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美女的情调
    不过赵天磊毕竟也清楚,沈心煜是女神级的美女,自己能够得到沈心煜,实在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尽管上学的这几年来,一直暗恋着沈心煜,但是赵天磊还是强忍冲动。毕竟这是自己和沈心煜的第一夜,赵天磊当然要有一个难忘的夜晚,否则的话,太过冲动行事,那和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当即赵天磊借助那屡微光,慢慢的摸着黑,准备向着黑暗中的影子走去。同时为了安抚,那黑暗中那美人儿紧张的模样,赵天磊忍不住轻声说道:“心煜,自从上学以来,我就一直喜欢着你。当初只是幻想着能够和你在一起,没想到现如今,真的让我梦想成真了。不管如何,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做我的女人,我赵天磊发誓一定会好好的珍惜你一辈子,守护你一生一世。”

    赵天磊这样说,无非是想要安抚沈心煜的紧张,想要以此和沈心煜能够有个美好的第一次,让沈心煜知道自己是一个温柔富有责任心的男人。说即,赵天磊看着沈心煜并没有回应,心中也不由得大胆起来,慢慢的向着那黑影走去。

    就在赵天磊走过去的时候,忽闻一阵破风的声音传来,没等赵天磊反应过来,只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缠住了自己的颈脖。当即赵天磊还以为是沈心煜甩过来的丝巾,缠住自己的颈脖,想要和自己来一点激情的动作,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嘿嘿,心煜,没想到你还喜欢这种调调啊,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你喜欢,我就一定配合你。”

    说着,赵天磊只感觉脖子里的东西勒得有些紧,让自己越来越喘不过气来。赵天磊不免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是又碍于不想破坏沈心煜的“兴趣”,便再次开口说道:“心煜,这......你的这东西,勒的我脖子有些喘不过气来,你看能不能松开一些啊。”

    然而等赵天磊说完话之际,沈心煜始终没有回应,而赵天磊只觉得勒着自己颈脖的东西是越收越紧,甚至不断拉着自己向那黑暗中走去。赵天磊难受的,忍不住伸出手,拽了拽勒住自己颈脖处的东西,只见这东西又光滑又暖乎乎的,甚至仍旧不断的在收紧。

    “心煜,你......”赵天磊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照这样下去,恐怕没等自己被拽到对方面前,自己就被勒死了。而且这缠着自己脖子的东西,实在是太过古怪了,沈心煜在哪里找的这玩意?

    “嘶。”

    就在赵天磊满腹疑惑之际,忽闻一声轻响,在那黑暗中发出。赵天磊顿时瞳孔绽放,一股凉气直从脚底,冲上脑门,脑海中更是瞬间闪烁出一个画面,那是一个恐怖的画面。

    “t妈的,舔食者。”只听赵天磊忍不住在心里爆粗道。

    赵天磊之所以猜出是舔食者,那是因为自己和舔食者,已经有过两次交手。在自己对所有变异丧尸和变异生物的了解中,也只有那舔食者,才会吐出那种长舌头。而且自己之前也被舔食者的舌头所缠住,就连刚才出去找药的时候,还遇到一只舔食者,用舌头缠住佟乐的脚踝,被自己一斧子给砍断了。

    此刻的赵天磊,可谓是没有任何趁手的兵器,那惯用的消防斧,也在刚才吃饭的时候,放在了楼下。如果那黑暗中的舔食者,突然出手进攻自己的话,恐怕自己早已经中招了。之所以这只舔食者没有动手,很明显是打算猎食自己,这家伙居然这么聪明。赵天磊不由得再次吃了一惊,一手拽住颈脖间舔食者的舌头,一手往自己的腰间里摸去。

    那消防斧比较笨重,所以平时带在身上不会方便,但是当初从警察局总部出来的时候,赵天磊等人一人配备了一把警用匕首。而那把警用匕首,就别在赵天磊的后腰皮带上,此刻也是赵天磊唯一可以保命和应战的武器了。

    一手摸到那警用匕首后,赵天磊不敢迟疑,左手抓住舔食者勒住自己的舌头,右手紧握匕首。然后狠狠地举起来,想也不想就朝着那舌头一端,用力地割了下去。赵天磊的这一下举动,可谓是在一瞬间完成,就是为了防止这舔食者突然出招,让自己继续陷入困境。

    由于赵天磊出手速度之快,直接斩断舔食者那一小节舌头,只听“砰”的一声响,舔食者的舌头断开后发出一丝微响。随后,那股恐怖的怪叫声响起,正是舔食者断舌之后,所发出的痛苦之声。

    而在那一瞬间,赵天磊不敢手持匕首冲上去,毕竟舔食者在暗处,自己只能凭借本能的方向,猜测舔食者的位置。但是想要在这种光线下,和舔食者交战,无疑和闭着眼睛跟一只猛兽搏斗没有什么区别。当即赵天磊瞬间退回门口,顺手摸到了门口的灯源开关,将房中的灯光打开,瞬间整个屋子里的情景,引入赵天磊的眼帘。

    看到屋子里的一幕后,赵天磊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要知道今次赵天磊可是在沈心煜跑上楼后,相隔没多久紧跟而来。当赵天磊跑到这二楼后,看到劲头这间屋子的房门动了一下,所以以为是沈心煜跑到这间屋子来,便跟了进来,打算今晚和沈心煜来个难忘的一夜。可是当赵天磊误以为沈心煜,想要和自己来点有情调的剧情时,没想到这屋子里居然潜伏着一只舔食者。

    在那一瞬间中,赵天磊第一反映,就是沈心煜的安危。如果不是考虑到沈心煜是否在这里,赵天磊当即在那一瞬间,就可以夺门而逃了。毕竟此刻的赵天磊,想要凭借手中的这把警用匕首,就和舔食者交战,实在是太危险了,几乎毫无胜算可言。当赵天磊打开灯,看到屋里的情况,并没有人影时,甚至连一滩血迹都没有,赵天磊这才放心下来。虽然不知道这只舔食者,到底是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但是现在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只舔食者还没有开始行凶。

    “天磊,是你吗?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