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原来是计谋
    ♂ ,更新快,,免费读!

    鲛人光剑抛过来的同时,白漠寒便已经飞身上前,接着鲛人的剑,便朝着五人的头顶飞去,一剑冲下直接朝着五人中间扎了下去。五人却是反应十分迅速,当下便分开,在白漠寒落地的瞬间,便围攻了上去,只是五个萧胜明显被白漠寒凌厉的攻击吸引了注意力,却不想此时,鲛人和司马傲天兄弟也围了上来,当下鲛人一马当先,直接一剑砍在了八条腿萧胜的胳膊上。只是这一剑却并没有砍掉对方的胳膊,只是划出一个伤口,那伤口便立马长上了。

    众人见了皆是一惊,白漠寒这时却顾不上吃惊,匆匆挥出两剑,运起内力,对着一个萧胜的腿就是一掌,“空灵掌”打上去的一刹那,那条腿上的肌肉,便立马干枯,失去了生机。

    萧胜当下便惊奇的道:“白漠寒,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我倒是低估你了。”

    白漠寒笑了笑道:“我的手段,你没见过的多了。”不过白漠寒此时心里也忍不住吃惊起来,刚刚他这一掌打在普通人身上应该会立马死去,没想到打在这萧胜身上,却是只有一条腿坏死,而且瞧那架势,那条腿明显还能继续使用。

    萧胜这时也小心了不少,他也看出来了刚刚那一掌的威力,居然断绝了他再生的生机,若是打在心脏附近估计自个也得立马死去。

    白漠寒这时看着萧胜道:“萧胜,看来你我之间只能有一个活着,这里地方狭窄,怕是也施展不开,不如我们到外面一战。”

    萧胜看了看白漠寒却笑道:“我知道,你是怕我动手杀了其他人,也好,杀了你,我在慢慢收拾其他人,让你黄泉路上不寂寞。”说罢便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看白漠寒,见白漠寒并没有跟着出来,不由开口道:“怎么?要交代交代遗言嘛?没事我等着你。”

    白漠寒冷哼一声,“咱们这次交锋好像你并没有占到多大便宜吧,你凭什么自信能将我打败,可笑。”

    萧胜撇了白漠寒一眼道:“就凭你伤不了我,而我却能伤到你,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白漠寒摆摆手道:“行了就当我是交代遗言,但是有些话我并不想让你听到。”萧胜闻言,悻悻的又走了出去。

    萧胜出去后,司马傲天忍不住道:“漠寒,你真打算跟他,不是他们打?你有几分胜算?”

    白漠寒仔细看了看周围,感觉到萧胜并不在近前,白漠寒这才道:“现在除了这样,还能如何了,父亲,你也看见了,你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如今能将他们引出去也好,这样最起码你们能够无忧,放心,命我还是能保的住的。”

    鲛人几步走到了白漠寒身前,顿时言道:“漠寒,我跟你一起去。”

    白漠寒闻言,好笑的摇了摇头道:“若是再星辰大海,那自然是没什么问题,可这里不是,在这里,你的战力会被降到最低,阿蓝,我不希望,往后驰骋星辰大海之时,身边没有你的陪伴。”

    听到这里,鲛人不由将脑袋移到了一边,带着几分威胁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要记得一定要活着回来,不然我倒要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了。”

    闻言,白漠寒唇角展现了一抹笑意,还未开口,就听到门外五个萧胜同时开口道:“别婆婆妈妈的,左右你们都要死,不过是早是晚罢了,到了下面,有的是机会相见。”

    见一旁的鲛人脸都气得青了,白漠寒拍了拍鲛人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司马傲天见状,长叹了口气道:“我司马傲天一向自认战力卓绝,没想到,到了今日却是成了给女婿拖后腿的存在,实在是讽刺。”

    司马傲林闻言,忙上前道:“大哥,你别这么说,若萧胜不是现在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你又如何会打不过他。”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并没有半点被安慰到的意思,反而苦笑一声,将头转到了一边。

    网网推荐:

