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 ,更新快,,免费读!

    刘黑胖子闻言忙道:“老人家,你先松松手,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王叔手松了松道:“赶紧说,我可没多少耐心。”

    刘黑胖子,笑了笑接着道:“老人家,你别急啊,我跟你慢慢说,我前些日子得了点好东西,便想在那变现,去了后,便听人在那议论,说是有人从星辰大海回来了,带了不少的好东西,那些天哪里可是都炸窝了,说的都是那事,我听说这事后,您也知道我是干什么营生的,所以我就把这事当成了个机会,说实话,刚进这里来,确实没什么收获,若不是看见这里我都后悔来了。”刘黑胖子的下一句本是,没想到这里的东西还是有主了,这次可是亏大了。

    王叔听罢,脸色没有任何变化,淡淡的道:“把武器留下,你们滚吧,下次在到我这来,我让你们当肥料。”

    白漠寒听罢,当下忍不住心中一阵的叹气,待刘黑胖子等人离开后,白漠寒上前对王叔道:“王叔,你还是下不了狠心啊。”

    苍蝇头更是一脸不高兴的道:“是啊,王叔,就这么让他们走了,也太便宜他们了。不说杀了他们,也得让他们长长记性。”

    王叔无奈的笑了笑道:“哎!老主人一向与人为善,如今这里可是老主人创造的,我确实动不了杀人的心思,算了反正他们也没造成什么危害,随他们去吧,咱们回去吧。”说罢众人便往回返。

    白漠寒这时对有些不高兴的王叔道:“王叔,这波人的到来,倒是带来了个还算不错的消息。”

    王叔听罢,一脸不解的看着白漠寒道:“好消息?我怎么没听出来?而且这些个走南闯北混的人,嘴里的话可不一定做的真。”

    白漠寒笑了笑道:“王叔,这波人,我倒是觉得那个胖子不会说谎,那个胖子明显是想逃命,而且这事他也犯不上撒谎,其一,从他的表现来看,他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其二,若是有心人来这里,他们肯定不会在这外围耽搁时间,而是直接往里走,毕竟说实话,里面的东西可是更值钱,这三嘛,这人说到底,也就是为了求财,他可不知道咱们什么想法,万一说假话让我们识破了,反而不如直接说实话,咱们爱信不信。”

    王叔点了点头,认同了白漠寒的分析,“那你说的好消息是什么?”

    白漠寒笑着道:“好消息就是,这人说了他是误打误撞,跑来的,说明,咱们这的详细坐标还没有暴露,这是好的方面,坏的一面就是,萧胜显然知道了这个地方的存在,只是不知道,这里具体怎么回事,所以他只是放出风去,让这些个杂七杂八的人冲了进来,所以这往后的一段时间,这星辰大海可就热闹了,说不定有多少人会进来。”

    王叔接着又道:“这对我们也不算什么坏消息,整个星辰大海这么大,能有几个正好能冲进我们这里的。”

    白漠寒摇摇头道:“这却是不算什么,但是从这种种迹象来看,萧胜这次可是要下一盘大棋啊,先是用东西把势造出去了,接下来,用这消息可是能吸引不少的人,这招兵买马就不是难事了。另外以萧胜的为人,他不可能把这发财的机会就这么轻易的说给别人听,所以这坏消息就是只要萧胜来了,便是准备充足来的,而且我们也并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手段,萧胜向来干什么事都是不择手段的。”

    王叔潇洒的笑了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等着他就是了,让他也知道知道,在这星辰大海里,我们可是曾经的王者,可不是任人宰割的小鱼小虾。”

    待众人回到宫里,便见鲛人此时正悠闲的坐在珊瑚丛中,望着众人,见众人回来了,忍不住开口打击道:“来了些个小虾米,也值得你们这么兴师动众,我一个人去了便摆平了。不过你们这么多人去,居然连个活口都没抓回来,真是失败。”

