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回司马家
    ♂ ,更新快,,免费读!

    还别说,若不是听父亲说起,司马霏儿还真想不到这一点,如今被父亲点醒,脸上时刻挂着羞涩,笑容更是没有断过,眼中带着期盼道:“若是漠寒能回来就好了,他还没见过……”

    见众人望了过来,司马霏儿忙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事。

    司马傲天又如何不明白女儿心中所想,笑了笑道:“行了,不说这些又的没的了,我这就去给漠寒通讯,看他回不回来。”

    说罢,司马傲天直接打开了通讯器。

    望着视频显现出来的熟悉身影,司马傲天带着几分怒气道:“你这个臭小子,一去就没了音讯,我还以为你死在外边了,没事总要来个信,总让我们知道你在外面是死是活。”

    白漠寒闻言,呲牙一笑道:“跟岳父大人你有什么好聊的,好了,岳父大人将通讯器给霏儿我都好久没有见到她了。”

    司马傲天闻言,冷哼一声道:“现在想起我家霏儿了,早干什么去了。”

    见对面的白漠寒着了急,司马傲天道:“好了,别说这些废话了,我有正事要说,萧胜这个人你该知道吧。”

    听闻此言,白漠寒的脸上不由凝重了起来,他比谁都明白,自家岳父是绝不可能无缘无故说这话的,既然这么说了,定然是,皱着眉头,白漠寒不由紧张的问道:“萧胜到你们那去了。”

    话落,已经惊的站起身来,“霏儿没事吧。”

    “算你还有点良心。”司马傲天抱怨了一句,便接着道:“好在他一个手下,提前来跟我报信,要不然事情怎么样还真不好说。不过萧胜还在这里,只怕”

    白漠寒当下郑重的道:“萧胜是个谨慎的人,估计是想抓霏儿威胁我,他如今是个废人,绝无可能进司马家抓人,这样,岳父你这些日子让霏儿待在家里,一切等我到了再说。”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望着女儿幸福的笑脸,将自己原本的计划硬生生的咽在了口中,笑着道:“那好,我们等你回来,至于霏儿你放心,她一向识大体,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说罢,司马傲天便将通讯器给了女儿。

    猛然接过的司马霏儿一时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千言万语也只化为了一句“你好吗”。

    白漠寒笑了笑,将自己浑身都照了一下,方才言道:“你也看见了,我好的很,别担心我,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倒是你,是不是胖了。”

    说完,白漠寒还不敢置信的再次扫了一眼,抽了抽嘴角道:“霏儿,你说想我,该不是哄我的吧,我只听说过,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如你这般圆润气色又好的还没见过,你该不会一天吃十顿吧,这是化想念为食欲了。”

    见霏儿脸蛋越鼓越圆,白漠寒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开玩笑的,我喜欢,不论霏儿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尤其是霏儿你现在这个模样,我更高兴了。”

    司马霏儿闻言,当下红了双颊,羞涩的道了声“讨厌。”啪的一下关了通讯器,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之后,司马霏儿一阵的失落。

    司马傲天见状,忙安慰道:“傻丫头,漠寒不都说过了,马上就回来了,见了真人,不比这里面说话来的好,再说了,等他回来,将小宝贝抱给他看,保管将他下一大跳。”

    听了这话,司马霏儿的脸色方才好了一些。

    另一边,白漠寒冷冷一笑,脸色实在难看的很,鲛人见状,忙上前问道:“漠寒,你这是怎么了。”

    “萧胜竟然想对我的妻小动手,实在是不可原谅,这次不彻底捏死了他,我这个丈夫还当的真是无能的很。”

    话落,白漠寒脸上顿时满是杀意。

    鲛人的眼睛此时也变为了兽瞳,同样道:“你想如何。”

    白漠寒站直了身子,“回去,将那萧胜给捏死。”

    白漠寒等人一番动作,自然瞒不过王家主仆,王叔忙问道:“漠寒,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说要在我这里多歇几日吗。”

    将实情相告,白漠寒方道:“萧胜为人狡诈,他会出什么招我还真想不到,所以我一定要回去,若不然,真让他伤了霏儿,那我才是终身后悔呢。”

