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白忙一场
    白漠寒看了看王羽琨,又转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李明,走上前一把将人给抓了起来,“大哥,咱们先把他带回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王羽琨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李明此时却开口道:“二位,你就放过我,王少爷,上次的事,是我不对,可是你也知道,主谋是王树仁,而且我也只是个放风的。”  白漠寒笑了笑道:“就算你是放风的,但你也是参与者,既然干了,就得承担相应的后果,而且你提供的消息是真是假可都不一定呢,就是这也得把你给控制起来,还有万一你再给王树仁通风报信,我们岂不是又要白费功夫。”  李明闻言,顿时脸上一苦,心里也在暗自庆幸,自个幸亏的是真消息,若是假的,瞧这架势,自个的命就要交代了。  白漠寒这时又想起点事情,拍了拍李明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人了?”  李明一时被问的一愣,“什么其他人?”  “可有谁是跟你一块来的?”  李明忙摇了摇头,“没有,我就是一个人来玩的。”  “一个人,这种地方你一个人来有什意思?”白漠寒显然不太相信。  李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确实是一个人,而且多一个不是也多一份挑费嘛,而且有的事还是一个人比较方便,您是!”  白漠寒笑了笑,“居然如此,那就走。”罢,便带着李明离开了。  待几人回到司马家,司马傲早已让自个在e国的人手,前往了德尔凡酒店,此时有人也传回了消息,只听一个声音道:“家主,德尔凡酒店,确实有一个科尔亲的人在这里,我们查了就住在2308号房。我们要不要上去把人拿下。”  司马傲闻言,开口道:“你等一下。”着转头对着王羽琨道:“羽琨,你看,是不是先让我的人将他给拿下,”  王叔这时开口道:“少主,先把人拿下,省的夜长梦多。”王羽琨点点头。  司马傲这时对着通讯器道:“你们将人拿下,记住千万心,可别让他给跑了。”  “家主,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罢通讯器便挂断了。  大约半时后,通讯器又接通了,只听那边着急的开口道:“家主,不好了。”  司马傲闻言,当下便开口道:“怎么回事,让他跑了。”  那边的声音焦急的道:“家主,我们进到房间发现根本没有人。”  司马傲听罢,愤怒的开口道:“怎么搞得,不弄清楚人回来没有就动手,司马里你也是老人了,怎么这点事都不知道怎么搞。”  只听那边的司马里开口道:“家主,我们是看见他上去才联系的你,服务人员还肯定就是他,我们才上去的,可是这家伙太狡猾了,他用别人的身份把2208号房间也给包下来了,而且二十三楼还安装了机关,我们在二十三楼一动,他在楼下便收到了信息,直接便逃了。”  司马傲当下开口骂道:“你这个笨蛋,不知道在下面的出口安排人手吗?”  司马里开口道:“家主,我安排了,只是后门的两个兄弟却打不过他,所以才会。”  司马傲听罢,懊悔的挠着头,顿了顿开口道:“老哥,羽琨,实在对不住,没想到这点事也给你们办砸了,你们放心,我这就加派人手到e国去,就是翻个底朝,也要把那子给逮到。”  罢,司马傲便拿起通讯器,挨个联系,将e国附近能调动的人手都调动了过去,  白漠寒这时心里明白的很,有了这次的事,那个王树仁只怕最近都不会出现了,就算再多人过去估计也是白搭,看了看一脸失落的王叔和王羽琨,白漠寒忙还是忍不住开解道:“王叔,大哥,不如咱们过去看看,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司马傲这时可是不好意

    网网推荐:

    思的很,忙对着白漠寒道:“漠寒,接下来就交给你了,你爹我这次丢人,看来司马家人员的素质还需要提高。”  王羽琨听罢,开口道:“叔父不必如此自责,实话当初带人围攻我,我也没放在心上,结果却是吃了大亏。”  司马傲拍了拍王羽琨的肩膀道:“羽琨,这次的事确实怪我,事先没有好好准备。”  王羽琨忙摇了摇头道:“叔父这如何怪的了你,再者抓住两个,我已经很满足了。”  白漠寒闻言一笑,忙道:“好了,好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今先不这个,累了一,好好休息一下才是,有什么事情明再不迟。”  听闻此言,司马傲与王羽琨两人也都散了开来,进到屋内,王叔不由道:“少主,你不用担心,王树仁那家伙他跑不了,便是跑到涯海角,我也绝对会将他抓起来。”  摇了摇头,王羽琨方道:“王叔,我担心的并不是这个,你,便是没有王树仁那一次,只凭咱们两个活,又能活多少年。”  王叔一愣,实在不知如何回答,王树仁见状,便又接着道:“珊瑚族人只咱们两个,若是咱们两个也消失了,那这下还有谁记得咱们珊瑚族人。”  听闻此言,王叔也是一脸惆怅,“是啊,想我珊瑚族,也算一方霸主,如今竟落到了这样的地步,莫非真让我珊瑚族人在我手里断绝吗。”  王叔闻言,亦是苦笑连连,只安慰的喊了一声“少主。”  王羽琨抬手止住了王叔的话头,言道:“王叔,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累了,先休息了。”  王叔望着王羽琨的模样,转身出了屋子。  一路走到白漠寒的门前,几次将手抬了起来,却又无力的方下,屋内的白漠寒,将手中的孩子放在床上,站起身道:“霏儿,我有事出去一趟。”  