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 ,更新快,,免费读!

    捧着霏儿的小脸,白漠寒终是让自己硬下心肠道:“霏儿,我这次出去,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挑战自我,你在我身边,我下意识的便会规避风险,那样我出去就失去了意义。”

    “可是,可是我不想跟你分开,再说,再说,你也已经很厉害了,不是吗,连白胜天都不是你的对手,随随便便就能帮人突破王级,你都这么厉害了,不去,不去行吗。”

    长叹口气,“不行。”思考了一下,终是决定将自己的来历然告知,等话音落下,望着霏儿呆愣的小脸,白漠寒略有些好笑的道:“怎么,现在是不是后悔嫁给我了。”

    还没回神,司马霏儿却是下意识的猛摇着脑袋,紧跟着便解释道:“没有,没有,怎么会后悔,我只是怕”

    “怕,怕什么,怕我是妖怪。”

    赶忙又摇了摇头,“当然不是,我只怕,你哪天又忽然回去了。”

    “哈哈哈哈”再也忍不住的大笑出来,“放心,不会有这种事的。“

    可这话显然安抚不了司马霏儿,当下便反驳到:“你若是能控制住,就不会到这里来了。”

    这话只让白漠寒尴尬的要死,司马霏儿这才松了松手道:“所以,你去哪里一定要带上我,这样你要离开的时候,好歹也能带我一起走。”

    深吸口气,白漠寒闭着眼睛摇了摇头,“霏儿,别让我为难好吗。”

    司马霏儿的眼睛,当下便红了起来,眼泪要掉不掉的,别提有多可怜了。

    强迫自己硬下心肠,又是一番劝慰,终是让司马霏儿答应了下来,白漠寒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拉着霏儿出了司马家,一路来到了星际商场,只可惜司马霏儿对这些可是丝毫兴趣都没有,只死死的抓着漠寒的胳膊,逛了几家,白漠寒深吸口气,知道再逛下去也是无用,便带着霏儿上了飞艇,等下了飞艇,见到面前的景色,司马霏儿一惊,却是问道:”漠寒,这里是那里。“

    ”咆哮森林。“

    ”什么。咱们来这里做什么。“

    紧紧握着霏儿的手,白漠寒笑着道:“跟着来就知道了“,两人一路来到了森林深处,却猛然感到身后一股冷风,白漠寒忙抓着霏儿躲了开来,扭头看去,不是自己曾经收服过的妖熊又是哪个,见妖熊还未有停手的意思,白漠寒忙闪躲着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是我啊,怎么连我都打。”

    “打的就是你”妖熊虽未开口,但表达的妥妥就是这个意思,白漠寒闪过了几次,若不是看妖熊没有恶意,早妥妥的给收拾了,就这也在“玩”了一会后,直接动手,将熊给制住了。

    这才拉着霏儿站在一旁道:”你们不是在白家吗,怎么跑回来了。“

    雄熊别扭的扭到了一边,雌雄这才忙比划了一番,白漠寒真的佩服自己,竟然能在那样贫乏的肢体语言里得到真相。

    深深的叹了口气,”倒是我考虑不周了,当时那个模样

    网网推荐:

    ,自己跑了出来,却将你们给忘了。“

    母熊又比划了下,白漠寒当下好笑的道:“你的意思是你们将白家人都给修理了一遍。”

    喷笑出生,白漠寒当下赞扬道:“干的好。”

    这边白漠寒与妖熊两方说的高兴,司马霏儿满头黑线的望了一会,将以往心中白漠寒的情绪去了个干净,可是她发现自己更高兴了,因为这证明,丈夫是真正将自己放在了心里。

    白漠寒从背包中,摸出颗药丸子,塞进了公妖熊口中,母妖熊赶忙上前去看,却被逼了回来,霏儿看出了不同,当下便道:“这药丸子好生厉害,叫什么名字。”

    “破障丹。意味破除障碍。”

    “真有这么好,那你给我两粒,等我突破王级你也该放心让我跟你一起去了吧。”

    见霏儿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白漠寒有些好笑的道:“霏儿,若破障丹真有这样的功效,我怎么会不给你吃。”

    “可是,二叔,三叔他们。”

    “那是因为他们本就到了临界点,我不过是踢了一脚罢了。”

    司马霏儿仍然不信,又指着一旁的妖熊道:“那他呢。”

    “自然也是如此。”

    司马霏儿再要开口,白漠寒便将对方的手给握进了手心里,正色道:“我不会骗你,相信我可好。”

    到了此时,司马霏儿只能低下了脑袋,轻“嗯”了一声。

    白漠寒将妖熊打发到他们原本的住处,便拉着霏儿的手来到了自己修行的地方,走过一段狭小的甬道,司马霏儿突然觉得有光射了过来。用手一挡,只觉眼前一黑,豁然开朗了起来,睁开眼时,若不是亲眼所见,司马霏儿都不敢相信,这是恐怖的咆哮森林,实在是太美了,阳光下将漫山遍野的鲜花都映照的散发出了光芒,司马霏儿刚要伸手去摘,白漠寒忙一把给拉了回来。

    正疑惑间,白漠寒指着那朵花,示意司马霏儿自己看,只见不一会的功夫,便从花朵里,飞出足有五厘米长的妖蜂来,当下便出了一身冷汗,这要是好扎在身上,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

    白漠寒将人给搂进怀里,好一阵的安抚这才道:“在这里可不能大意,越是无害的东西,才越要小心。”

    心有余悸的点点头,白漠寒一边安抚的拍了拍妻子的脑袋,一边伸手,将妻子看上的花给摘了下来,司马霏儿想阻止的时候,花已经递到了自己面前,嗔怪的道:“刚刚还教育我呢,怎么自己反而去拿。”

    “傻瓜,刚刚妖蜂已经飞走了,这花已经没了危险,再说,你不是喜欢吗,别说没有危险,就是有,只要你喜欢,我都会想办法给你弄来。”

    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意,霏儿忙背过了身子,望着眼前的花海,嘴角弯的更深了。

    白漠寒虽看不见,却也猜的到,拉着霏儿穿过花丛,来到了旁边的木头屋子里,将妖兽皮往上一铺,这才道:“这里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