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 ,更新快,,免费读!

    见儿子出来,白胜天和齐媚儿两人连忙上前道:“漠寒,你外公怎么样了。”

    “你们放心吧,他们没事的,再过一个半小时你们就可以进去看看他了。”说着便邀绕过两人往外走。

    两人一惊,忙再一次挡在其身前道:“漠寒,你这是做什么去,难道不用看着你外公吗。”

    站住了脚步,白漠寒淡淡一笑道:“有三哥陪着呢,我去找妖熊玩会。”

    一听“妖熊”二字,白胜天夫妻二人的身子不由抖了抖,白胜天一脸纠结的道:“漠寒啊,你看那妖熊是不是换个地方,他们一向野性难驯,这万一”

    不等白胜天将话说完,白漠寒已然越过两人朝外走去,只将白胜天郁闷了个半死,指着白漠寒冷哼道:“媚儿,你瞧他那个样子,真是气死我了。”

    拍了拍丈夫的胸口,齐媚儿忙安慰道:“行了,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也很正常,我看,那几个妖熊也乖的很,不过是费些东西罢了,咱们家又不是养不起,漠寒受了这么大的罪,好容易回来,咱们就顺着他点吧。”想着至今都不能给儿子报仇,齐媚儿的情绪不由又低落了起来。

    白胜天见状,哪里敢再说什么,忙哄着媳妇还来不及呢。

    远远的听着两人的对话,白漠寒嘴角溢出了一抹笑意,便忙来到了特意给妖兽准备的房子里,没错房子,丝毫不夸张的说,那简直是一栋楼,进到里面,便见几个小妖熊趴在母熊的身上玩耍,见自己进来,刹那间便将凶狠的表情收了回去。

    白漠寒一怔,却是有些明白白胜天的担忧了,慢悠悠的走到妖熊的身前道:“这里没人会伤害你们,不用这样防备的。”

    妖熊却只是坐了下来,既没点头也没摇头,白漠寒也不在意,便接着道:“我如今的功力更近一步,你陪我过过手,看看我进步到什么程度了。”

    这边白漠寒话音刚落,便见妖熊竟将脖子给缩到了身子里,不由好笑的道:“不会吧,你可是妖兽啊,这幅样子出去,也不怕丢了自己的面子,快起来,和我打一场。”

    偏偏妖熊仿佛打定了主意,愣是将头缩的更紧了,不仅如此母妖熊还带着三只小妖熊挡在了其身前,一副别欺负我老公(父亲)的模样,让白漠寒便是再多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刚有几分好笑,出其不备的冲到了公妖熊的身后,上来便是杀招。

    只见公妖熊,速度极快的将妻儿推到一边,亦是挥着爪子迎面而上,白漠寒没用内力,与公妖熊斗了五十个回合看着公熊越来越憋屈的模样,白漠寒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多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人一熊都听到了明显的脚步声,不由都停下了动作,便见老管家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白漠寒心中一凛,忙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四少爷不好了,欧阳家的人找来了,点名要见你。”

    听到此言,白漠寒邪魅一笑道:“欧阳德终于来了。”说完,一派轻松的扭头道:“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咱们再玩

    网网推荐:

    。”望着妖熊霎时间的鹌鹑模样,白漠寒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只剩下老管家在其身后,听的摸不着头脑,这欧阳家的人来了,还能高兴的起来吗。

    待白漠寒来到客厅,便见欧阳家的人,竟然已经和父亲动起手来,当下随手拿起一旁的机甲玩具,扔了过去,砰砰砰三声过去,就见围攻白胜天那三人俱都瘫软在了地上。

    欧阳二当家欧阳正浩见状,便是一惊,露出一抹冷笑道:“好,好的很,白胜天没想到你竟有个扮猪吃老虎的儿子,往日里倒是我眼拙了。”

    说完,竟是亲自动手对着白漠寒冲了过去。

    白胜天忙接了过去,三五个回合便立刻分了开来。

    无奈白胜天身上有伤,自然吃亏,已然撑不住的跪在了地上,白漠寒忙上前,见其不妙,忙出手封住了其的几处穴道,便对着齐媚儿道:“母亲,你将父亲先扶回去,这里就交给我了。”

    齐媚儿却没接人,而是愤恨的站起身道:“漠寒你带着你父亲进去,我倒要看看齐家养的狗,敢对我这个曾经的主人怎么样。”

    听齐媚儿此言,欧阳正浩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右手平举,只见一抹亮光射出,白漠寒见势不妙,忙拉着齐媚儿两人闪到了一旁,回头就见身后的金属墙竟被那抹亮光融化了。

    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恼怒,刹那出手,直攻欧阳正浩面部,欧阳正浩一惊忙要再发射,却觉胳膊一痛,竟是耷拉了下来,显然已经断了。

    白漠寒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一个照面便将欧阳正浩踢倒在地,又来到了欧阳德身边,“咔嚓,咔嚓”两声,欧阳德再也忍不住的哀嚎了起来。

    欧阳正浩一惊,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到了侄儿的身边,见侄儿四肢都给废了,顿时疯了一般向白漠寒攻了过去,只是这越打却越心惊因为以他的星力等级打了这么长时间竟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过,更过分的是,他根本没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星力,但凡攻过去的招式,均都被其给拦了下来。

    趁欧阳正浩这愣神的功夫,白漠寒招式一变,重重的一掌拍在了欧阳正浩的心口上,欧阳正浩心中一痛一口血便喷了出来,欧阳家众人忙围了上去,白漠寒却是飞回了白胜天夫妻二人身边。

    望着两人不可置信的眼神,白漠寒道:“母亲,现在你可以带着父亲回去休息了吧。”

    愣愣的点了点头,齐媚儿下意识的照着白漠寒的话去做。

    见两人依言离开,松了口气的白漠寒这才盘坐在桌子上,挑眉道:“接下来,该算算咱们的帐了,说说吧,你们来做什么。”

    捂着胸口被人扶坐在椅子上,欧阳正浩冷笑道:“你难不成不知道我所为何来,若真不知道,又如何会折断小侄的手脚。”

    “自然是因为好玩喽。”一字一顿的撂下这句话,白漠寒便转身往楼上走。

    欧阳正浩眼角微抬,再次将胳膊抬了起来,白漠寒扯了扯嘴角,拔下头上的发簪,头也未回的甩了过去,满意地听到了一声哀嚎,这才再次脚步不停的上了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