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萧胜又生毒计
    ♂ ,更新快,,免费读!

    白漠寒将东西收了起来,顿时笑道:“如此我就不客气了,不过,王叔你们那个仇敌我却是还没有找到,哦,对了,苍蝇头将联络器拿一个来。”

    苍蝇头闻言,忙应了声是,在白漠寒的示意下,将其递在了王叔的手上,白漠寒这方开口道:“王叔,以后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只管用这个打给我,无论我在哪里,定然会赶过来的。”

    王叔闻言,脸上的笑容不由加深了起来,望着白漠寒笑道:“那感情好,不过我认为也不定到有危险的时候,平常也是能聊聊天吗,要不然这里就我们两个,实在也太寂寞了些。”

    王羽琨闻言,也跟着笑道:“王叔说的,就是我想说的,当然了,这也要看漠寒你的意思了,若嫌我们烦,那我们就不讨嫌了。”

    听了这话,白漠寒不由一笑道:“说什么呢,怎么会嫌烦呢,说句不好听的,你两位那都是曾经的霸主,经验丰富,多少人,求跟你们说话的机会都求不来呢,你们能主动找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见白漠寒说的真诚,王叔与王羽琨两人脸上的笑容顿时灿烂了许多,只拍胸口道:“漠寒,你只管放心,在这星辰大海里,只要是我能力范围之内,帮你绝对没有问题。”

    说到这里,双方的气氛顿时更加融洽了起来。

    相对于白漠寒这边的气氛,萧胜那边可以说是冷到了极点,望着站在身边的寥寥几人,萧胜气的将能见的东西都砸了个遍。

    古屋见状,小心的措辞道:“老大,你先冷静一下,事情远没有那么糟,起码,你还有我们几个不是吗。”

    “你们几个。”冷厉的转头对准古屋几人,萧胜冷笑道:“你们几个,你们几个有什么用,难不成你们以为就凭你们几个废物,就能帮上什么忙不成,原本对上白漠寒我都不敢说有五成胜率,如今,我的人更是死了个七七八八,势力去了大半,更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古屋闻言,望着剩下的几人,心中也多了几分唏嘘道:“那老大,不如咱们先避开如何,这星辰大海,与咱们是不祥之地,咱们不如上岸如何。”

    嗤笑一声,萧胜冷冷的望着古屋,突然右手一抬,只见一道激光过后,古屋早已没了声息,其他人见状,脸上闪过了警戒,不由将武器俱都对准了萧胜,却听萧胜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没有绝对的把握,我会将你们收为手下吗,我好歹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大,总有几分手段的。还记得,你们加入的时候,我给你们喝的那被水吗。”

    听闻此言,几人脸上俱是一惊道:“你不会在里面动了手脚吧。”

    耸了耸见,萧胜邪魅的笑道:“那是一定要的啊,你们又不是我的亲信,不过是半路加入进来的,我半点修为都没有,若不动用点手段,这老大之位,只怕又要换人坐了,你们以为我会那么蠢吗。”

    听闻萧胜此言,几人绵绵相觑了起来,却也被震在了原地,萧胜冷冷一笑,“不用想了,也许我的真话没几句,可这句话一定是真的。”

    话落,萧胜背过身子,手指一动,眼中却有了丝笑容,当下便道:“我们现在便上岸。”

    冷冷的望了几人一眼,萧胜手指一打道:“我有主意了,准备一下,咱们去西方帝国。”

    几人闻言,更是糊涂了。

    萧胜却是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他的家小都在

    网网推荐:

    西方帝国,将他们抓来,我就不信,我还治不了他。”

    朱柳文闻言,忙道:“可是,他都这么厉害了,他的岳父母能是好对付的吗。”

    听闻此言,萧胜神色更冷道:“自然是不好对付,不过,他的媳妇却是不一样,他总不能一直待在屋中不出来吧,咱们等待时间,总能等到时机的。”

    几人虽心中不以为然,只不过现在,小名都握在萧胜手里,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是萧胜说什么便应什么,上了逃生艇,几人便离了星辰大海,躲躲闪闪间,来到了西方帝国,待彻底了解了,萧胜口中白漠寒的岳丈是谁,几人不由冷汗连连,想着自己如今的额处境,将白漠寒已经算是得罪死了,若是在开罪司马家,便是真能在萧胜手中活下命来,只怕这世上,也无他们容身之处。

    朱柳文几人避开了萧胜脸色都阴沉的厉害,重重的一拳打在了墙上,朱柳文方道:“如此下去可不行,若咱们真按着萧胜的做了,便是咱们一时能活的性命,那咱们的家人呢?”

