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正主白漠寒现
    ♂ ,更新快,,免费读!

    司马霏儿当下便愣住了,“漠寒,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真不是漠寒。”

    头枕在心爱之人的头顶之上,白漠寒难得带着几分苦笑的道:“我当然是白漠寒,只是不是白家的白漠寒罢了。”

    这话一出,司马傲天的脸色立时阴沉了下来,当下便问道:“那你是谁。”刚一问完,这才想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忙拉着白漠寒随便捡了一间屋子,将好奇的目光都隔绝了开去,这才又接着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白漠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细讲了一遍,司马傲天听完蹭的一下站起身来,都有些哆嗦的道:“你是说,你根本就不是白漠寒,是漠奇几个弄错了,而你也这么认了。”

    “我不想认,可他们硬拉着我认,我也无可奈何。”

    司马傲天瞠目结舌的看着白漠寒,眼前一黑,身子忍不住晃了晃,齐思情与司马霏儿见状,忙上前扶着,同时喊道:“父亲,傲天。”

    见妻女担忧的样子,司马傲天忙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这才又道:“那到了如今的地步,你计划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得罪欧阳家,得罪了李家,得罪了那么多人,原本有白、齐两家站到你身后,他们要动手,好歹也会顾忌些,可今天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只怕你的麻烦不会少,欧阳家即使现在乱了,他的底蕴还在,只怕你的麻烦在后面呢,而且白家,白家会不会认为你是有意的,到时候……”

    不等司马傲天将话说完,白漠寒脸上便露出了笑容,让司马傲天又是一阵气急,正要开骂,白漠寒忙开口道:“我还以为,知道我不是那个白漠寒,你第一件事就是解除婚约呢。”

    感觉自个的胳膊紧了紧,白漠寒忙对着紧抓着自己的霏儿笑了笑,便将目光聚集在了司马傲天的身上。

    只见其冷哼一声,便开口道:“我不认有什么用,霏儿已经认定了你,只怕我这边刚要解除婚约,不止女婿没了,女儿估计也得没,这样赔本的买卖我才不会干呢,更何况,你不是白家人与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好处”

    “是啊,我这一生就独有霏儿一个女儿,自然是想将她长长久久的留在身边,可若是嫁到白家,只怕以后霏儿就得长留在这里了,可若你不是白家人,在这里也没什么可留恋的,那我就能将你带回司马家,我也看的出来,你又是个有本事的人,不用多久只怕就能再造一个白家,司马家也能在你手里发扬光大,我岂不是得了大大的好处。”

    齐思情见丈夫这么说,心也微微放了下来,紧跟着开口道:“是啊,漠寒,你放心你和霏儿的婚事是不会变的,不过这婚期怕是要改一改了,哎也不知道家里的人会怎么想。”

    网网推荐:

    对于这一点,司马傲天倒是比媳妇有信心多了,站直身子道;“放心吧,如今家族核心子弟对漠寒可是钦佩的很,绝对会赞成的。”

    这话话音刚落,就见自个的通讯器响了起来,司马傲天忙接了起来,就见二弟与三弟的影象投射了出来,司马傲林第一句话便是“大哥,漠寒这个侄女婿我们可是认定了,别因为不是白家人就搞什么退婚的事,这么好的侄女婿丢了,我们可就不认你这个大哥了。”

    司马傲齐也紧跟着道:“要我说,大哥,你干脆让漠寒入赘就好了,司马家交给他我和二哥都心服的很。”

    司马傲天露出了笑容,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挂了通讯器,一脸得意的望着媳妇和女儿。

    只弄的齐思情颇有几分好笑,没一会,几人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就在这时,只见管家走了进来,望着白漠寒脸上的神情十分尴尬,刚喊了声“四少爷”后觉得不对,忙改口道:“那个,老爷请你过去。”

    司马傲天松开了媳妇,一手搭在白漠寒肩膀上道:“我陪你去。”

    白漠寒闻言一笑,“岳父大人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放心,这点事情还难不倒我,等说清楚了,就好了。”

    听了这话,司马傲天也觉得对,终是将手松了开来,白漠寒随着管家来到了白胜天面前,望着对方复杂的神色,却是丝毫不在意的坐了下来,淡淡的道:“在你开口之前,我有几句话要说清楚,当初是你们硬要将我带回来,非要说我是你们的儿子、兄弟,我可是解释过的,再有,我当你们儿子期间,可没沾你们一点便宜,反而是我几次救你们与危难中,你们应该还没忘吧。”

    众人尴尬一笑,终是由白胜天道:“这是自然,我喊你过来,就是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边白胜天话音刚落,“白漠寒”便忍不住站起身道:“那还用说,这些事一定都是他搞出来的,什么危难,说不定就是他串通人做下的陷阱,父亲你想想看,若没有人通风报信,咱们家怎么可能被人一锅端了。”

    “一锅端,若我记得没错,你是刚回来吧,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外传,你是从哪里知道的。”说这话的时候,白漠寒眼中溢出一抹冷笑,眼神死死的盯在这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身上。

    “白漠寒”心中一惊,一时愣在了原地,偏想不出什么解释的话来,还是齐媚儿看不得儿子的模样,帮口道:“漠寒,是有人告诉你的?”

    “对对对,母亲,就是知道家里出事,我才着急的赶了回来,想不到回到家里还要被这个冒牌货质问,母亲,既然他自己都承认他是假的了,还将他留在这里干嘛,还不将人送到李家给仙儿赔罪,要不然仙儿该恨死我了。”

    见齐思情“这”了一声,便为难的望着自己,白漠寒似笑非笑的脸上溢出了一抹冷光,只盯得对方讪讪的避开了眼神才作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