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 ,更新快,,免费读!

    王聪本相如往日一样连连星力,可谁知竟发现有人跟踪,恰好,这段时间他往日里练功虽勤,但因要防备二叔,到底如何,却是没法印证,恰巧有人送上门来,可谓算是“雪中送炭。”

    将跟来的人都打发走,特意露出这样的破绽,就是等着众人上门。

    而在望见围着自己的人后,王聪眼中已带上了冷意。

    “是我二叔让你们来的吧,呵,没想到,我父亲的血和命,竟养出了一个畜生,不怕老实告诉你们,我原本还真不在乎这个家主之位,只不过既然他动了我母亲,呵,那这个家主我还真当定了。而你们今天就留在这里吧。”

    说着,只听咚咚咚咚四声落下,萧胜暗叫不好,只是随身望去时,已经被四道相连的光幕给锁定在了四方的空间里,而不小心接触光幕的武器也被切成了两节。

    众人顿时大惊,忙往中间靠了靠,王聪不屑一笑道:“放心吧,这光幕只会在合上的刹那,将阻挡他的任何东西撕裂,只要合上,便只有困人的功效了,当然这是在我不懂手脚的情况下。”

    萧胜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想着白漠寒还在外面,心中大定,大喊道:“原来,你一直再装怂。”

    心中一噎,这人会不会说话,什么叫装怂,他不过就是装弱罢了,要知道这里面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也不想再多说废话,王聪将衣服一解,只见腰间,一圈的飞镖。

    看着熟悉的武器,白漠寒更加却大哥你了,星际真正的武者并不少,而他的感觉也不错,这个王聪定然有一个厉害的师父。

    遂更是躲在暗处,想要等其出来,比试一下。

    眼睛却是不错眼的望着王聪,只见其取出一枚飞镖,在食指中指间一转,便甩了出去,当下白漠寒便是一惊,刚刚的想法彻底破碎了去,因为便是离得这么远,白漠寒也感觉到里面蕴含的星力都要报表了,若是已经习过内力的还能抵挡矛头笑一下,而萧胜几个是绝没有可能抵挡的。

    忙扔出一颗石子,抵住了飞刀,同时用力将防护罩劈了开来的,挡在了萧胜等人之前。

    见自己的飞刀被人轻易的挡住,防护罩也被破除,王聪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再怎么厉害,到底还只是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自己的招数都被人给劫住了,自然多了几分心虚。

    眼睛滴溜溜一转,想着师父平日的教导,右手一翻,将一个圆球状的东西扔在了地上,顿时一阵黑烟散出,挡住了众人的视线,白漠寒忙道:“你们都待在原地不要乱跑。”自己,将眼睛一闭,跟着听到的声响忙追了上去

    网网推荐:

    。

    出了黑雾的范围,见王聪往一个圆井上跳了下去,白漠寒没有犹豫,也跟着跳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下面传来的水声,白漠寒直接闭气跃了进去,只是刚一入水,便觉不好,忙飞身而出,紧跟着便见一条尾巴扫了过来,紧紧露出来的,便有起码五十米,若加上身子,不知道有多大了。

    白漠寒连续躲过几十次的摆尾,渐渐摸索出来,这大家伙乃是根据人都呼吸与热度来感应的。得出答案的瞬间,白漠寒便将身的温度都缩在了心脏处,又闭了气,便直接跳到了水中,根据感应,顺着目的地一路游了过去。

    再出水面时,便发现自己起码被十几杆镭射枪给指住了脑袋,虽解决这些人并不是难事,但白漠寒却没有这么做,而是解释道:“别误会,我没有恶意的。”

    王聪不屑一笑,从白漠寒身后走了出来,“你以为这话还有人信,开枪。”

    就在白漠寒思考,要不要动手的时候,又听有喝道:“慢,聪儿,为师说的话,你忘记了,习武之人最忌心存恶念。”

    王聪闻言,忙恭敬的道:“师父,这人是我那二叔派来害我的,难不成我还要对他心存善念不成。”

    王聪师父乃名寻道,乃是道教不知道多少代的传人,本一个人在这地下住着,每日里修炼,便是想早日寻得大道,不妨,竟年年能捡几个人,寻道也没多想,只当添了几个打扫的人,直到王聪从上面掉下来,寻道见其骨骼清奇,起了爱才之心,这才收了做徒弟,以传自己的衣钵。

    如今见王聪说这人是来害自己徒弟的,自然动了真火,拂尘一甩,便直对着白漠寒攻了过去,白漠寒本还想解释,见寻道此举正和自己之意,便住了口,直动起手来,二人过了百招,白漠寒是越打越痛快。

    寻道亦是越打越惊心,惊心之后便升起了几分惺惺相惜,毕竟白漠寒的武功是浩然正气,竟隐隐有几分道门的影子,皱了皱眉头,寻道不由先开口道:“这位小友,看你的样子也不是奸邪之人,何以为虎作伥。实在有违学武的真意。”

    打了个痛快,白漠寒顺势停了手,大呼声“痛快”便接着道:“事情是这样的。”

    待听完白漠寒的讲述,寻道便将人引进了内室,这才道:“这么说,你并没有害聪儿之心。”

    “这自然是没有的,除了这是先前接的生意外,我最主要的就是因为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做出恩将仇报的事情来。”

    寻道这才松了口气,望向王聪道:“聪儿,你都听到了。”

    王聪冷笑一声,“师父,说到底,他们还不是为了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