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萧胜逃脱,重回珊瑚丛
    ♂ ,更新快,,免费读!

    白漠寒闻言,当下便笑道:“不用担心,不过是只鼠辈,只会在暗处爬行,只要露了面,就是他的死期,倒是你,先带着弟兄们躲起来,别中了计。”

    苍蝇头闻言,忙保证道:“老大,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听了这话,白漠寒方才点了点头,驾驶着飞艇,直往萧胜所在之处,疾驰而去,说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竟真跟萧胜撞了个对头,萧胜见只有白漠寒一人,却丝毫不敢大意,满目仇恨的道:“白漠寒,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说着,便下令攻击,只连续三炮,都被白漠寒灵活的躲了过去,见状,萧胜眼中风暴更胜,那简直恨不得将白漠寒撕碎一般。

    白漠寒稳稳的停好飞艇,冷笑着道:“萧胜,你三番五次的找我麻烦,我都放过了你,谁知,你竟不知悔改,步步紧逼,既然如此,我更是留你不得。”

    听闻此言,萧胜眼中的讽刺更甚,冷冷的怼道:“别把话说的那么好听,放过我,若你真的放过我,我如何会落到如今生不如死的境地,我的弟弟更不会死在你的手中,你让我如何对我死去的父母交代。”

    提起萧强的死,白漠寒神色也冷了下来,恨声道:“你还有脸提萧强,他就是比你给害死的,是你的阴谋诡计要了他的命,不过你说的对,你的确是没办法向你死去的父母交代。”

    萧胜闻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不停的道:“住口,住口,住口,给我将他给打下来。”

    萧胜的属下闻言,忙不停的发射了起来,却都被白漠寒轻松躲过,萧胜见状,口中不停的道:“发射,发射。”

    如此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其属下脸色有些苍白的道:“老大,不能再发射了。”

    萧胜脸色阴狠的转过头来,冷冷的道:“少废话,给我杀了他。”

    那属下闻言,脸色十分为难,见状,萧胜脸上也出现了杀意,“怎么,可是我的话,不管用了。”

    跟了萧胜一段日子,对萧胜的秉性脾气,那属下自然是一清二楚的,知道再不开口,只怕就要命丧当场,那属下赶忙道:“老大,非是我不肯听话,实在是在打下去我们就没有弹药了。”

    “什么”萧胜如何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不由恼怒的望着众人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不知道要将弹药带足吗。”

    “老大,我们来之前,按你的吩咐将弹药舱都填满了,只不过刚刚你喊发射,兄弟们不敢怠慢,弹药真的都被用完了。”

    听闻此言,萧胜不仅没有消气,反而怒火更甚道:“你这么说是怪我了,你们怎么不说说自己,用了这么多的弹药,连一个人都打不下来。”

    说到这里,萧胜右拳狠狠的捶在了手掌之上,将想要将白漠寒撕碎的心情压抑了下来,遂道:“愣着做什么,改变航道,咱们走,难不成你们想死在那里。”

    属下们跟着萧胜一段时间,对于白漠寒的凶名,自然是听过的,这也是弹药不够,那属下停止攻击的原因,见萧胜下了令,自然不会停留,将速打开,直接反向飞行了起来。

    好容易见到萧胜,白漠寒自然不会再留下这个祸患,当下便追了上去,这才轮到白漠寒攻击,自然没有留手的意思,弹药也是不停的向对方的飞艇攻去。

    却也被一一闪过,白漠寒神色一冷,嘴角沁出一抹冰冷的笑意,将速度开至120%,安舱包住自己,轰炸对方的同时,飞艇直接冲着对方撞了过去。

    发现白漠寒的意图,萧胜气急败坏的道:“这个疯子。”只是想躲已经晚了,萧胜不得不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将安舱打开。”

    话音未落,只听“咚”的一声巨响,萧胜等人顿时跌了个七晕八竖,飞艇之中顿时响起了警报之声,显

    网网推荐:

