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逃出生天
    ♂ ,更新快,,免费读!

    “住口,住口,我白家这个样子,还不是你折腾的,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我懦夫怎么了,只要没有撕破脸皮,欧阳家便没有理由蚕食我白家,你一个假货懂什么,我这样才是保白家。”

    “啾啾啾,真是懦夫的想法,怪道,白家在你手里落魄成这个样子,按你的说法,被人暗算要忍,儿子被人害了要忍,是不是媳妇别人抢了你还要忍,上辈子你是乌龟吧,别说,还真挺像的,哈哈哈哈。”

    声声刺耳的话,只扎的白胜天心中剧痛,“住口,住口,住口。”顺手将电流打开,看着白漠寒被电击的模样,心中才有了丝丝的痛快。

    只是很快那丝痛快便消逝无踪,因为他发现白漠寒脸上一点痛苦的神情都没有,身上下都被笼罩在了红光之中,而那被剑捅伤的地方,此时竟然也已恢复如初。

    这才想起白漠寒给自己那些药的效用,不可抑制的退后了两步,“你到底是什么人。”

    “恩,一起待了这么久,我是什么人白家主不知道吗。更何况,被囚禁的可是我啊,你这幅表情,我还以为是我囚禁了你呢。”

    “你,你不是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将剑都举了起来,正准备照着白漠寒的心窝子捅下去,便听后面传来三儿子的声音,“父亲,不要。”接着身子便被紧紧的搂住了。

    白胜天恼怒的道;“还不快放手,不然我杀了你。”

    听了这话,白默奇却是死死的抓着白胜天道:“父亲,就是你杀了我,我也不能放手啊。我不能看着你做错事啊,父亲,你往日里怎么教我的,难不成你就真的都忘了吗,我师兄就是再有不是,几次救咱们与危难中的恩情总不是假的,更何况,当时硬要将他认回来的人是我,父亲,你饶了他吧,放他出去好吗。”

    听完这话,白胜天回头一把便将白默奇给扇飞了出去,鲜血只喷溅的满墙都是,一看便是伤的不轻。

    白胜天此时竟然不忧反笑道:“蠢货,他几次救咱们与危难中,实力自然不弱,若不是有心算无心,他能被绑在这里,你也不看看,他现在什么样子,你以为,他出去了,能放过咱们白家。”说话间,将剑捡起,白默奇见状,忙闪身挡在了白漠寒的身前,“父亲,你别执迷不悟了,他现在可是司马家的女婿,就是你与司马伯父关系再好,你若是真的杀了漠寒,司马伯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冷哼一声,白胜天懒得再废话,正要动手,便听到通讯器响起的声音,看着上面留下的短讯,撂下一句“就容你多活几天”的话后,便匆匆离开了。

    白默奇顿时无力的跌坐在地上,白漠寒冷笑一声,“你父亲说的没错,你如今的作为真的很蠢,他将我得罪透了,我若是出去了,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深吸口气,白默奇咳嗽了两声才道:“师兄,我现

    网网推荐:

    在都这幅模样了,难不成你都不能说几句话让我舒服些。”

    将头靠在柱子上,白漠寒身上的红光终是散了去,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道:“罢了,看在你来救我的份上,我就只收回我给的。”

    “什么意思。”

    “你不用问了。”撂下一句,白漠寒便再未开口。

    倒是一旁的白默奇忍不住再次追问道:“师兄,你怎么就不让我放你下来。”

    白漠寒闭上了眼睛,这样愚蠢的问题他不屑回答。

    只是一会的功夫,白漠寒便觉右手一松,眼睛不由张了开来,不错眼的望着白漠奇。

    只让白漠奇有些毛毛的道:“师兄,你这么看着我做啥。我可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白漠寒在师门的时候就听人说起过,龙阳之好,自然清楚白漠奇话中的寓意,咬牙怒道:“放心,就算我真有那喜好,也绝看不上你,我只是在说服自己,看在你的份上对白家多留些情罢了。”

    说完,扭身便往外走,白漠奇一路暗暗追随,直到见白漠寒出了白家的地界,这才喊了声“师兄”,见其停了下来,白漠奇这才道:“师兄,是我白家对不起你。”

    白漠寒身子一顿,眨眼间便没了踪影,白漠奇见状,亦跟着没了踪影,他既不愿意看见师兄枉死,又不想看见父母兄弟受伤,如今能做的,便是离开这里,眼不见心不烦了。

    而另一边司马傲天正冷声质问着白胜天,“别和我说什么漠寒不在你手里的话了,我已经从齐家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漠寒确实是被你抓起来了,为的便是觊觎我司马家的祖传秘籍,哼,白胜天,赶快将人交出来,要不然可别怪我不顾念咱们这么多年的情分。”

    白胜天神情刹那间便是一僵,还不等司马傲天看清楚,便瞬间恢复了原本的神态道:“傲天,我不知道你从齐家哪里得来的消息,可漠寒这孩子我真的没捉,你也知道,漠寒这孩子往日里对我白家有多少帮助,可以说,若没有漠寒,我白家早就亡了,这么大的恩德,我若是将人给困在了家里,岂不是猪狗不如。”

    “原来,白家家主还知道自己做的事情猪狗不如啊。”随着话音的落下,白漠寒满身血迹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司马霏儿见状一惊,忙扑到白漠寒身边,四处查看着。

    将身前的小手抓了下来,白漠寒似笑非笑的望着白胜天道:“白家主还有什么要说的,继续,我这个受害人倒是想要听听看,白家家主是怎么在这里睁眼说瞎话的。”

    “你,你怎么会”说到这里,白胜天便部明白了过来,只恨恨的道:“逆子,这是要毁我白家。”

    牵着司马霏儿的手在司马傲天身边坐了下来,白漠寒这才冷笑道:“你说错了,是他救了你们,原本我计划将你们都给杀了,只是有他这么一闹,我倒是改了想法,只将我的东西收回来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