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 ,更新快,,免费读!

    白漠寒一见,忙喊道:“兄弟们赶紧躲开,这家伙想要把洞砸塌,小心。”

    话音刚落,洞壁已经成片的塌了下来,众人刚退了几步,便见那巨大的螃蟹,挥舞着钳子,不住的把掉在地上的石头砸飞了过去,一时间竟是石子乱飞,众人顿时没有一个幸免,或多或少都被砸中了,虽然隔着防护服,但还是疼的很。

    白漠寒当下忍不住露出了尴尬之色,心道:“这东西这智商可不低啊,居然会想到这种办法。”

    此时苍蝇头“哎呦”了两声,开口道:“我靠,这家伙居然会用暗器,这还是螃蟹嘛。”

    正说话间,一块石子便飞了过来,立时砸在了苍蝇头胸口,立马将其砸坐了下来,揉了揉胸口,苍蝇头此时却想到了什么,一脸高兴的道:“兄弟们坐在水里,最好将头也浸在水里,石头子就砸不中了。”

    众人闻言,忙爬了下来,那螃蟹见状,却是径直朝着众人走了过去。众人一见忙站起身准备逃开。

    白漠寒看了看众人,心里估摸着这次就这样吧,估计众人也没什么好的应对办法了,当下便走上前,对准那螃蟹刚刚受伤的腿就是一击,螃蟹瞬间转身,钳子更是直接便挥了过来,不过白漠寒到底身手不一般,飞身便躲了开。

    螃蟹却不打算就这么放弃,当下便窜了过去,挥动蟹钳继续攻击,白漠寒笑了笑,自语般的道:“你这么一直挡着我们,看来得给你点教训,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说罢,便运起六分的功力,对着那螃蟹打了过去,一击之下,巨大的螃蟹居然都飞出了十来米,那螃蟹显然没想道这么点的生物居然会有如此的爆发力,当下火气更胜,一下一下攻击更快,白漠寒却是不慌不忙的躲闪着,他本就没计划这一击会有多少效果,毕竟这螃蟹的壳可是硬的很,自己那一击能把它打飞出去,却不一定能把这家伙给打伤。

    白漠寒边躲闪,边又运气了功,这次他打算用力一击,将这大螃蟹给解决掉。

    白漠寒闪身上前,那螃蟹也挥着钳子对着白漠寒攻去,白漠寒本想直接打在这东西的头上,但却被螃蟹的左钳给挡了下来,当下便对着螃蟹的钳子拍了下去。

    当下便听到了“嘣”的一声,蟹钳居然裂了,那螃蟹此时竟然也没了继续攻击的勇气,竟然迅速爬回了刚刚的洞里,“噗通”一声,便没了踪影。

    螃蟹跑了,苍蝇头等人早已站了起来,刚刚的动静他们可都看见,苍蝇头忍不住吐槽道:“这螃蟹居然也贪生怕死啊。”

    白漠寒笑了笑道:“很奇怪嘛,蝼蚁尚且偷生,何况这家伙已经智商。”

    苍蝇头当下撇了撇嘴,岔开话题道:“老大,螃蟹顺着下面,走了,咱们是继续往前走,还是下去?”

    白漠寒顿了顿,“水里可不是咱们的主场,咱们下去,就是不碰上别的,碰上刚刚那大螃蟹,也要费些力气,往

    网网推荐:

    前走走看,若方向不对,咱们在往下走。”

    众人点点头,便继续跟踪白漠寒往前走,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发现前面有了光亮,走到离那光亮二十来米的时候,白漠寒忙停下了脚步,开口道:“兄弟们,你们在这等着,我先去看看。”

    说罢,白漠寒便飞身贴在墙上,往前爬去,走到光亮处,白漠寒探头望去,只见里面居然有一座宫殿般的建筑,一派富丽堂皇的样子,真跟龙宫差不多了,宫殿周围被珊瑚给围着,更添几分贵气。

    白漠寒飞身下去,便往里走去,本想瞧瞧潜入,只是刚进去,便听到了一声喊道:“什么人,敢擅闯我族洞天福地?”

    白漠寒当下便被问的一愣,实在没想道这下面还真的有人,白漠寒看了看周围,却是没发现什么人,既然已经被人家发现了,倒也没什么隐瞒的,当下开口道:“我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偶然路过这里,一时兴起,便进来,看一看。”

    只听一阵笑声传来,“哈哈哈哈……!”“无名小卒,好一个无名小卒啊,我守门的巨蟹都让你给打伤,逃跑了,平常人就是站着让他打,都不会伤了它,你可不一般啊。”

    白漠寒笑了笑道:“不过是侥幸罢了。”

    “年轻人,有这一身本事不容易,看来,能和我一战了,好,有多长时间没有遇到了。”说罢又是一阵笑声传来。

    白漠寒此时虽脸上一脸平静,但心里却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自己一进来就让人发现,这还好说,毕竟洞口就这么大,可是这个人说了半天话,自己却愣是不知道他在哪,这可就不由得他不小心了,若是这人突然攻击自己,自己能否躲过,可不一定。

    正这时,珊瑚丛散开,走出一个头发胡须花白的老者,但脸上却是一片红润,鹤发童颜,可见其修为不低。

    白漠寒拱拱手恭敬的道:“老人家请了,不知老人家怎么称呼。”

    那老者却是“哈哈”笑了两声道:“打架哪来那许多讲究,来出手吧。”

    显然老者没有自我介绍的意思,白漠寒又拱拱手道:“咱们打架总得有个理由,这一见面就开打……”

    不待白漠寒将话说完,老者便开口道:“理由这不是现成的吗,你擅闯我洞天福地,这不是很好的理由嘛。”

    白漠寒笑了笑道:“老人家,我虽是擅闯,但我并没有伤你的人,或者拿走你什么东西啊。”

    老者当下便气的吹了吹胡子,道:“你确实没伤我的人,但是刚刚你还承认伤了我的看门巨蟹,这你又如何解释。”

    “老人家,你那看门的巨蟹可也把我的人伤的不轻,若不是我,只怕就都交代了。”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后生,口舌之争并没什么意义,来来来,还是用拳头解决这些问题的好。”

    说罢老者也不顾刚刚的风度,竟然直接朝着白漠寒攻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