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 ,更新快,,免费读!

    司马傲天看了看自己女儿自信的眼神,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儿说这事,当下尴尬的笑了笑道:“自然不会让萧胜那个混蛋给跑了,漠寒可是亲自动的手,他的本事,菲儿你应该是最了解了。”

    司马菲儿自信的点点头道:“漠寒的本事我自然清楚的很,他可是我见过的人里,最厉害的了,以前呢,我就知道爹你最厉害,后来我发现漠寒居然那么强,而且还能帮助咱们司马家训练出那么多高手来,你说是不是爹?”

    司马傲天听了这话,心里更是一阵的泛酸,故作开心的点了点头,便借口有事,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几步,便被随后跟出来的媳妇给叫住了,司马傲天看了看媳妇道:“思情怎么了?有什么事?”

    齐思情拉着司马傲天走到一个僻静的房间,开口道:“不是我有什么事,而是你有什么事?”

    司马傲天闻言笑了笑道:“我能有什么事。”脸上虽挂着笑容,但是却在齐思情面前根本掩饰不住内心的痛苦,当下齐思情便直接开口道:“傲天,我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司马傲天闻听此言,略显不自在的道:“有二十多快三十年了,菲儿都那么大了,而且还给我们生了两个可爱的外孙。”

    齐思情看着司马傲天,看到最后司马傲天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小了,这才开口道:“傲天,你说咱们在一起都快三十年了,你心里有没有事,我会看不出来嘛,说吧,到底什么事?”

    司马傲天长出口气,故作镇定的道:“我真没什么事。放心思情。”

    齐思情当下变有些生气,当下声音便提高了不少,直接道:“傲天,你怎么这样,难道说你我夫妻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嘛,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司马傲天见状,随之便闭上了眼,略顿了顿这才长出口气道:“漠寒他死了。”

    齐思情闻言,当下忍不住大叫道:“你说什么。”

    司马傲天降齐思情搂在怀里,又说了一遍“漠寒他死了。”

    “怎么会?漠寒他的本事那么好,谁能把他给伤了都稀罕,怎么会……”

    司马傲天紧紧的抱了抱齐思情,这才将刚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齐思情听罢,眼泪便忍不住流了下来,司马傲天忙温柔的递上了纸巾,帮齐思情擦掉了眼泪。

    齐思情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口问道:“咱们怎么告诉菲儿?孩子们还那么小……”说着话,齐思情便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司马傲天摇了摇头道:“我也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齐思情哭着开口道:“漠寒这孩子怎么会……傲天,咱们要不干脆瞒着菲儿吧。”

    司马傲天揉了揉脑袋,“咱们怎么瞒得住,而且瞒到哪一天是个头啊!”

    “能多瞒一天是一天,漠寒经常外出,咱们就说他又走了。”

    “思情,我觉得这么做不妥,漠寒每次走的时候都会跟菲儿告别,而且即使是去哪,隔段时间,也会跟菲儿联系,这么一走边聊无音信,菲儿她肯定会感觉不对的。”

    “可若是直接告诉菲儿,我担心菲儿她会受不了的,若是菲儿再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说,你说……”

    齐思情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司马傲天已经很清楚了,当下便也陷入了沉默,约莫过了三分钟,司马傲天一拍脑袋道:“坏了!”说罢,便往外走去。

    齐思情见状,担心的问道:“怎么了傲天?”