    听闻此言,王家主仆也不能在强留,又松了一些珍品,方将白漠寒松了出去,口中忙道:“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漠寒千万别客气,只管联系我们,虽然上了陆地,我们的实力会缩小大半,但好在也不是完没有没用,些许小忙还是帮的上的。”

    白漠寒笑了笑,对着二人拱了拱手道:“放心,西方帝国到底是我岳父的地盘,再加上我的势力,这次我定让他死在那里。”

    说罢,白漠寒再次拱了拱手道:“那我们就告

    网网推荐:

    辞了。”

    王家主仆应了一声,白漠寒便带着手下,直接离开了星辰之海,越靠近西方帝国,白漠寒也难免生出几分近乡情怯之感,那坐立难安的模样,只让苍蝇头都忍不住笑了出来,直言道:“老大,难得看你这幅模样,你不是回家吗,怎么还害怕呢。”

    一听这话,白漠寒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深吸口气道:“是啊,我是有些矫情了,只是这么长时间没见霏儿,也不知道,她可怨我。”

    “噗嗤”见许多手下都笑了出来,白漠寒有些懵懂的问道:“你们在笑什么,我这个话题这么好笑吗。”

    话落,见众人都将脑袋埋在了胸前,身子不自觉的抖动着,便知是怎么回事,刚要询问,就听苍蝇头已经先一步开口道;“老大,你问的问题不可笑,只不过是想差了,罢了,你说你这么长时间不回家,家里的婆娘只有想念担忧的,见了你只会高兴,哪顾的上其他的事情。你如今的担忧都是胡思乱想,不信,你只管看,只要见了你的面,大嫂一准扑你怀里去。”

    白漠寒冷冷的望了苍蝇头一眼,似笑非笑的道:“瞎说什么大实话呢,快走,到了岳父那里,也让你们好好松快松快。”

    说话间,几人就到了司马家面前,守卫一见领头之人乃是白漠寒,脸上顿时带了几分喜意,慌忙喊道:“姑爷,回来了,姑爷回来了。”便往里面去禀报,丝毫忘了,通讯器这玩意。

    倒是另一个守卫,呵呵干笑道:“姑爷,别介意,这人新来的,做事太不淡定了,姑爷回自己家,直接进去就是,哪里用的到禀报,姑爷快请。”

    这话一出,白漠寒都能听到身后的嬉笑声,回头一瞪,见众人都老实了下来,这才进了司马家,没走多久,就被一人扑进了怀中,小心的将人搂进了怀里,白漠寒满目深情的道:“霏儿,我很想你。”

    话落,司马霏儿忍不住红了双颊,这才注意到白漠寒身后跟了许多人,慌忙站直身子,整理了一番仪容道:“漠寒,我只是太想你了。”

    话音未落,白漠寒便再次将媳妇搂进了怀里,扭头介绍道:“这是苍蝇头我的副手,这个吗,待会回屋和你细说,剩下的都是我的弟兄们,你先忙将他们都给安置住下,我去见岳父大人。”

    司马霏儿闻言,虽然满心不愿,可如今白漠寒都这么说了,自然也不会说出什么反驳的话,让其丢脸,遂笑了笑道:“众位兄弟跟我来。”

    苍蝇头等人忙跟了上去,白漠寒身子一转往另一方向离去,交到司马傲天忙道:“岳父大人,到底怎么回事。”

    司马傲天闻言,倒是多了几分气定神闲道:“事情我不都告诉你了吗。那个萧胜想抓霏儿,如今他住在哪里,已经为我所掌握,他身边的几个人也已经靠向了我,如今就看你的意思了,你是个什么想法。”

    白漠寒闻言,不由沉默了下来,许久方道:“这事,我得好好想想。”

    好好定下番计策,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跑了。

    司马傲天闻言,当下便道:“这你可以放心。司马家在西方帝国的实力可不是说着好看的,实在不行,便是地上地下五十米的地方,布上防卫也不是什么难事。”

    听闻此言,白漠寒很松了口气道;“这个倒不用了,不过各个出入口都派上十几人还是需要的,对了,那萧胜手上杀伤性武器不小,父亲,你可要让他们都小心些。”

