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 ,更新快,,免费读!

    听到这里,白胜天便已经明白,自个的性命已经保住了,遂道:“那你到底想如何。”

    将众人扫了一眼,白漠寒略一挑眉道:“上次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既然你们并不真珍惜,那我就给你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吧。”

    白胜天当下便意识到不好,忙将几个儿子拦在身后,皱着眉头道;“你想如何。”

    白漠寒手指一拢,竟直接将对面的“白漠寒”吸在了手中,在场的众人无不感到惊骇,只见白漠寒并不停手,在“白漠寒”身上三处猛的各拍了一下,便见其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白胜天忙扑了上来。

    白漠寒也不在意,只是将目光投向了白漠云的位置,白胜天当下便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不过此时也顾不上许多,忙开口道:“别动他们,一切都是我做的,他们,并不知道。”

    重重的一脚踩在了“白漠寒”的身上,白漠寒这才道:“是吗,只怕所有的事,都是他搞出来的吧。”

    见状,白胜天一时也无言以对,白漠寒冷冷一笑道:“你说你搞那么多事干嘛,就为了对面那个就只一张脸能看的女人,你是不是傻,人家吊着你玩呢,难不成你就真看不出来,瞧瞧你现在的模样,她可想看你一眼。”

    “白漠寒”下意识的望去,果然只看见对方闪躲的眼神,眼神一黯,逞强怒道:“这是我的事,要你多管闲事。”

    这么不识好歹的话,只让白漠寒气的又是重重的一脚踩了上去,“哼,要不是看着你用我的脸在这里卖蠢,我何必跟你说这些费话。”说到这里,白漠寒仔细的望着对方的脸道:“这样吧,我将你这张脸毁了,免得在看到生气。”

    “白漠寒”忙双手紧紧的将自己的脸给捂了起来,见状,白漠寒也懒得再说什么,只是突然出手,在其脑后一击,便见其直接晕了过去。

    白胜天惊呼道:“儿子!”便阴狠的望向李仙儿,顺势掏出镭射枪来,显然有将对方直接干掉的意思,李自力见势不妙,忙拉了一把这才让李仙儿躲过了一劫,回过神来,李自力便要对白胜天动手,却被一旁的白漠寒拦了下来,一脚踹出,便是李自力双手架住,也有些承受不了,一连退了十来步才停了下来,站稳脚步,李自力又忍不住道:“你这是做什么,我可是在帮你。”

    冷笑一声,白漠寒挥手间,又将李自力打了个踉跄,这才一脸不屑的道:“真当我是傻子不成,既然如此,我便与你们算算总账。”说完飞身便闪到了李自力面前,连续的十掌挥出,终是将人打瘫在地上。

    鲜血自李自力嘴便不停的滴落,一会的功夫,脚下便留下了一滩血迹,李仙儿害怕的蹲在其身前道:“叔叔你没事吧!”

    没有理会李仙儿的关切,李自力将头扭向欧阳家众人道:“怎么,还想作壁上观嘛,若我们都败了,你以为,你们会讨的了什么好

    网网推荐:

    ?还不趁现在集我们众人之力,将他留在这里。”

    欧阳德父子二人深觉有理,也不迟疑,忙将能使得手段都用了出来,只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不过是蚍蜉撼树,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激起,便被收拾了,这下子,众人可谓真正的绝望了。

    一秒、两秒、三秒……时间渐渐过去,众人的心也越来越沉,终是白漠云忍不下去,先开口道:“我将白家五分之一的产业都给你。”

    一句话,当下让众人只觉得有了生的希望,欧阳德也忙跟着开口道:“放了我们,我也给你欧阳将百分之二十的产业。”

    李自力也只能无奈的跟着说道:“李家的产业我做不了主,若你今天放了我们我个人的部产业,都给你。”

    又是十五分钟过去,就在众人忐忑不安的时候,白漠寒悠悠哉哉的道:“谢谢大家,说实话我本只不过是想修理你们一顿罢了,不过既然你们这么有诚意,我若是不收的话,估计你们心里也不安心,既然如此,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句话只将众人气了个半死,却偏偏不能发作,一个个强扯着笑容,只是郁闷的够呛,好在没过多久,白漠奇便跑了回来,看此情形,冷声道:“父亲,看你做的好事。”人却走到白胜天身前,将人给扶了起来,望着白漠寒道:“师兄,我都没脸见你了,可是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求师兄看在我的面子上,再饶我父亲一回吧,若有下次,我不劳师兄动手,我自己来。”

    白漠寒本就没计划有什么效果,挥手将白胜天送到了白漠奇的手中,李仙儿忙道:“漠奇哥,帮我们也求求情吧,我真的是无辜的啊。”

    面对李仙儿,白漠奇就没有那样客气了,不屑的哼了一声,便道:“李仙儿,我与你没什么交情吧,你喊的这么亲切怕是不妥吧。”

    李仙儿听完,摇了摇头,眼睛霎时便闪现泪珠,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模样道:“漠奇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咱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说完,便忙唤道:“漠奇哥,你就是我的漠奇哥。”

    退后一步,白漠奇将光剑拿在手中,直指李仙儿道:“我的脾气你也知道,你再说一句看看。”

    李仙儿讪讪的闭了嘴,白漠奇这才转身望向白漠寒道:“师兄给我点时间,我一准,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白漠寒背过身身子道:“公道我已自己讨了,若实在为难,你也不用特意给我什么交代。”说罢便起身离开了白家,只剩下白漠奇深深的叹息声,而欧阳德父子二人见无事可做,索性对着白漠奇就要告辞。

    白漠奇冷笑一声,“伯父你们想的也太好了,将我家搞成这副模样,你们置身事外,以为有可能吗?”

    欧阳德冷哼一声。“怎么,难不成,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过是跟着那人学了几天,到在我们面前拿起大来了,若不是我现在是个废人,你觉得你能打的过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