司马霏儿闻言一愣道:“好端端的出去做什么,你还没陪我们好好玩呢,而且你看儿子们对你可是想念的紧。”  白漠寒闻言一笑道:“外面王叔来了,看他犹犹豫豫的,我估摸着有什么事情,你乖,我出去看看,一会便回来。”  即使心中不愿,司马霏儿也只得点点头道:“好,那你可要快点回来。”  在妻子的额头印下一吻,白漠寒道了句“放心,我一会便回来。”  司马霏儿这才让了开来,这边白漠寒刚打开房门,就见王叔已经转身,忙开口道:“王叔,请等一下。”  听到白漠寒的声音,王叔扭头尴尬的道:“漠寒,打扰你了。”  “哪里,王叔这里不是话的地方,这边来。”  听闻此言,王叔忙点了点头,两人来到一间茶室坐下,白漠寒方才问道:“王叔,你可是还在为王树仁的事情担心。”  王叔摇了摇头,许久方道:“漠寒,,我知道你的本事,王树仁的事情我并不担心。”  听闻此言,白漠寒倒是有些意外的接口道:“既然不是为报仇之事,那王叔你这是……”  苦笑一声,王叔声音中带着几分凄凉道:“漠寒,珊瑚族人如今就只剩下我和少主两人,若我们真的消失,那珊瑚族人就真的没有人了。”  话落,王叔端起面前的杯中物,直接一饮而尽,末了抹去嘴角的水渍道:“呵,漠寒将你的好酒都拿出来,这日子憋屈,我要多喝几杯。”  白漠寒摇了摇头,将王叔的杯子夺了下来,方才言道:“王叔,这酒我是不会拿的,若是王叔今是高兴的喝,那没的,好酒好菜管够,若是借酒消愁,那恕我直言,王叔,酒入愁肠愁更愁,这酒不喝也罢。”  叹了口气,王叔苦笑的道:“你的很是,可我这口郁气,如何能够咽的下去我珊瑚族人虽若你强大,但是自认并不曾做什么伤害理之事,甚至还将星辰大海的水质进行净化,何以让我们落到灭族的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步,这命也太不公平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不由好笑的道:“王叔,我竟不知道你还是信命之人。”  “漠寒,我现在没和你开玩笑的意思。”  闻言,白漠寒站起身来,思绪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王叔还以为自己错了什么,忙开口道:“漠寒,王叔心里不痛快,若是有什么的不对的地方,你别介意。”  白漠寒轻叹口气,忙转过身道:“王叔,你这话的就有些见外了,我也不是那么气的人,我只是在想,若是让珊瑚族人延续下去也见的是件不可能的事。”  这话一出,王叔整个人仿佛入魔一般,浑身颤栗了起来,回过神来,便上前,紧紧的抓着漠寒的双肩道:“漠寒,你什么,你刚刚是不是再,有办法让我珊瑚族人延续下去,什么办法,若是真如你所言,我便是粉身碎骨,此生也没有遗憾了。”  白漠寒闻言,将王叔的两只手拿了下来,方才言道:“王叔,虽有办法,只是结果如何我也并不知道。”  对于这点,王叔自然清楚的很,毫不在意的道:“漠寒,这事我自然清楚的很,左右如今已经绝望了,按你所,不定还有一线希望,你放心,便是最后一点用都没有,我也只有感激的,快看,你计划怎么做。”  苦笑了一声,白漠寒方才言道:“我曾经见过一个人,便是只凭一滴血,也能造出个和原主人一般无二的人来,或是与植物结合,或是与机械结合者也有,且他们都保持着原本的意志。所以我想着,可否将你们的基因复制,或许也能制造出来。”  听闻此言,王叔早已震惊的站起身来,不可置信的道:“漠寒,真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见王叔此时的模样,白漠寒好笑的道:“当然有了,若是没有我如何会。”  望着白漠寒坚定地神情,王叔一拍手道:“漠寒,那人在哪里,你刚王叔,王叔愿意让他试验,别基因了,便是将王叔这身肉都拿去,王叔都没有二话的。”  话落,又觉得不对,忙又改口道:“或者,我先回星辰大海一趟,将我的本体拿来。”  白漠寒尴尬一笑,赶忙将王叔给拦了下来,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见此情景,王叔的眉头就忍不住皱了起来,直盯着白漠寒的神情道:“漠寒,你刚刚的话,该不会是哄王叔我开心。”  “这当然不是。”应了一声,见王叔明显松了口气的模样,白漠寒索性直言道:“我的那人现在估计恨死我了,不瞒你,我将他的实验室给毁了个干净,便是她做的那些玩意,只怕现在也是一个也不剩了。”  一听这话,王叔的身子便是一抖,望着白漠寒实在不知道能什么好,许久方道:“你这子怎么这么混啊,人家好端端的又没惹你,你毁人家的东西做什么,就算要毁,好歹等他将我的事情解决了,你再去啊,现在这个样子,该如何是好。若他知道,我们和你的关系,便是真能做到,只怕也不会答应了。”  认同的点了点头,白漠寒忙道;“我也认为是这样,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你们自己去。”  “自己去”  “不过”白漠寒再次接过话头,顺势解释道:“虽然,我身边也有一个这类型的人,他们对于研究,那简直比命还重要,你们的体质特殊,对于他来,就仿佛是那种一定要解开的难题一样,不解开他们简直是寝食难安,所以我的意思便是,你们自己去,凭你们的特殊,让她答应帮你们。”  犹豫了一下,王叔有些担心的道:“你确定这样真的有用吗,你也了,你将她所有的一切都给毁了,现在她忙着重建还来不及,哪有时间管我这事,或者她一气之下改行了呢。”  话音落下,白漠寒抽了抽嘴角道:“王叔,这个吗,我认为,你和羽琨的寿命长的很,一定等的来的,再,以她的性格来,应该不会轻易认输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