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 ,更新快,,免费读!

    那人不好意思的道:“各位大哥,我们这才也是临时组合起来的人马,而且这些人里我们老大也不是说了算的那个,我也只是听老大说,这次这票买卖很肥,回去直接退休都够了,所以我便跟了来。”

    白漠寒笑了笑道:“你没听说过,风险与利益共存这个理吗,这么肥的买卖,危险可是更大。”那人此时却没有再说什么,鲛人直接用力将其打晕开口道:“等着,我在去抓一个来。”如此又跑了两次,却都是如此,并没有什么领头的。待鲛人又要重新去抓人时

    白漠寒忍不住道:“你还是别去了,那些个领头的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让你拿住,而且应该他们也不会在这里亲自找东西,你找那有人围着的,指指点点的最好。”鲛人听罢,不耐烦的道:“麻烦,我直接去把他们部干掉,就是有萧胜也让他死在这里。”说罢,便又要往前游去。

    白漠寒见状忙也跟着游了出去,“听王叔的话,不要杀太多人,打晕就可以。”鲛人说了声“我知道。”便冲着前面的人堆游了过去,上去没有半分钟,十来个人便都晕倒在了地上,这时那领头的七人也发现了这里的异常,当下便有人赶了过来。

    不过,赶过来的同时,白漠寒二人便已经又放倒了三十多人。

    那人见状心里也是一惊,这次来的人个个可都是精挑细选的,居然转眼间便倒下了这么多,当下便知道,这来的对手不简单,看了看白漠寒二人开口道:“二位,这是何意,为何平白无故的将我的手下给打伤。”

    鲛人此时却没有答话的意思,而是转头对白漠寒道:“这个应该算是个领头的了吧。”

    白漠寒笑了笑道:“应该没错。”鲛人笑了笑道:“那就他了,看我的。”说罢,鲛人便闪身往前游去,那人见状也是一惊,实在没想到对方居然直接对自己动手,不过这人却也不是个任人宰割的主,当下便拉开架势跟鲛人对上。

    鲛人却是凭借自个强悍的身体,直接冲了上前便是一拳,那人见状,也知道鲛人这一招力大势沉,忙闪身避过,不过白漠寒此时也已经来到了这人的身边,一把便抓住了那人的手腕,顺势一扭,抢步栖身便左手便已经捏住了那人的脖子。

    那人当下便放弃了抵抗开口道:“朋友,放松,放松,有什么需求尽管说。”

    白漠寒笑了笑道:“聪明人,我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朋友,有什么说出来吧,我肯定答应。”这人心里已经知道来的这两个人抓自个这么轻松,自个肯定不是对手,当下便放低了姿态。

    白漠寒看了看这人道:“瞧这架势,你应该是个领头的人?”

    那人笑了笑道:“两位,恐怕你们失望了,我只是个小头头,并不是什么领头的大人物。”

    白漠寒摆摆手道:“看来你不够聪明,说实话,我知道你们这次来了一千多人,应该是七伙人临时组合起来的,你应该就是这七个老大中的一个。”

    “二位我确实不是,不管你这消息怎么得来的,但我确实不是什么领头人。”

    白漠寒看了看鲛人,笑着道:“这位老兄说咱们抓错了,老哥,你说咱们留着他还有什么用?”

    鲛人舌头伸出嘴外,舔了舔嘴唇道:“确实没用了,不如让我填饱肚子得了。”说罢鲛人便显现出一身的鳞片,错落有致的尖牙也漏了出来,当下便准备对着那人的脖子咬下去。

    那人见状当下就是一惊,实在没想到这是个化了人型的凶恶妖兽,当下便有些胆怯,忙开口道:“二位,二位,我说谎了,我确实是七个人中的一个,不过我确实不是什么大人物,说话并不好使,平常也得看那六个人的脸色行事。”

    白漠寒摆了摆手道:“停,停,停,我问你这些了嘛,我问你什么你说什么。就对了,其它的不用多说。”

    那人点了点头,接着又道:“二位老大,我就是

    网网推荐:

    怕我有些事实在说不上来,你们怪罪我。”

    鲛人这时不耐烦的道:“你这人话怎么这么多,是不是想拖延时间,好让你的人来救你,那你可错打了算盘了,即使有人来,我们可也能先把你给干掉。”

    “二位大哥,我当然明白,你不是也瞧见了吗,我并没有让人前去报信不是,有什么问题,二位尽管问,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白漠寒点点头道:“这就对了,我需要的就是你这种配合的态度,我就一个问题,你们这七个人里面有没有萧胜这个人?”

    那人听罢疑惑的道:“二位大哥,实在对不住,我们这七个人里真没有一个姓萧的人,而且我压根都没有听说过这么个人。”

    鲛人呲了呲牙道:“小子,看来你不够老实啊,你若是没听说过萧胜,那么是谁给你们提供的信息,来这的,你可别说时误打误撞进来的。”

    那人当下脸上时一脸的苦涩,挤出个笑脸道:“二位老大,我真没听说个那个什么萧胜,我们这次来,是一个叫苏越的人提供的消息,说是这里有一个东西对他有用,让我们帮他找到洞口,外面的珊瑚我们随便拿,而他还另外给我们一笔钱。”

    白漠寒听罢,忍不住陷入了深思,难道这里被别的人知道了,不太可能啊,难道萧胜这个混蛋真的把这个消息告诉别人了,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正在这时,鲛人从被俘这人的身上却是找到了点东西,一个精致的小瓷瓶,那人见状,忙道:“大哥,那是我救命的药,你别拿走了啊。求你了,我都这么配合了,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

    鲛人却是笑了笑道:“”救命的药,我倒是要仔细的瞧瞧,你放心只要你好好配合,这药,我自然会让你吃到的。”

    说着话,鲛人便把瓷瓶打开了,倒出了里面唯一的一颗药丸,鲛人忍不住吐槽道:“就你这药丸,怎么救命啊,就这么一粒了,你万一有个好歹,一粒药够干什么的呀。”

    白漠寒这时却被那药丸给吸引了注意力,当下从鲛人的手里接了过来,仔细看了一番,接着直接将那药丸放进了自个嘴里。

    那人见状当下便焦急的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就那么一颗了,你居然……”

    鲛人这时也心里也是一阵的郁闷,漠寒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人家救命的药也乱吃,不过不待鲛人想玩,白漠寒便开口道:“小子,我看你是真活到头了,这个时候了还说谎。”

    那人见状,一脸无辜的道:“老大,我真没有撒谎啊。”

    “这药你是哪来的?”

