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 ,更新快,,免费读!

    黑衣人听罢白漠寒二人说话,当下却是笑了笑道:“炮灰只不过是你的看法,我倒是不这么认为,他给我提供信息,我自个也愿意来这一趟,毕竟我也是想来求财的,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怨不得别人。”

    白漠寒闻言忍不住朝那人点点头,“你这么说倒是也没错,个人看法不一样,既然你这个炮灰已经探听到我们的虚实,还这么不配合,那我们也就只好将你们留在这了。”

    黑衣人此时脸上却露出了一抹笑容,只见黑衣人刹那间便消失在了王叔手中,王叔先是一愣,但随后却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一旁的珊瑚丛游去,嘴里还说了一句:“小辈,在我面能让你逃了,休走。”

    王叔身子游动间,手上便长出了一截,在触碰到珊瑚丛后,珊瑚丛便动了起来,当下便见黑衣人的身影在珊瑚丛里出现了,这珊瑚丛一阻拦当下便慢了下来,王叔当下上前便又将其给擒住了。

    而这时白漠寒也带着众人将那黑衣人带来的一干人部给抓了起来,黑衣人再次被擒,顿时脑袋便耷拉了下来,王叔此时开口道:“小辈,你在逃一次看看,若是能从我这手里再逃出去,我就放你们部人走。”

    黑衣人倒是也有自知之明,摇摇头苦笑道:“你这样的高手,在你面前用过一次,再用一次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王叔笑了笑道:“知道就好,不过你这水遁的功夫根本不到家,刚刚出其不意使出来,确实收到了效果,若是真正的高手,我也根本寻不到踪迹。”

    白漠寒此时对黑衣人的水遁却没多少兴趣,而是转而对王叔道:“王叔,你刚刚也能操控珊瑚丛进行拦截了,恭喜王叔你的修为又进了一步。”

    王叔听罢却是摇摇头道:“漠寒让你见笑了,不过我却还没达到老主人那样用意识操控的地步,我刚刚不过是跟珊瑚进行了沟通,那是他们自个的动作,与我却没多大关系。”

    白漠寒指了指黑衣人道:“他们都在这了,咱们怎么处理?”

    “跟我来,把他们先关押起来。”说罢,王叔便带着黑衣人向前游去,白漠寒等人拉着一干人紧随其后,没多时在一处乱石堆里停了下来,王叔走上前,左右看了看,看似随手的拿起了一块石头,当下便见下面出现了一个洞,又如同刚刚一样,手长出一截,对着刚刚拿起石头留下的洞伸了进去,只见乱石滩上当下便出现了一个门,王叔便率先走了进去,一路向下,没多时便来到了一处石壁前,王叔伸手在石壁前突出的一块石头上左右扭了几下,只听咔嚓一声,石壁便开启了,露出了里面的几间石室。

    王叔这时开口道:“让他们都在这待着,把他们身上的东西都收走。”

    苍蝇头这时笑了笑,对着众人道:“把他们部扒光,好好搜一遍。”

    王叔当下脸上就不自然了,白漠寒更是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这时那黑衣人却是开口道:“士可杀不可辱,你们这么对待我,倒不如杀了我痛快,否则我出去肯定不会放过你们。”

    白漠寒听罢,冷哼一声道:“你不放过我们,你能出去吗?本来我还想让苍蝇头给你们留着衣服的,看来是用不着了,苍蝇头,给他们留个裤衩子就行了。”

    王叔这时咳嗽一声道:“咳咳,漠寒,把他们的衣服搜一遍,还给他们,不要为难他们。”说罢,对着黑衣人的身上点了几下,这才道:“你的修为不错,所以我不得不先封住你的修为,你配合一下吧。”

    说罢,黑衣人便自己将自个的衣服面罩部给脱了下来,面罩下露出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白漠寒让苍蝇头等人仔细的搜了一遍这才将衣服还给了这些人。

    这时黑衣人一脸阴沉的望着白漠寒,王叔见状笑了笑道:“你还是放弃你的想

    网网推荐:

    法吧,以你的修为,你认为你有可能打败我吗?他虽看着年轻,但是修为可是在我之上,你若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帮你解开封印,让你们打一场。”

    白漠寒听罢,忍不住道:“王叔,你别看热闹不嫌事大,我可没有跟他打的兴趣。”

    黑衣人此时却赌上了气,而且他可不认为这么个年轻人会有多少本事,当下便开口道:“怎么,不敢嘛?”