    />

    再说另一天,六人飞身而出,五个萧胜恍若一个整体一般,将白漠寒团团围住,心随意动,本就是同一个人的脑子,其他四人心里想什么,那可以说都不带猜的,那合作起来如同行云流水,丝毫未有阻滞。

    只见一个萧胜,一爪过去白漠寒身上便出现了三道血痕,后面那一个,就已经出手,在萧胜的身上扎了个对穿,白漠寒此时可以说是狼狈的够呛。

    见状,鲛人深深的将面前的桌子捏了一块下来,司马傲林也忍不住问道:“大哥,怎么办,这样下去不行啊,我看漠寒身上已经有了这么多伤了,若再这样下去,怕是连性命都保不住了。”

    司马傲天闻言,也是重重的一拳捶在了床上,无力的道:“这我又如何不知,可漠寒的话,你也听到了,若我们出去,岂不是辜负了漠寒这一番心意,再说,我始终认为,漠寒定有什么后招。”

    司马傲林闻言,没好气的道:“现在都这样了,他还能有什么后招,咱们总不能看着他死吧,先别说霏儿回来怪不怪罪咱们,只怕她那条命都要保不住了,大哥,你可就这么一个闺女,你真狠的下心。”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难受的将脸扭到了一边,这才言道:“忍心,我怎么可能忍心,可是就算咱们下去了,又能做的了什么。”

    “拼着一死,咱们兄弟合力拖住好歹拖住一个。”掷地有声的话语,让司马傲天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重重的在司马傲林的肩膀上一拍,司马傲天方才接口道:“傲林,大哥以往看错了你,这才是司马家的儿郎,你说的不错,司马家从不畏死,二弟走,哪有女婿挨打,老丈人看着的。”

    明知一死,司马傲林忍不住玩笑道:“怎么没有,大哥,若是打的人是霏儿,难道你还帮着漠寒不成。”

    重重的一巴掌打在了弟弟的背上,司马傲天嗤笑道:“怎么可能,没帮着女儿一块打,就是给他的面子了。”说到这里,司马傲天又忍不住得意起来“不过漠寒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他对霏儿的疼宠,让我这个当父亲都看着汗颜,我如今越发自傲过去的选择,这才留下了这么一个好女婿。”

    望着此时的大哥,司马傲林在心中下了决定,便是要死,他也绝对会挡在大哥的前头。

    就在两兄弟准备上前帮忙的时候,就听鲛人喊道:“你们两个谁也不用上了,你们快看。”

    鲛人话音落下,司马傲天两兄弟下意识的望了过去,只见不过是一会的功夫,场面顿时大转,三个萧胜早被白漠寒撂在了地上。

    司马傲林见状,还孩子气的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喃喃自语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战况,变的也太快了吧。”

    话音落下,司马傲天脸上满是笑容道:“管他发生了什么事,总之赢得是白漠寒就好。”

    鲛人在一旁连连点头道:“可不是吗,看这样子,漠寒只怕要赢了,粒子炮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上。”

    且不提几人这边聊得火热,只说白漠寒好容易利用移动的空隙,让三个萧胜,自己打自己,此时都被掀翻在地的机会,动作迅速的将两外两人打的蔫蔫,打开,防爆箱将两个萧胜塞了进去,顺手也将炮弹扔了进去,只见那防爆盒,直接被炸的飞起。

    这一幕一出,白漠寒嘴角露出了笑意,不敢放松,神色紧张的盯着对面三人。

    三个萧胜,此时的脸上阴沉着可怕,只听其中一个先道:“白漠寒,出手果然狠辣,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也不见三个萧胜如何交流,只见一个直冲到白漠寒身前,用尽力气死死缠住了漠寒,另两个,却想着司马傲天等人所在之地奔去。

    白漠寒见状一惊,用足力气,一掌直直的落在了身前的萧胜头上,刹那间,萧胜便瘫软了下来。

    将面前的萧胜用同样的办法,处理干净,白漠寒忙追了上去,轻功运用到了极致,终是将两人挡在了进门之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两个萧胜的眼神顿时紧盯着白漠寒,身子不自觉的往墙壁上依靠了过去。

