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 ,更新快,,免费读!

    一听这话,司马霏儿的身子忍不住一晃,齐思情忙将女儿搂在怀里,怒瞪着自家丈夫道:“跟孩子说这些,你不是要她的命吗,你明知道,霏儿对漠寒看的比自个的命都重要,你还……”

    “那你让我怎么办,总不能真的将白家搜一遍吧,不说其他,你父亲那里也过不去,别忘了白家和齐家可是姻亲。”

    齐思情闻言,却是眼睛一亮道:“傲天和我回家。”

    “什么?”

    “我们去找我父亲做说客,求齐伯父出面,帮我们救漠寒出来,齐伯父的话,白家的人总要听得,再说,漠寒不是说过了吗,他还救过齐伯父呢。”

    司马傲天却是摇了摇头,对这事并不看好,他可不认为白家做这事齐家不知道,只是扭不过媳妇和女儿,只得来到了岳父家里。

    齐松柏听完女儿女婿的话,只是沉默,倒是一旁的齐母欧阳熏道:“女儿,你是不是傻了,他冒充漠寒,骗了霏儿你不说修理他,反而要护着他,也不想想白家自他来了,闹出多少事,害的欧阳家如今都自顾不暇,让我连回娘家都没脸回,别说白家现在没困着他,就是困着了,也是他活该。”

    一听这话,司马霏儿当下便急了,“外婆,你怎么能这么说,漠寒哪里骗我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不止一次听他说他不是那个什么白漠寒了,可白家的人根本就不信,哪里能怪他,至于欧阳家,那都想要他的命了,难不成真让他将脑袋伸过去让他们砍啊,你这也太不讲道理了。”

    指了指自己,欧阳熏没好气的道:“好好好,我不讲理,我躲开。”说完,冷哼一声,便要起身,齐思情忙上前将母亲拉了下来,紧跟着坐在母亲身边道:“母亲,你看你这是干什么呢,霏儿,你也是,还不跟你外婆道歉,你一个小辈,和外婆争什么呢。”

    司马霏儿闻言,只得起身道:“外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漠寒若是不在了,我,我也……”

    见外孙女落了泪,欧阳熏也是心疼的不行,索性将人给搂进了怀里,“你啊,就是个死心眼,这个不在了,不是还有一个吗,正牌的那个不是还在那里立着呢吗,反正长得一模一样,将这个拉回去不是也一样吗,什么情啊,爱啊的,都是浮云,找个靠谱的夫家才是当紧。”

    “那怎么能一样。”司马霏儿好险没跳起来。

    好在被一旁的齐思情给拉住了,笑着道:“母亲,霏儿这小丫头从小就死心眼,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就认准了那个漠寒了。”

    “哐当”一声,齐松柏重重的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这才冷声道:“什么这个漠寒,那个漠寒,像你母亲说的,随便捡一个就是了,既然白家认为这个是真的,以你司马家和我齐家,让白家继续这门婚约还是容易的。”

    司马霏儿见外公外婆都是这种说法,气得当下便站起身来,刚要开口,司马傲天忙先一步道:“岳父,是不是漠寒真的被白家的人抓起

    网网推荐:

    来了。”

    见到自家岳父眼中一刹那的不自在,司马傲天心中其实已经确定了,不过还是接着道:“他们是不是动了刑。”

    “傲天,你也是司马家的家主,何必为了一个小子,硬要杠上白、齐两家,你应该知道,要真是对立起来,我是不会站在你这边的。”

    “齐家家主是不是已经知道漠寒被抓起来,甚至可以说,他也是赞同的,也想从漠寒身上套东西出来。”

    “傲天!”齐松柏羞恼的喊了一声。

    司马傲天冷声应道:“既然如此,那这人我还非救不可了。”见齐松柏还要开口,司马傲天一挥手道:“也许岳父大人不知,我司马家祖宗传下来的秘籍,这个漠寒,可是一字不差的记在脑中的,这若是泄露了出去,我司马家还有什么颜面,思情,霏儿咱们走。”

    齐思情和司马霏儿闻言,忙都起身,随着司马傲天出了齐家,欧阳熏见状,忙推了一下丈夫道:“现在可怎么办。”

    齐松柏深叹口气,也没答话,过来一会才吩咐自家媳妇将飞艇准备好。

    且说另一边司马霏儿刚上了飞艇便忍不住道;“父亲,漠寒那里。”

    “放心,如今有了理由,这漠寒他们是不交也得交,只可惜,我和白胜天这么多年的情谊了。”

    听到此,司马霏儿不屑的道:“说什么情谊,从小到大,我可没见过他几次,若他真顾虑着你和他的情谊,就不会讲漠寒给抓起来了。”说完,司马霏儿又忙问道:“那父亲,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怎么办,自然是光明正大的要人,既然他们是想将漠寒脑子里的东西掏出来,那我司马家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走吧,回去喊你二叔三叔一起,咱们去白家要人。”

    司马霏儿重重的点点头,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密室中,经过几天的折磨,望着眼前依然还待着点点嘲讽笑意的白漠寒,白胜天可是气得要死,竟直接一剑插在了白漠寒的身上,闷哼一声,白漠寒嗤笑道:“你也就这点子本事了。”

    将光剑拔了出来,白胜天怒极道:“你到底说不说,我警告你,若你再不说,我这就了结了你。”

    扯了扯嘴角,白漠寒话语中嘲讽意味更浓道:“别说,我看不起你,杀了我,你还真不敢。就像被欧阳家欺负到那种地步,也只敢窝在家里委曲求一样,你根本就是个懦夫,怎么,是不是欧阳家和李家又动手了。”

    白胜天脸色一变,却立马反驳的道:“胡说些什么,怎么会有这种事。”

    “当然会有。”坚定的吐出这四个字,白漠寒接着道:“欧阳家对你们忌惮最主要是摸不准我的脉,而如今婚礼上那么大的动静,他们肯定已经收到了消息,既然知道我不是白家的儿子,自然对你们不会客气,哦,对了,我倒是忘了还有那个林管家,被我那样的折辱了面子,哪里会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白家如今危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