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 ,更新快,,免费读!

    就在司马二叔要将避水珠接过的刹那,却被司马傲天,直接从中间给夺了过去,只见其动作迅速的将珠子收入了背包,方才一本正经的道:“漠寒,你二叔整日待在家里,这样的东西给他也是白瞎了,还是我收着吧,免得宝物蒙尘,白废了你这番心意。”

    闻听此言,司马家众人顿时呵呵了,对这个矫情的司马傲天很是多了几分鄙夷,人家给你的时候,你看不上,给别人了,你却伸手夺了过去,什么东西,这里面尤以司马傲林的眼神最为明显。

    司马傲天却没有丝毫要将东西归还的意思,随便先撤了两句话便将话题给带到了一边。

    见此情景,司马傲林却忍不住开口道:“大哥,你可别想岔开话题,刚刚,你刚刚不是说要将避水珠给我吗,总不能因为知道避水珠难得,你就不给了吧,这可不是你以往的做派。”

    话落桌上顿时一阵哄笑声袭来,司马傲天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倒是司马霏儿想着背包里,那一地的避水珠,笑眯眯的道:“二叔,你别着急,我爹不给你,这不是还有我吗。”话音落下,便见司马霏儿的脸上带着笑容,左手翻转间,小手中,便是一个避水珠,放在了司马傲林的面前,接着如同小孩子分东西一般,一翻手一个避水珠送上,一翻手一个避水珠送上,直到人手一个方才停了下来,望着司马傲天道:“父亲,我这里还有许多,若是还有要送的,只管告诉我,几十个人我还这手里还是富余的。”

    这话一出,司马傲天顿时狠狠的瞪向了白漠寒,白漠寒见状,一脸无辜的双手一摊道:“父亲,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我手里就两个,而且你也知道我如今闯荡星辰大海,总要留一个防身,这另一个我可都给你了,至于霏儿手里的,你也没问我媳妇手里有没有不是。”

    这话一出,司马傲林忙接口道:“漠寒这话说的很是,不过经这一件事,大哥我算是看清楚你了,平常说的如何如何,到了一上正场,就不行了吧,瞧这小气模样,还不抵外甥女呢。”

    话音落下,司马霏儿立马道:“谢二叔夸奖,二叔还要不,我这里还有。”

    闻听此言,司马傲林,顿时堆起了笑容道:“那感情好,二叔虽然有了,可你表哥们,总要有自己的孩子吗,我给他们攒两个。”

    司马霏儿闻言,笑着应道:“应该的,应该的。”话音落下,又推了五个过去,见状,司马傲林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忙将避水珠塞进了背包里,这才望着白漠寒夫妻二人道:“霏儿就是大气,漠寒,我就跟你说了,娶了我们霏儿那就是你福气,如今连孩子一生就是两个,怎么样,这媳妇娶得你可是赚到了。”

    听了二叔这话,白漠寒当下便笑了出来,连声应道:“是是是,娶了霏儿就是我们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说罢,白漠寒不由将目光都投入了身边的妻子身上,那样热烈的目光,当下便让霏儿羞红了双脸,使劲往丈夫身上一撞道:“快别看了,可羞死人了。”

    闻听此言,白漠寒目光倒是收了回去,不过却将人给搂进了怀中,笑嘻嘻的道:“有什么好羞人的,咱们感情好,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白漠寒话音落下,顿时得到了不停的赞扬声,一顿和乐的早饭过后,司马傲天这个大家长发话道:“霏儿,带着孩子们出去吧,我和漠寒有话要说。”

    司马霏儿也不是不知事的,听闻此言,忙换了人来,带着两个儿子下去了,司马霏儿一走,白漠寒脸上嬉笑的神情也收了起来,望着司马傲天道:“父亲,帮我将苍

    网网推荐:

    蝇头和鲛人喊来,好多事,需要他们的参与。”

