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抓获李明
    王羽琨闻言倒是动了几分恻隐之心,望着白漠寒摇了摇头。

    白漠寒见状,本就没有要杀人的意思,不过是吓吓这位海姐罢了,这下顺势收手,只是将人弄昏了过去,这才道:“咱们走。”

    王羽琨嗯了一声,两人急匆匆的赶到了海姐所说的地界,相视一眼,直接将房门踹了开来,只见原本喧哗的声音顿时一顿,见到白漠寒和王羽琨两人,只见宋思虎背熊腰的厉声一喝道:“什么东西,敢来海爷这里撒野,看来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话落,便按响了通讯器,只听其道:“抄家伙,有人来砸场子。”

    话音落下,宋思扭过头来,冷冷的道:“你们是要束手就擒呢,还是要被人打一顿才肯老实。”

    两人没有应话,眼光扫过众人,并没有发现李明的身影,此时两人的心情可谓不爽极了,又见有人不停的在耳边聒噪。

    王羽琨冷笑一声,只转身道:“看来,李明今天并不在这里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忍不住笑道:“那可未必。”

    话落,白漠寒将目光聚集在宋思的脸上,似笑非笑的道:“你们这里可否来过一个李明,老实交代,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宋思闻言大怒道:“你们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很嚣张是吗,放心,一会我就让你们再也嚣张不起来。”

    话落,又按响了通讯器道:“磨磨蹭蹭的做什么,还不来。”

    白漠寒不屑的瞟了宋思一眼,将目光聚集在屋中其他人的身上,将光剑抽了出来,直指众人道;“说,李明在哪里。”

    听完此言,众人的身子都是一抖,宋思见状,也拔出了光剑,一剑冲着白漠寒便砍了过来,只见白漠寒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一勾一踢,宋思便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身来。

    冷冷的扫过众人,众人只觉得身子一抖,其中一人将面前所有的钱都推到了白漠寒的面前的道:“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不过是喜欢玩两把,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白漠寒闻言,直直的望着此人道:“说,李明在哪里,我来就是找他的,若你们告知我他的下落,我自然会放了你们,不然。”白漠寒冷冷的用光剑扫过墙壁,望见那撕裂一般断开的墙壁,众人皆知,这需要多大的星力和控制力。

    那人更是吓得瑟瑟发抖道;“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李明在哪啊,我在这里也玩了好长时候,根本就没听过李明这个名字,你们听过吗。”

    身后之人闻言,俱都连连摇头,深怕慢一会,就小命不保。

    见众人不像说谎,白漠寒将照片拿了出来,递给此人道:“他就是李明,你确定你没有见过吗。”

    那人仔细思考了一番,又将照片与身后之人看了,见其俱是点头,这才忙将照片恭敬的递了回去,“我们是真的没有见过这个人,会不会是你们弄错了。”

    白漠寒刚想反驳,就听外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冷声问道:“这里可是****房间。”

    对面之人老实的点头,白漠寒这才接着道:“是海姐说是在这里见过他,难不成我还能弄错不成。”

    听了这话,对面之人胆子大了起来,小心的措辞道:“那你问海姐的时候,用的是不是也是这种方式。”

    白漠寒心中也泛起了思量,却还是点头应道;“不错。”

    那人闻言,明显松了口气道:“那我可以告诉你,你要找的人一定不在这个房间里,而且,只怕这次你们要倒大霉了,在这里的没有一个人的身份是简单的。”

    到了此时白漠寒又如何不知道自己受骗了,狠狠的道:“可恶,那种情况还敢骗我。”

    王羽琨闻言,冷笑一声道:“算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既然事情已经

    网网推荐:

    如此,咱们还是先退出去再说。”

    只是话音刚落,便见面前站了一排的黑衣人,一溜的机枪指着他们,虽然白漠寒与王羽琨两人并不见得害怕,只是两人的眉头还是忍不住皱了起来。

    白漠寒嗤笑一声,“你们该会不会以为这样就能治住我吧。”

    话音落下,宋思才有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冷声应道:“哈,治不住你,我怕你一会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冷冷的望了宋思一眼,白漠寒拉着王羽琨往刚刚的赌徒身边一站,凉凉的望着宋思道:“有种你就开枪啊,这些人不是普通人吧,不知出了事,你那位海哥担待的起不。”

    话落,白漠寒还忍不住抚摸着自己的下巴道:“还有我也不是普通人呢。”

    宋思闻言,果然身形一滞,不错,这里面的人,每个都是有来历的,要不然也不会派他来保护着了,若是这些人出了事,不用想,宋思都能想到自己是什么下场,至于白漠寒说的他自己也有来历的话,被宋思直接给忽略过了,只当他这是吹嘘了,冷笑一声便道:“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放过你,告诉你,那就是做梦,我奉劝你,老实点将人给放了,若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听闻此言,白漠寒只是挑了挑眉毛显然不想应话。

    这样一来宋思更是被气了个半死。

    疾步上前,便想越过白漠寒,被白漠寒熟练的扔了出去。

    拖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白漠寒冷冷的望着宋思道:“想让我放了他们也行,只不过你要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这个李明你到底见过没有。”

    宋思仔细的瞄了一眼,眉头便不由皱了起来,直望着荷枪实弹的众人道:“你们瞅瞅这个人是不是很眼熟。”

    几人闻言,自然不敢怠慢,看啦一会,只见一人“啊”了一声。

    宋思便道;“老十三,你可是见过。”

    老十三愣了一下,赶忙道;“宋哥,这人现在就在下面玩呢,就在大厅里。”

    老十三话音刚落,只见一阵风飘过,眼前早已没了两人的踪影。

    宋思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赞赏的道:“老十三想不到你这么明白我的心意,这谎说的不错,走,咱们现在就去将他抓起来,妈的敢在老子头上撒野,我就让他知道知道死字怎么写。”

