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 ,更新快,,免费读!

    众人正说的高兴,转眼便到了花房门前,来过一次的人自然知道,这里的危险,第一次来的只感觉心里震惊,忍不住想要往里走,苍蝇头这时开口道:“大伙注意把防毒面具拿出来,越看见漂亮的东西,它可越是危险,我们上次可是在这里往返两三次。”

    话音刚落,便见一个老者从花丛中走了出来,正是王叔无疑,王叔见是白漠寒,忍不住问道:“漠寒是你啊,我还以为谁又上门了,你怎么回来了,难道你已经有消息了?”

    白漠寒忙拱拱手道:“王叔,不请自来还望见谅,不过让你失望了,消息倒是有,不过却不是你想听到的。”

    王叔挥挥手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既然来了,咱们里面说话。”说罢,便在前面带路,领着众人往里走去。

    没多时众人便来到了王叔二人住的宫殿,当众人看到那宫殿时,均都忍不住张大了嘴,刚刚还有些不相信的那人更是忍不住感叹道:“还真是龙宫啊,苍蝇头你果然没说错,这地方太扎眼了,真是没白来一趟。”说罢看了看苍蝇头接着又问道:“对了那个大怪物呢?”

    这话一出,白漠寒惊得差点栽倒,不过王叔却满不在意的道:“我就是那个怪物,可是我的真身我自我感觉就是大了些,并不算怪物啊。”那人听罢当下脸上也是一脸的不好意思,尴尬的笑了两声,便不在说话了。

    白漠寒忙笑着对王叔道:“王叔,实在不好意思,手下人说话没个遮拦,冲撞你老人家,还望你不要见怪。”

    王叔“哈哈”笑了两声道:“这有什么,我本来就跟你们不是同类,怪物就怪物。”王叔心里虽然疑惑,白漠寒为什么带这么多人来这里,但是出于对白漠寒的信任,却是没有问出口。

    白漠寒这时开口道:“王叔,大哥他如今怎么样了,可好些了?”

    王叔无奈的道:“哎!倒是好转了,只是伤势太重,所以恢复比较缓慢。这个时间应该他还在休眠,经过这次休眠,少主他应该就能自由活动了。”

    “王叔,这次我来确实没带来什么好消息,却是带来了些算的上是坏的消息。”

    “还有什么坏消息呢,有什么消息能比少主受伤更坏呢。我如今就是想少主他早点好起来,至于什么坏消息,来了我就接着,老头子我活了这么大年纪了,也不在乎这些了。”

    白漠寒笑了笑,便把这次为什么返回来的事说了一遍,王叔听完,不在意的笑道:“这事倒是不打紧,就算找人,他们能找到如你这般身手的人嘛,所以在这星辰大海里他们来多少都会留在这。”,

    白漠寒听罢,心里自然明白王叔有这个本事,但还是开口道:“王叔,我这次把我的人都带来了,就是想在大哥闭关这段时间,帮你守住这里,毕竟这次会来多少人,可不一定,王叔你毕竟就一个人,所以……”

    “漠寒,王叔我谢谢你了,当初我用武力想留下你,但你却是走了,这次却又自个返回来了,王叔我心里明白,我谢谢你,也替少主他谢谢你,既然你想留下,说实话,老哥哥我也确实一个人多有照顾不到的,我就不推辞了。”

    白漠寒点点头,“那我们就打扰了,王叔。”

    王叔爽朗的大笑了两声,“我应该谢谢你才是漠寒,哪是什么打扰啊,不过漠寒你这次可是要这里留很长一段时间,你的人……”

    白漠寒自然知道王叔说的什么意思,当下开口道:“他们如今都是经历生死剩下的兄弟,我若留在这,他们肯定不会走。”苍蝇头更是适时的插口道:“对,老人家,我们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有了你老和我们老大这样的大将,也得有我们这些小兵不是,若不然,什么事都让你们这些大将出去办,不是太大材小用了吗。”

