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 ,更新快,,免费读!

    “得得得”三声,李自力挑眉笑道:“我说小仙儿,你可不要不识好人心啊,刚刚他的情况你也看见了,筋脉不是断了就是打结了,我若不将他的手脚割开,将里面的筋脉捋顺他以后就是个废人了,难不成你真想跟一个废物过一辈子,还是想踹了他再找一个,若是后者,叔叔我不介意再将他的筋脉都给废了。”

    李仙儿没理李自力,而是小心的将欧阳德扶了起来,刚站起身来,不妨欧阳德一下子就跪了下去,李仙儿一惊忙道:“阿德,你怎么了。”

    欧阳德并没有答话,只是望着自己的手,整个人都害怕了起来,怎么会,为什么他感觉不到丝毫的星力,听着耳边不停的絮叨,欧阳德直接将人推了开来,却在下一秒直接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重重的落在地上,一把将李仙儿拽了起来,李自力这才道:“仙儿没事吧,可有伤到哪里。”

    “叔叔,你这是干什么,阿德还伤着呢。”说话间,李仙儿忙跑到了欧阳德的面前,却被重重的推到了地上,见自家侄女被推在了地上,李自力哪里能忍,刚要动手,李仙儿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挡在了李自力的身前道:“叔叔,我不准你伤害阿德。”

    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李仙儿一眼,李自力当下便一甩手要往外走,欧阳德忙道:“等一下,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怎么如今我体内丝毫感觉不到星力的存在。”

    同样的“什么?”二字,分别从李自力与李仙儿口中吐了出来,李仙儿忙将视线移向李自力,“叔叔,阿德这是怎么了,你快给给他看看啊。”

    李自力心中也是一惊,忙启动了最新的扫描仪将欧阳德放了上去,看着那丝毫没有光线闪耀的扫描结果,李自力顿时皱起了眉头。

    李仙儿忙追问道;“叔叔怎么样,阿德,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五个字在欧阳德与李仙儿两人的耳边炸想,李仙儿忙小心的靠近李自力的身边,追问道:“叔叔,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这筋脉不是你给阿德接的吗。”

    李自力怒斥道:“安静,让我好好想想,你这样闹,我哪里能想的出来。”

    听了这话,李仙儿终是停止了追问,扶着欧阳德退到了一旁,李自力来回走了几步道:“阿德,你这伤真是白漠寒那个废物弄出来的。”

    到了此时欧阳德心中也害怕的紧,自然不敢怠慢,忙郑重点头道:“是。”

    “这下麻烦了。”

    听李自力这么说,欧阳德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李叔叔这是何意,莫非想就这么算了。我欧阳家可不是好惹的,若我真出了事,我父亲也不会这么算了的。”

    说到了最后,竟隐隐带上了威胁,李自力冷笑一声,“别人怕你欧阳家,我可不怕。”强压下心中的怒气,这才道:“走,我随你们去白家讨个说法去。

    网网推荐:

    ”

    说着,一撸袖,直接一手一个将两人拎到了飞艇上,两人顿时都沉默了下来。

    李自力被带进白家的时候,便见齐老爷子,一脸阴沉的坐在那里,见了自己只是冷冷的道:“李家小子,什么时候跟欧阳家的人搅和到一块去了,倒是让我这个老头子意外的很呢。”

    淡淡一笑,李自力上前一步道:“齐伯伯这话从何说起,欧阳德是我的学生,他被漠寒伤成这样,我自然要来过问一下,怎么就和欧阳家扯到一块去了,放心,若是以后漠寒也断手断脚了,我一准一视同仁。”

    这话齐老爷子能爱听吗,当下便要动手,却觉得手腕一紧,扭身一看不是自个的乖孙子又是哪个,齐老爷子忙道:“漠寒,瞧外公给你出气。”

    将齐老爷子的手压了下来,白漠寒这才道:“外公,不用,这是我自个的事,我自己解决就好。”

    说话间,便已经越到了齐老爷子的身前道:“李老师这话里的意思,是想让我也如欧阳德一般。”不等李自力开口,白漠寒便嬉笑道:“不过可能要让李老师失望了,现在能将我弄成这样的,只怕还没有出生啊。”

    “哦,漠寒同学的确变了许多,听说是在为我侄女猎妖狼的时候伤到脑子了,看起来真的伤的不轻,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说胡话呢,白大哥,你也是,当时出事的时候,你就应该将这孩子送到我那里去,我虽不才,治治漠寒的脑子还是没问题的。”

    白漠寒挑眉,见欧阳德走了进来,便知李自力定然已经治过了,可他更清楚,他动的手脚,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笑意爬山了眼睛,白漠寒话锋一转便道;“李老师这么厉害啊,我看欧阳德都能自己走过来了吗,既然如此,李老师带他过来做什么,当时什么情景可是李老师你亲自处理的,您该不会忘了,当时什么情景吧。”

    李自力握了握拳头,只被堵得憋屈不已,索性也不饶弯子,直言道:“到底要如何,你才肯将欧阳德身上的伤给治好。”

    “老师您再说什么呢,欧阳德的伤与我有什么关系,更何况看他如今的模样,也不像有病的模样啊。”说着白漠寒还漏出了一脸无辜的表情。

    听到这里,欧阳德再也听不下去,握着拳头,便对着白漠寒攻了过去,只可惜,便是有星力的时候,都不是白漠寒的对手,更何况现在,所以结局自然是可想而知的,欧阳德再一次的飞了上去。

    白漠寒却仿佛还嫌不够似得,跟着道;“欧阳德,冲我发什么火呢,谁对你动了手脚,你和谁拼命去啊。”说这话的时候,白漠寒的眼神直直的撇向李自力,意思自然不言而喻。

    欧阳德此时心中也怀疑了李自力,只是现在有求于人也不好闹得太僵。只能狠狠的道:“白漠寒,别在这里挑拨离间,我还是知道是谁将我害成这个样子的。”

    淡淡一笑,白漠寒反问道:“是吗,可我却没记得我有对你做过什么,还将你害成这样一个活脱脱的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