    老十三闻言,神情尴尬的望着宋思道:“宋哥,我没说谎啊,那人现在真的就在大厅里玩呢,而且那人是真的出手阔绰,只是手气差的很,这么一会功夫,已经给咱们送了许多钱了。”

    话音落下宋思狠狠的瞪了老十三一眼,气呼呼的道:“你怎么不早说。”

    话落忙安抚了一番屋中众人,忙往大厅而去,老十三等人见状,自然也忙跟了出去。

    而此时白漠寒与王羽琨两人已经将李明给抓在了手中,王羽琨冷笑一声,方道:“李明,你可还认识我吗。”

    对于让自己发家的大主顾,李明自然是认识的,如今被人捏在手里,整个身子都给哆嗦了。

    直接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连连求饶道:“王少爷,王少爷,我求求你,饶了我这一遭吧,那事我也是被逼的,是王树仁,没错,都是王树仁威胁的我,若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做出这样的事来,求求你放过我,我还不想死的。”

    王羽琨冷笑一声,右手用力,直接将李明肩膀的骨头给捏了个粉碎,望着对方痛极的模样,王羽琨不屑的道:“我问你,王树仁现在在哪里。”

    李明忙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自那次过后,我就没见过他。求求你饶了我啊。”

    冷笑一声,王羽琨一脚将人踹倒在地上,死死的将其踩在脚下,这才言道:“呵,不知道,没见过,你骗鬼呢。你大概不知道吧,刘廷什么都交代了。”话落,又是重重的一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脚踩了下去。

    在心中狠狠的诅咒了刘廷一番,李明忙改口道:“饶命,饶命啊,两位少爷饶命啊,刚刚是小的脑子不清楚,记不清了,我想起来了,王树仁我确实见过,他如今在e过呢。”

    两人对视一眼,见地点对的上,王羽琨又重重的踩了李明一眼,接着问道:“还有呢,接着说。”

    李明重重的咳嗽了两声,望着从口中吐出的血迹,求饶道;“我知道就这些,我不过是偶然见了他一面啊。”

    听闻此言,王羽琨心中恼怒,还要动手,白漠寒挑了挑眉,示意王羽琨见脚移开之后,一指点在李明的痛痒穴上,望着对方不停翻滚,连连求饶的模样,白漠寒嗤笑道:“你知道我们想问什么,但是可惜,你并不老实,若想摆脱现在的困境,你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吧。”

    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宋思便带着人赶来过来,见状,直接让众人的枪口对准了两人,白漠寒扯了扯嘴角道:“宋哥是吧,你该不会真想对我做什么吧,莫非包间里的人身份尊贵,这里人的生死你就半点不在乎了吗。”

    宋思望着众人窃窃私语的模样,气极反笑道;“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凡是进了我百乐门的就是我的客户,我们自然会保障安全,至于你们,只怕今天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轻咳两声,白漠寒好笑的指了指自己,方才言道:“对了,宋哥,咱们打了这么半天的交道,好像还没有好好介绍介绍我自己,我姓白,叫白漠寒,这是我兄弟王羽琨。”

    听闻此言,宋思冷冷的道:“我管你姓白还是姓王。”

    “嗯”了一声,白漠寒笑着道:“的确,我姓白姓王,你的确不关心,但是我岳父和媳妇是谁,想来你一定很关心。”

    眉头再也忍不住皱了起来,宋思冷笑道:“莫非你那岳父是个大人物。”

    点了点头,白漠寒十分骄傲的道:“不瞒你说,我岳父复姓司马,名唤傲天。正是司马家现任家主,司马家是哪个,想来宋哥你应该听说过吧。”

    这话一出,别说宋思了,大厅中所有人都惊呆在了当场,司马家在西方帝国是什么地位,那就是活脱脱的统治者啊,但凡懂事点的孩子,就知道这个姓氏代替了什么,听了这话,宋哥第一件事,便是让手下将武器都给收了起来。

    只是还是怀疑的望着白漠寒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耸了耸肩膀,白漠寒好笑的道:“这在西方帝国应该不是什么秘密吧,若是你实在不相信,可以让星际网上查查看好了,当日婚礼办得蛮盛大的,我的照片应该有不少吧。”

    听闻此言,宋思忙将通讯器打了开来,一搜索,果然找到了白漠寒所言的照片,脸皮一僵,瞬间变了脸色,双手紧搓的走到白漠寒面前道:“白少爷误会,误会啊,你瞧我,怎么就没长眼睛呢,这李明可是得罪了白少爷,早知道是你白少爷要人,你一句话,我早将人给送到面前了。”面上如此说,心中却是不断吐槽到,你有身份直接说就好了,闹出这样的事情来,最后反而成了他的错,他招谁惹谁了。

    相比宋思,此时的李明那才是真正的生无可恋,得罪了西方帝国的霸主,他这个人如何会有好日子过,便是去了别的国家,司马家一句话,他相信,绝没有一个国家,为了他和西方帝国交恶,天下之大,竟是无他容身之地。

    想到这里,宋思忙几步爬在了白漠寒的脚边道:“白少爷,王少爷,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啊,那王树仁此时就在e国的德尔凡酒店里住着,不过他现在不叫王树仁,又去做了整容手术,完全变了个模样,我也是偶然认出来的,如今他改名科尔亲,你们顺着这个名字去查,定然能逮的到他的。”

    王羽琨闻言,忙望向白漠寒,白漠寒将通讯器打开,将所有的情况告知司马傲天,这才往着王羽琨道:“如今该做的都做了,咱们回家等消息吧。”

    王羽琨点了点头,只是含恨望着李明道;“他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