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惊变
    ♂ ,更新快,,免费读!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没好气的道:“说来说去,在你眼里什么都是女婿的好,如今我是丁点地位都没有了,原本听人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我还不信,如今我算是明白了,你就是个中翘楚。”

    听闻此言,齐思情好笑的道:“也不知道往日里是谁,将自个女婿夸的是天上有地上无,每每听到别人露出羡慕多神色,那个得意劲,真该给你录下来,让你自己看看

    ,不说自己,倒是挑拣起我来了。”

    这话一出,司马傲天神色讪讪不已,半晌才道:“左右,在你面前无理多总是我。”

    话落,见媳妇还要开口,司马傲天忙道:“说错了,我本身就没理,这么些年多亏媳妇你操持掌家,若不然这司马家只怕就要被我给败了。”

    听了这话,齐思情,方才脖子一扭,没好气的道:“知道就好。对了,漠寒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若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得提前问清楚,若不然,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当下笑道:“放心就是,这事我心中自有成算,不过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先将萧胜给抓住,若不然漠寒也没有其他的心思不是。”

    齐思情点了点头,低眉笑道:“这话说的对,是我着急了,霏儿生了两个儿子,便是漠寒再着急,总要顾虑两个儿子,有他们在,漠寒肯定回多留些日子。”

    “我也是这么想的,没看早上,他两个眼珠子都黏在霏儿母子身上了吗,我再努努力,争取让他住上半年再走。到时候,两个孙子都长大了,我就不信,两个孩子一哭,他白漠寒真的能狠得下心丢下他们。”

    越听越觉得有理,齐思情,满脸笑容的道:“这话说的不错,这样一来,霏儿也不用整天以泪洗面了,只是这计策能行吗。”

    “哈哈”干笑两声,司马傲天自个也不确定了起来,见此情景,齐思情当下没好气的道:“搞了半天,你就是说着好听啊,滚出去。”

    见媳妇指着门口,司马傲天抽了抽嘴角,忙道:“媳妇啊,先别急着下定论吗,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指着门口,又喊了声“滚”,见丈夫还不懂,齐思情索性亲自动手将丈夫给踹了出去。

    一日过去,白漠寒等人依计行事,只可惜萧胜也不是省油的灯,这几天手下的异常,自然引起了他的主意,见几个属下一大早眼中便带着几分紧张,萧胜拿出几套衣服,示意众人换上,也没多想,几人便将衣服穿在了身上,望着身上崭新的衣服,为了打破尴尬,朱柳文忙笑道:“老大,今天可是什么好日子,怎么还给我们分衣服。”

    萧胜闻言,似笑非笑的望了回去,朱柳文本就心虚,见萧胜这么看着他,忙回问道:“老大,怎么这么看着我。”

    略一挑眉,萧胜笑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若不然干嘛躲避着我。”

    朱柳文语塞,一时愣在了那里,这时,李建坤见势不妙赶忙接口道:“老大,我们的命都捏在你手里,哪里敢做对不起你的事,只不过司马家实在厉害,我们只是担心我们的性命罢了。”

    朱柳文闻言,一下子也反应了过来,赶忙应道:“可不是,也不知道我们出了事情,我们的家人该如何存活。”

    嗤笑一声,萧胜冷笑道:“那就让他们去死,这样的世道,他们能活这么久,已经是幸运的了,身来低贱,还想求什么长命百岁不成。”

    “你”李建坤眼中闪过一抹恼怒,就要扑上前去,得亏朱柳文等人见势不妙,赶忙将人给拉住了,这才没有扑上去,不然只怕又是一阵事端。

    网网推荐:

    萧胜见状,当下不屑的道:“别在这里浪费我的时间,那衣服看见了吗,都给我穿在身上,不然别怪我现在就要你们去死。”

    说罢,萧胜便出了屋子,李建坤见状,赶忙问道:“现在怎么办,我觉得这衣服定然有问题,若真的穿上,岂不是又要受制于他。”