    司马傲天,道了声“放心”,便反过来问道:“那漠寒,你计划如何。”

    闻言一笑,白漠寒露齿一笑道:“自然是亲自抓人了,另外我也会让些人帮忙,再加上他身边已经靠向咱们的,想来抓住萧胜也不是什么难事。”

    听完白漠寒的布置,司马傲天满头黑线的想着“抓人是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你弄这么大阵仗去抓一个被废了修为的人,让人知道了,岂不是笑话。”

    看出了司马傲天心中所想,白漠寒未再说什么,毕竟若不是亲身经历,他也不认为萧胜这么一个,能闹出这么多是来。

    正说着话,就见,司马霏儿走了进来,再次窝进白漠寒的怀中,司马霏儿脸上的笑容才绚烂了些。

    司马傲天见状,脸上也闪现一抹欣慰道:“你们许久没见是该好好聊聊,放心,萧胜的事不急,左右他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对了,一会让霏儿带你去看个惊喜”说罢,便退了出去,白漠寒方才好奇的呢喃道:“惊喜,霏儿,你要带我看什么。”

    感觉丈夫要将自己从怀中推出来,司马霏儿顿时不乐意的将白漠寒冷的更紧了,使劲摇摇头道:“我们好容易见面,难不成,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咱们结婚也有一年多了,可你算算,在一起的日子才有多久,如今你好不容易回来了,就想将我推开,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说着,司马霏儿,忙从白漠寒怀里钻了出来,不停的在白漠寒身子上嗅来嗅去,白漠寒不由好笑的道:“霏儿,你这是做什么,我身上有什么好闻的。”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冷哼一声,司马霏儿站直身子没好气的道:“当然是闻闻看,你身上有没有别的女人的味道,男人在外面老实的没几个。”

    闻听此言,白漠寒忍不住双手一摊,好笑的将妻子搂紧了怀中,身子更挨近了对方道:“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不信,你尽管问,再说了,星辰大海那地方处处危机,步步陷阱,稍不注意,便有海中霸主露出面来,专心对敌,保住性命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有你所说的那个想法。”

    司马霏儿闻言,眼睛忍不住有点酸,鼻子一吸一吸的,看起来可怜极了,白漠寒无奈的深吸口气道:“霏儿,你这又是怎么了,我可并未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见听了自己这话,司马霏儿哭的更厉害了,白漠寒忍不住好笑的道:“你这又是怎么了,我说这话,可不是让你伤心的啊。”

    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司马霏儿忙道:“你过的这么难怎么不告诉我,你受伤了没有,伤疤呢快给我看看。”

    忙躲开司马霏儿要多解自己衣服的手,白漠寒带着几分好笑道:“你忘了,你的丈夫是谁了,怎么可能被伤到呢,若你真的想看,晚上回了房中,咱们慢慢看。”说着,白漠寒眼睛瞟过几个监控道:“现在吗,我可不想如此。”

    司马霏儿顺着白漠寒的视线望了过去,这才反应了过来,忙退了一步,没好气的道:“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一下。”

    白漠寒闻言,带着几分好笑的道:“姑奶奶,这里你比我熟吧,更何况,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听完这话,司马霏儿的脸色更显羞涩了起来,她的确知道,只是见了丈夫高兴,眼中心中只有丈夫一个,忘记了其他而已。

    为了掩饰尴尬,司马霏儿眼珠子一转,带着几分神秘道:“刚刚不是问我想给你什么惊喜吗,跟我来,见了他你定然是欢喜的。”

    “哈”猜不透妻子的谜题,白漠寒也只有顺着司马霏儿的引领,来到了二人的住处,在妻子的示意下,打开了房门,只见一个机器人正趴在一个摇篮前哼着歌,隐隐心中有些猜测的白漠寒,眼中不由带上了激动,在妻子的鼓励下,走到了摇篮的面前,只一眼便被吸引了过去,“这是,这是。”

    “我们的儿子。”身后传来妻子的回答,白漠寒赶忙转过身道:“怎么不告诉我,若你告诉我,我不会不”

