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星力≠内力
    ♂ ,更新快,,免费读!

    白漠寒摇了摇头,便盘膝坐在地上,运起功来,感觉到经脉中纯正的真气,白漠寒不由闭上了眼睛,这一坐定便是一天,睁开眼睛,望着默默守在一旁的白默奇道:“可玩够了。”

    白默奇点了点头,忙靠过身子来到:“师兄,你什么时候做好这个的,我怎么都不知道哦,对了,师兄你还想要做什么,带着我呗,我也想学,尤其是做机甲,这可比学校里教的简单多了。”

    一手将人给推了开来,白漠寒挑眉道:“简单?你做一个我看看。”

    一句话便将白默奇给噎在了原地,白漠寒这才起身道:“你将内力催化成火焰我看看。”

    白默奇继续“低头沉默”。

    “龙腾木坚硬无比,便是光剑都不能伤他分毫,你只要造成机甲的样子让我看看就行。”

    白默奇还是“低头沉默”

    “……”

    白漠寒正要开口,白默奇赶忙笑着拦阻道:“师兄师兄,一时口误,你就别在打我的脸了。对了,师兄咱们下一步干什么。”

    “好好练功。”

    白默奇刚轻“啊”了一声,白漠寒便嗤笑道:“你如今体内都是星力,虽这段时间按着我给你的口诀修炼,但到底还是星力,所以你要做的便是将星力转化成内力。”

    “内力。”

    见白漠奇不明白,白漠寒索性自己动手,一手聚集星力,一手乃是内力,都伸到白默奇身边道:“你可看出了他们的不同。”

    白漠奇仔细的比较了一下,指着左手道:“这个感觉有点冷,这个温暖的很。”

    满意一笑,白漠寒收功笑着道:“不错,星力属阴,自然带着一丝寒意,所以这才要求人都筋脉够强,能够撑住这股寒意,筋脉但凡受损,实力便会倒退就是这个道理。”

    “而内力不同,”

    “内力属阳。”不等白漠寒说完,白默奇便一脸得意的接口道。

    白漠寒直接一脚踹了过去,恨恨的道:“谁告诉你内力属阳的。”望着对方谄媚的笑容,白漠寒这才正色道:“内力性和,讲究的乃是五行,练入化境,自可五行转换,到时便能在金木水火土之间随便转化,战斗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越往后,白默奇听的越认真,只是也渐渐迷茫了起来,“师兄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我要如何将星力化为内力呢。”

    “你坐下。”白漠寒三字落下,白默奇忙坐了下来,白漠寒当下一掌贴在白默奇的身后,闭目引导着白默奇一遍一遍的将星力压缩了起来,运行几十圈后,终是炼化出来一丝内力来,白漠寒忙收了内力,示意白默奇自己炼化。

    网网推荐:

    />

    可谁知,就是这么会的功夫便出了岔子。原来白默奇太过兴奋,竟错开了心神,若不是白漠寒见在旁边,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就这,也将白默奇吓得不轻,在接下来的日子再没敢分过一次神,直到将所有星力转化成内力,白默奇忙举起光剑一挥,只见方圆百米的树木竟是应声倒地,望着自己的双手,白默奇都有几分不敢置信。

    望着一旁带了丝笑意的师兄,白默奇郑重的点了点头,两个月的特训过的很快,只是与刚开始白默奇恨不得立刻便走不同,如今的白默奇真是恨不得一直待在咆哮森林了,因为他确实感受到了实力有了质的突破,如今的他已经脱胎换骨,对上七星妖兽,竟是丝毫不落下风,想着背包中,堆满的妖兽肉,白默奇的嘴角抽了抽,因为他可是亲眼见过,白漠寒将那肉烤烤就那么吃了,他虽拦过可一点用都没有,见其没事,还不怕死的亲自尝了尝,只可惜不过指甲盖大小的一块妖兽肉,就将他折腾的死去活来,险些去了半条命。自那以后,他也不知用什么心态看待这件事了。

    看着便宜师弟心神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白漠寒叹了口气,他真有些后悔,收了这么个逗比的师弟,也不知道师父看见了该做何感想,忙上前一步,将人踹醒了过来,这才道;“弄出飞艇来,咱们该回去了。”

    白默奇忙依言照办,出了咆哮森林,白默奇忙问道:“师兄,咱们是回家去吗。”

    “不,咱们去欧阳家。”见白默奇疑惑的眼神,白漠寒难得解释道:“棋子已经下了,咱们总要去看一下结果不是。”

    白默奇这才想起咆哮森林之前的事情,一脸看好戏的神情,调转了方向,直往欧阳家而去,欧阳正清刚和自家三弟吵了一架,听到白漠寒兄弟二人这俩个罪魁祸首上门,脸上更是阴沉了起来。

    欧阳德更是恨的咬牙,两个多月过去了,四大帝国都看遍了,所得的结论都是一样,筋脉的问题,无药可医,如今欧阳家上上下下都认定他成了一个废人,俱都向着欧阳浩身边聚集了起来,便是往日最疼自己的二叔亦是如此,若不是自家父亲死撑着的话,只怕他连个旁支都不如了,呵,至少他们还不是废人。

    望着儿子脸上扭曲的神色,欧阳正清终是咬牙道:“儿子别担心,父亲一定会治好你的,便是堵上父亲这条命也在所不惜。”

    苦笑一声,欧阳德摇摇头道:“父亲,你可别干傻事,若你出了什么事,你以为以我如今的状态还能活吗,再说了,我这伤星际都看遍了,哪里还会有人能治的好,不过是再一次的失望罢了。”说到这里,欧阳德脸上露出一抹冷酷的笑意,“不过将我害成这样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李自力,白漠寒,呵,我一定要让你们生不如死,才能报我这心头之恨,父亲,你让他们进来吧,不就会看笑话吗,让他们看就是了,左右他们也看不了几天了。”

    欧阳正清下意识的将脊背挺了起来,轻声吩咐道:“去将那两人带进来,还有,将二爷,三爷,都喊来,既然要看,我就给他演一场大的,定让他们‘不枉此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