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齐思情听闻此言,顿时没好气的道“就是要去,也不是现在,好歹吃了饭再说。”

    冲着妻子讨好的笑了一笑,就见司马傲天走到两人中间,一左一右的各搭着两人一边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道“走走走,吃早饭去,我啊,许久都没哟碰到这么对胃口的人了,吃了饭,我带你们去我们平常玩的地方,保管你们喜欢的很。”

    王羽琨闻言,扯了扯嘴角,忙笑道“那便麻烦了。”

    司马傲天狠狠的一掌拍在了王羽琨的肩膀上,没好气的道“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客气了,麻烦什么,左右平日里我几乎每天都去的,不过是顺带着带着你们,哪里就麻烦了。”

    王羽琨一噎,也觉得自己说了蠢话,笑了笑,便闭了嘴。

    司马傲天将两人带到了饭厅,白漠寒忙笑着让两人坐了下来,这才得意的望着两个儿子。

    见状,王羽琨忍不住多了几分惆怅道“漠寒,你生了这么两个儿子活泼可爱的儿子可真是好,若是我也能……”

    话语中隐隐的失落,在座的任何一个都能听得出来,司马傲天闻言,不由笑道“我当是什么事情呢,原来是这个,想要儿子还不简单。”

    王羽琨听了这话,脸上历时露出了一抹喜色道“伯父莫非有什么办法。若是有,还望伯父告知,我定然感激伯父一辈子。”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刚喝进口中的果汁,顿时一口全喷了出来,只将齐思情最喜欢的一件衣服,都给染成了黄色,望着妻子神色莫辨的模样,司马傲天忙求饶道“媳妇,意外,这绝对是个意外,你刚刚也看见了,是羽琨这孩子说话太逗了,这样的事情还要来求教我,你说我是教呢,教呢还是教呢。”

    深吸口气,齐思情没好气的道“你就贫吧,再者,这样的问题,你觉得问我合适吗。”

    司马傲天忙摇了摇头,齐思情这才站起身道“你们先吃,我去换件衣服。”

    话落,又将眼睛对准王羽琨道“羽琨啊,你这伯父,时常抽风,脑子里时不时就缺根弦,若是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你就当没听到好了。”

    王羽琨闻言,忙站起身道“伯母,太客气了,若伯父真能将繁育后代的本事教给我,便是让我行跪拜大礼也是应该的。”

    咳嗽了两声,齐思情忙道“我先去换衣服,接下来你们慢聊。”

    说罢,齐思情便忙转身离开了。

    王羽琨顿时将目光聚集在了司马傲天身上,见状,司马傲天不由大笑道“想要孩子这事有什么难得,娶个媳妇就行了,是不是没有对象,哈,这事找你伯父我就对了,我司马家的好女孩可是多的是。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两个。总有一个适合你。”

    这话一出,可将王羽琨闪了个不轻,笑容顿时僵硬在了脸上。

    见状,司马傲天忍不住担忧的道“羽琨,你怎么了,可是害羞了,听伯父的,绝对没有必要,这本就是人之常情。”

    轻咳了两声,白漠寒忙接过了话头道“父亲,这事是羽琨大哥自己的事,你就别瞎出主意了,倒是你一会计划带他们去哪里玩,不如先说说,给王叔他们介绍介绍。”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深觉有理,忙开口讲了起来。

    不过显然刚被打击了希望的王羽琨二人,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兴趣,只是在一旁楞楞的附和着。

    事实证明,玩闹果然是需要心情的,这不,虽然司马傲天的安排很有意思,只王羽琨与王叔二人的心思不在上面,自然也是没意思的很。

    几人玩闹回来,司马傲天整个人都不好了,见白漠寒走了过来,不由道“漠寒,我的安排真的,这么无趣吗,我怎么觉得他们两个还不如待在屋子里兴致高。”

