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欧阳家退
    ♂ ,更新快,,免费读!

    能将欧阳家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就没有一个是蠢的,见事无可为,欧阳正清,忙带着人灰溜溜的出了白家。

    众人这才将视线,聚集在齐老爷子身上,白胜天压下伤势,一脸惊喜的道:“岳父大人你好了。”

    齐老爷子撇了一眼,便伸手将白胜天给推了开来,几步站在了白漠寒的身前,将脑袋凑了上去,讨好的道:“乖漠寒,快给外公说说,你到底在那浴池里加了些什么,怎么我这么容易就到了王级,你放心,你告诉外公,外公一准不告诉别人。”

    白漠寒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挑眉道:“你老人家知道那个做什么,那药浴可是要人命的,你老不是恨不得跑出来吗。”

    “哪有,哪有,漠寒你记错了吧,那是漠奇那小子,外公对那药浴可是稀罕的很,你看咱们要不要再泡泡,外公此时可身都是劲呢,凑这状态,咱们将成果巩固一下不是很好吗,老实说,外公真是好奇的很,王级上面能称之为什么。”

    这话一出,屋中众人俱是神情一凛,若齐老爷子真做到了,那就可谓东方帝国第一人了,欧阳家算个毛啊

    白胜天也忙跟着帮腔道:“漠寒,你若有办法的话,就帮帮你外公,欧阳家如今在一旁虎视眈眈,你外公若是真的越过了王级,你在这里也可以横着走了。”

    齐老爷子连连点头,拍着白漠寒的肩膀道;“漠寒,你放心,到时候外公一准挺你,你若有看不顺眼的,只管喊外公一起,外公和你一起揍。”

    将肩膀错了开来,白漠寒撇了撇嘴道:“我用你们帮忙。”脸上却郑重的道:“那浴池的水现在是什么颜色的。”

    齐老爷子一愣,却是下意识的道:“黑色的。”

    “那外公你知道,若药力完吸收,那水应该是什么颜色。”

    “什么颜色。”白胜天接口道:“总不会是白色的吧。”

    话音刚落,白胜天便见所有人鄙视的望着自己,白漠奇从楼上慢悠悠的走了下来,口中忍不住“啧啧啧”的几声,彻底将对父亲的崇拜去了个干净,好笑的道:“父亲,你是不是傻,那水原本是无色的,若按四弟的话,应该恢复水原来的颜色,那也是无色的吗,再怎么样也成不了白色啊。”

    白胜天丢了面子,气愤的瞪了白漠奇一眼,恨恨的道:“小兔崽子给老子滚下来,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白默奇也是个聪明的,直接钻到了齐老爷子身后,怯生生的喊了声“外公。”

    对于齐老爷子来讲,一切能打击便宜女婿的事情都乐意干,更何况找自己撑腰的还是亲亲乖女给自己生的亲外孙,那就更不用说了,将脑袋一抬,齐老爷子话都不用说,只这威胁的眼神,便让白胜天退了一步,忙讨好的解释道:“岳父,我就是教训教训他,没别的意思。”

    “教训,你有资格吗,生子肖父,漠奇这样你若看不惯,只管扇自个嘴巴子,你根上就没长好,怪漠奇有什么用。”

    网网推荐:

    “家主,家主。”听到老管家福伯的声音,众人忙望了过去,便见福伯带了一大批的人跑了进来,白尔雅几人也在其中。

    白胜天忙问道:“福伯,你这是做什么。”

    见欧阳家的人半个不见,福伯哪里不知道这是解决了,忙将人都给遣散了出去,这才道:“家主,我以为……”

    明白了福伯的用力,白胜天自然知道福伯要说什么,轻笑道:“放心如今已经没事了,你先下吧,有什么事我再喊你。”

    见白尔雅三个还留着,白胜天将三人招在了身前,白尔雅三人忙恭敬的喊了声“家主。”

    点了点头,白胜天一派温和的道:“这两天家里的事也多,没顾得上你们,你们不会怪我吧。”

    几人忙摇了摇头,惶恐的道:“家主说的哪里话,家主能允我们住在宗家,又让我们在宗家的练功房里随便待着,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哪里还敢肖其他。”

    点了点头,白胜天笑道,“不用紧张,既然你们是漠寒和漠奇带回来的,就当这里是自己家,熟悉熟悉,明天我亲自指导你们修习。”

    得了这个意外之喜,白尔雅三人忙激动地道:“谢谢家主,我们一定不会辜负家主的栽培的。”

    “既然如此,你们便先回去吧,我们这里还有事情谈。”

    白尔雅三人闻言,这才退了出去。

    见齐老爷子又要开口,白漠寒便抢先一步道:“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以你们现在的身体,那药浴里的药力根本就没有吸收完,还想其他,况且那药虽好,但到底太性烈了些,今天你们也体验到了,还是缓几天,再泡吧,我也改改方子,效果会更好些。”

    齐老爷子与白默奇两人闻言,相视一眼,当下决定还是听白漠寒(专家)的意见,这才有功夫将视线移到了白胜天的伤势上,齐老爷子一马当先,直接将白胜天扛了起来,三五步便越上了二楼,往自个泡澡的药浴里一扔,齐老爷子可没忘记,刚刚自家乖外孙可是说了,那药浴的效力可是还有呢。左右他和乖外孙都用不了了,不如给了便宜女婿,想到那药浴的滋味,齐老爷子打了个冷颤,却是下意识的盯紧了便宜女婿的方向。

    见其紧咬着牙关,想往外跑,便知道,这是药效发作了,哪里肯让其上来,自然是一下一下的给打了回去,齐媚儿见状,忙道:“父亲,看起来胜天的样子实在是受不了了,你让他上来吧。”

    可谁知,齐媚儿却见一向对自己呵护有加的父亲,疾言厉色的道:“胡闹,你也不想想,我那么重的伤势泡一次都直接突破到了王级,那胜天若泡了呢。”

    白默奇此时也忙道:“是啊,母亲,我也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充满了力量呢,也不知道如今是什么等级。你说我要不要明天去测一测。”

    望着再次被打进浴池的丈夫,齐媚儿的眼神坚定了起来,见丈夫又要爬出来,也跟着一脚踹出,望着再次跌入浴池的丈夫,不知道为什么,齐媚儿觉得她的心里竟然有种蛮爽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