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王叔闻言一笑道:“你这人也对我的脾性。”话落,王叔便自顾自的笑了出来,应声道:“也罢,以后要是还有好酒,可一定要叫我。”

    这是正经的搭场子了,司马傲天顿时脸色便染上了笑意,望着王羽琨等人的方向道:“这就对了,你们担心那事急不来,而且越急越乱,越容易出漏子,至于说办法吗,不是有漠寒在吗,想来他迟早会给你们想到解决的办法的。”

    对于白漠寒王羽琨还是比较相信的,如今听司马傲天这么说,遂点了点头笑道:“叔父放心,这么多年都等了,左右不过是再多等些日子,也不是太过难熬。”

    王羽琨话音刚落,司马傲天忙摆摆手道:“你能想的开就好。”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几天,司马傲天带着王羽琨二人,参观了参观自己的产业,这一日,正好轮到了飞艇制造厂,听到厂中的轰鸣声,司马傲天脸上闪过一抹得意,转而笑道:“这是我司马家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也是我司马家的根基所在,走,进去看看吧。”

    王羽琨应了一声,随着司马傲天的脚步,进到了厂中,只见流水线两边,整齐的站着两排机器人,此时各司其职,那是一点失误都没有,不停的有零件,在他们手中造了出来,放眼望去,便见整个厂房都是一个样子,王羽琨不由赞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虽然早知道人类世界变化的很快,但我实在没想到,你们已经先进到了这个地步,看来人类能够成为万物之灵也也不是没有道理。”

    王叔赞同的点了点头道:“的确不说其他,只说他们的繁殖了实在是太厉害了,若是咱们也有这样的繁殖力该有多好。”

    司马傲天尴尬一笑,实在不想告知二人,便是你们真如人类一般,可只剩下你们两个,又能做的了什么。

    就在此时,司马傲天突然发现站在自己旁边的王羽琨身子都僵硬了起来,顿时一愣道:“羽琨你这是怎么了。”

    话音落下,只见王羽琨脸上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立马走到一人身前,冷冷的道:“还记得我吗?”

    那人先是一愣,接下来却是一脸疑惑的道:“我们见过吗?”虽然话是如此说,但其脸上的表情却明显出卖了自个,王羽琨淡淡的道:“刘廷,对吧,若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叫这个名字,没想到你竟然躲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话音一落,刘廷便头也不回的直接冲了出去,显然是王羽琨没认错人,他就是围攻王羽琨的人中的一个,只是因为赌博成性,所以当初分的那些个财物已经挥霍一空,如今实在没什么好营生,所以只得在这里当工人。

    而另一边,王叔听到王羽琨的话,便直接凌空而去,直冲着前方疾驰而去,王羽琨下一秒也紧跟了上去,见状,一旁忙有人道:“家主,这可如何是好,这都乱成什么样子了。”

    司马傲天闻言,忙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告诉大家今天先休息一天,至于酬劳的事情大家放心,我会一分不少的发给大家,另外,若是有人能帮着抓住这个人,我另外还有奖励。”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听到司马傲天的话,厂房里,顿时乱成了一团。

    这样一来,王叔一次一次的错了手,见此情景,王叔忍不住怒喝道:“都给我住手,你们到底是在抓他还是帮他,都给我站到一边去,这件事由我自己动手。”

    只可惜,好容易得了司马傲天的承诺,到手的奖励,谁也不愿意就这么放弃,王叔气了个半死,只得怒吼道:“司马老弟,麻烦你再说句话,让这些人都别追着人了,再这样追下去,我还抓什么人,早跑了。”

    刚刚的情况,司马傲天也不是没有看见,见王叔开口,尴尬一笑忙吩咐了下去。

    而一众人见司马傲天取消了奖励,自然不会再往上冲,听话的退到了一边,这样一来,便

    网网推荐:

    将一个人给显露了出来,见状,王叔冷笑道:“刘廷果然是你,没想到能再这里逮到你,真是天助我也,怎么样,你是打算束手就擒呢还是继续跑。”

