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事情突变
    ♂ ,更新快,,免费读!

    喊了声“师父”,白漠寒态度恭敬的认了错,见师父神色好了些,这才又问道:“这琅环环”,果然话音刚落白漠寒便见师父的神色又有动怒的意思,赶忙改口道:“琅环珠,琅环珠,口误口误。师父你接着说,他到底有什么奇异之处。”

    “他的奇异之处就在于,根本没有奇异之处。”

    眨了下眼睛,确定自个没有听错,白漠寒扯了扯嘴角道:“啊,这到底是什么鬼。”

    叶泽林听完徒儿这话,也仰头望天道:“这事为师也想知道。”

    这话一出,白漠寒,险些一头栽倒在地,若真出了这样的事,那他这个执法长老脸可丢大了,忙站直身子,伸手将琅环珠接了过来,这才笑道:“师父,徒儿决定五日后在我的青云峰突破,还望师父前来为徒儿护法。”

    “这是自然,为师还要安排一番,将人都给驱逐离开才是,免得到时候影响了你。”

    对于自家师父,白默寒自然是相信的,接过了琅环珠,点了点头,又与自家师父絮叨了一番,便转身回了自己的居所。

    两人走的匆忙,丝毫未见,待两人离去后,一人从山崖下飞身而上,眼中闪过阴毒的神情,冷笑两声,这才道:“呵,好一个小师弟,想突破,呵呵。”说完,便冲着悬崖再次跳了出去。

    回到屋中,坐在往日的席团上,白默寒眼中也忍不住有了丝笑意,抬头道:“来人啊。将青云峰所有人召集来,本尊有话要说。”

    这话落下没有一盏茶的功夫,白漠寒便见面前已然站了约莫五十多人的身影。

    站起身来,在众人面前来回走了两圈,白漠寒这才道:“本尊不日便要离开,你们跟了本尊一场,本尊自然不会小气,药庐那里你们也知道,左右本尊以后也用不着了,里面的丹药你们分了吧。”

    这话一出,众人眼中也隐隐有了喜色,只是随之便见一人眼神暗淡了下来,向前一步站了出来,对着白漠寒躬身一拜道:“尊者,你不回来了吗,那我们该去哪里。”

    白默寒,见是锄药,不由心中暗自点头,往日看他就是个聪明的,如今没被当头的利益所惑,更是满意的叫其上前,“你可愿意去本尊师父哪里。”

    听了这话,锄药先是不可置信,反应过来,见白默寒不是说笑的,脸上当下便布满了喜色,毕竟这在掌门身边,他的位置可又高了一截,忙双膝跪地道:“听尊者吩咐。”

    下面众人见状,也反应了过来,忙求了起来,只是再没一个人有锄药这样的机遇,顿时心中恍然了起来,想着宗里那些没有依靠的人的境遇,众人都打了个冷颤,便是即将分到的喜悦也消失了个干净。

    对于这些白默寒丝毫没有在意,他是喜欢聪明人,可不是圣父。很快五日期限已到,青云峰上,白漠寒凌然而立,包括叶泽林在内四人各站一个方位,背

    网网推荐:

    对白漠寒盘坐了下来,白漠寒见此拱拱手道:“谢谢师父,各位师兄这份情谊,白漠寒我记下了。”

    二师兄林夕,为人温润,此时见小师弟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笑道:“师父快看,小师弟这是跟咱们见外呢,往日里也不知道是谁一副高冷的模样,都让师兄我有了错觉,仿佛你才是大师兄一样。”

    说完林夕不由望向自个的大师兄,玩笑的道:“大师兄你说是吗。”

    秦明意味不明的一笑,“二师弟说的是,若是小师弟早些年遇见了师父,指不定,咱们现在都要喊声大师兄了。”

    林夕听完,也弄不清楚,这话中的意味,只有尴尬一笑,道了一声“大师兄说的是。”便歉意的望了望白漠寒。

    对此,白漠寒倒没在意,这个大师兄往日里就是这副死样子,他要计较早气死了。左右师父还在呢。

    仿佛是应证白漠寒心中所想一般,叶泽林当下脸色便阴沉了下来,“秦明,你师弟突破在即,不能分心,收了你那些小心思不然为师定不饶你。”

    闷闷的应了声“是”,秦明守好自己的方位,只是低头的刹那,眼中闪过一抹阴毒。

    偏偏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白漠寒身上,自然是没有察觉,也就造成一会的憾事。

    不一会太阳便升上了半空,将青云峰上都给染上一抹光韵,鸟叫声清脆婉转,真是让人心旷神怡,白漠寒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对着叶泽林道:“师父,我要开始了,你老人家保重。”说完双手十字反转,运转素天经,就见白漠寒此时浑身仿佛披上了金光,宛若仙人,渐渐的,白漠寒竟凭空上升了起来,见此情景叶泽林脸上也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原来飞身成仙真有可能,强压着心中的激动,将心神稳住,望着徒儿此时越过自己头顶的模样,叶泽林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只是突然间,一抹红光闪现,直冲白漠寒而去,叶泽林见势不妙,飞身而起,想将红光挡住,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只能望见自家徒儿,捂着胸口,大口的血吐了出来。

    而此时白漠寒的心里更是憋屈无比,就差一步就要成功了,可谁知不仅功亏一篑,只怕小命都要搭进去,捂着不知被什么东西穿透的心口,白漠寒望了一眼师父沉痛的模样,便彻底闭上了眼睛。

    只耳边还隐隐的听到自家师父失态的怒吼声。再以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次醒来,白漠寒差点没吓死,只见一头身高起码两米以上的野狼嘴角带血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旁边的地上还留着带血的衣服,发生了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白漠寒下意识的往后略退了退,运起内功,在野狼扑过来的刹那,手臂一挥,只见身高两米的巨狼直接被剑气切成了两半,肚子里的东西流了一地,可将白漠寒恶心的不轻。略定了定神,便走到了巨狼身边,随手捡起地上带血的衣物,只听“叮”的一声,一个圆形的物件掉落了下来,疑惑了一下,白漠寒将其捡了起来,便听一阵音乐响起,那圆形小物上面竟显出影像来,这一幕,若不是白漠寒,心里强大,只怕早将东西扔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