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海姐
    望着亲亲媳妇吃醋的模样,白漠寒好笑的捏了捏媳妇的脸蛋道:“放心好了,在我眼里这世上除了你就么有女人,我怎么会背着你乱来呢。”说着,白漠寒拍了拍心脏的位置接着道:“这里已经被你装的满满的,谁也挤不进去的。”

    甜蜜一笑,司马霏儿羞涩的道:“一天就知道说好话哄人,光说可不行,得做到才行,我这双眼睛可是一直盯着你的,若是你敢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就,我就。”

    “就怎样。”白漠寒有些好笑的问道。

    只气的司马霏儿跺了跺脚,撂下一句“我就不让你见儿子之后,匆匆跑开了。”

    王羽琨见状,好笑的拍了拍白漠寒的肩膀道:“没想到漠寒你平日里也是一个真汉子,到了媳妇面前,就被只得服服帖帖的。”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弱如何不丈夫,想要压服妻子,显示自己的高贵,实乃愚不可及。”话落,白漠寒笑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走吧。”

    王羽琨笑了笑忙跟了上去。有人带路,两人先进了一家,刺眼的灯光还让白漠寒有一瞬间的不适应,不由用手挡住了眼睛,王羽琨长年住在海底,虽然满是珠光可说实在的,跟现在这样的地方还真是不可同日而语,更不用说嘈杂的音乐了,两人只觉得浑身哪里都不对劲。

    海姐是这夜店的负责人,一眼就见到了白漠寒和王羽琨两个人,看着此时二人的神情,不由好笑的迎了上去,双手打开拦在了两人身前,好笑的道:“两位只怕不是来玩的吧,若我说的不错,两位就跟我来吧。”

    王羽琨与白漠寒相视一眼,忙跟了上去,进了屋子,王羽琨就有些好奇的道:“不知这位大姐怎么称呼。”

    话音刚落,海姐顿时黑了脸,一把捏住王羽琨的下巴,王羽琨下意识的就要反击,好在被白漠寒一只手给按住了,只见海姐另一只手在王羽琨的脸上拍了拍,冷笑一声才道:“大姐,你在叫谁,谁是你大姐。”

    王羽琨顿时满脸尴尬,求救的望向白漠寒。

    好笑的轻咳一声,白漠寒有理的喊道:“这位姑娘,麻烦你先放开我的兄弟行吗,你看他都快没气了。”

    海姐闻言,手是松了开来,只是忍不住捂住道:“姑娘,你是哪里来的古人,现在还要几个称呼姑娘的。”

    白漠寒轻咳一声,接着言道:“那不如喊你妹妹如何。”

    这番话一出,海姐不由笑的更开心,“妹妹,看你的年纪怎么都不至于当姐哥哥的地步吧。”

    见两人神情都已僵住,海姐忍不住好笑的道:“算了,看在你们让我笑了这么多次的份上,就放过你们吧,这里的人都叫我海姐,你们若是不介意也怎么叫我好了。”

    闻听此言,两人从善如流的喊了声“海姐”,待其应了一声,这才道:“对了,海姐,你是怎么看出我们不是进来玩的。”

    海姐闻言,挑眉一笑道:“你海姐在这行混了这么多年,自认看人还有几分本事的。”话落,便将桌子上的红色按钮打开,只见正面墙都亮了起来,只见上面正是夜店的场景。海姐随便点了一处,将其放大了开来只见上面明显是个秃顶的半老头子,此时将两位女子拥进怀中,满脸横肉的脸上,满是淫邪之气,白漠寒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海姐见状一笑,又将一处放大了开来,这次一看就是谈事情的,场景又是一换……

    许久之后,海姐方才停了下来,转身望着两人道:“这下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了吧,你们的眼神太干净,望着这么多没人第一眼竟然是避开,我实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声音一顿,海姐又接着道:“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放心,看在难得见到你们这种人的份上,我不介意帮你们一把。”