    这边朱柳文话音刚落,李建坤紧跟着道:“朱大哥说的对,咱们跟着萧胜是为了什么,还不就图个荣华富贵,如今莫说荣华富贵的,只怕是连命都保不住了,甚至还会牵连家人,咱们还跟着他做什么。各自散了为好。”

    周即可闻言也跟着道:“我如今又何尝不想就这么散了,只是萧胜口中所言,在咱们喝的东西里动了手脚,若不解除,咱们性命难保,老子家里一家子人都指望着我一个,若我出了事情,他们也是活不成的,左右都是个死,拼一把说不定还有条活路。”

    朱柳文闻言,当下反驳道:“你想的太容易了,像这样的世家大族,哪里是咱们惹得起的,若不招惹他们还好,真招惹上了,只怕是九死无生了。”

    李建坤听闻此言,神色间又是惊慌,又是暴躁,终化成一股恨意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该怎么办。”朱柳文沉默半晌,露出一抹果决,当下应声道:“咱们去司马家。”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李建坤更是直接挑起来道:“什么你是不是疯了,咱们躲着走还来不及呢,哪有自己送上门去的,找死也不是这样的方法。”

    朱柳文冷笑一声,“谁说我要去找死了,我们是去投诚。”

    听闻此言,李建坤几人面面相觑,末了又是李建坤道:“可萧胜给我们喝的东西……”

    打断李建坤的花,朱柳文道:“便是这次咱们真的帮着萧胜抓住了白漠寒的妻小,你就能保证他会放过咱们?既然如此何不反其道而行,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至于萧胜给咱们喝的东西,难道你们没有听过传闻吗?”

    见几人一脸迷茫的模样,朱柳文,也不等几人回答,便直接给了答案,“比起萧胜,那白漠寒才是玩药的祖宗,据说当日他就是凭着两副药,将萧胜赶下台的,咱们这点事,估计对于他来说更本不值一提。”

    几人闻言,心中都闪现一抹希望,俱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纷纷表示,要依朱柳文之言行事,面上一喜,朱柳文也道:“既然你们都同意,那明天你们把萧胜拖着,剩下的我来办。”话落。朱柳文见李建坤等人神色都带着几分犹豫和不确信,不用问,朱柳文便知定是对他信任不过,当下便指天发誓了一番,这才让众人放下心来,愿意依他之计行事。

    第二日,李建坤将萧胜给隔离开来,朱柳文趁机来到了司马家,知道,正经的理由只怕无用,索性直接道:“是白漠寒让他传话来的。”

    这个理由果然管用,刹那间便被迎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进了客厅,那待遇真不是一般的高,没等一会,便见赫赫有名的司马家众人竟都一个不落的坐在了客厅里。

    朱柳文忍不住心中一抖,猛然见到这么多大人物,朱柳文都忍不住带着几分**。

    司马家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见状,也只当朱柳文太紧张了些,不由笑道:“不用如此,既然是漠寒让你来的,就当这里是自己家,放心,绝不会亏待于你。”

    朱柳文身子一颤,带着几分小心道:“几位对白老大,好像并不见外啊。”

    听闻此言,司马傲天当下忍不住笑道:“见什么外啊,那是我女婿,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以后一切还不会他们小夫妻两个的,有什么好见外的。”

    司马霏儿此时也忍住羞涩的站起身道:“对了,漠寒让你带什么信来,他都好久没有跟我联系了,是不是他出了什么事,若不然一个通信器就能解决的事情,何必让你跑这一趟。”

    这边司马霏儿话音刚落,朱柳文便跪在了地上,司马傲天眉头当下便皱了起来,将女儿往后一拉道;“你到底是谁,到这里有什么目的。”

    朱柳文闻言,忙解释道:“几位不用紧张,我并没有恶意,若不然也不会大喇喇的走进来的,几位跟白老大既然还有联系,不知有没有听过萧胜这个名字。”

    司马傲天闻言,满脸茫然,倒是司马霏儿脑子里多了几分印象,遂道:“那不是漠寒得力助手吗,漠寒的位置还是这个萧胜让给他的呢,怎么莫非,这萧胜出了问题。”

    点了点头,朱柳文带着几分尴尬道:“其他的你们还是问白老大,左右现在两人不对付的很,已经交手许多次了。”话落,朱柳文不得不点明的指着司马霏儿道:“其实我是萧胜的手下,这次的目的就是抓住你,好威胁白老大的。”

    一听这话,司马傲天忙将女儿拉到了身后,朱柳文苦笑一声道:“司马家主不用如此,若我真还这么想就不会主动将一切说出来了。”

    只不过听了这话,司马傲天可不敢有丝毫放松的道:“话别说的那么好听,你既然是萧胜的人,好端端来我这里,绝对没安好心,说罢,你到底意欲何为。”

    朱柳文重重的一个响头,将司马傲天后面的话给压了起来,此时只能将眉头皱着死紧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朱柳文将头抬了起来,紧盯着司马傲天道:“求司马家主救我一命。”

