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 ,更新快,,免费读!

    “老爷,瞧我这张嘴,我是说,聪少爷出事了,被人抬了回来,只怕是不行了。”

    王二叔脸上闪过一抹喜意,却忙压了下去,“那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家里最好的医疗仓拿过去。”

    王管家应了一声,找急忙慌的便往外走,就在王管家要跨出屋子的刹那,王二叔又道:“该怎么做,应该不用我教你吧。”

    王管家回头,忙应了两声是,这才出了屋子,绕着院子两圈,这才一脸气喘吁吁的跑到了王聪的屋子里,将医疗仓拿出来道:“快,快将人放进来,这是最好的医疗仓,说不定有救呢。”

    寻道下意识的望向白漠寒,见白漠寒点了点头,这才一把将徒儿抱起,放了进去,只是医疗仓瞬间便红灯亮起,刺耳的轰鸣声,顿时响了起来。

    寻道忙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闻言,王管家低下的脸上沉满了喜色,声音确实**的道:“少爷,少爷,你千万不能有事,若不然我怎么跟老爷交代啊,王家可离不了你啊。”

    话音刚落,王管家只觉心口一痛,再回神时已跌落在了门外,只见寻道这个娃娃脸少年,满目阴沉道:“你再敢胡说,我要了你的命。”

    哆嗦了一下,王管家慌忙爬了起来匆匆离开了。

    白漠寒这才将人拉起,打开医疗仓,见王聪已经没有了呼吸,这才略带几分惋惜的道:“老哥,节哀顺变吧。”

    话音刚落,白漠寒便觉不好,忙将身子侧了侧,避开要害应受了寻道一拳后才道:“老哥,这样你舒服些了吗,若还不够,你只管打,打到你舒服为止。”

    寻道苦笑了两声,连退两步后,一屁股坐了下来,“怎么会这样,聪儿早上还好好的,这才多久,怎么就没了性命,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意识到不对,白漠寒忙飞身而起,一拳打在了其脖子上,见众人都围了过来,忙道:“老哥太激动了,这么下去,只怕要走火入魔,我这样是在救他。”

    众人也知道白漠寒说的是实情,只是寻道之所以变成这样,与白漠寒有脱不了的关系,若不是白漠寒带着王聪出去,那王聪就不会出事,寻道也不会变成这样。

    知道众人心中所想,白漠寒也没有计较,只是将胸口道血气又给压了下去,这才将王聪抱在了床上,正要如法炮制寻道时,就见寻道早已被众人小心翼翼的抬在了床上。

    而王二叔也在此时讪讪来迟,一见这个情景,眼中便挤出两滴泪来,当下便道:“来人,给我将这些人都给抓起来。”

    刹那间,只见屋子里起码挤进了几十架机甲,个个都带着武器。

    白漠寒眉头深皱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嗤笑一声,王二叔用手拭去眼角的泪珠,这才一脸冷漠的道:“自然是将你们这些私通盗贼,害死我侄儿的人给抓起来。”

    一听这话,冷风眼中闪过一抹

    网网推荐:

    嘲讽,“果然不愧是周家的女婿,这栽赃陷害,强取豪夺,还真是一脉相承。”

    “谁。”见人突然提起周家,王二叔眼中闪过了一抹冷意,便接着道:“有种给我站出来,藏头缩尾的算是个什么东西。”

    冷风将堵在自己身前的两人推开,一步步的走到了王二叔身前,“谁藏头缩尾,我是怕你见了我,吓得睡不着觉,呵,我今天就要你们血债血偿。”

    “原来是冷家的余孽啊,想不到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今天既然自己送上门来了,既然自己找死,我若不成你,岂不是违背老天的美意。”

    说罢,退了一步冷声喝道:“给我杀了他。”

    就在其中一架机甲将镭射枪对准冷风之时,白漠寒斜跨一步挡在了其身前道:“我看谁敢。”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王二爷,可不要小看他,他可真不是个普通人,就是我都要礼让几分呢。”说这话,便见一人从屋外走了进来,正是林管家无疑。

    白漠寒邪魅一笑,率先打招呼道:“呦,林管家,什么风将你给吹下山来的,莫非是你那主子不在了,你着急下山找新主子来了,嗯,虽然我对你这人有些不感冒,但是看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你要来给我干,我收了你也不是不成。”

    林管家恼怒的瞪了白漠寒一眼,随之笑道:“你也就逞这口舌之快吧,等一会,希望你还如这般能笑的出来。”

    说完,便对着王二叔微微点头,便听王二叔道:“还愣着做啥,都给我抓起来。”

    众人正要反抗,白漠寒忙摇了摇头,虽心中不甘,众人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到了牢里,冷风忍不住道:“呵,看来咱们都被骗了,这白漠寒一准是和那人串通好的,将咱们骗来,好一网打尽。”

    寻道此时也醒了过来,不由嗤道:“胡说些什么,我相信白老弟不是那样的人,可惜我的聪儿,却枉丢了性命,早知今日,我便劝聪儿与我留在那里,什么家产,不过是身外之物,何必为它枉丢了性命。”

    白漠寒笑笑,“老哥,王聪本是天之骄子,你该不会想要让他,暗无天日的过一辈子吧。”

    闪过一抹恼怒,寻道很捶了地面两下道:“那也总比,丢了性命强。”

    “可若是这性命未丢呢?”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将寻道都给弄蒙了,下一秒,便激动的站起身来,双手紧拽白漠寒胸前衣襟道:“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聪儿他没事?可我明明看到他咽了气。”

    这边寻道神色激动,另一群人却是奇怪的道:“先生这是怎么了?突然就冲了过去,白漠寒那小子有说话嘛?”众人相顾一眼,顿时都摇了摇头,冷风上前几步,轻拍寻道的脊背道:“先生,聪儿不在了,我们都知道你很难过,可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寻道扭头“你在说什么,没听到白老弟说的话嘛?”

    冷风又是一愣,却是笃定的答道:“他根本没说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