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 ,更新快,,免费读!

    “既然知道自个是废人,就不要说话,免得我一不小心,让你连废人都没得当。”

    欧阳德一噎,却在触及白漠奇冰冷的眼神后,识相的闭了嘴,他可有好多事情要干的,死在这里也太可惜了。

    且不提白漠奇如何在这里与众人算账,只说,白漠寒急匆匆的回到司马家所在的地方,便见媳妇冲自己跑了过来,忙伸手将人搂在了怀里,安抚了一番,这才面向司马傲天道:“父亲,我回来了。”

    暗松口气,司马傲天拍了拍白漠寒的肩膀道:“没什么事吧,你一走,我们这心里是半天都没有放下来。”

    白漠寒忙笑道:“已经解决了,不过是些跳梁小丑,翻不出什么大风浪来。”

    “那就好,既然如此,不如咱们现在回去吧。”

    众人忙连连应是,只白漠寒摇摇头的道:“父亲着什么急,既然出来了,不如咱们到咆哮森林里练练手,也好知道进步了多少。”

    这话一出,众人不由有了几分兴奋,纷纷将视线移向了司马傲天。终是让司马傲天点头应了下来。

    下一秒众人便爆发了极大的欢呼声,只让司马傲天好笑的笑骂道:“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稳重。”

    司马傲林只当没听见,这里面绝对没有他,丝毫不承认刚刚跟着兴奋的人里,也有一个他。

    众人上了飞艇,很快便来到了咆哮森林,就在众人想要分散行动的时候,白漠寒开口道:“狩猎可以,但是我希望你们带回来的妖兽都是活的。”

    “什么,这怎么可能。”

    “就是,这根本就是难为我们。”

    “那妖兽只要不死,会不停的攻击我们的。”

    ……

    越来越多的话,终是让司马傲天也犹豫的道:“漠寒,这要求是不是太高了,妖兽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白漠寒却淡淡一笑道:“难不成点穴的本事你们白学了。”一句话便让嘈杂的声音当下安静了下来。

    司马傲林先忍不住道:“大侄子,莫非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用点穴来捕获妖兽。”

    “不错,点穴,易练难精,只是在自己人身上练,难免下意识的留手,若是妖兽则大可不必,你们也好试试这点穴真正的威力。”

    眉头一皱,司马傲林犹豫的道:“可,可是妖兽的穴道,明显跟人的不同,这万一点错了。”

    摇头打断了司马傲林的话,白漠寒忙道:“二叔,虽有些不同,但相去不远,摸索一下,上手还是很容易的。放心,咱们一起走,遇到妖兽,便三人一组,上去试试。”

    听到这话,司马傲天兄弟二人都松了口气,这就好,司马傲天忙答应了下来。

    一时众人便向着咆哮森林的内部而去,咆哮森林妖兽确实多,众人没走多久,便遇到了

    网网推荐:

    一群妖狼,司马傲天等人心中一惊,忙都将司马霏儿护在了中间,却不妨司马霏儿竟是飞身而去,往最近的一头狼,扑了过去,司马傲天气道:“霏儿,别胡闹,快回来。”

    白漠寒大笑一声,忙飞身跟上,说了一句“不愧是我媳妇。”又扭头对着司马傲天道:“父亲放心,我会保护好霏儿的。”

    司马傲天见状,知道有白漠寒在,女儿定然无事,便忙将心神,放在了跟着自己出来的司马家众人身上。

    这一看,险些吓出病来,只见一头妖狼凑着侄儿专心对付前面妖狼的时候,竟一口扑了上来,要知道这一口若是咬实了,只怕侄儿半张脸都要被撕下来了,正准备上前营救,便见那妖狼竟不知被什么打中,“嗷”的一声,摔在了地上,虽很快爬了起来,却也让侄儿有了充分的准备,司马傲天忙松了口气,抬眼望去,见到白漠寒身前的地上明显有被踢过的痕迹,便知这定然是漠寒踢的石子,救了侄儿,心中更是庆幸选了这样的好女婿。

    司马傲林亦是一脸的欣慰,感激的冲着白漠寒笑了笑,便忙扑到了儿子的身边,儿子这么笨还是放在身边看着更放心些。

    一番争斗,整整过了一个小时,众人才将这伙狼群给部点在了原地。

    除了白漠寒与司马霏儿二人纤尘不染的坐在那里拼命秀恩爱外,其他人如今简直可以说是跟“土驴”似的,一个一个累的更是跟狗似的瘫软在地上,眼睛却是不错眼的看着被自己点住的妖狼,丝毫不敢放松,要知道,这点穴都是有时效性的,他们可不想阴沟里翻船,坑了自己。

    这边司马霏儿好笑的望着众人道:“你们也太没用了吧,出去千万别说是司马家的人,简直给我丢人吗。”

    司马霏儿这话刚一落下,司马懿便嘴贱的接口道:“我说堂妹啊,你程被人护着,到说起风凉话来了,有本事,你也独自制住个妖狼给我们看看。”

    “你”司马霏儿无话可辨,立时嘴巴一扁,扭头对着白漠寒委屈的道:“漠寒,他欺负我。”

    轻轻拍了拍媳妇的肩膀,白漠寒虚空一点,离着司马懿最近的两头妖狼,顿时一动,直冲着司马懿飞扑了过去,司马懿“我靠!”一声,忙就地一滚,躲过了攻击,却很快被扑倒在地,好在一旁的司马傲林与司马敦二人反应敏捷,这才再次将妖狼给点在了原地。

    司马懿浑身冷汗都冒出来了,一下子便从地上蹦了起来,怒斥道:“会死人的知不知道。”

    白漠寒咧了咧嘴角,义正言辞的道:“我这是锻炼你的反应能力,如今看来,实在太差强人意了。”

    不敢相信这么厚颜无耻的话,是从白漠寒口中露了出来,司马懿好一阵的无语,回过神来,立时便道:“霏儿堂妹,你男人这么不要脸,你知道不。”

    司马霏儿听了这话的反应,却是立时将头抬得高高的,一脸骄傲的道:“怎么,你嫉妒啊,你要是嫉妒这辈子就多干点好事,说不定几辈子后,能与我一样当个女人,遇到漠寒这样的男人呢。”说吧,司马霏儿又忙扶着下巴摇了摇头道:“嗯,这个要求有点高,我是说说不定能遇到一个有漠寒五成的男人,你也算赚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