    应了一声,司马傲天忙吩咐了下去,只见不一会的功夫,苍蝇头二人便走了进来,只是苍蝇头毕竟第一次来到这里,神色间不自觉的便带着几分拘束,望着司马傲天等人更是恭敬的很,倒是鲛人自得自乐的很,往白漠寒身旁一坐,又将苍蝇头给拉了下来,便道:“漠寒,可是有了计划。”

    白漠寒安抚的望了鲛人一眼,方才言道:“这不是刚商量的吗。”

    鲛人“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便直望着司马傲天等人,只看得司马傲天神色间不由紧张了起来。

    轻咳一声,司马傲天忙用眼神对上了白漠寒的目光,充分了解了岳父眼中的含义,白漠寒轻咳一声,抢先开口道:“想来,萧胜的事情,你们已经充分了解了,不是妄自菲薄,虽然那萧胜什么修为都没有,可他身上的宝贝不少,几次对上,都让他们跑了,这次决不能重蹈覆辙,咱们的目的是没有伤亡抓到他,这就需要咱们事先计算好。我的意思已经和父亲说了,父亲,你觉得呢。”

    司马傲天此时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紧跟着开口道:“我觉得很是可行,人手我都准备好了,就等漠寒你的意念了,你看要不要添点什么。”

    说着,便将大屏幕打开,将4d图闪现了出来,白漠寒细细的看完,又扫向苍蝇头道:“你觉得如何。”

    苍蝇头细细的看了一遍,又指出了几点疏漏,司马傲天一边修改,一边赞扬道:“漠寒,这样的人才你是从哪里找来的,不瞒你说,这份方案我找主脑验证了一遍,本以为已经最完美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漏洞,若不是人在你的手里,我都想将他抢过来了。”

    说着司马傲天,收了玩笑的语气,正色道:“苍蝇头是吗,要不,你跟着我干得了,事少,钱多,没危险,不比你跟着漠寒那小子将脑袋挂在脖子上好,别说什么不是的话,漠寒那人我还不了解,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这边司马傲天话音刚落,白漠寒便忍不住笑道:“我说岳父,挖墙脚怎么挖到我身上来了,说实在的若是其他人我让也就让了,苍蝇头这小子还真不行,没有他,我那舰队简直是寸步难行啊。”

    司马傲天,挑眉望了白漠寒一眼,当下笑道:“哎哎哎,漠寒,你先别急着开口,人家苍蝇头还没说话呢。”

    见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苍蝇头站起身来,对着司马傲天鞠了一躬,站直了身子,带着几分歉意道:“多谢您看的起,可是从老大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在心中就告诉了自己,我这辈子是跟定他了。再说,司马家这么大的家业,比我能为的定然不少,我这个小苍蝇头,还是跟在老大身边好了。”

    这话一出,司马傲天当下便赞道:“漠寒,你这手下不错,好好对人家,别寒了人家的心。”

    白漠寒点了点头,忙应道:“父亲,放心,我知道怎么做。”说罢,忙又将话题再次转回抓捕萧胜上来,见方案有了,白漠寒直言道:“我看这事宜早不宜迟,时间就定在明天吧,岳父不是说,萧胜身边那几个人都向着咱们了吗,让他们提供消息,里应外合,争取明日将他抓住,对了,这里也不能少了人,尤其霏儿和孩子身边,要加派人手保护,虽然事情已经九成九是定了,但也要防备那剩下的一点可能,我可不想再出什么纰漏。”

    话音刚落,司马傲天也紧跟着点头道:“依你所言,放心,我会将我的守卫都安排在霏儿身边,若他敢来,必让他插翅难逃。”定好计策,司马傲天将所有人都遣了出去,唯独留下白漠寒,沉默了一会,便道:“漠寒,昨日你刚回来,知道你们夫妻有很多话说,我也没有细问,如此凑这个功夫,不如你将这段时间的经历,以我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细说一番。”