    &n

    网网推荐:

    bsp; “那太好了。”两人闻言一笑,忙将李明的相片拿了出来,这还是特意让刘廷做出来的。

    海姐见了一愣,“你们要找他。”

    见此情景,二人只觉有戏,王羽琨忙抢先问道:“海姐,可是见过这个人,若是见过还望实言告知,实不相瞒这人与我有大仇,我是一定要找见他的。”

    将照片拿近一看,海姐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人我的确见过。”

    这边海姐话音一落,王羽琨与杨意两人脸上顿时一脸喜色的追问道:“海姐,你真的见过吗,那不知这李明现在何处,海姐可有印象。”

    点了只烟,吸了起来,海姐身子斜靠在墙上,吐了个烟圈,这才开口道:“人,我的确是见过,至于如今的行踪,也能猜到几分,只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两人一愣,王羽琨忙道:“海姐,刚刚不是你说要帮我们的吗。”

    点了点头,海姐忍不住笑道:“不错,我的确说过要帮忙,可我么说是帮这个忙啊,再说了,我说见过他,不是已经算是帮忙了吗。”

    “你”王羽琨恼怒的就要上前,杨意忙将手搭在了王羽琨的身上问道:“那不知海姐如何才肯告知李明的下落。”

    闻听此言,海姐不由挑眉上前,两只手分别抬起二人的下巴,仔细的查看了起来,白漠寒虽然对人情世故算不上精通,但是海姐这个举动简直做的不能再明显了,忙开口道:“那个海姐,我已经有了媳妇,还有两个可爱的双胞胎儿子,我不想对不起我老婆,你要是想选暖床的人呢,喏,我旁边这位最适合了,他孤身一人,两个女人都没有,乃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果然听了这话,海姐便将白漠寒放了开来,白漠寒轻咳一声,乖巧的退到了墙角,一脸笑意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只觉得快要笑死了,在王羽琨想要挣扎的时候,还用眼神是一起稍安勿躁。

    相比这边的白漠寒,此时王羽琨的处境可谓尴尬不已了,只因此时海姐的可不满足于只停留在下巴处,而是在王羽琨的身上游移了开来,王羽琨的脸渐渐红了起来,终于在海姐的手要伸进衣服之内的时候,跳了开来,摸了摸一头的冷汗,王羽琨忍不住道:“海姐,还请自重,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就在此时,海姐忍不住笑了出来,眼中闪过一抹兴味道“放心,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肯这样,就说明我真的看上你了,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只要你从了我,那人的行踪直接奉上不说,你还会得到想不到的好处。”

    王羽琨闻言,脸色已经完全冷了下来,“我并不是非你不可,漠寒咱们走,既然他在这里出现过,那想找到不过是时间问题。”

    白漠寒应了一声,从海姐手中拿过相片道:“实在是打扰了,我们便先告辞了。”

    海姐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冷笑道:“想走,问过我了吗。”

    话落,双手一击章间,二人便听外面传来整齐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虽没看见,但是二人的修为足以让二人知道外面此时是什么情景,白漠寒笑了笑,“我说海姐,何必这样呢,我们不过是问了件事情而已,这怕不是你的待客之道吧。”

    海姐冷笑一声,“你说错了,这就是我的待客之道,海姐我见的人多了,还第一次见到你们这样不识时务的呢,既然如此,我自然不能放过你们,嫌弃我是吗,那就给我留在这里吧,你们这样的样貌,可不仅是女人喜欢,喜欢的男人也不少呢,放心,海姐会好好关照你们的。介绍给你们的定然都是上等货。”

    眼中闪过一抹恼怒,王羽琨是动了真怒,直言道:“无耻,如你这般的女人,真是让我看一眼就脏,漠寒回去之后,立马将这件衣服烧了,实在是太恶心了。”

    白漠寒也是个促狭的,闻言,立马接口道:“放心好了,我也觉得恶心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不行,羽琨你说咱们要不要回去之前,先买身衣服收拾一番,这么恶心的回去,别将家里都给弄脏了。”

