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 ,更新快,,免费读!

    看着丈夫这幅样子,齐思情没好气的扭头对着白漠寒道:“漠寒,别理他,咱们说正事,那药汤你觉得什么时候泡好?”

    望着司马傲天,竖着耳朵偷听的模样,白漠寒不在意的道:“只要伯母准备好了,什么时候都可以,药我带着呢。”

    双手一拍,齐思情忙笑着道:“那感情好,不如咱们现在就开始。”白漠寒点了点头,却是问道:“不知这第三人是谁?”

    一时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最终还是司马傲天道:“咱们先泡,至于另一份嘛,不是有药材的图样嘛,咱们派人去找,若能找到那就不说了,若找不到,再商量这份给谁。”

    齐思情闻言也觉有理,当下便应了下来,白漠寒这才起身自去准备不提。

    待二人泡过药浴,顿时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齐思情甚至觉得,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两人相视一笑,都露出了真切的笑容,司马傲天也彻底的将其他人交到了白漠寒的手上,按着白漠寒的吩咐在司马家一处宽敞的大厅里,按着白漠寒的要求堆满了各种在他看来奇奇怪怪的用具,布置好后,白漠寒便将众人领了进去。

    望了白默奇一眼,只见其心领神会的蹲起了马步,白漠寒这才开口道:“照着作。”

    司马敦闻言,不屑的道:“这么丑的样子,我才不要,你是不是在耍我们,我修炼了这么久,从没见过要做这么丑的动作,实力才能进步。”

    “所以,你的实力才这么差!”凉凉的撂下这句话,白漠寒将视线移到了一边,听着对方叫嚣着要来跟自己动动手的模样,白漠寒嘴角溢出一抹笑意,果然,下一秒,司马敦便被自己的亲爹司马傲林狠狠收拾了一顿。

    白漠寒这才开口道:“都照我的话去做,否则下次动手的,就是我自个了,那种后果绝不是你们想看到的。若是你们谁不相信,只管上来试试,放心,我只用一根手指在你们身上戳一下就行。”

    事实证明,傻大胆每个世界都有,这不白漠寒话音一落,便见一人走了出来,正是司马傲齐,见弟弟作死,司马傲林忙道:“傲齐快回来。”

    司马傲齐扭头一笑道:“二哥,你也太胆小了,不过就是后生晚辈,就将你吓成这个样子,放心我今天就教教他做人的道理。”

    司马傲林忍不住捂着双眼将头扭到了一边,不出所料,下一秒就听到弟弟压抑的声音,不一会,就见齐求饶了起来,司马傲林这才扭过头对着白漠寒道:“贤侄啊,你三叔知道错了,你就饶他这一次吧,快让他恢复过来,不然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随手一指将司马傲齐的穴道解了开来,白漠寒这才戏谑的道:“三叔,一指的滋味如何?”

    司马傲齐傲娇的冷哼了一声,便站回了队伍里,却当下学起了马步,司马傲林第二个跟着蹲了下来,见此情景在场的众人忙跟着照做,再

    网网推荐:

    不敢挑衅白漠寒的权威。

    如此一个月后,司马傲天见白漠寒还未有传授司马家秘籍的意思,不由将白漠寒招到身前道:“漠寒,这都一个月了,难不成他们还没打好基础?”

    “那是自然!”撂下这四个字,白漠寒便亲自演示了沉默是金这四个字的深意。只坐在一旁安静的吃起水果来,司马傲天额头不由出现个“井”字,强压着怒火道:“那什么时候才能打好基础?”

    “吧嗒!”一声将手中正看着的星际视频,扣在了桌子上,白漠寒这才道:“岳父大人,虽说我没交他们秘籍,但是我敢说,此时他们的实力都提高了不只一成,若岳父大人不信,不妨亲自试验一番。”

    听到这话,司马傲天倒是来了兴趣,下意识的问道:“怎么试?”

    一脸自信的站起身来,白漠寒道:“不如岳父大人亲自出马如何?”

    说完这句,白漠寒凑到便宜岳父的耳边,将自个的计划细细说了一遍,待司马傲天听完,两人脸上都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司马傲林打了个冷颤,一旁的司马傲齐见状,忙道:“二哥,是不是这两天练的太累了,身子吃不消了?”

    司马傲林没好气的锤了弟弟一拳,呵斥道:“胡说些什么呢。行了,赶紧练习吧,要不然又要被漠寒鄙视了。”

    司马傲齐听完脸上一黑,想想这些日子以来的打击,他只觉得生无可恋,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这么一个妖孽,简直就不是人,不过,司马傲齐也只敢想想,就憋屈的继续练习起来。

    晚间,司马傲齐睡得正熟,就见眼前闪过一道光芒,就听破风之声传来,忙就是一滚,好险的避过,之上而下的光剑,冷冷的将自己的光剑抽了出来,司马傲齐这才道:“什么人,竟敢闯入司马家,看来是不想活了。”

    刚一说完,司马傲齐便听对方怪笑两声,司马傲齐听闻对方轻蔑的笑声,当下便拔剑冲了上去,却被对方轻轻一闪身便躲了过去,瞳孔一缩,司马傲齐惊叫道:“王级。”便赶忙开了通讯器,想要联系自个的大哥,只可惜半晌都未接通。

    就见对方又是桀桀怪笑两声,沙哑的声音随即响起,“别白费力气了,他们早已先走一步,放心,马上就轮到你了。”

    听闻大哥已经出了事,司马傲齐眼中怒火更炽,举剑微挑,在对方躲闪的刹那,立时变招,连续三剑劈下,封住对方去路,三个转身间又是一招直刺,眼看对方要中招,却突然没了对方的踪影,而下一秒屋子里的灯光也灭了下来,顿时屋子里一片漆黑。

    司马傲齐紧紧握着手中的光剑,想着这些日子所学的,索性连窗外射进来的月光也不看了,直接闭上了眼睛,细细体会屋中的不同,猛然间,嘴角露出了笑意,暗道:“就是那里。”回身便是一刺,感觉对方猛然退去,虽没刺到,司马傲齐信心却是大增,溢出一抹冷笑道:“你真是王级,但伤了我的家人,便将命留在这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