    司马傲天此时也顾不上回话,径直往外跑去,齐思情在后面忙跟了上去,没一会便重新回到了司马菲儿的房间,只见此时鲛人和苍蝇头正站在司马菲儿身边留着眼泪,齐思情当下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司马菲儿此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嘴里只是不住的说道:“你们都是骗我的,漠寒他会回来的。”

    齐思情见状忙上前将女

    网网推荐:

    儿给一把抱住道:“菲儿,没事的,娘在这。”

    司马菲儿当下漏出一抹笑容道:“刚刚他们说,漠寒被炸死了,娘,你告诉他们,不可能的,对了爹,你不是刚刚也在漠寒身边嘛,我知道漠寒他一定是在收拾烂摊子,所以才没有回来,他一定会回来的。”

    司马傲天,听了这话,心里也是一阵的疼痛,鲛人和苍蝇头此时更是忍不住哭出了声来,苍蝇头更是左右开工打在了自个的脸上,嘴里还不住的道:“大嫂,我该死,我该死……”

    鲛人见状,一把拉住苍蝇头的手道:“苍蝇头,你这是要干嘛,你忘记你来干什么了嘛?现在可不是干这些事的时候。”

    苍蝇头这才放下了手上的动作,对着鲛人道:“阿蓝。你说的对,现在不是干这些的时候,我们要想办法加强这里的防御,不能让大哥的家小在出什么事,否则就是死,我都没脸见大哥。”

    说着苍蝇头便站起了身,对着司马傲天道:“司马叔父,你可不可以让人带我去你这家里的控制室去。”

    司马傲天自然知道苍蝇头想干什么,当下挥挥手,便让人带着苍蝇头去了。

    苍蝇头走后,司马傲天,看了看自个的女儿,怜爱的摸了摸其的脑袋,不在说话,此时司马菲儿再也撑不住了,当下便放声大哭起来,齐思情紧紧的搂着女儿,生怕其从自己的怀里掉出去。

    司马傲天见女儿哭了起来,当下心里才放了下来,不管怎么样,女儿现在应该也接受漠寒被炸死的事实了。

    齐思情此时抱着女儿,眼泪也是不住的流了下来。

    司马傲天看了看妻子和女儿,揉了揉自个的眼睛,当下便扭头拉着鲛人走了出去。

    走到外面后,鲛人开口道:“司马叔父,我想在返回去看看,找找漠寒的遗物也好。”

    司马傲天点了点头,鲛人便不在停留,刚走出门,便见一个浑身破破烂烂的人走了过来,鲛人却也没有在意,只是瞟了一眼,便准备往飞艇上走。

    这时却听一个声音响起,“阿蓝,你这是要去哪啊,怎么见了我也不打个招呼。”

    鲛人闻言,当下不可知置信揉了揉眼睛,朝着那人望了过去。

    这时那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别揉了,本来眼神就不好,别整的更不好了。”

    鲛人紧走两步来到了白漠寒的身前,激动的道:“漠寒,真的事你,你没死?”

    白漠寒当下略显不高兴的道:“说什么呢,怎么咒我啊,你这个阿蓝,可太不厚道了。”

    鲛人此时却是激动异常,当下上去也不顾白漠寒一身黑乎乎的,当下便抱住了白漠寒,“我就知道,你小子命大,哪能那么容易就死了。”

    白漠寒笑了笑道:“我这次可算是,没死脱了一层皮。”

    鲛人闻言,当下“呸”了一声,道:“晦气,别说死什么的。”

    白漠寒当下就有些无语,刚刚可是你一直是说死的,怎么转眼就这样了,鲛人却不理白漠寒这边的状况,又开口道:“走,走,赶紧的跟我回去,见见你媳妇和岳父、岳母,她们听说你,呸,赶紧进去,这会他们可是哭的死去活来的。”

    白漠寒闻言,点点头道:“我还是先洗洗,换换这身行头吧,若看见我这身打扮,估计也不会好。”

    鲛人当下道:“哪那么些事啊,他们可是还哭着呢,你赶紧的,让他们先安安心,你悠悠闲闲的去收拾了,就不怕那边再有个什么事啊。”

    白漠寒笑了笑道:“刚刚你们才说我死了,现在我这样进去,还不以为我诈尸啊。”

    “诈尸就诈尸,什么也好,总之你活着就什么都好。”说着,便拉着白漠寒往里走去。

    一走到司马家门近前,白漠寒和鲛人便被围上了,不过却不是欢迎的,而是个个拿着武器,鲛人当下开口道:“你们这是干嘛,我刚刚出去,就返回来了。”