    司马霏儿猛然上前,伸手捂住了白漠寒的嘴巴,遂开口道:“别说,自嫁给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告诉我自己,你是要做大事的,帮不帮上忙,且不说,最起码,不能给你添麻烦,你在星辰大海好容易闯出了一片天,拥有了你的势力,若我将你喊回来,岂不是将你的努力都给废了,我才不会那么不懂事呢,我早就发过誓了,要做你的好后盾,绝不让你为**心,误了正事。”

    白漠寒,无力的闭了闭眼睛,用力的将媳妇搂进怀中,苦笑道:“若说我不喜欢声明大义,为我奉献的女人,那是谎话,可是霏儿,这样大的事情你都不通知我,也太委屈你了,生他的时候,你一定很痛吧,你该告诉我一声的,这样即使我不能帮你分担疼痛,起码也能陪在你身边不是吗。”

    听到这里,司马霏儿的眼泪已经忍不住落了下来,白漠寒忙用手拭去,小声道:“对不起,是我做事欠考虑了。”

    猛烈的摇了摇头,司马霏儿忙道:“不是,不是,是我任性了,是我没有告诉你。”

    见妻子越来越激动,白漠寒将额头抵住妻子的额头,方才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咱们就别在这里互相埋怨了,儿子叫什么,有什么喜欢的。”

    提起儿子,司马霏儿脸上也带上了笑容,毕竟在丈夫不在的阶段里,陪着她的就是这一个小家伙,豪不夸张的说,虽然司马家有许多佣人和机器人,可这个小家伙,几乎是她一手带着的,如今听丈夫问起,自然不会没什么好说的,从两个儿子第一次睁眼,第一哭泣,再到偶然的笑声,司马霏儿说的兴起,白漠寒听的高兴,夫妻二人只围着两个小家伙,觉得那就是整个世界。

    这一聊,便到了第二天清晨,望着躺在两人中间的两个小家伙,白漠寒还有几分激动之情道:“真奇妙,没想到一回来便多了两个儿子。对了,说了这么多,还不知道两个儿子叫什么名字你。一个叫司马寻风,一个白落羽。”

    说罢,想着这名字没问过丈夫就这么定了,心中不由带了几分气虚道:“漠寒,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闻听此言,白漠寒一瞬间愣神之后,才明白妻子是顾虑什么,不由一笑,食指弯曲,在媳妇鼻头上轻轻一刮道:“傻瓜,我怎么会怪你呢。你为我生了两个孩子,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再说了岳父还能让一个儿子姓白,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司马霏儿脸上带上了笑意,整个人更舒服的窝在了白漠寒的怀中,面上的笑容仿佛要将人融化一般,呢喃道:“漠寒,我真庆幸,当日跑到东方帝国遇到了你,才会有今天这样的日子,我真幸福,真幸福。”、

    见司马霏儿这么说,白漠寒却没有丝毫欣喜之意,只苦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笑道:“可我觉得,我并算是个合格的丈夫,结婚还没多久就将你扔下,独自出外闯荡,甚至让你独自生下孩子,好容易回到你身边,最主要的目的,也是将萧胜抓住,这么一想,好像我为你做个的事情,真的很少,如此,你还说幸福,让我更加惭愧了。”

    “不是的。”司马霏儿见丈夫如此贬低自己,立马坐起身道:“你怎么会没有为我做过什么呢,当日,司马家遭逢大难,若不是你动手力挽狂澜,如今司马家还不知道在不在呢,再加上,当日你传授的那些古武招数,让司马家立于不败之地。”

    “可那些。”

    白漠寒刚说了三个字,便被司马霏儿用手掌堵住了嘴巴,摇了摇头道:“这些都是你为我做的,若不是为了我,你怎么会救司马家如水火,若不是我的存在,你更不会将那些古武倾囊相授,更不用说,那锻体秘药还有许多许多事。”

    听到这里,白漠寒竟觉得无言以对,只因事实真如司马霏儿说的一般,若没有她,他是不可能轻易将这些东西拿出来的,摇了摇头,再次将媳妇搂进怀中,方才笑道:“可惜我还是觉得仿佛没有亲自为你做什么事。”