    刘廷闻言,顿时双膝一软跪了下来,求饶道;“王叔,王叔,别杀我,别杀我,当时我也是迫不得已的,而且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稀松平常,我怎么有伤害王少爷的本事,都是王树仁那家伙的主意,跟我真没多大关系,我真的知道错了王叔。”

    王叔眉头一皱,开口道:“我把你打成重伤,让你自生自灭,跟你说我知道错了,能行吗?虽然不是你的主谋,但是你却也动了贪念,帮着他们伤了少主。”

    刘廷闻言忙开口辩解道:“王叔,少主,你也知道,当初伤你的也不是我啊,我根本就没那本事,当初我也就是被那个王树仁给骗了,让人赢了我的钱,还欠了一屁股的帐,被那些人逼得没办法我才做了那些事。”

    王叔的回答便是狠狠的一脚踹了过去,刘廷当下便痛的蜷缩成了一团,这时,王叔方才恨恨的的开口道:“什么,钱,那跟我们少主的身体比起来,算的了什么,若你当初跟我们说,我们会在乎那点钱嘛,可你呢,你利用我家少主对你们的信任,帮着那些混蛋将少主差点打死,我更是饶你不得。”

    话落,王叔只气的一脚再次踹到了刘廷的身上,阴狠的言道:“说,王树仁在哪里,老实交代,还有其余的人在哪里,若将那些人都找出来,我或许会让你死的痛快点。”

    王叔这番充满杀气的话,只让刘廷吓得不轻,连连摇头道:“不,不,不,我不要,既然都要死,我为什么还要将人供出来。”

    听闻此言,王叔冷笑一声道:“死也分很多种,比如一把剑,捅在你的心窝上,你自然是死的痛快,可若是这一剑,只是让你受点皮外伤,只怕千刀万剐,你都未必会有死,而你,若是还不将那些人的行踪交代出来,我便让你尝一尝这千刀万剐之刑,别怀疑,绝对让你痛不欲生,只求速死。”说着话,王叔便拿出了自个那两柄红色的长剑来。

    刘廷见状,整个身子都瑟瑟发抖了起来,竟突然出手,一掌对着自己的心脏拍去,王叔见状,当下便一脚踹了过去,将其给救了下来。

    伸手一指,只见刘廷的身上立时便长满了珊瑚,半分都动惮不得。

    冷笑一声,王叔便道:“想死没那么容易,你不是喜欢财宝吗,这满身的珊瑚,只怕到了外面,能卖不少钱,只可惜,他们已经和你连在了一起,就如同你的血肉一般,但凡有个人心怀不轨的取一块下来,就如取了你的血肉一般,这种感觉,你该深有体会不是吗。”

    刘廷闻言,眼泪居然留了下来,对着王叔和王羽琨磕头道:“几位爷爷,你就绕我一次吧,王树仁我帮你找,只求你能放了我这一次,而且上次那些钱我也没分多少,真的没分多少啊。”

    王羽琨这时开口道:“好了,大男人家哭哭啼啼像什么,说把,王树仁在哪?其他人在哪?”

    刘廷见王羽琨话语有缓和的意思,这才开口道:“多谢少主,王树仁那家伙上次可是分了不少的钱,当时那家伙分完钱后说过,他要去一个地方过他的富家翁生活,以后我们这些人谁也别联系谁。”

    王羽琨闻言,一瞪眼道:“你这是耍我嘛,看来你是不想活了。”

    刘廷闻言,忙摇摇头道:“不是,少主你听我说完,我不过是说说当时的情况,王树仁那家伙确实后来没有联系过任何人,而且是彻底的消失了,其他人我也没怎么见过,但是前些天,我却是见到了一个人,我在外面玩的时候看见的,我上去跟他聊了聊,他说他前些天去e国玩了几天,你也知道那里的女人可是相当的漂亮。”