    白漠寒冷哼一声道:“阶下之囚,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打,我为什么跟你打。”

    黑衣人笑了笑道:“我们来赌一把,若是你打赢了我,我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若是你输了,你放我们走。”

    白漠寒淡笑一声道:“那你这买卖可是稳赚不赔了,打赢了你,我可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但万一我输了,却是要放掉你们,那我岂不是太亏了。”

    “看来你是怕输啊,这样我输了,条件不变,我若赢了,你让我的兄弟们先走。”黑衣人显然对自个的实力相当有信心,但却对白漠寒的实力估计的明显过低。这话一出黑衣人手下的众人当下便开口道:“老大,你不走,我们也不走,我们陪着你。”黑衣人当下便开口道:“能走的,赶紧走,都留下来等死嘛?”

    白漠寒这时笑着拍拍手道:“好!好啊,对你的兄弟们,你倒是挺够意思的,不过我还没答应跟你打吧,还有我怎么感觉都觉得你所知道的东西对我没多大用处,我就是不想跟你打呢。”

    黑衣人听罢当下鄙视的道:“小子,不敢跟我动手,就直说,啰啰嗦嗦的算什么男人。”

    白漠寒看了看黑衣人道:“好,想跟我动手,就来吧,不过,你可想好了,一会对我说的话,若让我发现是假的,我可让你们在这里自生自灭。”

    “小子,你别太狂了,说的好像你已经赢了似得。这位前辈,既然这位小哥答应跟我比试了,你是不是……”

    王叔不待其说完,便伸手在其伸手点了几下,当下黑衣人便盘膝坐在地上运了运气,发现并没有什么阻碍,当下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他可是想好了,一会自个若是将白漠寒打败,立马将白漠寒擒下,利用白漠寒威胁这些人,他不仅能出去,而且说不定还能得到些好处。

    黑衣人这心里算盘打的好,白漠寒何尝不是在心里盘算着,他可是在这里扮了好一会的猪了,这老虎好不容易要上钩了,他可要好好的逗一逗。

    这扮猪吃老虎的伎俩王叔自然也看出来了,他刚刚只是搭了句腔,没想到白漠寒却是这么漂亮的演了这么一出,当下王叔心里也是越发的看好白漠寒了。

    白漠寒这时装腔作势的踢了踢腿,运了运气,还夸张的打了一趟拳,他越是这样,黑衣人便心里越感觉有底,只以为白漠寒是紧张的,才会如此。

    看了白漠寒好一会,黑衣人才开口道:“怎么样,准备好了嘛。”

    白漠寒却是尴尬的笑了笑道:“再等等,马上好。”说罢还不忘双手向上,扭了扭腰。

    大约又过了两分钟,白漠寒这才笑着开口道:“我准备好了,咱们开始吧。”

    说罢,白漠寒却是扎了个极为难看的架势,黑衣人的手下看了都忍不住笑了出来,黑衣人忍住笑意,开口道:“我可要上了。”说罢,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白漠寒却好像没看见一样,并没有闪避,待到拳头快要触碰到白漠寒时,白漠寒才身子往后一仰,当下便躺在了地上,惹得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白漠寒在地上忙一咕噜爬了起来,嘴里念叨了一句“好危险,都摔疼我了。”话音刚落,黑衣人便又飞身攻了过来,只从白漠寒的面门,白漠寒却是一弯腰,黑衣人的拳头便又打空了,黑衣人顺势用肘往下砸去,白漠寒却是直接躺到,顺势一记鞭腿便朝着黑衣人踢了过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当下便踢在了黑衣人的肚子上,黑衣人捂了捂肚子,当下心里就是一惊,也看出了白漠寒并不是个花架子,当即收起了轻视的心理。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我可要打你了啊。”说着软软的推出一拳,黑衣人当下便伸出右手去爪白漠寒的拳头,只是碰到白漠寒拳头的同时,便感觉到了拳头上附着的劲力不是一般的大,当下手臂便是一阵的酸麻。