    “你都说了是小虾米,我们还要活口干什么,反正他们知道的也不多,省的麻

    网网推荐:

    烦。”白漠寒不屑的说道。

    “你们还真大开杀戒了,没想到啊,对了跑了几个。”

    “以我和王叔的身手,会让他们跑了,不大可能吧。”

    “你什么身手我太知道,在陆地上你没问题,可在这水里,就不一定了,没事跑十个八个的,都算正常,别在这强撑着了。”

    “你这话说的,我就不乐意听了,怎么我就非让让跑十个八个,万一人家就来了十个八个,你说我这不是一个没逮到嘛,那我这人可就丢大发了。”

    “就来了十来个人啊,那你们这是人多欺负人少啊,那应该是歼了。”

    王叔见白漠寒还要继续逗着鲛人玩,当下打断道:“人来的都是不是,但是都让我给放跑了,我们并没有杀一个人。”

    白漠寒听完,当下喊道:“王叔,你别说这话啊,这以后他还不得笑话死我啊。”

    “没事,我不笑话,只是笑,你看都要忍不住了,哈哈哈哈!”

    白漠寒摇摇头,“得得得,下次你出去,我在家看家,这种行了吧,以你老人家的身手,肯定是部生擒活捉啊,我到时候也过过这审问众多犯人的官瘾。”

    鲛人这时一脸正色的道:“王叔,你怎么想着把人都放走了,这万一领着人在回头,那岂不是坏大事了。”

    白漠寒扭头看了看王叔道:“王叔,你去看看大哥吧,这么多天了,大哥是不是也该醒了。”

    王叔点点头,便自顾自的往里走去,这时白漠寒对着鲛人道:“说实话,王叔虽然活了这么大,但我感觉他应该根本没杀过人,而且听王叔说他的老主人就是个心善之人,很少动手伤人,王叔他可是跟着他老主子一两百年,耳读目染自然也不会是个心狠之人,从我第一次误闯进这里来,我就已经感觉到了。”这些话王叔自然不会听到,自从白漠寒等人在这里住下后,王叔便把自个的真身转移了地方,他可不想让人以为自个是个偷听偷窥的人。

    鲛人听了这话,忍不住感叹道:“你说他们如此的心软,以后若是找到了那个什么王树仁,他们会下得去手吗?”

    白漠寒摸了摸自个的脑袋道:“我想会的,至少王叔他会,王叔对大哥那可是尽心尽力,这人胆敢把大哥伤成那样,王叔他肯定不会手软。”

    “但愿如此吧。”鲛人叹道。

    三天后,王叔正在和白漠寒、鲛人说话时,突然脸色一喜,开口道:“少主他终于醒了,我这就去看看。”说罢,人便如同小孩子般,飞奔了出去。

    白漠寒望着王叔远去的背影道:“还真是个老小孩。”

    “你那个大哥,可是他老人家的部了,能不兴奋吗。”鲛人白了白漠寒一眼道。

    大约过了一刻钟,白漠寒等人,便见王叔搀着王羽琨走了过来,白漠寒见状,忙上前拱手道:“大哥,你终于醒了,王叔这几天可是担心坏了,不过你刚刚醒来,怎么就出来了。”

    “漠寒,听王叔说你来帮忙都住了好几天了,我这心里就忍不住了,我这可是跟王叔他说了好长时间的好话才让我出来的。”

    白漠寒笑着道:“大哥你这次醒来,气色可是好了很多了,大哥你啊就好好养伤,这次我可是要等你的伤好了跟你一块出去的。”

    “漠寒,那可是太麻烦你了,过多的客套话,我也不说了,这次大哥我欠你一个人情。”

    “大哥这是说哪里话,你那我懂兄弟,我那你当大哥,兄弟之间不谈这个,再说了,我在这待着可不白待。”

    王羽琨听罢当下笑着道:“哦!怎么讲。”

