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鲛人出头
    ♂ ,更新快,,免费读!

    苍蝇头一顿,脸上却立马凄苦了起来,见萧胜望过来的目光,苍蝇抬头望着飞艇的顶部,良久方道:“还有呢,若没有别的,那我想你的答案,我已经明白了,这么多年,原来是我看过了你。”

    说吧,苍蝇头也不在执着的要个答案,转身便走,萧胜眉头却是皱的死紧,望着苍蝇头,冷声问道:“你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苍蝇头,闻言,并没有回头,摇头苦笑道:“你可记得,你所说的第一次,我那剑伤便是为你挡的;第二次不过是因为这次的目的都在我身上,若不然,你怎么会见面的第一眼便先询问我东西在哪里;至于将我安排在后方这件事,你确定不是因为我天赋卓绝,在后方比前面的效果更大。”说完这些,门亦就在脚边,苍蝇头又道:“萧大哥,苍蝇头走了,望你多保重,看在多年兄弟的份上,我只希望你别和老大争了,并不是为他而是为你,你是争不过的。”

    望着苍蝇头消失在门边的背影,萧胜心中愤恨不已,良久方道:“背叛便是背叛,说这儿多废话作甚,更何况谁说我斗不过。”

    一夜过去,众人吃过早饭,白漠寒便将鲛人喊到了显示器前,问道:“这几条路,哪条危险小一点。”

    鲛人仔细的看了一遍,就在白漠寒心生欢喜的时候,却听鲛人言道:“这都是些什么鬼。”刹那间,好险没栽在地上。

    鲛人自然明白白漠寒此时的表现是为了什么,当下便没好气的道:“我该看的懂吗。”

    白漠寒一时语塞,忙将头扭向苍蝇头道:“能不能更明白的显示出来。”

    苍蝇头点了点头,将每一条路线最特别的地段,截取下来,放在了显示器上,这下子鲛人眉头皱了起来,四下一看,指着其中一处满是珊瑚的水域道:“这里此时便是我都不敢去,那里面的威压可不是闹着玩的,那里住着的,只怕高过王兽不止一个层次,是王,真正的王。”

    说罢,又在每个有高阶王兽住着的地方一一点了些,霎时所有的路都给封死了。

    白漠寒长叹一声,“罢了,苍蝇头,让他们随便找条路走好了,如今这情况,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了,原想玩升级如今看来,挡不住先打的就是boss。”

    见苍蝇头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白漠寒好笑的道:“怎么,我哪里说的不对。”

    苍蝇头闻言,赶忙摇头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没想到,老大还会说这话。”

    眉毛一挑,白漠寒额头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黑线,拜托,他怎么就不能说这话了。难不成还不许古人变新潮了。

    摇了摇头,白漠寒也不想在这上面多做纠缠,自决定了方向后,白漠寒眼睛便不曾离开过屏幕,不时观看着,若有天材地宝,除留下必要的根苗外,那真可谓挖地三尺都不为过。便如鲛人这样的非人类也忍不住双颊发烫,只得将目光移到吃的上去,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强迫自

    网网推荐:

    己的目光离开白漠寒地身上,还别说,真让他发现了一个好玩之处,这不,鲛人地目光顿时聚集在了箫胜身上,将手里的吃的往盘子里一丢,鲛人跟着箫胜来到了一间小屋子里,见身后突然被一块透明的门给挡住,鲛人也不害怕,只笑着道:“你该不会以为,这样的东西能困的住我吧。”

    “我从未如此以为,若不然我就在外面了,毕竟以我如今的样子,在外面才更安不是吗。”

    鲛人这才将目光聚集在了箫胜的身上,这一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星力似乎被什么禁锢住了。”

    说完,鲛人便忍不住笑了出来,“是漠寒干的。”

    见箫胜点头,鲛人的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线,只将萧胜气了个半死,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终是愤怒的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都帮着他,他到底i有什么好的,抢了我的位置,还如此对我,你们都不觉得他冷酷无情吗。”

    “哈”不可思议的望着箫胜此时疯魔的模样,鲛人嗤笑道:“你脑子没事吧,我跟着漠寒回来,自然是站在他这边的,不怕老实告诉你,昨天我便让你尝尝被鲨鱼怪撕咬吞食是种什么感受。“

    听闻此言,萧胜身子一抖,强笑道:“你在吓唬我。”

    食指摇了摇,“你们人类就是想的太多,我可是从来不说谎的,更何况昨天那叫什么,哦,对了,警报声,只怕你也听到了吧。”

    “你是说,那是你搞出来的。还有,你称呼我们人类,难道你不是人。”

    嚣张的点了点头,鲛人冷笑道:“左右,你若是再惹漠寒伤信,这次我也不叫鲨鱼怪了,我自己亲自吞了你。”

    一时间,箫胜只觉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还不等他这股恐惧下去,便见鲛人,一声尖利的长啸声,门顿时应声而破。

    许久,箫胜方才回过神来,只不过此时却已没有力气站起来,望着此时空无一人的屋子,萧胜心中更恨,直道“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帮着你,向着你,你的命怎么就这么好。呵呵呵呵,我没有输,我没有输,等着瞧,我定然会让你们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不是人又怎么样,什么时候,人才是万灵之长。”说到这里萧胜眼中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眼珠子一转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只阴谋的味道却是越来越浓。

    白漠寒见鲛人回来,不由笑道:“一个人去哪里玩了。”

    鲛人笑了笑“这里许多东西我都没见过,这才四处看了看。”

    闻言,白漠寒脸上也露出一抹笑容道:“是我的错,这样吧,我让人带你四处看看。”

    见鲛人脸色一变,白漠寒方才言道:“我也想陪你去,可你也看见了如今我实在是走不开。”

    鲛人却没应话,只冷冷的目光望向了白漠寒,“休想拿其他人敷衍我,便是要人陪伴,我也只要你一个。”。

    v

    z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