    众人当下却没放松警惕,领头之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人开口道:“主要你后面这个,他是谁,怎么这样,不是想混进去的探子吧。”

    鲛人当下便被气乐了,“他是探子,你们这些家伙,好好瞧瞧他是谁。”

    说罢众人这才仔细的看了看鲛人身后的白漠寒,当下有那反应快的,开口道:“姑少爷。”

    当下人群便炸了窝,鲛人见众人认出了白漠寒,当下一脸不悦的道:“知道是他,还不赶紧让开,司马家主他们在哪?”

    当下便有人开口道:“家主来了。”

    只见司马傲天已经快步的跑了过来,一见白漠寒上前便将其给抱住了,激动的道:“漠寒,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快,去见见菲儿和你母亲,他们两个可还在房间里哭呢。”

    白漠寒不好意思的道:“父亲大人,漠寒让你们担心了。”

    说着,司马傲天便已经拖着白漠寒往司马菲儿的房间走去,没多时便走了进去,司马菲儿此时情绪刚刚平静下来,齐思情正在跟其说着什么。

    一见走进来个黑乎乎的人来,齐思情脸当下就拉了下来,司马菲儿却是高兴的跑了过去,将人给抱住了,“漠寒,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漠寒……”说着话,竟是又哭了起来。

    齐思情,一听这话当下便也仔细的瞧了瞧白漠寒,这次高兴的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转而扭头对着司马傲天道:“你说说你事怎么搞的,漠寒这不是好好的嘛,你们怎么就没找到他,还说什么他死了,真不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有仔细的找。”

    这时,苍蝇头也得到了消息,忙赶了过来,一见白漠寒当下激动的道:“老大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这时司马傲天对着苍蝇头道:“这找人的不是我,是他,怎么就没看出那机器有问题呢。”

    苍蝇头看了看鲛人,开口道:“阿蓝我就说,是那机器有问题,你还不让我重新装一下。”

    鲛人闻言,尴尬的笑了笑,齐思情这时开口道:“没事就好,还有啊,老头子,我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就往外推了。”

    司马傲天,不好意思的笑着,并没有敢在说什么,白漠寒这时从司马菲儿的怀中解放了出来,开口道:“父亲、母亲,菲儿,大家,让你们担心了,不过这事却怨不得寻找我的大家。”

    众人这才看了看白漠寒,司马傲天开口问道:“也是啊,按说那机器不会出这种问题啊,而且这位小兄弟的手法可是专业的很,应该也不会出这种纰漏才对,漠寒你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白漠寒笑了笑道:“父亲大人,你瞧我这一身,是不是容我洗刷过后,再说。”

    齐思情看了看白漠寒这一身装束,忙开口道:“漠寒,别理你父亲,他就是想一出是一出,你先去把你这衣服换换。”

    有了岳母的指示,岳父大人自然得听着,不过,司马傲天却还是不死心道:“漠寒,你赶紧去,我们在这等着,你可得好好说说,你这次是怎么让我们都找不到的。”

    白漠寒无奈的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司马菲儿此时看了看自个的身上,也是一身的乌漆麻黑的,当下开口道:“大家伙,是不是到别的地方等一下,比如说客厅啊。”

    众人听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才退了出去,齐思情,笑着看了看自个女儿道:“菲儿,你也好好洗洗换换,你瞧你这眼睛都成桃了。”

    司马菲儿闻言,当下娇羞的道:“娘,你这是说什么呢。”

    “还不好意思了,快去吧!”

    说罢,齐思情便也转身离开了。

    没多时,白漠寒和司马菲儿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司马傲天当下便上前道:“漠寒,怎么样,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吧。”

    白漠寒点点头道:“多谢父亲大人关心,我身体挺好,没什么不对的。”

    “那就好,那就好,现在说说你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