时寂静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