    李建坤这话刚一落下,另一人就忍不住道:“不会吧,说不定,真的只是给咱们换装束呢。”

    这话一出,此人便遭到所有人一致的鄙视,接着众人忙将视线落在了朱柳文的身上,见到众人期盼的神色,朱柳文直接拨开通讯器,见到对面的司马家人,朱柳文忙将镜头对准了那一地的衣物,方道:“这是一早萧胜要求我们穿上的,我觉得这里面定然有诈,你们要不要查查看。”

    话音落下,就见白漠寒出现在了镜头里,眉头一皱,对着一旁的苍蝇头道:“可看出里面有什么问题。”

    苍蝇头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点了点头道:“这里面都有爆破装置,只怕是萧胜已经察觉出来有问题,老大,咱们现在怎么办。”

    一听有爆破装置,李建坤等人赶忙直接退到了墙边,白漠寒见状,忙道:“你们谁有防爆装置,将那些衣服都给塞进去,另外准备好武器,萧胜如今没有修为,靠的也不过是这些,放心四周都是我们的人,我也马上就到。”

    说罢,白漠寒便转身吩咐道“照计划行事。”

    李建坤闻言,忙按着白漠寒的吩咐将衣服装进了防爆箱中,只是看见那衣服上一闪而逝的红光,当下一惊,忙动作迅速的将箱子关上,整个人趴了上去,哐的一声巨响,李建坤只觉一阵剧痛袭来,下一秒眼前出现的便是朱柳文的面容,觉察到消逝的生命,李建坤忙将背包里的东西都给移了出来,松了口气,望着朱柳文,李建坤缓缓开口道:“我知道,我今天是逃不过去了,虽然咱们都是盗贼,但我相信,咱们之间是有情谊的。”

    听到这里,朱柳文等人眼睛不自觉的红了起来,朱柳文强迫自个将眼中的泪水咽了下去,这才道:“李兄弟,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从今天开始,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你家的地址我也知道,若我这次能活着出去,定然帮你好好照顾他们。”

    其他人闻言,也忙跟着点头道:“这次不论谁出去了,那么其他几人的家人都由他来照顾,如何。”

    众人点了点头,了了心愿,李建坤永远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朱柳文手掌紧紧握成拳头,冷笑一声道:“萧胜,今天你必死在这里。”

    说着,拿起枪,便将门打了开来,不想,却见到对面早已架好了粒子炮,朱柳文忙道:“都在里面,不许出来。”

    萧胜听了这话,嗤笑一声道:“朱柳文,你跟了我也有不短的时间了,莫非你以为这一堵墙能起到什么作用,我这炮一响,你们顷刻间,便会化为灰烬,跟我斗,你们还都嫩了点,你们这些手段,都是老子玩剩下的。早就觉得你们不对劲,怎么样,被我抓了个正着吧,那衣服上有的可不止爆破装置,还有窃听器,呵,和白漠寒勾结在了一起,你们真有种,放心,他马上就会来陪你们。”话落,只听炮声一响,朱柳文等人顿时化为了飞灰。

    一阵剧烈的晃动过后,守卫之人俱是一阵心惊,萧胜揽镜自照,整理了一番,将镜子收了起来。

    萧胜摸着眼前的大炮到:“放心,这次便是拼的同归于尽,我也要白漠寒死在我的手里。”

    话落,直接来到大厅之中,挑着最显眼的地方,将凳子一摆,直接坐了上去,守卫众人见状,忙联系了司马傲天,却不知白漠寒几人已经进了屋子,听到众人报信,白漠寒没有犹豫直接往萧胜所在之地走去,司马傲天见状,赶忙上前拉住了白漠寒的手道:“漠寒,此人诡计多端,如今这样,定然不安好心,你不能去。况且咱们不是都安排好了吗,那计划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行事就好了。”