    “呵”嗤笑出声,司马傲天当下没好气的道:“求我救命,是我听错还是你说错,话应该反过来说吧,若不是你自己跑进来,说不定我的霏儿真就被你们掳了去,那祈求怜悯的就要是我了。”

    “司马家主不是的,我们也实在没有办法,司马家族乃是西方帝国独一无二的第一家族,谁想对上,只不过我们被萧胜算计,也不知服了什么,若不听他的话,只怕性命难保,这才虚伪应承。”此时的朱柳文自然不会提起当日认萧胜为主,乃是自愿,只因为在这些世家大族之中,最恨的就是背叛,只不过被强逼就不一样了。

    果然司马傲天的脸色舒缓了许多,见状,朱柳文赶忙将萧胜所言,一字不落的跟司马家众人交代了清楚,末了才道:“白老大为人光明磊落,锄强扶弱,虽说最多的是因为不想给自己多造仇敌,但是在我的内心深处,还是佩服白老大的为人的,他是一条真正的汉子。”

    自己的丈夫被敌人夸奖,司马霏儿只觉得骄傲不已,对着朱柳文也有了几分好感,示意其站起身来,不由笑道:“你说要我们帮你,怎么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帮,说说看吧,能帮的,我们一定帮。”

    见司马霏儿这么容易就应了下来,朱柳文脸上满是感激的道:“谢谢白夫人,白夫人放心,若躲过此劫,我一定重新做人,再不会做这些助纣为虐的事情。”

    司马傲天可没工夫听这些没用的事情,只冷声道:“说事情,别婆婆妈妈的。”

    “哦”“哦”应了两声,朱柳文这才道:“早听闻白老大医术无双,无人能及,司马家也是世家大族,不知道能不能帮我瞧瞧,萧胜到底下了什么药,好歹救救我们的性命,不瞒诸位,我们都是穷苦人家出生,为了养活家小,方才干了这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计,若是我们有半点办法,绝不会来干这个的。若这次能够逃脱,我们保证痛改前非,再不做这样的事情,当然了,若是司马家能够给我们个职位,哪怕是守门的呢,只要能让我们的亲人吃饱饭,我保证一定好好干。”

    司马霏儿闻言,忙将视线聚集在了父亲的身上,却见司马傲天摇了摇头,朱柳文也以为这是拒绝的意思,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眼睛一闭,将头抬了起来,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司马傲天此时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忍不住问道:“你这是做什么呢,”

    朱柳文闻言,一本正经的答道:“不瞒诸位,从进来的那一刻,我脑中便只有两个结果,一,你们看在我通风报信,间接让白夫人逃过了一劫的份上,解了我们身上,被萧胜所下的药,也好还我们自由身。二,没什么好说的,左不过是你们不帮忙,那我左右是个死,索性死在这里,也免得出去死无尸,无端牵连家人遭遇不幸,那我就是死千百次,怕是也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了。”

    司马傲天冷冷一笑,“你这是变相的威胁,不过算你运气好,间接带来了漠寒的消息,又如你所说的,对我女儿有救命之恩,既然这样,我帮你一次又何妨,霏儿,将漠寒给你留下的解百毒的丸子,给他几粒,也算是他今天通风报信酬劳,要知道,咱们司马家可没有欠别人人情的传统。”

    司马霏儿应了声是,忙道了一声道:“是爹,只是那个萧胜,咱们一定得抓住才行,原本不知道也就算了,如今他送上门来,可不就是最好的机会。”

    见女儿兴冲冲的模样,司马傲天将拿了药丸的朱柳文先给请了出去,这才无奈的望着自家女儿道:“何必说的那么大义凌然,说到底,不就是白漠寒那小子想要抓这萧胜吗,你要抓就抓,爹又没说什么,只是去的时候可要小心些,这个朱柳文可是说了,虽然他如今修为无,可脑子实在厉害,只怕你我同时出手都奈何不了他。”

    司马傲天没好气的瞪了女儿一眼,方才道:“行了,别在这里用激将法了,若你父亲我能让一个没有修为的人从我手里逃脱,那我这辈子算是白活了,我还当什么家主,干脆让给你算了,还是说直接让给漠寒。”

    “父亲,你这是说什么呢,这话说的好像我这个当女儿的逼你让位似的,我在这里可要点明啊,我可没有这种想法,甚至恨不得你一直占着位置,这样我和漠寒才能有足够的时间去玩耍,不是我说,自从我和漠寒结婚以后,父亲你说吧,我们才在一起多久,如今漠寒又在星辰大海待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哪来的心情想这些。”

    闻听此言,司马傲天头疼的揉了揉额角道:“我不过说了一句,你就堵了我几十句,知道你想漠寒想的紧,如今不正好是个好机会,你拨个视频过去,一来解了相思之苦,二来也让漠寒心中有数,这三来吗,你刚刚也听到了,漠寒对这个萧胜可是忌讳的很,知道萧胜跑到这里来堵你,说不定他就回来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