    心中吐槽了一番自家岳父,白漠寒方道“父亲,并不是你的安排不好i

    <

    网网推荐:

    br />

    i

    ,不过是他们今天心情不爽罢了,而且,我觉得,你接下来最好不要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好。”

    司马傲天一噎,转身回了屋子。

    越想越憋屈,第二日一大早,司马傲天直接按响了两人房间的扩音器,只听司马傲天兴奋的道“老哥,世侄,快起了,你们好容易来一趟,昨日没往尽兴,今天我带你们好好玩一玩,我保证,这次定然让你们觉的不虚此行。”

    一大早被吵醒的两人,无奈的相视一眼,王叔揉了揉太阳穴道“少主,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昨日被他晃点,我郁闷了一个晚上,现在我的头还疼呢。”

    王羽琨闻言,也是无奈一笑,慢悠悠的站起身来,“王叔,别说了,快换衣服吧,不然,一会我估摸着,漠寒这位岳父敢闯进来。”

    王叔闻言,也不由好笑的道“不过,这也说明人家不跟我们见外,哈,少主走吧,也别让人就等了。”

    二人穿戴好之后,刚将门打开,就见司马傲天已经站在门口,只看那手的动作,就知道,若是晚一步出门,这门一准得再响起来。

    见到二人,司马傲天忙笑道“听漠寒说,你们最喜欢水了,今天我带你们去水族馆看看如何。”

    抽了抽嘴角,王羽琨顿时对司马傲天的安排失去了所有的期待,水族馆,天天生长在星辰之海的他们,要去看什么。

    难道还真去看鱼,还是看珊瑚(他们自个),或者说是海怪,(自个也算是海怪的一种吧。)

    见二人一脸的沉默,司马傲天当下也是一阵的郁闷,自个难道连个玩的地方都安排不好?

    当下开口问道“老哥,世侄,你们觉得不太好啊。”

    王羽琨当下笑了笑道“伯父,当然不是,只是我们昨天已经让您玩了一整天了,今天怎好再麻烦你,我们今天就在家里吧,改日在去,你看如何伯父?”

    这时白漠寒也走了过来,见到自个便宜岳父在,心里就是一咯噔,忙上前道“父亲你今天这么早啊,可是有什么事?”

    司马傲天闻言,笑了笑道“昨天玩的不尽兴,我今天过来,计划带着羽琨他们去水族馆转转,你觉得怎么样漠寒?”

    白漠寒闻言,当下就是一阵的无语,顿了顿忙开口道“父亲,你还是不要为这事操心了,我会安排好的。”

    司马傲天闻言,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道“你安排是你安排的,今天就由我安排吧,咱们都去看看水族馆,挺不错的。”

    白漠寒脸色一苦,挠了挠脑袋道“父亲大人,我刚从星辰大海回来没多少时间,王叔和大哥也是刚从星辰大海那来的,这水族馆,咱们是不是就免了?”

    司马傲天听罢,这才明白了怎么回事,当下拍拍自个的脑袋道“这倒是我疏忽了,去什么水族馆啊,大海里什么没有,对不住实在对不住。”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父亲大人,你还没用过早饭吧,走咱们先去吃饭,随后再说。”

    说着,便拉着司马傲天往外走,司马傲天当下却开口道“老哥,你和世侄一块来吧。”

    话音落下,白漠寒早已拉着司马傲天走远了,司马傲天这时对着白漠寒道“漠寒,现在放开我吧。”

    白漠寒闻言,忙松开了拉着司马傲天的手,司马傲天笑了笑道“我也就是想热情接待一下老哥和世侄,难得碰上老哥这么懂酒之人,我认为,这懂酒的人在一块,肯定有不少的共同点,只是好像又有哪里不对,要不这两个人怎么会那样兴致不佳。”

    白漠寒听罢,当下开口道“父亲大人,有些事我本不想说,可是,你不知道,怕又闹好多误会。这么跟你说吧,王叔和羽琨大哥他们不是人类。”