    然破坏严重,萧胜暗叫不好,忙钻进了逃离舱,按了个按钮,便将自己弹了出去。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如此,只可惜逃离舱也不过是十个,如何能救得了这么多人,剩下的人不由连连诅咒了起来,只是此时说什么已经晚了,一阵巨大的光亮之后,包括这座飞艇都化为了灰烬。

    紫韵驾着飞艇落了下来望着那显示器上,那逃离舱的位置,白漠寒不由皱了皱眉头,看着飞艇损毁严重的问题,也忙坐在逃离舱中,紧追着几人的位置而去,在路上又消灭了两个,却在jin ru一片区域后,发现自己的显示器错乱了开来,逃离器有些功能也失去了效用。

    想着苍蝇头偶然提过,有些磁场异常的地方,实惠出现这样的现象,白漠寒忍不住在操作台上重重的捶了两下,气极道:“可恶,又让他给跑了。”

    深吸口气,白漠寒又用神识搜索了一番,见脑中的影像都是模糊的,知道萧胜定然是有意识的逃到这里,终是放弃的退了出去。

    与苍蝇头等人汇合之后,苍蝇头忙焦急的问道:“老大怎么样,可抓住了萧胜。”

    摇了摇头,白漠寒将萧胜的情况讲了一下,方才带着几分气愤道:“又让他给跑掉了。”

    听闻此言,苍蝇头此时也不足知道,心中到底是什么滋味,只是见白漠寒这个老大,心情不好的模样,赶忙安慰道:“老大,别担心,咱们总能抓到他的。想来经过这次,他也元气大伤,段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来找咱们的麻烦了。”

    白漠寒又是重重的一拳捶在了桌子上,冷声道:“可是被这个毒蛇在暗处盯着,我这心里总有几分不踏实。况且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可不认为,萧胜能学了乖,这回被他逃了,不定现在躲在哪里,又憋着什么毒计呢。”

    闻听此言,苍蝇头踌躇了一会方道:“若是老大实在想的话,不如带我到他们躲避的那处看看,说不定能看出点什么来。”

    一听这话,白漠寒眼前一亮,众人来到磁场异常之处,便见萧胜拿出一个一尺见方的东西来,伸手一点,顿时便延伸了开来,足扩大了三倍,方才停了下来,手指翻飞,蓝光闪耀间,不一会,一道道红色的线条便显现了出来,白漠寒知道,那就是萧胜走过的路线,忙追问道:“萧胜怎么样,可看清楚了,他可还在这片区域。”

    苍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遗憾道:“老大,对不起,这里已经没有萧胜的痕迹了,若是我早提出来,说不定还能抓住他。”

    说着话,苍蝇头的脑袋不由低了下来,见状,白漠寒使劲的在苍蝇头的脑袋上揉搓了几下,安慰道:“说什么呢,若按这样的说法,那不是更得怪我,若不是我大意,让他们给跑了,也就没有后面的事了。”

    听到这里,鲛人顿时接话道:“若按这么算,最终怪的只能是萧胜,他要不是这么狡猾,第一次就被漠寒你收拾了,说不定咱们如今早就称霸这里了。”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都笑了出来,再这么说下去,那估计都得怪到这片天地之上了。

    偶然一句玩笑,让众人的心中的郁气一扫而空,苍蝇头此时脸上也带着几分笑意道:“老大,咱们接下来做什么。”

    白漠寒长叹口气,“萧胜已经跑了,短时间内也难成大器,也算是间接帮了王家主仆,既然应承了下来,咱们总要回去给人家交代一声,这样吧,再次回到珊瑚丛中,将事情交代一番,也算了了一件心事。”

    众人应了一声,回到飞艇之中,歇息补充了能量,将飞艇开到了珊瑚丛中,相比上次,这次众人心中底气十足,果然,一路走过平静的很,见王叔早已在前面等候,杨意笑着迎了上去,“王叔,我们又不是不认识路,自己进去就好,很不必你亲自迎出来。”