    白漠寒当下笑着朝王叔拱了拱手道:“这我就得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谢谢王叔了,这些天王叔可是给我解了不少疑惑,我这修为,可是有了不小的进步,说实话,我平日里只是自顾自的练,所谓这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倒是王叔一语点醒了我这梦中人。”

    王叔摆摆手道:“还是漠寒你的悟性高啊,若不然我就是再说什么也是枉然。”

    鲛人当下插口道:“还是王叔你见识多,若不然这小子想突破,可不是一时半会能行的,这下让这小子,十来天就有了这么大的进步,这小子心里可是乐的不行。”

    王羽琨当下笑了笑,“不知这位是?”白漠寒听罢忙不好意思的道:“大哥,这也是我的好兄弟,不过他也不是人类,他上次被我留下了,这次大家都来了,所以就跟着来了。”

    “怎么说话呢,说的我好像拖油瓶似的,上次可是你求我留在飞艇上的,我才勉为其难的帮你坐镇了,你这可是过河拆桥啊。”

    王羽琨点点头,对着白漠寒道:“漠寒啊,你心胸开阔,倒是让你交到了不错的朋友,这次麻烦你们,我这里先谢过了。”说着朝着鲛人拱了拱手。

    鲛人立刻还了礼,开口道:“客气了,自从上次,从漠寒嘴里听说你们在这,我就想来见见你们,不为别的,我就想看看活着的传说,你们珊瑚一族,称霸星辰大海多年,我也只是听老辈人说起过,这次我能亲眼得见,可是三生有幸的很啊。上次漠寒更王叔交了手,回去跟我说了一下,我这心里可就更加按耐不住兴奋了。”

    白漠寒这时打趣道:“他这次收获也不小,王叔可是点拨了他不少次,所以啊,你这次来可是最值的。”

    鲛人憨憨笑了笑,并没有在说话,白漠寒说的确实是事实,他这次见到了自小便听过的传说中的王者,而且王者还教了他些本事,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很。

    众人又聊了一会,王羽琨到底是没有完康复,王叔便开口道:“少主,咱们跟漠寒今后有的是时间聊,今天就到这吧,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白漠寒自然也知道,忙也跟着劝了几句,王羽琨这才笑了笑道:“我这都差不多好了,让你们说的,我好像虚弱无比似的,也对反正有的是时间,我就先回去了,漠寒,鲛人,咱们改天再聊。”说罢,王叔便又搀着王羽琨离开了。

    王羽琨走后,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一阵的感叹,苍蝇头更是直言道:“这少主长的怎么那么,说漂亮吧,他明明是个男的啊,说帅吧,可又有些不足以形容。真是男人喜女人羡,怪不得人家是少主,咱不是。”

    白漠寒听罢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少主不是少主,跟着长相有半毛钱关系吗,这可就只能说是命了,人家生下来就是少主,你生下来就是普通人,这东西没办法的。

    苍蝇头看了看白漠寒,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鲛人这时走到苍蝇头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子,平时见你挺伶俐的,怎么关键时候说虎话啊。”

    苍蝇头摸了摸自个的脑袋,憨憨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白漠寒这时走到鲛人跟前道:“你说我大哥,今后能有他父亲的修为吗?”

    鲛人摇摇头道:“这个我可说不准,毕竟这人的前途是自个走出来的,没到那时候,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过若是真能够修到那种境界,只怕这天下间也就没有对手了,凭借着强大的意识,使自个触碰到的东西部听从自个的指挥,你说若是碰到有意识的生物上,会是个什么结果。”

    “我可没到那种境界,而且也没遇到过那种是,所以说不上来,咱们啊慢慢修炼,慢慢感悟吧,说不定有一天悟到大道,就从此超脱了呢。”

    “别这么说吗,咱们可以设想一下,就拿你来说,你说你的身体里突然多了另一个意识,你说会怎么样。”

    “你的身体若是多出个别人的意识,你说你还会想怎么样嘛,当然是先把他赶出去。”2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