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 ,更新快,,免费读!

    “等一下!”突然的声音,打断了离别的愁绪,却原来是,白漠奇见白漠寒要走,他可还有好多要学的,自然不想让白漠寒把自个丢下,见众人都望了过来,白默奇忙道:“那个,司马伯父,能否带我一起去,我还要跟着师兄学武呢。”

    司马傲天点了点头,几人也没有耽搁,当下就上了飞艇,到了西方帝国,两人歇了一日,第二日将白默奇留在家里练功,白漠寒与司马霏儿两人漫步在星际的街道上,说实话自从星际网存在后,人们为了方便,都是直接在网上订购,直接送到家,所以商场里的人并不多,白漠寒陪着司马霏儿逛了一圈,见司马霏儿高兴的样子。

    白漠寒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待将东西都买,让人直接送回家里,望着一脸娇羞的窝在自己怀中的霏儿,白漠寒只觉得心满意足,脸上也不自觉露出了温柔的笑意。

    只看的司马霏儿脸红心跳了起来。

    只是走到哪里,总有几个破坏气氛的家伙,这不,两人刚出了商场,便被人给堵在了门口,白漠寒轻出口气,“那个,你挡着路了。”

    相对于白漠寒还算礼貌的话,司马霏儿眉头早就皱的死紧,说起来司马霏儿若说在司马家还有不顺着她的人的话,眼前之人便算一个,当下便一脸不客气的道:“我说,司马懿,还不给我滚开,是不是嫌被修理的不够是吧。”

    “呵呵呵,堂妹啊,怎么说话这么无情,我可是你的堂哥,关心关心你可是我这堂哥的责任,对了!这个小白脸是谁,怎么不给堂哥介绍介绍。”

    “关你什么事。”

    司马懿一脸痞气的站在白漠寒身前,使劲的拍了拍白漠寒的胸膛这才道:“小子,没见过你啊,怎么吃软饭吃到我司马家来了,是不是想找死啊。”

    白漠寒淡淡一笑,微微用力,将搁在自己胸前的手给掰向了一边,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就算我要吃软饭,和你有什么关系吗。”说吧,右手用力,直接将人给扔了出去。

    只听司马懿“哎呦”了两声,便厉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打死这小子,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给我狠狠的打。”

    司马霏儿一步挡在白漠寒身前,就要动手,却见眨眼间自个已经到了白漠寒身后,而那攻过来的两人也早已飞了出去,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白漠寒,司马霏儿心中更是情浓,口中呢喃着白漠寒的名字,嘴角也溢出了笑意。

    白漠寒将人给收拾了,回头的刹那,恰好将一抹笑容看在眼中,只觉得那就是世界最美的景色,心中暗暗发誓,一定会好好珍藏。

    主动的将人给揽在怀中,望着怀中之人更绚烂的笑意,白漠寒认识到,看来有时候主动一些,也不是什么坏事。

    既然已经心中认定,白漠寒自然再不藏私,时不时的指点一下,终是在半月后,司马霏儿将星力部化为内力,直接将药汤再次备下。为其洗精伐髓。

    白默奇闻着司马霏儿身上熟悉的药香,在饭桌上忍不住调笑道:“我说师兄,你也太不知怜香惜玉了吧,那么痛的体验,

    网网推荐:

    你是怎么下的去手的。”

    一番话将司马霏儿说的莫名不已,“师弟,你说什么呢。”

    没错,白默奇依然是师弟,本以为被传了武功,司马霏儿自然是师妹的,可谁知是师妹没有,倒是多了个师嫂,白默奇表示“宝宝心里苦,可宝宝说了也没用。”

    扯了扯嘴角,白默奇答道:“师嫂泡过药浴了吧。”

    司马霏儿点了点头,继续望着白默奇,白默奇只得再开口道:“那泡的时候你就没有什么感觉。”说这话的时候,白漠奇后背还忍不住有些发麻。

    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司马霏儿老实的摇了摇头,“除了很舒服,没有什么感觉啊。”

    见自家师弟蠢货的模样,白漠寒将手中的刀叉放下,淡淡的道:“霏儿的药和你们不一样。”

    一句话成功的将白默奇给噎住了,只剩下“药不一样”四字,在脑中不停的循环,整个人都窝了下去。

    司马霏儿看的更是一头雾水,白漠寒,将觉得好吃的放在霏儿碗中,便笑着道:“别理他,不知道又在想着什么,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了。”

    司马霏儿乖巧的点了点头,刚吃了几口就见旁边的机器人眼睛一闪道:“主人,主人,司马傲林带着司马懿求见。”

    听到熟悉的名字,两人对望了一眼,便毫不在意的接着吃起来,司马傲天将手中的刀叉一放,便道:“让他们在客厅等着我,我这就下去。”

    机器人“好的!”了一下,便将信息通过电波传到接待的机器人那里,察觉到人已经被带到客厅,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主人,人已经带到了。”

    凑着司马傲天起身的功夫,司马霏儿与白漠寒两人忙将那天发生的事情报备了一下,司马傲天心中有数的轻“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司马霏儿撞了撞白漠寒,小声的道:“要不要去看好戏。”

    齐思情闻言,不赞同的道:“霏儿不许胡闹,傲林再怎么样也是你二叔,别让她太难堪了。”

    司马霏儿闻言,将手中的刀叉都放了下来,“母亲,他算什么二叔,难不成你忘记了,他们是怎么为难你的吗,”越想越气,司马霏儿一把将白漠寒拉了起来,“走,咱们看好戏去。”

    见两人走远,白默奇也忙将刀叉一放道:“那伯母,我也跟去看看。”

    齐思情点了点,看着空无一人的餐桌,终是苦笑了一声,“傻女儿,母亲怎么会忘记,可是,母亲心中有愧啊。若不是我,你父亲那里会被困在这里,司马家也不会每况愈下了。”

    想着女儿无忧无虑的脸,齐思情终将想要告诉女儿实情的念头给压了下去,想着这些日子,女儿的巨大变化,齐思情终是叹息道:‘霏儿,别让母亲失望啊。’

    另一边,白漠寒三人望着屏幕上客厅发生的事情,安静观看了起来,只见双方一见面,便充满了火药味。

    欧阳傲林冷冷的质问道:“大哥,你到底想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