    王叔点头笑了笑,拍了拍白

    网网推荐:

    漠寒道:“你这小兄弟倒是伶俐的很啊。不错!漠寒,这次你能在我们这待这么长时间,我们可有的时间,可以好好聊聊了,你可别嫌我这个老头子烦啊。”

    “能跟王叔你多说说话,那可是我的荣幸啊,我一定洗耳恭听。”

    二人聊的欢畅,白漠寒把飞艇直接放在了空地上,然后吩咐众人道:“大伙这些天还在飞艇上住,而且要随时待命,大家听明白了吗?”

    王叔见状忍不住道:“漠寒你这是干什么,我这里的房子可是都空着呢,你让大伙还住那里干嘛。”

    “王叔,我们平时就在这上面住着,都已经习惯了,还有大哥他毕竟受伤了,我不想他们打扰到大哥。”

    王叔也知道白漠寒说的在理,当下也不在劝阻,白漠寒当下又开口道:“王叔,这次回来的人肯定不少,对你外面那些珊瑚肯定会有不小的破坏。”

    王叔点点头道:“这我倒是也想到了,咱们如今就这么些人,我们这里的外围可是大的很,我们根本顾忌不到,哎,若是老主人在这些事就都不是事了,算了外围那些复苏的可能也不大,我们只有舍弃了。”

    白漠寒这时又想起了点东西当下开口又问道:“王叔,我第一次来的时候,碰见一团红雾,你还记得吧。”

    “知道,若不是那些红雾,你也进不来这里。”怎么了?

    “王叔,你能不能控制那些红雾,即使不能控制,能不能增加他们,只要那东西够多,有多少人过来也只能是望而却步了。”

    王叔摇摇头道:“我没那本事,那红雾也是老主人研究出来的,他老人当年研制出来的时候,便感觉这东西杀戮太重,而且相当不受控制,老主人都差点被那东西给伤了,后来老主人本想把那些东西消除,可是却找不到方法,说实话,你们用那以毒攻毒的办法接了,很是侥幸,而且也是因为那红雾多年来或多或少稀释了,才会让你们解掉,若是刚刚放出来那时候,粘上就只有死的份,老主人当年沾了一点,以我们这种凝练出来的躯体还是斩断了自个的臂膀,当然对于我们一族来说,那并不重要,只要在凝练出来一条就是了,若是你们人类的躯体怕是没有活的可能了。”

    “王叔,这么说那东西你可以增加数量,咱们可以提前稀释,有如今的效果就行。”

    王叔摇摇头,“不可能了,老主人他为人和善,对这些杀戮重的东西,很是不喜,所以,当时就把配方什么的一并毁了,他说,这些东西,还是让它待在自个的脑袋里吧,免得多造杀孽,老主人当年的修为虽没有大成,但也已经快要触摸到那个境界了,他老人家当年只要用本体触摸到的珊瑚,便可以将意识扩散上去,直至扩散到我们这的每一株珊瑚上,然后便会带着迁徙而走,当年老主人躲避麻烦,经常这样,现在却是没这么一个人了。我做不到,少主他更做不到。”

    “王叔,有句不敬的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叔挥挥手,“现在可没那么多的讲究,你说说看。”

    “我也是刚想起来,王叔,你和你的老主人就是为了寻找繁衍下一代的办法,但是大哥他是怎么来的。”

    王叔笑了笑道:“少主他今年也已经快两百岁了,当年族人陨落,老主人为了保住少主,耗费了他一身的修为,所以老主人才会英年早逝,我至今还记得当年老主人将少主托付给我时候的神情,没有半点的不舍,当时他的眼里只有希望。”

    白漠寒听罢,心里也是不住的遐想,族人都已死去,自个用生命将下一代延续,就是想让这个年轻的生命能够完成自个的心意,想到这,白漠寒心里升起了一阵的感动。

    众人在这珊瑚群待了四五天,倒是没有什么事,每天众人都很悠闲,白漠寒更是和王叔聊的投入,第三天的时候,更是直直聊了一夜还是意犹未尽。

    就这样直到十天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后,王叔找到白漠寒道:“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来就让他们有来无回,若不给他们打个样,只怕就没完没了了。”

    王叔顿时仰头道:“哎,老主人对不住了,你老人家一声少造杀孽,今日为了咱们一族的未来,老奴我只有开杀戒了。”

    “王叔你可知他们来了多少人?”

