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萧胜再出招(补更)
    ♂ ,更新快,,免费读!

    白漠寒闻言好笑的道:“贪欲又何止是人类才有,但凡有心贪嗔痴便会存在。”

    鲛人闻言,冷哼一声,“左右,你是人类,自然为你的同类说话。”

    白漠寒见状好笑的道,“对了,阿蓝,你可知这巢穴为什么没有什么厉害的妖兽吗。”

    见白漠寒竟然问出这么浅显的问题,鲛人斜睨了白漠寒一眼,方才言道:“我不是早说过了吗,这里原本是个强大妖兽的巢穴,其他妖兽,自然要躲着走。”

    眉毛一挑,鲛人只觉不好,果然下一秒,就听白漠寒言道:“所以说,不论是何种族,贪婪之心都有。”

    被堵了个正着,鲛人却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只自己生着闷气,见众人下了飞艇,也忙跟着走下了飞艇,一入手中,鲛人只觉浑身通泰了起来,对比,各种设施加在身上的众人,鲛人那完自由的身姿,什么附件未带的样子,不由将众人的视线都给吸引了过去。

    只觉得鲛人异类的很,只是见白漠寒亦是如此,当下便将众人的思想给转移了开来,苍蝇头好奇的道:“老大,你这又是什么能力,也太神奇了。”话音刚落,又想起上一次下海并不是如此,不由又道:“老大,你又这么好的能力,上次怎么还带着装备,也太影响事了。”

    白漠寒本就是让人忽略鲛人的异常,如今听苍蝇头此言,脸上一喜,不由笑道:“那自然是因为我上次还没有。”说话间,便将避水珠拿了出来,接着言道:“这玩意还是阿蓝给我的呢。”

    众人闻言,顿时恍然,望着鲛人的目光也换成了崇拜,毕竟能将这样的东西随随便便就给了他们老大,自己自然不会少。

    达到了目的,白漠寒这才轻咳一声,嘱咐道:“虽然如今那妖兽已经不在,但也说不定有别的危险,大家都小心点。”

    众人闻言,忙点了点头,往内走去,谁也未看到,窗户那里,望着众人进去的萧胜,眼中那一闪而逝的诡光与那几个偷偷退回飞艇的人。

    只说众人越往深走,四周越发黑了起来,慢慢的竟是伸手不见五指,即使将灯调的再亮,依旧只能看清自己身边大约十厘米的空间,这样的环境下,众人心中俱都有些没底,甚至微微恐惧了起来,小小一点动静就能听到轻声的惊呼声。

    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白漠寒忙道:“大家不要怕,我走在前面便是有什么事情,也是我挡在前面。”

    听闻此言,苍蝇头也忙跟着道:“是啊,老大的本事你们都知道,咱们只管跟上就是了,再说了这么多灯照着,还有什么好怕的。”

    可谁知,苍蝇头这话刚落,便有人打了个冷颤道:“苍蝇头我拜托你快别说了,我们都拼命不去想,你倒好偏偏提起来,灯有的时候是能给我们安感,可绝不是这个时候,你自己看看,这灯现在像什么。”

    苍蝇头一愣,

    网网推荐:

    回身望去,只见漆黑不见五指的地方,一个个灯光不停的摇曳,只一秒,苍蝇头便明白了众人的意思,瞬间打了个冷颤,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神色间是更尴尬了。

    “行了,都不要胡思乱想了,若是怕就游得快点,到了里面就好了。”

    众人闻言,这才闭了口,忙牢牢跟在白漠寒的身后,突然众人都感觉跨过了什么,下一秒只觉眼前一亮,简直恍若白昼。

    待众人都着了地,这才发现,这哪里是个洞穴,简直是皇宫吗,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将水完抵挡在了洞外,各种颜色拳头大小的珍珠随处可见,白漠寒在一个角落里,只见小山般的避水珠就那样堆放着,突然之间,白漠寒便觉得自己手里的避水珠廉价了许多。

    轻咳一声,方才言道:“那避水珠每人一颗,苍蝇头你负责发放,拿到的,就可以将防护服脱下了,还别说,这玩意还真不舒服。”

    白漠寒话音刚落,顿时一阵大笑声响起,找到宝藏的喜悦,早让众人望了刚刚的恐惧,苍蝇头也早已按着人名一一将避水珠发了下去,只是发到最后,心里却是一个咯噔,忙跑到了白漠寒的身边,小声的耳语了一番。

    白漠寒身形一滞,不可置信的问道:“可确定了。”

    知道发生了大事,苍蝇头也不敢玩笑,忙点头应道:“老大,确定了,且那些消失的,都是萧老大亲近之人,如今都不见了,该怎么办。”

    萧强此时也发现了不对,忙几步走到二人身边道:“老大怎么了。”

    白漠寒皱着眉头,苍蝇头见状,也不隐瞒忙将事情讲了一遍,萧强一惊,众人心中也是惴惴。

    想着白漠寒遇险时,传来的流言,顿时慌了手脚,只见此时一人走了出来,慌忙道:“大家不要慌,咱们毕竟跟了萧老大这么长时间,萧老大不会这么对咱们的。”

    闻听刺眼,众人心中安稳了一些,只是下一秒,苍蝇头便道:“不好,飞艇被开走了。”

    “什么。”众人大惊,要知道,不仅他们在这深海中离不开飞艇,更重要的是那里可是存着他们的口粮,飞艇这一离开,他们还不都得饿死。

    想到这里,便有人慌张的往外跑,苍蝇头立马喝止道:“还不站住,你们以为出去,萧老大便会让你们回去,别做梦了,且不说,你们能不能赶上飞艇,便是赶上了,你们以为,就能上的去吗,别忘了,他这么做,便是斩断了过去的情分,你们便是现在过去,他也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这个道理,每个人都明白,不过是怀着一点侥幸试试看罢了,如今被苍蝇头彻底戳破,一时俱都萎靡了起来。

    萧强眼中闪过一抹受伤,再没想到自己也被舍弃了,连连苦笑后,方才问道:“老大,现在该怎么办。”

    轻叹口气,白漠寒道:“好在自己的飞艇还在,倒是不惧这些,只是吃的东西吗,这海中倒是也不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