    王叔笑了笑,上前握住白漠寒的手道:“漠寒,为了防备那个萧胜,我又在里面设了许多陷阱,我怕你们不小心中招,凭白增添伤亡,这才出来亲自迎你们,不过说真的,若是漠寒,你一个人来,我也不会多此一举了,左右你也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能闯的过去,就当帮我试验哪里还有漏洞了。”

    “哦”了一声,白漠寒笑着道:“王叔这个提议不错,我也能检验一下自己,这样等咱们谈完事情,我走一遍如何。”

    王叔一愣,他真的不过随便说说而已,不过想着,这样一来也不错,方笑着应道:“那感情好,漠寒可要多提意见啊。”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宫殿中,王羽琨见到白漠寒,脸上便多了三分喜色,苍白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红润,笑着将众人让座了下来,这才道:“漠寒,事情如何了,那个萧胜可被你收拾了。”

    白漠寒闻言,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尴尬,不用白漠寒开口,王羽琨便已经猜到了答案,忙先一步道:“漠寒,便是没抓住,也没什么的,左右我也不是吃素的,让他只管来就是。”

    话虽这么说,但王羽琨话落,也不知道是不是说话太急,牵动了哪里,不由咳嗽了起来。

    见状,王叔忙回到王羽琨身边担心的道:“少主,你的伤虽快好了,但到底元气大伤过,万不可太过激动,不然若是伤到了那里,就前功尽弃了。”

    王羽琨闻言,难得脸上带上了几分不自在,如同小孩一般,乖巧的道:“王叔,我知道了,你别担心,我就是一时着急,以后不会了。”

    闻听此言,王叔深吸口气道:“光会说可不行,得要做到才是。”

    王羽琨忙点了点头头。

    白漠寒此时方道:“虽然我未将萧胜抓到,不过,却也去了他八分势力,想来短期之内,他也难成大气,应该不会来找你们,羽琨你也可以好好养伤,只是,这时间长了吗,我就不敢保证了,我又不可能一直在这片海域,只怕是帮不了你们什么。”

    王叔闻言,率先笑道:“漠寒,别这么说,能让短期之内,萧胜不来找麻烦,就已经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少主的伤如今也好了七八成,过些日子再来,他绝对讨不了好,说不定,这个在漠寒你面前三番两次逃脱的萧胜,最后死在我的手里,也未可知呢。”

    听闻此言,白漠寒言语中带着三分笑意道:“那敢情好,若真能如此,我定带重礼来,谢过二位。”

    这话一出,王叔当下便笑道:“漠寒这话,可是变着法的让我拿重礼谢你不成。”

    白漠寒闻言,方才意识到这话里有歧义,不由笑道:“王叔切莫误会,我只不过是”

    白漠寒话还未完,王叔便笑着接过话头道:“莫非,漠寒说的重礼来谢,不过是个玩笑而已。”

    简单的一句话,将白漠寒所有的话给堵在了口中,摇头失笑道:“王叔这话,堵得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王叔将目光投向了王羽琨,见其点头,右手一挥,手中便出现了一物,也未打开,直接递到了白漠寒的身前。

    白漠寒见那好像是匹布,只是白漠寒心中清楚,若只是普通的布,王叔绝不会如此郑重,伸手接过,只觉手中仿若无物一般,细看之下,却见其上散步珠光,低调中带着奢华,这料子实在是漂亮极了。

    见白漠寒喜欢,王叔方笑着道:“漠寒,可别说王叔小气,这万一乃是用珊瑚练丝织就,方法早已失传,这一匹还是原本传下来的,实在难得,而且我们的本事你已经见过了,不瞒你说,这料子某种情况下,继承了我们的特点,具体的我就不细说了,若是想知道,不如自己体会。”

    说罢,王叔方才将一螺状之物递到了白漠寒的手中,笑着道:“差点忘记了,这料子,用寻常之物是破不开的,这个给你,用它裁剪,方便的多。”

    说着,右手食指扣了两下,只见那螺状之物竟然平铺了起来,只见里面竟然自带针线的。见白漠寒目中带着惊奇,王叔不由解释道:“这就和你们人类的针线盒是一样的,不过这里面的东西都是用珊瑚做的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