    “这我却是不清楚,走出去会会他们。”说罢,王叔便带着白漠寒等人往外走去,待众人游到来人近前时,只见一个体型肥大的人在哪里指挥着两三百人在盗取珊瑚,王叔当下便上前道:“什么人,敢在此撒野?”

    肥大的人一见,顿时一惊,“吆喝,真没想到啊,居然这么快就碰到妖兽了,还这么多,兄弟们准备战斗吧。”不怪这胖子说这话,实在是白漠寒等人这次出来,只是拿着避水珠,便没有穿戴防护服一类的东西,这正常人自然不能在水里呼吸。

    这时胖子手下的众人都拿出了光剑,还有激光枪,只见王叔却不待这些人有所动作,便已经到了胖子的近前,一把便抓住了胖子的脖子,胖子当下吃惊不小,实在没想到,这水里还能有这种速度,心里当下也明白,自个遇上的只怕是大妖兽,这伸手自个根本就没还手之力,当下便开始求饶道:“大爷,你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我们只是求财,并没有伤你的人不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我们立马就离开,这些东西,我也放回去你看如何。”

    “你说的倒是轻巧,我上你家随便拿了东西,能道个歉就走吗?”

    “大爷,大爷,爷爷成了吧,你别生气啊,我们家肯定没这么阔,这些东西你能有的是,我们呢认栽,这你总不能把我们一棒子打死吧,再说了,我们人可不少,若是真打起来,我们占不了什么便宜,但你们也未必能身而退。”

    “我们身而退不退的,不打紧,关键你却会就这么死去的。”白漠寒这时插口道。

    “这位,干嘛说这死不死的,多丧气啊,咱们有事好商量,我刘黑胖子说话还是算话的,这么着我认栽,这次的东西我不要了,而且你看中我们什么,我们就当包赔你们损失了,也送给你,只要你把我们放走就行。”

    “就你们手里能有什么好东西,我们不稀罕。”苍蝇头忍不住插口道。

    “小哥,你这说话就不厚道了,我们是求财,这所谓做人留一线,你这么就至我们于死地了,可不太讲究啊,而且就算我们是偷了点东西,也不至于有死的罪过吧。”

    白漠寒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胖子,你这嘴可够贫的,你刚刚可是要生抢的,你可不是偷。”

    “大哥,我只是拿出了武器,可并没有其他动作,就被这位爷给拿住了,有我们这么被动的强盗嘛,大哥我们知道错了,你帮我求求情,我这里谢你了。”

    王叔此时开口道:“回到我几个问题,若是答的满意,我就放你走,若是不满意,你们就得部留在这。”

    刘黑胖子当下便笑道:“我一见你老人家这么仙风道骨的,就知道你不是坏人,想问什么,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保证您满意。”

    “谁让你们来的?”

    刘黑胖子,疑惑的看了王叔一眼,“老人家,我们这次,是不该来,但是谁让我们来的,这我们也真不好说,要真要说,那就是这的这些东西了。”

    白漠寒见说的完是驴唇不对马嘴,当下追问道:“他老人家的意思是,你们在哪得到的消息,怎么知道这里有宝贝的。”

    刘黑胖子听罢,当下一脸恍然的道:“这个啊,我是一次做买卖的时候,听那里的人,说起的。”

    “那里的人怎么说的,什么人说的?”王叔一脸冷漠的道

    4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