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传承
    ♂ ,更新快,,免费读!

    “你这话什么意思。”欧阳德此时的眉头皱成了一团。

    白漠寒亦是冷冷一笑道:“李老师应该是学院的老师吧,你觉得他的医术真的,真的算医术?换句话说,你真的认为你如今丝毫星力没有,真是我造成的。”

    欧阳德的脸色这下彻底冷了下来。

    李仙儿见事不妙,忙上前道:“漠寒,我知道我伤了你的心,可我喜欢的是阿德,若真违背自己的心意与你在一起,那对你也不公平,若你有什么气只管出在我身上,救救阿德吧,他是欧阳家的继承人,若他真出了什么事,欧阳家可不会善罢甘休的。”

    “哦,是这样啊,那你可要和李老师好好说说了,若不然到时候欧阳家找上门去,只怕李家也讨不了好吧。”

    李自力眼中闪现一抹冷笑,直接右手成勾,向着白漠寒便抓了过去,只是还未近前,就被齐老爷子给拦了下来,顺势一推,李自力便退到了三十米以外,当下便是一脸震惊的模样,“怎么会?”三字顿时从口中溢了出来。

    齐老爷子冷笑一声,扭头又坐回了原地,这才凉凉的道:“莫非,你觉得欧阳家不好惹,就想将罪名栽到白家的身上,不过,你好像挑错了软柿子啊。”

    白漠寒亦是摇头叹道:“我说欧阳德,现在是在纠结这个的时候吗,我若是你,就赶快去找个好大夫看看,哪里会在这里浪费时间,还是说某些人特意这样做,哦,我知道了,难怪啊,白家,齐家,欧阳家都倒了,可不就剩一个李家了吗。”

    “你胡说些什么。”说话间,竟直接将镭射枪拿了出来,枪口直对着白漠寒的方向,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是一枪射出,白漠寒只觉得胸口一痛,随手挥了过去。

    白默奇几人见状,忙围了上去,齐老爷子更是直接向三人轰了过去。

    而白漠寒只觉得此时jin ru了一种奇妙的境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白雾缭绕间,只见一白胡子老道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微一愣神,便问道:“这是哪里。”难不成他又换了地方了。

    看透了白漠寒的心思,老道摇了摇头,笑着道;“我的传人,咱们终于见面了。”

    眉头皱的死紧,白漠寒冷笑一声道:“胡说些什么,我出身流云宗,自幼跟着师父,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传人,如此背叛师门之举,我如何会去做,你又是何人,竟如此败坏我的名誉。若不老实交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白胡子老道笑了笑,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道:“不错,不错,老道如今对更满意了,赶快跪下,待老道与你醍醐灌顶,以后在这里你定然是再无敌手。”

    白胡子老道刚一伸手,白漠寒便连退几步道:“我的话你都听到哪里去了,我早有师门,是绝不会判门而出的。”

    听到这里,白胡子老道淡淡一笑道:“谁让你叛出师门了,老夫不才乃是流云宗老祖宗,白流云。”

    &nbs

    网网推荐:

    p;见其自称白流云,白漠寒十分纠结的道:“你该不会与这个白家有什么关系吧。”

    白流云略微挑了挑眉,“关系自然是有的,只是如今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还不过来跪下,待我将一切传授给你。”

    这次白漠寒没有拒绝,盘膝坐在白流云的身前,感觉通过自己头顶的手掌,自己脑子里的东西越来越多,头也越来越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待白漠寒醒过来的时候,便见所有人都围在自己的身边。

    猛然坐起身道:“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众人松了口气,白胜天叹息道:“难不成你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白漠寒略想了想,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却并没有疼痛的感觉,不由奇怪的问道:“我当时不是受伤了吗。”

    齐媚儿闻言,心中又是一颤,眼圈便红了起来,白漠寒尴尬的笑了笑,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从小到大他还真没遇见过齐媚儿这样的女人,这眼睛也太软了吧。

    丝毫不知白漠寒心中在想什么的齐媚儿,却是忙开口道:“漠寒,以后你就在家里好好待着,外面有你父亲他们呢,这才几天啊,你都伤了好几回了,你若出了什么事,可让母亲我怎么活啊。”

    白漠寒抽了抽嘴角,并没有应答,而是直接下了床,便往外走,齐媚儿急切的问道:“漠寒,你要去哪里。”

    白漠寒摆了摆手,头都未回的道:“有些事要出去一趟。”说完,眼前,哪里还有白漠寒的身影。

    见此情景,白默奇忙道:“父亲,母亲,漠寒脑子还不清楚呢,我去陪着他,给他带带路也是好的。”

    齐媚儿一听,忙挥手道;“快去,快去,你可要看好老四,虽然如今他比你厉害的多,但是到底经验少的很,别让他被人给骗了。”

    白默奇此时早跑到了屋外,只远远的传来了“知道了”三字。

    同时,欧阳正清得到了消息,眼中闪过一抹阴毒,冷笑一声,将房间里的通讯器打了开来,不一会便听里面传来了苍老不耐的声音,“找本座最好有要紧事,你应该知道随便得罪本座会有什么下场。”

    只见在外面威风凛凛的欧阳正清,此时竟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小心的赔笑道:“林管事恕罪,实在是有事要求林管事,我,我,我早年布的局如今让人给破了,齐起灵那个老不死的星力如今不仅部恢复还更近一步,我实在不是他的对手,还请林管事派人来,要不然只怕咱们的计划是实行不下去了,还有,我还想请林管事帮我铲除一个人,还望你能成,而且我已经打听到了,他如今刚从白家出来,正是下手的好机会。”

    林管事淡淡的道:“谁。”

    “白漠寒。”

    一听这三个字,林管事冷声斥道;“欧阳正清,你这是在寻我玩笑吗,我虽老了,可脑子还是记得些事的,那个什么白漠寒不是早就被药给毁了嘛,根本就储存不了星力,这样的事情难不成还用我们这边派人动手,你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