    连续的挤兑,只让海姐脸上青红交错,再也保持不住平静,只冷冷的望着二人道:“你们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既然如此,你们就留在这里吧,来人,还愣着做什么,将这两个人给收拾了。”

    话音落下,只见屋内乌泱泱的进了几十个人,个个虎背熊腰,身上星力闪耀,显然都是高手显出自己的本事,好些震蹑杨意二人,只可惜,他们打错了算盘,白漠寒二人可不害怕,见此情景,白漠寒索性往椅子上一坐,伸手做出个“请”的动作,示意王羽琨快点将人解决。

    王羽琨见状,没好气的瞪了白漠寒一眼,瞬间出手,眨眼的功夫便将几十个人都给按倒在地,接着便逼近海姐道:“说那人在哪里。”

    海姐眼中闪过一抹惧怕,想走却发现此时被定在了原地,这时海姐才知道怕了,神色惊惶的道:“你们不能动我,我可是海老大的女人,若我出了半点事情,海老大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海老大,海姐,连第一个字都一样,你以为随便搬出一个人来,我们就会害怕吗,真是可笑。”

    听闻此言,海姐只道白漠寒两人要杀自己,心中更是害怕,不由激动的道:“随便一个人,你们出去打听打听,海老大是什么人,我只不过是他睡了两天,他就给我这么的产业,眼睛都不待眨一下的,你们确定要跟这样的人作对,你们可能不知道,海老大,对自己的东西可是重视的很,若是知道你们来这里闹事,他绝对会杀了你们的。”

    闻言,白漠寒只做害怕的道:“哦,是吗,那这样的话,我也就只有杀你们灭口了,毕竟这事已经恼了,如今也只剩下杀人灭口了,好在我们刚进来,你就将我们带到这里来了,还真没几个人看见我们的脸,若不然,只怕如今下手还要担心呢。”

    见两人这么说,海姐只觉得浑身都冰冷了起来,赶忙言道:“就算没人看见你们又如何,这里监视器密布,定然将我将你们带来的事情照的一清二楚,你们是跑不掉的,别杀我,我保证给你们求情,若不然海老大赶来,定然会给我报仇的,你们定然讨不了一死。”

    话落,海姐竟见白漠寒将光剑都拿了出来,整个人都慌张了起来,忙惊叫道:“你们不是想知道李明的去处吗,我说,我说还不行吗,你们可千万别杀我。”

    白漠寒这才将光剑收了起来,冷冷的道:“还不快说,我可告诉你,若是你说慢一点,我拿剑的速度,绝对惊呆你多想象。”

    一股尿骚味传来,原来在死神面前走了一圈,海姐竟然笑尿了。

    海姐只觉得羞愤欲死,眼中闪过一抹恨意,怕两人察觉,忙将眼睛比起来道:“他现在定然在西街的百家乐里,包间1103往日里他都在那里玩的。”

    闻听此言,王羽琨冷冷的望了过去道:“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哄我们,不然天涯海角,我也定然让你,命丧当场,不相信的话,就试试看。”

    海姐忙连连摇头道;“不敢,不敢,我绝对不敢,这一次就够了,我已经怕了,你们快走吧,再晚只怕他就要走了。”

    王羽琨正要走,就被白漠寒拉住了胳膊道:“老哥,急什么,几人他都能知道李明那个点会在那里,那定然已经养成了习惯,咱们很不用着急,如今该担心的就是,咱们走了以后,这位海姐会不会通风报信,通知李明逃走,毕竟通讯器这玩意,可是比手脚快的多了。”

    王羽琨闻言,也反应了过来,紧跟着道:“你说的对,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白漠寒一笑,只冷笑的望着海姐,海姐不由浑身都**了起来,死命的摇着头道:“不,不,不你们相信我,你们担心的事,我是一件都不会做的,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家里还有孩子和奶奶,我死了他们怎么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