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丹药奇效
    ♂ ,更新快,,免费读!

    齐松柏激动地模样,自然不出白漠寒的所料,当下便道:“这有什么难的,不过还差一脚之力了,只是我如今却要回司马家去,你若是有空的话,不妨跟我们一起去。”

    齐松柏略一犹豫,便拍腿应了下来,当下让开了道路,上了飞艇,司马傲天忙拿出治疗仓来,笑着道:“知道你的医术很好的,但是这样的伤还是治疗仓来的更快些。”

    白漠寒一想也是,便躺了进去,等到了司马家,身上的伤口便已好了,换过衣服,齐松柏便迫不及待的道:“那个,漠寒,你什么时候帮我。”

    白漠寒微微露出一抹笑容,司马傲天忙道:“岳父,时间也不早了,漠寒又刚刚经历了那些,你好歹让他歇上一日,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齐松柏闻言,有些尴尬的笑道:“是我着急了,思情,给我们安排房间吧,我和你母亲也都累了。”

    齐思情赶忙应是。

    第二日,齐松柏早早的便等在餐桌前,不停的张望着,见到白漠寒的身影,这才强装镇定的坐直了身子。

    只是眼神时不时的扫向白漠寒的方向,白漠寒只当没有看见,优雅的吃完早饭,这才将一粒药丸拿了出来,那黑漆漆的模样,只让齐松柏见了,便皱起了眉头,当下便问道:“白漠寒,你便是记恨我齐白两家也不用拿这样的东西来哄骗我吧。”说着便愤然起身,齐思情忙一把将父亲拽了下来,笑着安抚道“父亲,你先听漠寒说再发脾气不迟,漠寒,快说说这玩意的用处。”相对于齐松柏,齐思情倒是对于漠寒的能力更自信些。

    随手将药丸子放在桌子中间,白漠寒耸耸肩膀道:“那个二叔,相信我的话就吃了他。”

    司马傲林闻言,二话没说,拿起药丸子便吞了进去,只见其身上瞬间便爆出一股强横的气势,王级就这样破了,司马傲林当下便傻在了那里。

    咽了口口水,司马傲齐紧跟着跳起道:“漠寒这是什么,给我,给我也来一粒,对了,你这玩意是怎么做的,做了多少,都给我,我都买下了。”

    而从头看到尾的齐松柏现在后悔的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只能将面皮一甩,强笑道:“漠寒孙女婿,我老头子刚刚和你看玩笑呢,你看看你家这性子也太急了。”说话间,又扭头对着司马傲林道:“你说你也是,多大的人来,连我开玩笑都看不出来,还将漠寒这孩子孝敬我的东西给吃了。真是……”

    这锅司马傲林表示他可不背,当下便反驳道:“得了呗,老爷子,大家都有眼睛,你就别在这里描补了。”他才不帮忙呢,这么神奇的东西就该都是司马家的,他傻了才会帮姓齐的呢,若不是顾忌着齐思情这个嫂子,他现在就能将人扔出去。

    想到这里,司马傲林还略显可惜的望了齐松柏一眼。

    什么意思,齐松柏一辈子精明,又哪里会不

    网网推荐:

    明白,可现在这种时候是真的不能太明白,齐松柏也只得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视线只盯着自家女儿。

    齐思情无奈,只得开口道:“漠寒,那东西可还有,若有给你外公一个,你就只当看霏儿的面子上了。”

    齐思情话音落下,司马霏儿也忙祈求的望向了漠寒,只这一眼,白漠寒便觉得世界万物都比不上她的一颦一笑,也没了为难的意思,只从背包中又拿出一块布来,打了开来,只见其中约莫放了十几粒刚刚那模样的药丸子,司马傲齐当下“嗷”的一声扑了上去。不管不顾的都捧在了手里,末了还吐槽道:“漠寒,你真是暴殄天物这样的宝贝,怎么能随便用布片抱起来,起码该用星际最强材料泰格,做成密码箱好好保存来才是,算了,如今到了我手里,还是我来做吧,对了,这箱子得我亲自监工,还得多做些,别到时候你做出好药来没地方放。”说到这里,司马傲齐还不时偷笑一下。

    让司马傲天看到很是无语,齐松柏却是忙道:“哎,你别光说那些没用的话啊,快将我的拿来给我,别想贪了,我人还在这里呢。”

    说话间便伸手去抢,司马傲林赶忙躲在了自己两位哥哥身后,确定药丸子还在,这才道:“急什么,我又不会闷下不给你。”话音未落便先塞了一颗进了自己的口中,感觉到那刹那突破王级的美妙,这才将握着一颗药丸子,不舍的递到了齐松柏面前,却是让齐松柏抠了好久,才放了手。

    让白漠寒看的十分好笑,摇了摇头,伸手到霏儿面前道:“咱们出去走走吧。”

    司马霏儿一脸喜意的搭着漠寒的手站了起来,两人一起来到小花园里,望着眼前怒放的花儿,司马霏儿娇羞的道:“漠寒,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想出去看看。”

    一句话,当下便让司马霏儿变了脸色,苍白着小脸道:“漠寒,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走,是不是谁冒犯你了,你跟我说,我修理他,或者你自己动手也行,父亲,母亲一准站在你这边。”

    抓住霏儿的双肩,两人额头相抵道:“没有人欺负我,况且,你认为我是个会忍气吞声的人吗。”

    反手紧紧的抓着白漠寒,霏儿小心的道:“可是,可是,你不是早就说过要待在司马家啊,还说要好好学……”

    淡淡的喊了一声“霏儿”望着其眼红红的模样,白漠寒只觉得心中被扎了一下,却还是接着道:“我是要走,可并不是现在就要走,只是和你商量一下。”

    司马霏儿苦笑了一声,将脑袋低了下来,“说是商量,其实就是告知,你已经决定了是吗。”不等白漠寒点头,司马霏儿便忙跟着道;“那我能跟着一起去吗。”

    长出口气,白漠寒笑着道:“你明明知道的霏儿。”

    “我不要,我不要跟你分开,咱们如今都已经结婚了,你去哪里,我自然就跟到那里,你带上我吧,我保证一定乖乖的,听你的话,好不好,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