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 ,更新快,,免费读!

    嗤笑一声,王聪心寒的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外公还要帮他说话,难到家族的利益就这么重要,我母亲连一点可比性都没有吗,就算是,那外公也该站在我这边才对,毕竟以现在的情形看来,王家继承人应该是我,不是吗。”

    王聪外公闻言,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正要开口,王二叔忙道:“伯父,请慎言。”

    “你啊,这么多年了,是我们对不起你,想来若是西凤在天有灵,也不想你受此委屈。”

    王二叔还想阻拦,王聪一脸不屑的道:“你们又想耍什么花样。”

    轻叹口气,王聪外公这才开口道:“能不能请各位回避,让我和我外孙单独谈谈。”

    这话可是说在众人的心口里,刚准备依言而行,王聪忙道:“众位且慢,今天王家之事,本就是想请众位做个见证,看在与家父的交情上,还请众位留下做个见证。”

    一时众人都有些踌躇了起来,王二叔忙道:“聪儿,你别闹,事关你母亲声誉,你这是要让她死了都不安心嘛。”

    “二叔,我是真不明白,人都杀了,竟然还说在乎我母亲的声誉,拿这话骗鬼都不会信吧。”嘲讽的怼了一句,王聪又跟众人寒暄了几句,众人终是相继留了下来。

    王聪外公见状,长叹口气,开口道:“说起来,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记得你母亲十几岁的时候,偶然一次从外面回来,浑身上下受伤无数,狼狈的很,我吓了个半死,只不过你母亲什么都不肯说,我也没有办法强逼,只好在她身边又多派了许多人。只是没两天就让她硬给退回来了,我见她每天高高兴兴的,不像发生什么事情的样子,也就随了她的心意,直到三年后,她突然跑来跟我说,她有了恋人,想要带来给我看看,我怎么可能答应,我乔家怎么也是大族,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配得上的,当下便将人给关在了家里,恰好此时王家你父亲来提亲,能搭上王家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自然答应了下来。可谁知,在你父亲母亲成婚半年后,我才发现,你母亲的恋人,竟然是王家二少爷,也就是你的二叔,只是大错已经造成,也就只好这么将错就错的过下去。”

    震惊的退了一步,王聪连连摇头道:“不可能,我母亲跟二叔关系根本就不好,往日里见面恨不得转身就走,怎么可能和二叔曾是恋人,外公,你就是想帮衬二叔,也不能这么污蔑我母亲。”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母亲之所以见了你二叔转身便走,是因为,爱的太深,却此生无缘,除了如此还能如何。我说这些,不为别的就是想告诉你,你二叔不可能害你的母亲,还有一件事你应该也不知道,这王家家主之位,你二叔也是有机会的,只是当年你母亲开了口,他当下便离开了王家,这才落在了你父亲的身上。”

    “不会的,不会的。”

    就在王聪拼命反驳的时候,一声长叹传了进来,“他说的

    网网推荐:

    都是真的。”

    在众人纷纷让开的道路上,只见一位半百老人,昂着身子走了进来,王聪忙喊道:“爷爷,你回来了。”

    王老爷子摸了摸孙子的头顶,缓缓的开口道:“聪儿,你外公说的都是真的,你母亲和你二叔之间的确有过一段情,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但你放心,你母亲自嫁给你父亲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违背道德之事。所以,你母亲的事情应该与你二叔无关。”

    “那是谁,是谁害了我母亲。”

    “是周家。”简单的一句话,将在场众人炸了个遍,周家如今的家主周恨常,当下站了出来,冷声叱道:“你胡说些什么,你王家死了人,与我周家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我还能来你王家杀人不成。”

    勾出抹嘲讽的笑意,王二叔声音冰冷的道:“你自然不能,可你女儿能,你女儿身边的周妈也能。”

    周恨常眉头一皱,正要开口,就见一群人已经压着王二婶和周妈二人走了过来,近前,立马将两人扔在了地上。

    此时王二婶头发凌乱,浑身都透着股狼狈劲,一见丈夫忙不迭的爬到了其身前道:“怀远,这是怎么回事,你的人怎么好端端的将我给抓起来了,是不是被王聪那个小崽子给收买了,快处置了他们,这样吃里扒外的东西,还留着做什么。”

    话音刚落,这才发现事情不对,目光在触及王聪的时候,更是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紧紧抓着王二叔的裤子道:“怀远,王聪不是死了吗,他怎么,怎么会站在这里。”

    “这话,该我问你才是,他死啦,不是你周家的人确定的吗。”

    王二婶闻言,忙望向周妈,气急道:“你背叛我。”

    周妈吓得身子都哆嗦了,“小姐,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检查的时候,他明明呼吸无的,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活过来。”

    见女儿此时竟先拿周妈开刀,周恨常眉头皱的死紧,忍不住喝道:“胡说些什么,聪儿能活过来是好事,你们就是欢喜疯了,说话也该有些分寸。”

    王二婶闻言,忙强笑道:“是,是,是,我是被吓着了,聪儿,你能活过来,二婶比谁都高兴,你别多心,二婶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因为……”说到这,王二婶指着将她压来的一群人道:“他们太不像话了,就算要跟着侄儿你,也不用这么对我这个婶婶吧。”

    挑了挑眉头,王聪冷笑道:“二婶这话可就错了,将你抓来这事可不是我做的主,难不成你以为你的丈夫就真的这么没用,心腹这么容易就能被我收买了,那些人听的可是你枕边人的话,哦,对了,你丈夫刚刚可是才说了,我父母的死,可都是你周家动的手脚啊。”

    “你胡说,怀远怎么可能说这种话。”

    “有没有胡说,二婶不如回去问问周家主,你丈夫说的时候,周家主可是一字不拉的听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