    白漠寒闻言,觉得也没什么隐瞒的,便应了一声便将事情细细的讲了一遍,随着白漠寒的讲述,司马傲天的心情不时激荡着,待白漠寒讲完,司马傲天只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浑身充满了经历,心中也涌现一股冲动,只望着白漠寒道:“这次离开,我跟你们一起走。”

    闻听此言,白漠寒当下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望着自家岳父,一脸认真的模样,白漠寒忍不住苦笑道:“父亲大人你别为难我好不好,跟我一起走,且不说霏儿听到会是什么反应,岳母大人就能活撕了我。”

    听完这话,司马傲天没好气的瞪了女婿一眼,“说什么呢,你岳母大人为人最是温柔,怎么会做,这样的事,你多虑了。”司马傲天话虽说的漂亮,只是那心虚的小眼神,却完出卖了他,白漠寒冷笑一声,嘴上应了下来,随口找了个理由,便退了出去,扭身便来到了岳母面前,只将刚刚司马傲天所讲的话,一字不落的重复了一遍,末了才道:“母亲勿怪,父亲言辞相逼,我实在不好拒绝,只好先来禀告木器,还望母亲多多劝劝父亲,星辰大海之中危险重重,实在是不适合父亲,不瞒母亲说,我们一路行来,时有伤亡,若这事落在父亲身上,我真不知道如何跟霏儿交代了。”

    齐思情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冷笑一声道:“漠寒,你父亲的话,你就只当没听见,老头子年纪大了,心却不小,放心,等他回来我一准收拾他,没事你去找霏儿玩去吧。”

    心中暗笑,白漠寒躬身一礼道:“那母亲,我便先退下了。”见齐思情点头,白漠寒这才退了出去,这边白漠寒一走,不过一刻钟,司马傲天便回了屋子,见媳妇儿自己回来也没有迎上来,喊了两声对方更是背过了甚至,司马傲天心中一个咯噔,忙上前,站到了媳妇面前道:“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跟我说说,看我不收拾他,还了得他了。”

    似笑非笑的扫了丈夫一眼,齐思情这才道:“是了不得了,不过你计划怎么收拾他?”

    “看老子抽不死他。”话音落下,司马傲天不由先问道:“还真有人惹你生气了?”这下子齐思情直接站起身来,重重额一脚,踢在了丈夫的膝盖上,方才言道:“惹我的人可不就在我面前嘛,这个家里如今除了你,谁还敢惹我。”

    这话一出,只让司马傲天当下便僵住了身子,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道:“我?怎么可能。”齐思情拍案而起,“可不就是你了。某些人不服老,还要女婿去冒险,你说我该不该生气。”不等司马傲天开口,齐思情便接着道:“你也是活了半辈子的人了,怎么还如此不知分寸,你要知道,你是司马家家主,若是出了事,整个司马家就会一片混乱,如今好不容易,在漠寒的帮助下,整个司马家蒸蒸日上,若你在出了什么事,岂不是一夜之间回到从前嘛。你如何对得起司马家众人。”

    讪讪一笑,司马傲天在心中将白漠寒骂了个半死,面上却笑意盈盈的道:“哪有那么严重,我便是跟着去,以我的本事,还能出什么事不成?”

    冷笑一声,齐思情不屑的道:“你还真当自己有多厉害呢,上次的事你忘记了,若不是漠寒出手,司马家在不在还两说呢。”这话一出,顿时让司马傲天一阵的脸红,不过还是笑着道:“思情啊,我不过就是那么一说,逗逗漠寒罢了,能不能去我还是知道的,这不还有你呢吗,我就知道你肯定会阻止我的。”

    齐思情见丈夫打消了念头,这才道:“你知道就好,我阻止你是因为你年纪大了,而且还肩负着司马家一众家小的安危,若是你在年轻十岁,我都不会阻止你。而且说实话,漠寒那样的生活确实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年轻人总是有一股不服输,敢闯敢拼的劲头才好,但是对于咱们这年纪的人,还是稳当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