    黑衣人忙脚尖点地,向后退了几步远,但还是忍不住甩了甩手臂,白漠寒看着,心里忍不住一阵的好笑,心道:“好戏还在后面呢。”

    黑衣人甩了两下手臂,便又朝着白漠寒攻去,这次招式却是凌厉许多,白漠寒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蠢笨”动作,但却是黑衣人不断打空,白漠寒却是时不时的在其身上来一下,把个黑衣人当下搞得,感觉浑身的力气却是使不出来。

    白漠寒这时又是一掌击出,黑衣人此时也没了继续缠斗下去的想法,当下运足浑身的功力,迎着白漠寒的手掌便打了过去。

    白漠寒却是丝毫未改变姿势,黑衣人当下心中一喜,不过当接触到一起的时候,黑衣人便知道自己错了,自己被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人,给玩了,双掌一接触,黑衣人便直接飞了出去,嘴里更是吐出了一口血。白漠寒却是纹丝未动,依旧站在原地。

    黑衣人的手下,忙上前将其扶了起来,“老大,你没事吧。”黑衣人摸了摸嘴角的血,开口道:“小哥,果然是高手,我确实不是对手,没想到,年轻人之中居然有你这么一号,看来你应该就是白漠寒了。”

    白漠寒笑了笑道:“没错,看来萧胜跟你说了不少东西。”

    “我原以为萧胜他不过是夸大其词,没想到,确实没想到啊,我许修明横行半世,却是没遇到过真神,妄自尊大。”许修明忍不住感叹道。

    王叔这时开口道:“我说过,白漠寒他比我厉害,并不是我有意抬高他,而是事实,我跟他打,也就只能撑过百招。”

    白漠寒闻言,忙道:“王叔,你抬举我了,我可没那个本事。”

    许修明虽然感觉出白漠寒的厉害,但却实在没想到,白漠寒会如此厉害,当王叔说出这么一番话时,当下便是一脸的羞愧,“亏我跟他打了这么久,明明我就不是人家一招之敌,却是不自知。”

    苍蝇头这时开口道:“许修明,你在这外面却是一方豪强,在这星际盗贼圈里更是鼎鼎大名,原先萧胜领导我们,对你可是非常的崇拜,不过自从我们跟了白漠寒大哥,我虽然没见过你,但是我也能感觉到,我们大哥日后的声名肯定比你大,你如今败在我们大哥手下,你不冤。”

    许修明呵呵笑了笑道:“难得啊,还有人知道我这么个人,白漠寒你很强,真的很强。说吧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我肯定不隐瞒。”

    白漠寒挠了挠脑袋道:“萧胜是怎么找的你?”

    许修明也不隐瞒直言道:“你那位小兄弟刚刚不是说了嘛,我在这个圈的名声可是不小,萧胜只要开的起价钱我就会来,我就是吃这口饭的。”

    “萧胜这次除了找了你,还找了什么人?”

    许修明笑了笑道:“说实话这我还真不清楚,我本来就没计划跟着他来,他那样的小人物,怎么说呢,我也不屑以他为伍,只是这次他出的钱多,而且还是这么个满地金山的地方,我这才带着我的人来到这的。”

    白漠寒闻言呵呵笑了笑道:“看来这小人物,想请个高手来助阵也不那么容易啊。”

    许修明摇摇头道:“那可不一定,我是不屑一顾,但是毕竟这钱可是多了去了,不怕没人的,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种人可是想来都不缺的,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萧胜不找到足够的人,他是不会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