    将父亲的手给推了开来,白漠寒笑道:“父亲,这俗话说的好,计划赶不上变化,如今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说什么计划。”

    说罢,白漠寒昂首阔步,不一会便上了二楼,鲛人与苍蝇头,仿若哼哈二将一般,一左一右紧跟在白漠寒的两旁。

    进了屋子,见到萧胜,苍蝇头忍不住在心中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萧胜是什么人,可以说,自苍蝇头出来,那都是跟在萧胜身边的,见苍蝇头如此模样,忍不住嗤笑道:“怎么,苍蝇头,你这叹息是后悔自己站在白漠寒那边了是吗,若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允你过来,看在咱们多年的情分上,我饶你一命如何。”

    听闻此言,苍蝇头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却是上前一步道:“萧大哥,你回头吧,这里已经被团团围住,你是逃不了的,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

    一听这话,萧胜脸上的讽刺更浓,当下便冷笑道:“回头,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我还回得了头吗,我若被抓住,肯定就是个死,既然无论怎么都是个死,那我何不多拖几个人,起码,陪葬也多了几个,我死的也不亏不是吗。”

    白漠寒脸上闪过一抹冷意,接过萧胜的话头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又能怪的了谁,我放过你几次,你不知道吗,可你呢是怎么做的,不仅不知感恩,还恩将仇报,害死了多少人,便连萧强都死在了你的计策之下,你还不知悔改,你说的不错,今天你必死在这里。”

    话音落下,杨意便攻了过去,苍蝇头见萧胜动作不对,忙喊道:“老大,小心,这里面有诈。”

    听到苍蝇头的提醒,白漠寒强迫自己调转了方向,退回了原位,顺便,一手拎着一个,退到了一边,只听“轰”的一声,以萧胜为中心,炸出个圆形大洞来。

    苍蝇头心中带着几分低落,倒是白漠寒的神色更紧张了起来,紧紧将两人护在了深厚,苍蝇头疑惑的问道:“老大怎么了。”

    白漠寒摇了摇头,“不知道,只是总感觉不对。”

    话音落下,只听一阵“咔嚓咔嚓”之声响起,下一秒,圆形大洞之上,一只机械手扒了上来,就在白漠寒想要上前查探清楚之时,对方已经跳了起来,只不过,对方真的将白漠寒惊了个够呛,只见那脸分明便是萧胜的,只是除了脑袋,其他地方分明是个机械人。

    望着白漠寒此时的神态,变为机械人萧胜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怎么样,没想到吧,没了修为又如何,科技能够弥补一切,看到了没有,那么大的爆炸,我都能毫发无伤的站在这里,你说现在我能不能将你留在这里。”花落,萧胜满目嗤笑道:“哦,对了有件事可能忘了告诉你,我将自己装成这样道时候,特意将大脑基因复制里一下,多做了几个,一个我在这里,另外几个去哪里了,你要不要猜猜看。”

    白漠寒闻言一惊,忙将鲛人和苍蝇头往外一推道:“去通知我的岳父,带着人回去,只怕霏儿他们有危险。”

    见识了刚刚萧胜惊人的模样,两人哪里愿意走,鲛人忙道:“漠寒,让苍蝇头一个人去就行了,我在这里陪着你,他看起来并不好对付。我先上去试试他。”

    话音落下的同时,鲛人的脚步已经迈了出去,白漠寒见状,忙伸手将人拽了回来,往后一扔道:“白痴,在水里,你的确厉害,可这是在陆地上,上去简直就是送死,快走,将我刚刚的话带给岳父,你们离开这里,我还等着你们一起遨游星辰大海呢,可不想让你们死在这里。还不走。”

    听闻此言,苍蝇头与鲛人二人即使再不舍,也知道此事白漠寒说的是事实,只得匆匆退了出去。

    见萧胜的机械臂,想要越过自己,去抓二人,白漠寒忙飞起一脚,将其给拦了下来,又是一脚,直让萧胜手臂给收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