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素天经大成
    ♂ ,更新快,,免费读!

    流云宗据说乃是仙人留在凡间的传承,武功修到极致,便能飞身成仙,只可惜几百年来,流云宗愣是一个成功的都没有,渐渐的,便连流云宗现在的宗主都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了起来,只是今天流云宗宗主叶泽林却是一反常态,嘴巴张的老大,愣愣的望着背对着自己的青年,满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年过半百的人了,这番动作做来,竟有几分好笑。

    不过此时叶泽林丝毫没空理会自己的形象问题,只望着眼前之人再次问道:“漠寒你说什么师父没有听清楚,哦,不,是师父的耳朵好像幻听了,要不然怎么会听到你将素天功练至大成,一定是师父醒来的方式不对,不行师父这就回去重新睡过。”说话间,便见流云宗宗主机械般的转过身子,同手同脚的往前走了两步。

    见此情景,名唤漠寒的男子,这才转过身来,见其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年龄,眉目如画,身若青松,竟让人有几分见之忘俗之感,好一个翩翩少年郎,只不过其脸上此时的表情将这份脱俗之感,起码去了三分。

    白漠寒一脸无奈的望着此时还是同手同脚走路,丝毫没有往日威严的师父,好笑的喊了声。见师父停下了脚步,这才身子一动,眨眼间,白漠寒便站在了所谓师父的面前,笑着道:“师父,你没听错,我也没说错,素天经我已练至圆满境界,不仅如此,我好像触碰到了另一个世界,也许流云宗的传说并不是假的。”

    卧槽,卧槽,若说刚刚叶泽林不过是不敢置信的话,那现在就是整个人都要跳起来,几百年都未有人能做到的事,竟被自家小徒弟给做到了,脑中不停的重复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几个字,却在望见自家徒弟,明显不是开玩笑的表情时,将那几个字踢到了脑袋,身子一扭,便用双手紧紧握着徒弟的肩膀,摇晃道:“快说说,乖徒儿,你怎么做到的,还是说徒儿你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什么洪荒凶兽,化作人形,专门来打击我的。老子练了一辈子素天经,临了竟还没有自己的徒弟明白,这些日子难不成是**狗了。”

    想到这里,叶泽林不由更是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的望着自家乖徒儿,便是白漠寒,往日里冷淡了些,此时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玩笑的到:“大约是徒儿骨骼清奇,本就是天才的缘故,所以这些动西对徒儿来说简单的很。”

    叶泽林一愣,紧紧的盯着对面的徒儿,半晌才道:“乖徒儿,你该不会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吧,若不然怎么连玩笑都开出来了。这可不像你。”

    这话一处,白漠寒不由笑意更深了些,“师父,徒儿平日里到底是什么形象,不过是笑了笑,值得这样惊讶吗。”见师父还有话要说,白漠寒忙道:“师父,你确定要跟我这么胡侃下去。”

    那痞痞的模样,又让叶泽林心中一惊,对于自家徒儿的印象,今天可以说是完颠覆了去。

    说

    网网推荐:

    起来,别看白漠寒的名字,听起来便觉得一定是个酷哥,事实上,平日里,白漠寒在弟子面前形象的确如此,可实际上呢,若照现在的话来说,只怕只有反差萌三个字能够描述了,这不,今天太过高兴,也顾不得往日的形象,直接将最真实的自己给显露了出来。

    让叶泽林看的也是眼角抽搐不已,好在两人还记得正题是什么,白漠寒当下便细细的将素天经这功法修炼的重点讲解了一下,只让叶泽林听完如醍醐灌顶,许久不曾波动的修为,竟自行运转了起来,只听噗的一声,叶泽林只觉得浑身一轻,素天经竟直接进了第九重,叶泽林略动了动身子便听身体发出噼里啪啦的一阵脆响,整个人只觉得说不出的舒服,竟仿若脱胎换骨一般。

    脸上一喜,叶泽林一脸庆幸的道:“想不到,我突破的关键竟在你的身上,如今想来,当日在山脚下捡你回来,真是此生做的最正确的决定,若没有当日一时善心,哪有为师的今日。”

    “师父这话说反了,当日若不是师父将徒儿捡了回来,只怕如今徒儿还不知能否存世,该是徒儿感觉幸运才是。”想到这些年来,师父对自己的照顾,白漠寒,当下便跪倒在地,一个头磕的那叫一个心甘情愿。

    叶泽林见此,却忙上前一步,想要将自家爱徒扶起,却听白漠寒先一步开口道:“师父,你便让徒儿磕吧,有许多话,若现在不说出口,只怕过了今日徒儿也说不出口了。”

    听了这话,叶泽林也只好将手收了回去,便听白漠寒接着道:“师父也知,我素天经练至第十重,只怕马上便要踏破虚空,前路未知,以后不能在侍奉师父身边,还望师父保重身体,武功早日大成,到时咱们再续师徒情。”

    叶泽林听完,即使早已见惯了生死离别,此时也忍不住落下来眼泪,将眼前的徒儿扶了起来,叶泽林常叹口气,”为师一生收了四个徒儿,唯独你与为师最是贴心,如今你要走了为师也没什么别的送你。“说到这里,叶泽林略微一顿,便从脖子上取出一枚平安环来,只见其材质非金非玉,最特别的是中间的圆孔特别的大,仿佛缺了一样东西一般。

    这样东西白漠寒自然认识的很,记得五岁时,不过凑着师父放在桌子上的时候拿走把玩了一个时辰,便被师父打了一顿,五天都没下了床,只是对于来历却是不知,正要寻问,叶泽林便先一步解释道道:“说起来,你虽如今混到了执法长老,对于这些隐秘却是不知的,这东西乃是我流云宗代代掌门传递的信物,据说乃是流云宗开山祖师所留。乃名琅环珠。”

    “哈”若说白漠寒刚刚还在认真听着,但是在听到这里,也忍不住好笑的道:“师父,你有没有说错,这玩意,哪里用的了个‘珠’字,以我看来,换做环字还差不多。”

    “住嘴,竖子如何敢亵渎帮派圣物。“叶泽林一番厉喝。白漠寒当下便站直了身子,看这动作的熟练度,显然这一动作已经做过千百次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