    白漠寒眼中冷光更甚道:“原以为今天要经过一番恶战,没想到,你们几个这么不经打,倒是比我处理的第一个简单的多,起码身体没有第一个那么硬,打折毁掉也是容易的很,五个还剩下两个,想来就更容易了。”

    两个萧胜,眼中俱是闪过一抹恼怒,“你这是瞧不起我们吗。”

    “啊,才看出来啊,我一开始表示的不就很明显了吗。”话音落下,望着两个萧胜眼中噬骨的恨意,白漠寒眼中精光一闪,率先对着两人攻了过去,一边打,一边还不忘挑衅道:“哦,对了,你们刚刚那副傻愣愣的样子,该不会是被我吓傻了吧,要我说,根本不必,就算原本没有经验,刚刚不是才经历过三回,想来,死亡这件事,你们都该习惯了吧。”

    话音落下,白漠寒已将其中一个扔了出去,转身刹那,将另一个也给踢的后退了几十步。

    两人见状,转身便离开了司马家,白漠寒见状,作势追了两步,便跑了回来,脸上不由露出了笑意。

    见状,司马傲天不由问道:“漠寒,人跑了你怎么还笑。”

    “父亲,这个我一会再跟你解释,先将霏儿他们回来吧。”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这才发现,白漠寒身上满是伤痕,讪讪一笑,忙点了点头。

    不用说,当司马霏儿见了丈夫此时的模样,那眼泪毫不意外的落了下来,整个人都扑了上去,司马傲天见状,忙将女儿拉住,方才道:“我说闺女,我知道你担心漠寒,可你要知道,你这一扑,只怕漠寒伤的更重吧。”

    司马霏儿吸了吸鼻子,也冷静了下来,几步走到白漠寒身前道:“漠寒,你疼不。”

    白漠寒笑着摇了摇头:“不痛,一会上过药,就好了。”说罢,白漠寒扭头忙喊道:“苍蝇头。”

    欢快的应了一声“来了。”苍蝇头屁颠屁颠的跑到白漠寒身前,拿出一个显示器里,又是一阵鼓捣,只见屏幕里显示一个橘黄色的小点,正在飞快的移动着。

    司马傲天见状,心中隐隐有了几分猜测,忙确认的问道:“这个是。”

    眼中露出了一抹笑意,白漠寒点头道:“就是父亲,你想的那样,咱们最担心,不就是制造萧胜的那些人待在哪里吗,这样好的追踪工具,不拿来用岂不是太可惜了。”

    话到这里,司马傲天震惊的望着白漠寒道:“难道说,你早就计划好了。”

    这时苍蝇头脸带得意的道:“司马家主,怎么样,我这戏演的不错吧,为了这个,我可是练了许久呢。”

    话落,苍蝇头的眼睛触及白漠寒,忙又笑道:“当然一切都亏了我家老大的英明领导,聪明才智,运筹帷幄,决胜四海……”

    见苍蝇头越说越夸张,白漠寒忍不住好笑的道:“行了行了,再让你夸下去,我都不是人了,快看看,他们往那里去了,准备飞艇,咱们跟上去,还有粒子炮,更不缺,快去将咱们的人喊来,这次咱们给他个瓮中捉鳖。”

    苍蝇头,一拍掌,兴奋的道:“老大你放心,保准收拾了他们。”

    看到这里,司马傲天,紧紧的盯着白漠寒这个女婿,脸是黑了个彻底,“漠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笑了笑,将妻子交给了岳母,白漠寒这才笑道:“母亲,帮我照顾一下霏儿。”

    齐思情望着被女婿塞进怀里的女儿,深吸口气,点头笑道:“我照顾霏儿没有问题,可是漠寒答应我,无论,你要做什么,一定要想一想你的妻儿他们都在家里等你回来。”

    “恩”了一声,白漠寒忙应道:“母亲,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