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婚礼变故
    ♂ ,更新快,,免费读!

    稍不留神,司马傲天便被身后的二弟给一拳打在了背上,若不是此时他早已突破王级,级别有着差距,只怕早被打趴了下去,就这他也不好受,只觉得血气震荡了起来,这一下还没缓过气来呢,又被三弟直扑面门而来,当下便又挨了一击,这下两下并发,直窝了身子。

    司马傲林兄弟二人,行动一顿,白漠寒就在一旁忙道:“你们怎么还傻愣着,还不快上,不想学秘籍了。”

    司马敦闻言,小心的对着司马傲天道了一句:“大伯,对不起了。”却丝毫未留手的对着其攻了过去。

    司马傲天赶忙就地一滚,狼狈的躲了过去,刚要起身,又见光剑直冲面门而来,若不是反应快,只怕早扎在身上了,就这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当下怒道:“你们这是想杀了我啊。”

    见对方几人愣住,司马傲天忙凑着这会的功夫,飞身跳出了包围圈,直站在白漠寒的身边,这才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一本正经的道:“你们的进步我看见了,测试到这里就结束了,我还有事,下面你们自己练吧。”说完,也不管众人怎么反应,直接转身便逃了出去。

    司马懿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切,直到再也看不见司马傲天的身影,这才道:“父亲,我没看错,刚刚那个没种的人真的是大伯。”

    司马傲林被噎咳嗽了两声,没好气的照着儿子的脑袋打了下去,这才道:“胡说些什么呢,你大伯怎么是没种。算了,漠寒,接下来练什么。”

    白漠寒淡淡一笑,“我今天教你们一套流星拳,你们仔细看着,能学到多少,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流星拳一听这个名字就高大上的很,这难不成就是司马家的秘籍。”司马敦忍不住兴奋的追问道。

    “当然不是,这是我的秘籍,不过你们放心,不比你们司马家的差,要不要学。”

    这么好的事,他们自然没有不愿意的,再说他们可是亲眼见识过白漠寒的功夫,当下众人忙不迭的点头同意,白漠寒不急不缓的演示过一遍,见各有所悟,这才站起身的道:“你们自己练着。”

    说话间,便出了屋子,见这么长时间自己便宜父亲还待在原地,一脸气鼓鼓的模样,有几分好笑的上前道:“父亲,你还生气呢,你明白母亲和我岳父之间没什么的,干嘛每次见面都要针锋相对的。”

    “不孝子,若不是因为你,老子何必这么被动,那么多的人你不选,怎么偏偏选了他家的女儿,就算拿那李仙儿不好,可是咱们东方帝国还是有好姑娘的。”

    “比如。”

    简单的两个字将白胜天成功的噎在了原地,可不是,如今东方帝国的四大家族,自家与欧阳家李家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齐家又是姻亲,若漠寒真有喜欢的,估计也没有李仙儿这档子事了,恼怒的道了一句“你的事情我不管了。”转身就要走。

    见状,白漠寒忙喊了声“父亲。”将药包从背包里

    网网推荐:

    取了出来,递到了白胜天手里,“这是能洗精伐髓的药物,放在浴池里化开,泡进去,对你们有好处的,你收着给大哥二哥他们用吧。”

    “你。”

    见父亲还有话说,白漠寒忙摇了摇头道:“别问我怎么知道这么多,你就只当我接收了什么传承好了。”

    白胜天发现他又一次被成功的噎住了,深吸口气道:“你自己个有主意,我也就不多问了,这边都忙得差不多了,一会我就回家去了,毕竟那边也需要准备,你记得忙完了和漠奇赶快回家来,你总不会就在这边迎亲吧。”

    白漠寒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见此,白胜天忙回去准备去了。

    又待了两日,白漠寒将秘籍一股脑的演示了一遍,便准备回白家去,丝毫不顾众人懵逼的眼神,只望着司马霏儿道:“霏儿,等我来娶你。”

    司马霏儿虽十分不舍,却也知道现在这离别时必然的过程,强忍着泪花点点头道:“我等着你。”

    二人依依不舍的分别后,白漠寒和白漠奇便回了白家。试礼服服,准备聘礼、等等琐事足足花了半个月才弄好,而时间飞逝,很快便到了迎亲的日子,一大早,白漠寒穿着自己准备好的新郎装,上了飞艇,来到了司马家,因核心子弟几乎可以说都是他的弟子,这迎亲自然是皆大欢喜,将司马霏儿人给抱回到飞艇上,望着怀中娇羞的妻子,白漠寒眼中满是笑意,回到家中,祝贺的人熙熙攘攘,只听司仪喊道:“一拜天地。”

    微微一笑,白漠寒抓着媳妇的手,盈盈拜了下去,二拜高堂之后,正要夫妻对拜,却被猛然一声“等一下”给止住了婚礼。

    循声望去,白漠寒瞳孔一缩,不为别的,乃是因为那人与自己简直仿若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若不是衣服与头发的长短不同,简直就是一个人。

    白胜天此时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望了望两人,神色间更显阴沉。

    对面之人可不管这些,几步扑到白胜天身边,便道:“父亲,我才是你的漠寒啊,儿子从小就喜欢仙儿,怎么会娶别人,这个冒牌货敢冒充我,父亲,你可千万别放过他。”

    这话一落,厅中众人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司马傲天与齐思情两人更是暴怒道:“你才是冒牌货,我女婿是谁,难不成我还能认不得,谁派你来这里搅和,是不是那个什么林管事,敢在这里撒野,我饶你不得。”说话间,已是掏出光剑,眼看就要将人劈成两半,却是被白胜天举剑挡了回去,眉头就是一皱道:“白胜天你这是什么意思。”

    “司马傲天,这里毕竟是白家,我还要问你是什么意思呢。”白胜天丝毫不让的道。

    齐媚儿此时已经哆嗦的走到了丈夫身边,望着眼前的孩子,母亲哪里会认错自己的孩子呢,眼前一黑,立时晕了过去。

    这下子可算是真的乱成了一团,婚礼自然也进行不下去了,看着紧紧抓着自己衣角的司马霏儿,白漠寒拂过对方的发丝道:“霏儿,若我不是白家的儿子,你可还会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