    “自然是医师给我的……”不待这人说完,白漠寒便开口道:“老哥,把这个说谎的家伙的脖子给咬断。”

    这人当下就慌了,忙开口解释道:“老大我知道错了,我说实话,这却是不是什么救命的药,而是能够使功力有进步的药。”

    “你说说这个药,哪个医师会给你啊,你又是花多少钱买来的。”

    “老大我错了,这药也是那个苏越给的,他说这就当定金了,当时我没舍得吃,就是想以后万一差一线突破,我在吃,我就是怕你们拿去才会……”

    “那个苏越跟着来了吗?”白漠寒打断道。

    那人忙摇摇头道:“没有,他就是让我们找到入口,剩下的事,他说他自个来办。”

    白漠寒点点头,鲛人这时开口道:“漠寒,难道那个苏越就是萧胜?”

    白漠寒又点点头,“那么那个药,还是你炼制出来的那些了。”

    白漠寒尴尬的笑了笑道:“对,这个家伙改名换姓倒是对我们起到了障眼法的作用,这个混蛋越来越让我期待了,我倒是想知道,他打算怎么来这里,怎么拿走那些财宝。”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这位你叫什么名字?”

    &nb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  “王立!”

    “王立,你们找到洞口后,怎么跟萧胜,不应该是苏越,怎么跟他联系。”

    “这个我却是无能为力,苏越留下了一个单线联系的东西,但这东西却不在我的手上。”

    “在你们这次行动的负责人飞艇上是吗?”

    王立点点头,“我们这次来的人也就他修为最高,据说他已经是突破王级的存在,我们这六个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鲛人哈哈笑了笑道:“突破王级又如何,在我们面前还是不值一提。”

    王立听罢却是心里忍不住吐槽道:“你们也就是能欺负欺负我这个半只脚踏上王级的人,碰上那王级的能不能打败都难说,更何况那传说中突破了的人呢,那可是有质的区别。”

    鲛人一见王立的神情便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当下也是赌上了气,直接开口道:“那个人在哪里,你看我把他给擒来。”

    王立当下也是不太相信鲛人的话,当然也有另外的心思,万一鲛人说的是真的,那么正好搓搓那个家伙的锐气,省的那家伙成天在自个面前牛逼哄哄的,也让他知道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是鲛人只是自吹自擂,那么自个还是继续在其面前装孙子,到时候应该也能得救。

    想到这,顺手指了一个方向,开口道:“那家伙,应该就在那个方向,而且那家伙烧包的很,我们都穿的是这么一身普通的衣服,他可是穿了一身金黄色的,眨眼的很,你过去肯定就能看见。”

    鲛人点点头,白漠寒把王立交给苍蝇头等人,便随着鲛人往前游去,苍蝇头这时拍了拍王立的肩膀道:“你是不是认为我们老大拿不住那个一身金色衣服的人。”

    王立上虽没有变化,但心里却是希望如此,不过还是开口道:“自然不是,二位老大的修为奇高,拿住他自然不在话下。”

    苍蝇头哼了一声道:“你听说过许修明嘛?”

    王立闻言,疑惑的点点头,实在不知道,这人为什么会提起这个人,当下开口道:“干我们这行的怎么会没听说过他,而且许修明就是在我们这行外,也是有一定的名声的。”

    苍蝇头得意地一笑道:“许修明,如今已经被我们老大给拿下了,就关押在我的这里。”

    “什么,许修明被你们抓住了,不可能吧。”

    苍蝇头自信的点点头,“他确实在我们手里。而且他也是被那个萧胜给诓骗来的,我们老大只是小小的给了他点惩戒。”

    王立这时笑了笑道:“看来这确实是真的了,不过,你知道那个金衣服的人是谁嘛?”

    “是谁?”

    “十年以前也许修明才是我们这一行顶尖的存在,但是如今怕是就要轮到这一位了,他就是当年几乎跟许修明齐名的陆暗客。你应该听说过,一明一暗,一正一邪,许修明修的是正道,陆暗客修的邪术,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许修明虽然早已突破王级,但比起那位来,却是进境不大。”

    苍蝇头笑了笑道:“陆暗客就是修为再精进,他也不会是我们老大的对手,你瞧好吧,还有别以为你什么心思我不知道,你刚刚故意不说陆暗客的名字,可是怕我们老大听说后,便不敢去了,这不知情的一去,说不定就被陆暗客给逮到了是吧,你最好头脑清醒点,我们老大可不是一般人,更不是你能算计得了的。”

    王立别搓破了心思,当下便有些挂不住,但毕竟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人,当下却是笑了笑并不搭话。

    而正在这时鲛人和白漠寒已经看见了一身金色盛装的陆暗客,白漠寒笑着道:“这人还真是张狂啊,他都穿成这样了,你怎么刚刚就不好好找找呢,也省了这许多麻烦。”

    鲛人听罢,开口道:“你嫌麻烦,可以不来啊,我一个人完可以搞定,要不你在这看着,我这就去把这家伙给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