    王羽琨一瞪眼道:“说重点。别扯这些。”刘廷闻言,忙点点头道:“是是是,他去那里找妹子玩的时候,居然碰见了王树仁那家伙,那家伙如今可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容光焕发,活的潇洒的很。”

    白漠寒闻言,笑了笑道:“e国,确实是个好地方。”这话一出一旁的司马霏儿一脸鄙视的望了过来,白漠寒当下便感觉到了身边的锋利目光,当下开口道:“e国离咱们这西方帝国就已经够远的了,里星辰大海更是远的很,确实适合这家伙藏身。”

    司马傲天闻言笑了笑道:“那地方风光没,人也美,不过有个什么却也很容易暴露,若是他是个张狂的人估计早就暴露出来了,看来这个人还是很谨慎的。”

    白漠寒看了看司马傲天,开口道:“父亲大人,此话怎讲?”

    司马傲天捏了捏自个的下巴,略思考一阵道:“e国可以算是个销金窝,但是那里却也是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所以打听个什么消息也比较容易,我答应了老哥找人的请求后,便安排过人去那边打听过,可是却是一无所获,说实话,我这心里也是着急的很,这次听说那个王树仁居然在哪里,说实话,我更吃惊,这个人可是太谨慎,也心机够深的。”

    白漠寒笑了笑道:“心机若不够深,也不会干成这么件事,抢了那么多钱,居然还能保持这么谨慎的态度,确实厉害。”

    王羽琨这时开口对着刘廷又问道:“你碰到的那个是谁,现在在哪里?”

    刘廷闻言,忙开口道:“是李明,他如今住哪里我也不太清楚,你也知道,我们当初说了谁也不联系谁,所以我当时即使闻听,他也不会跟我说。但是我可以肯定,最近他不会离开这里,而且他这个人喜欢在夜店玩,这些个夜店应该会找到他。”

    王羽琨点点头,白漠寒这时开口道:“王叔,大哥,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王叔这时接口道:“今天晚上我就去附近夜店看看,这次可不能让他跑了。”

    白漠寒闻言,摇摇头道:“王叔,你这身打扮去夜店,可是相当的不合适啊,而且你这岁数,去了估计就成焦点了,怕是找不到人了根本。”

    白漠寒看了看一脸郁闷的王叔,接着道:“我看不如这样吧,王叔你留在家里,我和大哥两个去夜店找,父亲大人,你马上让人在e国再好好找找,若是找到王树仁一切也就简单了,若是没有就等我们将李明逮到再好好问问。”

    司马傲天闻言,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让咱们的人仔细留意的,尤其是as市区内我会加派人手的。”

    王叔这时开口道:“我那,就这么闲待着?”

    白漠寒闻言笑了笑道:“王叔,现在还用不着你出手,你就养精蓄锐,等待我们的召唤。”

    王叔听罢,半开玩笑道:“得了吧,有你小子在,根本用不着我这个老头子,不过也好,反正司马老弟的那好酒还在,我就在喝两杯过过瘾。”

    司马傲天闻言,呵呵笑着道:“那可不成,我那好酒,你得等我将事情都安排妥了,咱俩一块喝。”

    王叔笑了笑,“玩笑了玩笑了,等把王树仁那个混蛋逮到了,我们在好好的喝一回,少主老爷在东方帝国的那一处院子里的酒能不能借我一坛子,到时候庆功用。”

    王羽琨闻言,点点头道:“王叔你这是说什么话,那个院子是父亲留给你的,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可没处置的权利。”

    王叔笑了笑道:“好,那就这么定了。”

    显然王叔此次对逮住王树仁可是信心百倍,不过白漠寒心里却不知为何,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转眼间便到了晚上,王羽琨和白漠寒忙打扮了一番,便往附近的夜店走去,临走的时候,司马霏儿忍不住开口道:“你记住你这可是去找人的,而且找的是个男人,可别光顾看妹妹了,忘记自个去干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