    司马霏儿闻言,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轻咳一声,一翻身站在了地上道:“像这么争论下去,只怕是永远都没有个头了。这样,你在星辰大海这么久,宝贝应该得了不少吧,若是觉得对我不够好,步入多给我些宝贝,是珠宝当然就好了,毕竟你知道,女人还不就是那么点爱好吗。”

    话音落下,司马霏儿不由扭头望向白漠寒,却是当下愣在了原地,指着白漠寒身后,原本空空荡荡的地方,被堆得满满当当,若没看错,那是手掌大小的明珠吗,还有珊瑚,那可是有价无市啊,哎那个是什么又圆又大,能被丈夫拿出来,显然也不是凡品吧。望着上面七七八八不认识的宝物,司马霏儿整个人都有些傻了。

    见小妻子愣在原地,白漠寒忙先将王家主仆给的匹料子拿了出来,照着王家父子的说辞重复了一遍,方又将那螺状针线盒,往小媳妇怀里一塞道:“这匹料子,想来不凡,你若是闲了,给父亲母亲,你儿子们一人做几身衣服,在外也多了几分保障,我的心里也能放心些。”说着又将避水珠拿了一颗来,递到了小媳妇面前道:“这是避水珠,一会交给岳父让岳父看着发下去,有了这玩意,在水里的攻击力那可是一点都不受影响。”

    司马霏儿闻言一喜,要知道四大帝国也是有江河湖泊的,而且众所周知,水中浮力对人的影响可不是一点半点,若有了这个避水珠,那世家大比之时,司马家可算是独占鳌头了,当下高兴的将避水珠捧在手中,踮起脚尖,就给了白漠寒一个爱的鼓励。

    摸了摸脸颊上此时还带着的湿润,白漠寒的嘴角也忍不住弯了起来,指着那山一般的宝贝道:“你先将东西给收起来,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要是再不出去,只怕要被人来喊了,我可不想面对他们戏谑的神情。”

    见丈夫这么说,司马霏儿没好气的在丈夫的腰间撞了一下,这才将东西一收,直接抱起一个儿子道:“我将寻风抱走了,落雨就交给你了,动作快点若不然你被人笑,可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

    望着媳妇的背影,白漠寒好笑的摇了摇头,将儿子往怀里一搂,忙跟了上去。

    到了饭厅,司马傲天忍不住好笑的道:“怎么样,漠寒,这个惊喜,可惊到你了,喜到你了。”

    脸上露出了一抹绚烂的笑意,白漠寒高兴的道:“这是自然,还要多谢岳父大人让落雨随了我的姓。”

    司马傲天指着旁边的的位置,见女婿和女儿都做了下来,司马傲天带着几分玩笑道:“若我的女婿你是个没本事的,孩子自然是随我的姓,可漠寒你的本事实在是常人不能度量,别说让一个孩子姓白,便是都姓白又怎么样,左右身上都留着我司马家的血液,也是我司马傲天的后代。”

    听了这话,白漠寒似笑非笑的瞟了司马傲天一眼,当下笑道:“岳父大人为人大气,既然如此,我看不如寻风也叫白寻风如何,寻风便是姓白,也是岳父大人的血脉不是吗,想来继承司马家也是可以的,岳父大人放心,我绝不会藏私的。”

    话音刚落,望着司马傲天当下僵住的神色,众人顿时一阵轰笑,意识到被女婿耍了,司马傲天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众人,方才没好气的道:“我说漠寒啊,我再不济也是你的岳父,霏儿的父亲,你回来不说你带什么来看我,能别气我行吗。”

    司马傲天话音刚落,便见白漠寒将一拳头大小的珠子放在了自己面前,司马傲天皱着眉头道:“以为一颗珠子就能讨好我不成。”

    见媳妇正要开口,白漠寒忙摇了摇头,将珠子再次抓进手中道:“看来这避水珠岳父大人是看不上了,那不如给二叔如何。”

    见司马傲天的耳朵动了动,白漠寒故意以一种遗憾的口气道:“亏我特意给岳父大人寻来避水珠这种奇珍,有了他,jin ru水中,便如同在陆地一般,行动自由,且能自由呼吸,不过显然岳父大人并不稀罕,如此,二叔,请你接受侄女婿的这份心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