    司马傲天闻言,不可置信的道“不是人类,怎么可能,妖兽化型的话,我应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看的出来啊,就像你那个鲛人朋友,我就i

    i

    很明显能感觉到啊。”

    白漠寒闻言,笑着道“父亲大人,你说的没错,阿蓝缺失事妖兽化型,而王叔和羽琨大哥他们却不一样,他们是本体凝练出来的一个分身,本体留在星辰大海里,分身却是能够随意走动。”

    司马傲天闻言道“我说怎么感觉不出妖兽的感觉,居然还真有人能够凝练出这么好的分身,还真是不可思议,对了,我想明白了,我说你那大哥怎么说没有后代呢,闹半天是这样啊,漠寒他的本体是什么?”

    白漠寒开口道“水族馆里让你看着最值钱的东西。”

    “珍珠,难道是蚌?”

    白漠寒摇了摇头道“不是,是珊瑚。”

    这下司马傲天可是吃惊不小,忍不住大声道“什么,珊瑚?那东西虽然说是有细胞,怎么可能会……”

    白漠寒点点头,“千真万确,我跟王叔的本体交过手,便是一株巨大无比的珊瑚,他们修行的法门不一样,所以他们能够凝练出分身,而且手段也相当了得,上次交手,若是大哥没有受伤,我怕是连逃的机会都没有,就是王叔一个,我也根本打不过。”

    司马傲天闻言,当下更是惊的嘴巴张了老大,他可是知道自个女婿的本事的,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会更厉害。

    司马傲天这边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白漠寒便又开口道“还有父亲大人,他们珊瑚族的生命也比较长,羽琨大哥今年也差不多两百岁了,王叔他今年应该有五百岁了。”

    司马傲天听罢,当下自语道“我还叫他世侄,这家伙的年纪当我叔都有富裕。”

    白漠寒闻言,忍不住笑了出来,当下开口道“父亲大人,我叫羽琨大哥,你当叔父没有错啊。”

    司马傲天点点头,开口问道“他们找那个王树仁是怎么回事?”

    白漠寒听罢,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司马傲天听罢,点点头道“没想到啊,这么一个庞大的种族居然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还真应了那句话,盛极必衰。”

    “听大哥和王叔说的见他们做的,完全不是坏人,可是偏偏却让他们就这么衰落了。”

    “漠寒啊,你可一定得帮帮他们,如今既然来找你,就是拿你当知心人的,找那个王树仁的事,就交给我了,他们这繁衍后代的事,我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难怪老哥对酒有如此的造诣,这么多年的积淀,确实不是我这么个几十年的人能比的。”

    白漠寒点点头,看了看自个的岳父道“父亲大人,你怎么知道王叔他们事值得交的人呢?”。

    司马傲天笑着道“你当我这几十年白活了。”说到这,司马傲天忙摆了摆手,接着道“有那么两位,我这几十年又算什么,不过有句话叫,39,而我那确实信奉,酒品如人品,所以老哥的酒品那么好,人品自然不会差。”说罢父子二人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几声。

    父子二人说罢,便来到了餐厅,此时王羽琨和王叔也已经来到了餐厅,王羽琨见二人到来,笑着道“叔父,漠寒你们这是。”

    司马傲天笑着道“有点小事,让漠寒给我去办了一下,你们吃过饭,让漠寒陪你们去转转,老哥,我手里还有几坛子好酒,漠寒都不知道,漠寒比你那百年陈酿也只好不差,怎么样老哥今天晚上尝尝。”

    一听这话,王叔倒是又生出了几分兴趣,当下笑着道“哦,还有比漠寒那好的,自然要尝尝。”说着又感觉有些不妥,忙开口道“那些酒肯定是你的心爱之物,老哥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司马傲天摆摆手道“酒本来就是让喝的,更何况还是让咱们这懂酒的人喝了,自然是最好不过的,说实话,我得了那几坛子酒以后,也就是我自个尝过那么一坛子,就是苦于没有碰上一个老哥这样的懂酒投脾气的人,这下子也是成全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