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 ,更新快,,免费读!

    王叔听罢,开口道:“我回来的时候,少主身形都有溃散的趋势了,伤成这样,若是出点什么事,我可怎么去见老主人。”

    白漠寒这时好奇的问道:“王叔你能凝练出四个一样的分身,怎么还会留大哥一个人在哪里?”

    “哎!哪是什么四个分身,不过是我一个意识操控的四个木偶罢了,我的意识只能留在一个分身上,若是两个都有意识,两个就不能离得太远,离得远了,意识也就会在一个上消失,所以刚刚我与你打斗,四个分身都有我的意识。”

    白漠寒听完,忍不住又问道:“当时我也很奇怪,以为只是几个傀儡,没想到四个出现了四种攻击方式,而且从气感上也完感觉不出四个是分身。”

    “白小哥,那四个有一个是完凝练出的,就是现在的我,另外三个,是我的本体珊瑚组合出来的,所以不论哪方面他们都跟我差不多,只是功力分成了四份,所以那一招,也鸡肋的很,唬唬人倒是管用的很,不过若是你刚刚那一掌打在我这具身体上,我怕是也吃不消,所以后来才出现我频频扔东西的尴尬。其实那都是我的本体。只是因为在这宫中,所以我再生的能力足够强,也勉强跟上和你打斗的耗费。”

    白漠寒闻言忙道:“王叔过谦了,说实话,自我行走江湖以来,还没有遇见过一个可以称之为对手的人,也就是王叔你,把我给逼的什么招都用上了,可是还是没有打赢。”

    这时王羽琨开口道:“白兄弟,你是当局者迷,其实你已经打赢王叔了,王叔只是在他拿再生的能力跟你打拉锯战,而且王叔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是时间长了,他再生的能力还是会到从峰值跌落,但是王叔他也在赌,那就是赌你的体力,你的体力虽然强悍,但是长时间的战斗,还是消耗的很快的。”

    “王叔,你就不怕我一掌打在你意识集中的地方嘛?”

    “小哥,第一你刚刚也试过了,你根本就跳不够那么高,第二即使你跳够高了,你确定我意识集中的地方就在那嘛,你可别望了,我就是那个大家伙,那个大家伙就是我,你即使真跳上去了,我也会立马转移,而且速度也只是一念之间,我的身体,就是只剩下巴掌大一块,我的意识还是会在,不过你那掌法确实厉害,波及到的地方,我的意识都不敢靠近。”

    “我就是怕出现,王叔本体过于损害大,虽然意识不会伤,但是功力怕是就要大打则扣了。”

    白漠寒此时弄明白的所有的事,当下开口道:“大哥,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我只要跟我的本体在一块,这凝练出的躯体就不会那么容易溃散,我现在也没有其他的打算,先养活伤在说。”

    “少主,既然漠寒他知道了所有事情,你就不要在这苦撑着了,还是回去好好养伤吧,毕竟你刚刚才苏醒。”

    网网推荐:

    “无碍的,今日得见漠寒老弟,这个当世俊杰,我可是高兴的很啊。”

    “大哥,你可别捧我了,既然你这么信任我,我也实话说了,我这次来这里,说有心也对,无意也对,其实还是有心多些,我只是想带着我那帮兄弟来这里历练历练,顺便找点好东西,发点小财,仅此而已,可是我呢偏偏是个好奇心超大的人,所以才会跑进这里来,说实话刚进来时还没觉得怎么样,后来在你们那个花房可是把我给整惨了,来来回回咬着两三趟,我才从那里出来。”

    “那个花房,是老主人留下的,我原先也以为只是个花房,后来有人进来过几次,便迷失在里面,老主人心善,便让我把人又都送了出去,最近这些年倒是没有人再进来过,漠寒你能从那花房走到这里来,我就应该知道,你功力最起码也跟我不相上下,可我这个好斗的性子,还是忍不住。哎自取其辱啊。”

    “王叔,我过那花房,还有走进最终的密道,可完不是拼的什么功力,完拼的就是运气。”说着白漠寒便将自己怎么进来的说了一遍,当说到用脚上的毒化解那花毒时,王羽琨主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说罢,白漠寒又问道:“大哥,你打算怎么报仇,毕竟那人可是研究出克制你们再生和功力的东西了啊,若是需要小弟帮忙的我一定在所不辞。”

    “漠寒,这点事,我和王叔还是能办到的,放心,他们那东西,别说王叔了,就是我的本体也没什么作用。”

    “可是大哥,他们毕竟是陆地上的人啊,你们总不能等着他们下水吧。”

    这时,王叔牙道:“我会有办法让他们下水的,就是不下水,让他们死的明明白白。”

    这话一出口,白漠寒便知道,这两人没有阴人的意思,不过有王叔这么个老怪物在,倒是没多大问题,毕竟上次他们可是避开王叔动的手。

    这时白漠寒又想到了点什么,开口道:“可是从他们的下手方法来看,可是些有心计的人,而且他们既然想办法避开了王叔,那他们还会出现嘛,他们应该知道他们不是你们的对手,所以……”

    “少主他养好伤后,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找人了,不过只要找到那个狗屁王树仁,其他人就都不在话下。”

    白漠寒当下便是一愣,王羽琨忙解释道:“王树仁就是那个接近我,害我如此的罪魁祸首。”

    白漠寒点点头,一听这人的名字,便知道这是为了接近这二人,才故意用的化名,不过倒也有极小的可能是真名字,当下白漠寒开口道:“我知道了,可是这人心机如此深沉,怕是早以隐姓埋名遁隐他乡了。而且他手上可是有不少的钱,肯定不会轻易出现的。”

    听到这,王羽琨主仆便耷拉下了脑袋,白漠寒说的的确对,那人本就是图财,如今财都到手了,还会在那里等着挨宰嘛,自然不会,他可不是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