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 ,更新快,,免费读!

    齐老爷子当下便被气得跳脚,可一想到外孙刚刚的话,还是觉得先治好自己的伤要紧,至于自个的儿子,还不是扔在那里想什么时候收拾,就什么时候收拾吗。

    当下齐老爷子便一转身上了飞艇,到了白家,见女儿早就等在了一旁,那神情别提多得意了,快走几步到了闺女身边,一下子将这个便宜女婿白胜天给撞了开来,笑嘻嘻的道:“媚儿,还是你贴心,你那个哥哥实在太不像话了,老子回去一准收拾他。”

    齐媚儿闻言想着以往自己父亲修理哥哥的模样,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忙上前道:“父亲,你说的对,哥哥这样的作为的确不能放任,就该狠狠收拾才是。”

    一旁的白胜天闻言,心中忍不住为大舅哥默哀了一会,不过还是跟着添油加醋道:“父亲说的对,大舅哥确实该教训一下,怎么能顶撞老爷子您呢。”

    似笑非笑的望了白胜天一眼,齐老爷子点了点头,白胜天霎时脸上便有了笑容,齐老爷子见状,挑眉一笑道:“你这番话,我会如实转达给那臭小子的。”

    望着白胜天霎时僵住的神色,齐老爷子拉着女儿便往里走。心中暗道:“真当真自己多招人待见呢。”

    齐媚儿抿唇一笑,携着齐老爷子来到两个儿子的房间,一见小儿子,齐媚儿便有些担心的道:“漠寒,你那药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

    白漠寒点头应道:“放心吧。”犹豫了一下,白漠寒终是喊了一声外公,示意齐老爷子坐进去。

    齐媚儿还有些担心,倒是齐老爷子不在意的拍了拍女儿的手背道:“我相信漠寒,说完,便一步跨进了浴池中。”只是帅不过三秒,立时便“嗷”的一声惨叫跳了出来,吓得齐媚儿赶忙上前道;“父亲,怎么了,怎么了。”

    齐老爷子深吸两口气,才将腿上的那股子痛意给压了下去,小心的望着白漠寒道:“漠寒啊,你该不会真计划让外公整个人泡进去吧,就算真能治好外公身上的伤,只怕外公也撑不到那时候啊。”

    不等白漠寒回答,白漠奇便一脸好奇的道:“外公,你也太夸张了吧,我记得小时候你就是大腿上被妖兽活生生的撕下一块肉来也没这么夸张吧。”说着,便自己将手伸了下去,便立马痛的整个人蹿了上来,拼命的吸着凉气。

    白漠寒摇了摇头,凑其不备一脚将齐老爷子踹了进去,当下齐老爷子便痛的叫了起来,白漠寒顿时点了对方的哑穴,又将其定在了浴池里,这才扭头对着齐媚儿道:“母亲,你快出去吧,你放心,我保证外公再出了这个门,肯定是脱胎换骨,半点伤痕都没有。”

    说着,便忙用力将齐媚儿推了出去,齐媚儿还是觉得不放心,刚想再说几句,便见眼前的门已然关

    网网推荐:

    了起来,终是放下了心思,下楼去了。

    而齐老爷子此时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因忍痛,脸上的神情实在难看的很。

    白漠奇回忆了一下刚刚的感觉,小心的道:“漠寒,你会不会太狠了,那药真的很痛,要不然先让外公出来怎么样。或者药量放轻点,你觉得如何。”后面的话,白漠奇在白漠寒的眼神下,渐渐的声音变小,直到完没声。

    白漠寒却在此时开口道:“老实说,我觉得你这主意还不错,药量减轻吗,很容易啊。”

    “真的吗。那我这就将外公扶出来,好方便你将药量调整一下。”

    说话间,白默奇忙上前想要将齐老爷子给扶出来,可突然感觉屁股上重重的挨了一脚,接着便是世界颠倒了过来,白默奇“嗷”的一声惨叫,痛的感觉溢满身,只觉得整个人仿佛撕裂了一般,连爬出浴池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开口求饶道:“四弟,你快放我出去啊,我,我,我快死了。”

    “三哥这说的什么话,这个结果不是你自己要去的吗。”丝毫不理白漠奇此时诧异的眼神,随手将桌上的东西拿出一样来,中指弹了出去,不偏不倚的将白默奇定在了原地,白漠寒接着道:“你不是说想让外公的药量减轻吗,我仔细的想了想,这么多药液一个人泡是太重了些,多一个人分享那就事半功倍了,所以三哥接下来就拜托了。”

    “老四,四弟,师兄,是哥哥我错了,外公的药液下的一点都不重,是太轻了,四弟你放我出去,我再去搬些来给外公加上。”白漠奇说完,便见自家外公狠狠的瞪着自己,只是此时他是真的顾不上了,毕竟被瞪不痛不痒的,在这里泡着他是真恨不得自我了断啊。

    抓过桌上的盘子塞到了白漠奇口中,丢下一句“既然不重,那你就泡着吧,虽然痛了些,但是好处还是有的,这盘子好好咬着,就你这样的意志力,我还真怕一会你不小心咬了自己的舌头呢,好好待着吧,我还有事,一个时辰后再来看你们。”

    说完,白漠寒便自顾自的进了另一间房,只见房中也如初一辙的在浴池里放着药剂,白漠寒没有丝毫犹豫的跳了进去,立时额头的青筋都紧绷了起来,盘膝做好,白漠寒吸收起药力来,不过泡着就那么痛,更不用说是用内力吸收了,坚定如白漠寒都忍不住死死的咬紧了牙关,让药剂一次又一次的**着自己的身体,突然一道红光从白漠寒的身体里散了出来,内力运行的更快了些,而白漠寒此时完没有了痛觉,整个人仿佛回到母体一般,是从未有过的舒适,而黑漆漆的药液渐渐变淡,直到完成了清水的模样,白漠寒这才收功,睁开了眼睛,疑惑的望了望自身,便一下子从浴池跳了出来。

    动了动手脚,只觉得浑身轻快无比,脸上不由露出了丝笑容道:“更进一步,这种感觉真是好的很。”想着此时还待在自家的妖熊,白漠寒淡淡一笑,心中已有了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