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再入咆哮森林
    ♂ ,更新快,,免费读!

    白默奇尴尬一笑,小心的凑到母亲几人身边,讪讪的道:“母亲,我,我不知道我这么强,以前大哥和二哥可是常常欺负着我玩呢。”

    见母亲向着他们望了过来,白漠云与白漠雨心中暗暗冷笑,已经琢磨着接下来,怎么好好教这个弟弟规矩了。

    白漠寒也没有提醒,这个师弟还是太跳脱了,有人帮着修理倒是省的他动手了。淡淡的笑意噙在脸上,只让一旁的司马霏儿看着脸上泛起了红霞,不自觉的靠了过去,等反应过来,看着对方促狭的模样,司马霏儿忍不住照着白漠寒的脚背给踩了过去,可惜白漠寒却没有受这一下的意思,自然躲了开来,一脚踩空,司马霏儿当下失了平衡,眼看就要摔倒,下意思的闭上了眼睛,白漠寒手臂一捞便将人搂在了怀中。

    望着司马霏儿仿若要烧起来的脸颊,白漠寒难得调笑道:“怎么,我的怀里就这么好,还不想起来吗。”

    司马霏儿一愣,用力一推白漠寒,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忙扭头跑回自己素日住的房间去了,这一幕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起来,齐媚儿一脸干的好的神情,直言道:“儿子,母亲看好你哦,这丫头性情好,模样好,这个儿媳妇母亲可是喜欢的很,什么时候将人给娶回来啊。”

    “你想多了。”

    见儿子淡淡撂下这么一句就往外走,齐媚儿忙追了几步道:“你这是又要去哪里。”

    白漠寒只是挥了挥手,连头都没回的离开了。

    白默奇打了个冷颤,望着两个哥哥的神情,忙跟上道:“母亲,我这就跟着师兄,别让师兄走丢了。”

    齐媚儿的确十分担心小儿子,闻言,便忙道:“你可跟紧些。”

    见两个儿子走远,齐媚儿叹了口气,偎紧丈夫怀中道:“这个儿子可越来越陌生了。”

    白胜天好笑的摇摇头道:“怎么又说这话,再怎么变也是儿子不是,更何况我认为现在的儿子也没什么不好的,你有空在这里胡思乱想,不如去房间看看那姑娘,儿子是个不解风情的,想早点找儿媳妇还是要你出马不是。”

    这话一出,齐媚儿当下来了精神,望着一旁的两个儿子,刚要开口,白漠云相当有眼色的道“二弟,刚刚被三弟这么一打,我倒是有了新的想法,不如你和我一起研究研究。”

    白漠雨也忙接口道:“大哥也是吗,好巧,弟弟也有些想法,走走走,大哥咱们好好探讨探讨。”

    见两个儿子互相搭着膀子上了楼,明显就是堵了自己的嘴,齐媚儿的视线,忙移向丈夫的方向,白胜天讨饶的举着双手道:“我突然想起来,欧阳家这次回去定要乱一阵子,我得想个办法,插一脚才是。”

    见众人眨眼间走了个干净,齐媚儿只恨的跺了跺脚。

    另一边,白默奇随着白漠寒出来屋子,忙近前一步道:“师兄,怎么去哪里啊。”

    “咆哮森林。”

    淡淡的

    网网推荐:

    四个字,只让白默奇的身子一顿,僵硬的道:“师兄,咱们能换个地方吗,咆哮森林那里,咱们都出了多少回事了,怎么还去。”

    扭头望着便宜师弟期盼的眼神,白漠寒一字一顿的道:“不……能,你若是不想去就算了,左右我一个人去也是行的。”

    白默奇讪讪的上了飞艇,忙道:“别啊,我又没说不去。”

    进了咆哮森林,与白漠寒的镇定不同,白默奇手拿光剑,时不时的左右看一下,一时挡在白漠寒身前,一时又背对着他,查看着环境。

    白漠寒深吸口气,终是忍不住道:“若我记得没错,你应该带着热感显象仪吧,拿出来看看就是了,你这个模样,真是丢脸,若在宗门里,早就被打死了。”

    尴尬的笑意,爬到了脸上,白默奇忙道:“我都给忘了。”

    走着走着,看着前面植株上黄色的小花,白漠寒的神情终是有了变化,“星辰花”想不到这里竟有,还以为只是传说中的的东西呢。

    蹲在地上,将其挖了起来,眨眼间便收在了琅环珠内,白漠寒满意一笑,便继续前行,一旁的白默奇好奇的道:“师兄,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呢,可是要回去带给霏儿啊,我告诉你啊,追女孩子这样是不行的,你便要送,咱们星际有的是花店,这种山野花,女孩子可是不会喜欢的,这种事情,哥哥可是有经验的很。”

    重复了“哥哥。”二字后白漠寒便似笑非笑的望着对方。

    对于这个神情,一个月来白漠奇可是熟悉的很,那些生不如死的惨痛经历,教会了他该低头的时候绝不能逞强,这不,当下他便很有眼色的道:“口误,口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见白漠寒收回了视线,白漠奇这才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只可惜下一秒,白漠奇便觉得自己腾空了起来,接着便是不停的下坠着,抬头一望,显然是从悬崖上被扔下来的,忙惊叫道,“哇哇,师兄你太狠了,我不就自称声哥哥吗,至于要我的命吗。”

    正挣扎间,就觉肩膀一紧,下坠的速度明显变慢了,直到抵达崖底,白漠奇的腿脚都是软的,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望着面前的白漠寒,祈求道:“师兄,我只有一条命,你下次要玩的时候悠着点,玩死了,你可就没有我这么个机灵的师弟了。”

    “没事,别的难找,人却多的是,若你真的挂了,我再找一个备用的就是,相信,便是为着见面礼,也有的是人愿意。”

    耳朵动了动,白漠奇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哪有刚刚腿软的模样,紧紧凑到白漠寒身边道:“见面礼,什么见面礼。”

    “比如比金甲机甲更强的傀儡了,再比如增强资质的丹药了,或者锋利的宝剑还有……”

    “不用还有了,师兄不瞒你说,师弟我以前便有个称号,九命怪猫,这意思就是我命大的很,怎么都死不了,那个什么备用的完用不着,我,有我就行了。”

    背过身子,白漠寒的脸上忍不住泛起了一抹笑意,听着身后不停地絮絮叨叨,已经下定决心,算了就让他多说一会呗,左右这个森林也太寂静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